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进程中的外资企业:四个时代与四种图形

摘要:中国有句话叫“天圆地方”。圆,是中国道家趋时通变的学问;方,是中国儒家严谨求知的理想。外资企业纷纷努力画出‘循环圆’,一定程度上,就是深刻理解了中国人天圆地方的思想。

“有一位老人在中国的南海边画了一个圈,神话般地崛起座座城……”

并不夸张地说,当年这位老人的“画图”能力,改变了我们国家历史进程,改变了我们民族的命运,也改变了全中国人的生活。

实际上,不光是领导人的“画图”能力非常重要,具体到企业,“画图”能力的高低,也影响它在某个特定市场的发展状况。

从1978年改革开放至今,数不尽的外资企业在中国这片热土上画出了形状各异的“图”,而不同图形背后,代表的是他们对中国市场、客户、用户的洞察和理解。不同的图也决定了他们在中国的发展和演进历程。

在土妖看来,追溯开放至今,大批外企先后在中国主要画出了四个主流图形——单向箭头、双向箭头、三向小循环箭头、以及多方循环圆。这四种图形的背后,实际上也暗含了外企在中国的四个不同时代,即——以市场换技术的1.0时代;资本与市场相融合的2.0时代;建立本土伙伴关系布局的3.0时代,以及构建并不断升级全方位合作共赢生态圈的4.0时代。

1.0时代画单箭头:以技术换市场,有得有失

以技术换市场,当年在中国最典型的是汽车产业。1983年,国务院正式下发了《关于加强和利用外资工作的指示》,明确提出了:提供一部分国内市场,通过合资经营企业的形式引进我国缺口技术。于是乎,一大批汽车产业的重点项目接连上马。包括重汽项目、北京吉普和上海轿车项目等等,都采用合资经营的模式,即选择了以技术换市场的路线。

对当时的外资企业而言,这一阶段实际上也是他们在中国市场的初笔:“单箭头”,即通过让渡一定的技术,获得中国这个市场的准入资格。其本质上是交易属性的合作,两者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双赢,而是此消彼长的合作模式。合资经营企业生产的汽车满足了当时市场对汽车的需求;并为中国培养了一部分汽车人才;同时也一定程度上提高了国内汽车行业的技术水平。

但当时这种依靠国外技术的心理,一定程度阻碍了中国汽车的自主创新;而且合资经营企业在政策、技术、人才等各方面的领先优势,也影响了其他中国汽车本土企业的发展。

2.0时代画双箭头:资本与市场融合,礼尚往来

众所周知,资金、资本对经济增长有着巨大的推动作用,无论是曼昆的《经济学原理》,还是萨缪尔森的《经济学》对此都有深刻的阐述。

然而,我国在改革开放初期,外汇储备一直非常少,1978年仅有1.67亿美元,1979年为8.40亿美元,1980年更是变成了-12.96亿美元,即使到了1989年也才55.50亿美元……

在这种背景下,一些外资企业开始在技术之外,将资金、资本同中国市场进行融合,外资企业在华角色步入到了2.0时代。外资企业开始在中国市场“画双箭头”,双箭头一个对着资本,一个对着市场,通过“资本+市场”礼尚往来的叠加力量,进行业务布局和开拓。

其实,从中国历年利用外资的数字,就可见外资企业以资金、资本为敲门砖的做法,在当时是何等的蓬勃。从1983年到1987年,中国实际利用外资额分别从22.6亿美元升至84.5亿美元,到了1988年,则突破了100亿美元。

外资和外资企业,彼时对中国经济的贡献到底有多大?是否有一个量化的指标?经《助力中国发展:外商直接投资对中国的影响》作者、区域经济发展和国际商业策略领域资深专家米高·恩莱特(Michael J. Enright)测算,以1995-2013年期间为例,外资和外资企业对中国GDP的贡献率约为16%-34%。

当然,单纯地利用外资也并不是百利而无一害。不好的影响在于,外资和外资企业可能会削弱我国企业自主创新能力,造成行业同质化现象,加剧我国地区经济发展不平衡,甚至会在某些行业和市场形成垄断等。

3.0时代画三箭头:建立本土伙伴关系,深化合作

1.0时代、2.0时代,外企看待中国市场、客户和合作伙伴,主要是“给予”心态。要么给予一些技术,要么给予资金、资本,然后“获取”自己巨大收益。

而在3.0时代,一方面是外企“超国民待遇”被取消了,中国的法律法规也在不断完善;另一方面是中国的人力、生产资料、土地等各种成本不断上升,此外,中国企业竞争力也开始不断增强,多种因素影响下,外资企业意识到要在“给予-获取”这一模式之外,和本土企业建立全新的合作伙伴关系,开始他们的“画三箭头”之旅。

所谓的“画三箭头”,可以理解为在外资企业、中国企业以及中国市场这三者之间,形成互联箭头。3.0时代的“三箭头”,标志着外企已然知晓和中国合作伙伴以及市场紧密深化合作的重要性。

这方面,以PC和手机行业最为典型。无论是英特尔和联想、清华同方等PC厂商,还是高通和OPPO、vivo、小米等手机厂商,体现的都是外企以“三箭头”之势围猎中国市场的情况。

值得一提的是,外资企业虽然在3.0时代画出三箭头,但是这个阶段外资企业和中国企业等合作伙伴的合作仍旧有一些局限性:

一是,这些合作基本是一个企业对一个企业的、点对点的合作。

二是,这些合作,主要的还是产业链上下游的合作,而且还是属于产业链上下游合作中“提供组件”的合作方式,这种方式相对比较简单。

三是,外资企业和中国企业两者间,顶多形成的是一定的产业链上的优势,却没能形成更强大、更稳固的生态圈的优势。

4.0时代画循环圆:构建全方位合作生态圈,互惠共赢

如果说从1.0时代到3.0时代,都属于外企对中国合作伙伴、中国市场、中国客户洞察的“量变演进”的话,那么到4.0时代,则属于“质变飞跃”阶段。

所谓的4.0时代,从合作角色及模式上来讲,是外资企业进入到:在中国市场构建全方位合作生态圈,和生态圈里的所有中国合作伙伴协作共赢的时代。

这一阶段,外企画的是循环圆,区别于“三箭头”,它有着三大特点:第一,这是外企在中国画图各阶段中首次出现“循环”概念,循环意味着注重良性互动;第二,相比于犀利的“箭头”,“圆”意味着外资企业和中国伙伴的合作更加融洽、和谐、高效;第三,循环圆还意味着在这个生态圈里,每一个生态圈的建设者既能够从生态圈里获得巨大的收益和成果,同时也能够为整个生态圈,积极地贡献自身的力量和价值。

为什么现阶段会由此前的3.0时代,一下质变飞跃到4.0阶段呢?这实际上是由两大方面驱动的。

首先,是外资企业和中国企业的合作,开始从 “短期主义”过渡到了“长期主义”。华尔街日报曾发表观点,“别以为中国科技还是山寨,创新已成主流”。随着中国商业环境的变革,中国企业集体式崛起,互联网科技类巨头更改变了中国商业版图等因素,外资企业只有以开放务实的共赢合作模式,才能在新的商业生态环境下实现持续深耕。

其次,外资企业在中国的社会责任愈发受到关注。上海市政府副秘书长金兴明曾表示,政府鼓励外商投资企业可持续发展、保障外商投资企业权益,与此同时也更加注重外商投资企业履行社会责任,推动外商投资企业与上海共同成长。近年来,外商投资企业特别是跨国公司确实起到了引领示范作用。比如英特尔公司与合作伙伴协同创新,构建公益生态圈,挖掘中国公益创新的潜力等。

这两方面的因素,让外资企业意识到,如今的市场竞争是长期的、有机整体的、组团矩阵式的,且外资企业需要在中国展现更强大的社会责任,注重与中国企业协同成长,这就使得4.0时代“循环图”这种生态圈的紧密、高度结盟共赢,成为了必然。

在众多外资企业中,论画出“循环圆”的典型代表,土妖认为是施耐德电气可作为代表之一。

外资企业如今在中国市场正面临着全方位的挑战,一部分外资企业甚至因为没跟上中国市场快速发展的节奏,而不得不退出中国市场。在这样的背景下,施耐德电气却依旧取得了稳健进步。此间,自然有施耐德电气180多年经营经验及深耕中国市场32年来养成的敏锐性原因;也源于注重和合作伙伴的协作共赢,已经深入施耐德电气的血液和基因里,它让施耐德电气在“画循环圆”上有着更高的天赋,成为了率先迈进4.0阶段的代表。

透过画图能力,我们看到的其实是施耐德电气在4.0时代下,其“四化”建设带来的变革:

其一,是外部合作伙伴内部化。施耐德电气无论在意识还是行动层面,都把外部合作伙伴“内部化”,在搭建上下游合作伙伴体系过程中,积极引入国际先进技术和经验,毫无保留地培育合作伙伴走上生产,持续通过技术解决方案培训、成功案例分享、市场及竞争信息反馈研讨会等多形式,围绕满足客户、用户需求这一核心,对合作伙伴授之以渔,激发整个生态合作伙伴力量,从而共同为客户提供最优质产品、服务和解决方案,实现共赢。

其二,是研发能力和管理团队本土化。在4.0时代,外企和中国伙伴的合作追求融洽、和谐、高效。而要做到这一点,“本土化”组织建设就显得异常重要。现如今,施耐德电气中国的最高决策团队全部是中国人,其全球执行副总裁、中国区总裁尹正更表示施耐德电气计划未来3年内把中国的研发投入增加50%,为深耕中国注入更多活力。

其三,是市场判断价值化。180多年的经验让施耐德电气谙熟本土化的重要性,在经济快速腾飞的中国,作为跨国企业对自己的要求与定位也应从注重”价格“转向”价值“,注重和合作伙伴长期,注重可持续发展理念,更注重共同分享资源,更注重共同创造价值合作是大势所趋势。

其四,是推动行业数字化。作为能源和自动化领域数字化转型的领导者,施耐德电气在数字化方面,拥有的强大技术、服务和解决方案能力,毫无疑问能有效推动客户在数字化建设方面,取得高效成果。而强大的生态圈与专业的研发团队也成为施耐德电气深耕市场的基石。

以英特尔、施耐德电气为例的跨国企业看到的不仅是企业之间“点对点”的竞争,而是生态圈之间“闭环跟闭环”的竞争。他们深谙在新背景下,谁的朋友圈越广,谁的生态圈建设能力越强,谁才能拥有更加强大、长期的竞争力。

中国有句话叫“天圆地方”。圆,是中国道家趋时通变的学问;方,是中国儒家严谨求知的理想。外资企业纷纷努力画出‘循环圆’,一定程度上,就是深刻理解了中国人天圆地方的思想。圆,是对未来数字化趋势的精准洞察;而方,则是连接客户、连接合作伙伴、连接用户,乃至连接万物的独到法门。

写在最后:

改革开放至今短短40年,外资企业在中国已经经历了从1.0到4.0的四个阶段,未来会不会还有什么新的演化,现在还不得知。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不管时代如何变,永远不变的是——只有那些致力于和中国合作伙伴协同发展的跨国公司,才能够在中国获得长久的成功。总之,数字化征程无限可能,未来无限可能。

文 | 土妖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土妖 的原创作品,责编:邢通。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