五千字长文实名控诉,华为HR体系的“信任危机”

摘要:显然,当前华为HR部门中出现的种种问题已经被积累到了一定的程度,最终导致的结果就是像胡玲这样基层员工的难以忍受和“大爆发”。

 

  编辑 | 于斌

  出品 | 于见(ID:mpyujian)

  近日,华为HR部门员工胡玲在公司内网发布了的一篇《研发兄弟们对不起,我尽力了——实名来自2012人力资源部》的文章引起了舆论的热议,她实名控诉上层领导在遇到问题时的种种不作为行为。“一石激起千层浪”,在这篇帖子发出后,短短3个小时的时间里就获得了高达86万的阅读,并迅速在各大网络渠道上传播开来。

  这一次事件的发生也让华为HR部门在管理体系上一直以来存在的一些争议再一次浮出水面。

  本次事件的“发声者”胡玲曾是华为公司的光学工程师,她在今年4月从研发岗转入华为“2012人力资源部”,成为一名“员工活力体验官”。作为前研发队伍中的一员,胡玲在到了新的工作岗位后,身体力行地改善公司的工程师条件,积极发现问题、推动问题、解决问题。但原本怀着满腔热血想要改善“研发兄弟”们的工作体验的她,却在实际过程中遇到上级的不理解、刁难,同级的不配合、推诿,让她有种“一个人长期孤军奋斗”的感觉。

  正是因为曾经理想的火焰被一次次浇上“冷水”,胡玲选择了实名控诉。

  华为HR部门管理层被指懒政失职,“双标”严重  

  根据帖子介绍,胡玲在来到华为2012人资部后,从研发工程师那里收集了一些问题上报给领导,但她的领导杨瑞峰却说,“应该看看反馈问题的人是谁,天天有时间在这琢磨班车食堂的,清退了算了”。而在员工班车食堂等问题得不到切实解决的时候,这位领导杨瑞锋却炫耀上了自己在苏州研究所吃的200块一公一母的大闸蟹。  

  这位领导虽然对员工的食堂班车诉求颇不在意,但是对于胡玲和员工沟通的内部沟通系统账号密码、访谈记录以及名单却有着很大的兴趣,他曾对胡玲提出上交账号密码的要求。而杨瑞峰此前“不解决问题,而是解决掉提出问题的人”的领导思维,让胡玲担心会有研发人员因此被“穿小鞋”,为了不泄露员工隐私,她不得不选择将账号注销。

  令矛盾再一次升级的是,这位叫杨瑞峰的领导没有任何调查依据就向上级谎称“加班数据已经下降”。事实上,通过数据的分析,华为公司今年加班的情况远比去年更严重,而且这种普遍的加班现象还在持续加剧。另外还引起大量网友不满的是,该领导在看到员工加班160小时的数据后的第一反应是质疑员工造假,“有的员工假装自己加班,去健身房锻炼了,8点40才回到位置上,假装热火朝天地工作。劝大家不要小看考勤数据,只要认真挖掘,这里能挖出大问题的”。

  话说回来,加班160小时是什么概念?这意味着在每月22天左右的工作日里,平均每天加班时间超过7个小时。如果因为项目时间紧,一个月30天都在上班的话,平均每天加班时间也在5个小时以上。再考虑到研发岗位一般上班时间较晚,工作8个小时再加班5个多小时,基本上要在晚上12点后之后才能下班。

  对此,有网友直接指出,即便员工真的去健身房锻炼,在如此高强度的工作压力之下,难道运动一下也不可以吗?

  胡玲还指出了自己的同级资深HR高雁在别人以工作为重选择用搬家来“迁就”工作的时候,这位同事却可以因个人原因“无法搬到深圳”,异地办公的她一直以来都是占用上班时间从西安到深圳往返。

  胡玲质疑,为什么高雁可以利用工作的时间通勤,而研发人员在下班后去健身房健身,在晚上8点40回来加班却要被质疑划水呢?

  除了异地办公、工作时间通勤之外,这位已经40岁的HR高雁,更是连续3年绩效为B,且3个月无输出,这样的一位HR如今还在“倚老卖老”。而作为研发人员,32岁、绩效B+就被认为是发展缓慢,甚至被劝退。

  公司HR部门的设立意图在于改善员工工作环境、提高福利待遇从而为公司创造出更高的价值。但如果胡玲控诉的华为2012人资部中谎报加班数据、质疑研发人员划水、不解决产生的问题、利用权力向基层施压等问题属实,那么华为HR对待员工的“双重标准”实在是令人唏嘘。

  华为HR体系的信任关系“破裂”早有先例

  从1987年正式成立至今,华为已经发展成一个拥有近20万人的超大型“巨无霸”。因此,如何解决内部人员管理矛盾、建立一个相对成熟的企业管理体制就显得格外重要。

  在本次事件中,员工胡玲所指出问题的本质是华为HR体系长期存在的“信任危机”。作为HR部门,其原本的职责应该是助推公司的业务发展,积极与其他部门沟通,发现问题、解决问题、推动公司的循环发展,但本次事件中的“2012人资部”与“研发部门”之间矛盾的产生,却暴露出华为内部部门之间“信任”关系的破裂。

  事实上,这并不是华为第一次发生类似的事。

  2017年9月,任正非曾发送一封总裁办电子邮件表示,“要坚持真实,华为才能更充实”,鼓励员工说真话。在这封邮件中,任正非还特别点名赞赏了一名敢说真话的员工,宣布其晋升两级,任正非还特别指定了专门的保护人,以避免出现打击报复的情况。

  “华为从上到下要调整,要使用敢于讲真话,敢于自我批评,听得进别人批评的干部。只有这种人担负起华为的各级管理责任,华为才可能在困难的环境中稳定地生存下来”。任正非曾表示,“我认为太平盛世最典型的标志,是人人都敢讲真话,领导听得进去真话。为了实现我们的目标,我们管理者必须首先进行自我批判,带动后继者前进”。

  而针对此次被实名控诉的华为HR部门,任正非也曾对其展开过严厉的批判,“HR应搭好服务平台、提供专业方法,别把自己当成了权力部门”,他曾发邮件批评华为的HR部门留不住人才,“华为博士类员工的5年累计平均离职率为21.8%。2014年被招进华为的博士群体,在2018年只有57%依然在职,离职率超过43%”。

  显然,当前华为HR部门中出现的种种问题已经被积累到了一定的程度,最终导致的结果就是像胡玲这样基层员工的难以忍受和“大爆发”。

  未来华为将如何解决自己面临的HR体系“信任危机”?于见将持续关注。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于斌 的原创作品,责编:邢通。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