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吒》北美355万美元,文化入美为时尚早

摘要:与它们相比,国产电影的北美之路刚刚跟上节奏,但还没能在文化市场形成稳定的中国文化输出,除《流浪地球》和《哪吒之魔童降世》外,依然是港片和文艺片占据出口的主要潮流,在类型和内容上尚没有实现突破。

九月的最后,《哪吒之魔童降世》进入最后的冲刺阶段,随着临近第二次秘钥延长的尾声,《哪吒》依然在尝试冲击50亿的市场票房。

而在海外部分,《哪吒之魔童降世》同样备受关注,作为排名国内票房榜第二的电影,《哪吒》的成绩也在某种程度展示出华语电影在海外的真实潜力。

北美收入355万美元,外埠收益依然不高

以北美为例,《哪吒之魔童降世》上映25天后收入355万美元,仅次于《流浪地球》,排在国产第二的水平,总体依然保持稳定但不高的状态。

在8月29日上映IMAX 3D版后,《哪吒之魔童降世》在66家影院进账101万美元,排在周末票房榜第20名,单馆收益折合1.5万美元;而9月6日全面上映后,《哪吒》的放映规模有所扩大,次周加开69家影院后票房环比微跌12.5%,随后半个月缓慢撤出80家影院,截至9月22日累计至355万美元。

相比之下,今年2月《流浪地球》则在64家影院以168万美元开画,单馆收益达到2.6万美元,随后扩大规模至最多129家影院,并最终续航至588万美元,创下近五年来国产片的北美票房新高。

与之相对,日本电影今年出现了一部爆款,鸟山鸣编剧监制的《龙珠超:布罗利》在北美上映后进账逾3071万美元,是有北美统计以来票房第三高的日本动画,仅次于90年代末的前两部《宠物小精灵》剧场版。

可以发现,亚洲电影在北美的接受度依然不高,站在华语电影的角度上,目前仍未出现突破性的文化传播电影。

多国尝试出海,北美市场难打入

中国电影市场已发展为全球体量最大的电影市场,但内需的扩大已经临近边界,也因此刺激更多电影公司开始寻求海外市场。

早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第五代和第六代导演都很熟悉外埠购片这一形式,也是当时中国电影市场不发达时期拍电影回本的重要手段,包括娄烨、王小帅、贾樟柯等知名导演,都依靠欧洲、日本、澳大利亚等地的外埠市场回收电影资金。

但总体来说,上世纪至本世纪初出口的电影多属于文艺片,在市场角度占据份额远小于好莱坞等向世界出口的商业电影。

2002年出品的《英雄》是目前最早出口美国的当代国产电影,从此大陆出产的商业电影也逐渐出口北美,逐渐取代李连杰和成龙带起的功夫片热潮。

2019年,中国出口北美的电影数量上升到23部,但突破百万美金大关的只有《流浪地球》(587.5万美元)和《哪吒之魔童降世》(355.3万美元)。尽管如此,对比过去十年,2019年依然是发展的一年,在出口数量和票房上都有所增长。

与之相比,日本、印度等亚洲文化强国同样推进着本国电影的出口。

相较而言,日本电影出口集中于动画电影,以动画番剧或漫画的IP为基础,不断推动对外国市场的进入,如今年《龙珠超:布罗利》实现了覆盖上千家影院的“准全美”放映,正是因为“七龙珠”IP在欧美等市场的强大号召力。

印度电影更为全面,以印度的民族特色为基础,从“开挂”电影、歌舞电影,到如今体育、传奇、冒险、社会全面开花,到2019年有11部电影在北美取得百万美元以上票房,《印度有嘻哈》(556万美元)、《任务手册》(365万美元)和《婆罗多》(297万美元)位居三甲。

对比来看,前者已形成坚固的动画壁垒,包括英文中Anime的专属称呼和上百部出海动画,让日本“动漫国度”的概念深入人心。后者更加全面,目前已呈现多点开花的状态,印度电影也帮助印度的风土人情和文化资料走出印度。

与它们相比,国产电影的北美之路刚刚跟上节奏,但还没能在文化市场形成稳定的中国文化输出,除《流浪地球》和《哪吒之魔童降世》外,依然是港片和文艺片占据出口的主要潮流,在类型和内容上尚没有实现突破。

将视野拓展到世界,好莱坞占据的北美市场也象征着中国电影向世界市场进军的状态,对于肩负“文化出海”重任的国产电影来说,未来的道路依然漫长。

文 | 文创资讯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文创资讯 的原创作品,责编:邢通。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