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炒鞋都快成空气币了,这事做得很nice

摘要:不管是空气币,还是郁金香泡沫,绝大多数人都是受害者,唯一切切实实赚到钱和好处,就是提供交易的平台,他们从中获得不菲的抽成、服务费等,即使到了今天的炒鞋,本质上也没有变化。

最近有个朋友说,他经常去的一家很大的健身房,教练已经5个月没发工资了。不是经营不善,而是老板快速卖各种会员套餐,收集资金后,再去做其它投资,但遇到暴雷后,资金周转不灵了。

而成立有20多年的知名英语培训机构韦博英语,最近被曝濒临倒闭,无法继续提供培训服务。上亿的学费去向不明,关键是超过七成学员是以消费贷款分期方式缴纳学费,人均分期贷款金额超过2万元,涉及提供消费信贷的银行、互联网公司及消费金融公司。

球鞋电商平台nice推出闪购活动,最近争议很大。与普通的电商玩法不一样,nice的是虚拟交易,不需要发货,多个买家卖家之间,通过转手就能赚差价。连日常的几元钥匙扣,价格都翻了上千倍。

健身房,培训班,球鞋电商,这三者之间看起来毫无关系,但实际上本质上却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实体金融化,脱实向虚。如果全部行业都这样继续金融化和蔓延下去,那么很有可能会导致不可收拾的局面。

耶鲁大学终身金融学教授陈志武在《金融通识》里说,“金融的核心任务是要解决人与人之间的跨期价值交换问题”。“交易各方跨越不同时间所做的价值交换。”由此可以推断,交易方,时间,价值交换是金融里面的核心元素。在这些金融行为中,最最关键的一点就是承诺兑现,也就是行业术语,风险控制,简称风控。不兑现,以后就没法运转了。

但是现在nice平台的云炒鞋,已经逐渐脱离了价值交换,成了概念交换,球鞋不再是一种实物,而是一种社交货币,一款金融产品,一个符号而已,长期以往的脱实入虚,整个行业可能就成为一场击鼓传花的金融骗局。

之前传统的做法,一般是职业的玩家,或者是黄牛党,先预约登记,拿到购买资格,再去实体店购买,拿到鞋子后加价出售。整个过程都是围绕这一双实际存在的,已经是看得见摸得着的鞋子运转的,只是各个卖家和买家对于它的价值有各自的判断。

但是,现在的云炒鞋,已经完全变了。以nice为例,它的闪购模式,其实就是一个鞋子的虚拟交易所,或者准确的说,就是一个完全金融化的平台。卖家发布一双鞋子后,后下一个买家接手,然后可以直接挂出来再次出售交易,接下来还会有更多人来接手和转售。在这个过程中,而很多接盘的炒家自身没有那么多资金,于是开始通过nice平台上的分期借贷,缓解自身的财务压力。在出手后资金回流再还贷。一双球鞋交易的背后,其实牵扯到nice平台,各个买家卖家,和这些人有关的金融机构等多头的关系。

以一双AIR JORDAN 1 RETRO HIGH 2018年版 ROOKIE OF THE YEAR”新秀的鞋子为例。上线的市场价格是948元人民币,但是现在在nice,已经被炒到了在2800-2900元左右,也就是说翻了300%。这种涨幅已经是家常便饭,动辄数十倍并不是什么惊奇的事情。

但是最关键是的,鞋子其实不用发货,换句话说,也许,根本就没有这双鞋。这只是一个概念。大家交易的是一双想象中的鞋子,或者是不是鞋子都不重要,只是以鞋子这个名词为依托的交易。这已经和球鞋,球鞋爱好者,电商,物流等完全没有关系了。只剩下赤果果的金融炒作。从长期来看,唯一的受益者,可能只有提供交易的平台。

历史总是有惊人的相似性。这种模式其实并不是什么新鲜的事物。近的像2016-2018狂热的区块链空气币。这些发布的代币,实际上没有真实的技术团队进行开发维护,没有自己主链,没有已经落地的实际运用场景,没有开源代码,有的就是那些绿油油的大众韭菜,在交易所反复买卖和炒作一个并不存在的项目。比如超级明星MXCC,6个星期成功卷走50亿人民币。最后归零,一片狼藉。

而远的世界上最早的泡沫经济事件——1637年发生在荷兰的郁金香狂热炒作,是现在的球鞋交易如此相似。

在刚开始时,郁金香吸引的是一批植物爱好者,是职业玩家,就像是少量的球鞋爱好者,是一种正常交易的商品。随着逐渐的风靡,一些投机分子加入进来,类似篮球的黄牛党。他们对于郁金香的研发和美丽并没有兴趣,只是为了炒作,哄抬价格,赚取差价。于是郁金香开始在荷兰各个城市开始流行,价格逐渐走高。甚至开始变得疯狂。M.戴许在《郁金香狂热》里说,“1636年,一棵郁金香,可以交换八只肥猪、四只肥公牛、两吨奶油、一千磅乳酪、一个银制杯子、一包衣服、一张附有床垫的床外加一条船。”

“花看不炒”已经成了一句空话。这样的暴利,吸引了更多普通民众的加入,和现在球鞋炒作的新韭菜一样。他们既不是爱好者,也不是职业炒家,就是绿油油的新韭菜,喜闻乐见的接盘侠。他们没有钱,于是开始贷款购买,钱不多的先从普通品种开始炒,再转手给下一波韭菜。于是交易开始变形了。

开始是有郁金香或者球根(种子)的,后来交易也不需要现金,而是贷款,少许的预付款即可完成交易。也不需要现货,只要票据就可以。于是越多越多的人被卷入这场全国性的炒作之中,需求量暴增,价格飞涨,很多原本没有价值的郁金香也成了天价。

1637年,这个泡沫已经膨胀到没有人接盘,价格突然暴跌。荷兰多个都市陷入混乱,无数人倾家荡产,最后个人,行业,乃至国家,留下一地鸡毛,郁金香狂热的泡沫爆炸,划上了一个并不圆满的句号。

重庆市原市长、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副主任委员黄奇帆在谈金融的本质时说:“金融不能自娱自乐,要为实体经济服务,不然就是泡沫。”而现在的炒鞋,和空气币,郁金香狂热一样,如果没有实体的支撑,有的只是炒作,转手,接盘,泡沫的爆炸只是迟早的事情。

不管是空气币,还是郁金香泡沫,绝大多数人都是受害者,唯一切切实实赚到钱和好处,就是提供交易的平台,他们从中获得不菲的抽成、服务费等,即使到了今天的炒鞋,本质上也没有变化。

不管是9月底Nice官方公众号发布的“一封来自nice CEO的致歉信”,还是10月初,官方微博发的关于“十一期间炒鞋事件”的博文。虽然表明平台会打击炒鞋特别过火的用户,会封账号。但是对于推动炒鞋的闪购功能,却是含含糊糊的划过去了。因为平台其实是最大的受益方。不仅仅是带动了流量,推高了GMV,也获得了包括提供贷款等渠道性收益,关键的是,在资本市场可以有更高的估值。从nice经营者的角度来看,现在很难。如果继续纵容炒鞋的局面下去,一个球鞋电商平台,会完全成为一个资本炒作平台,劣币驱逐良币,大多数真正的职业玩家和交易方都会离场,长期来看,这无疑是饮鸩止渴。但如果剥离掉闪购回到正常的运营模式上,对于nice来说,流量受损,数据下降,可能就是伤筋动骨的事情,但不管如何,总比崩盘的好。

2018年和2019年发生的无数金融崩盘的悲剧告诉我们,纯粹的金融炒作,对于普通用户,对于一家公司,乃至社会稳定,其实危害性无穷。希望不炒鞋能成为现实,毕竟击鼓传花的金融游戏,最后没有真正的赢家。

文 |南七道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南七道 的原创作品,责编:邢通。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