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e Watch 5点亮苹果秋季发布会,五年三大步,细数苹果的医疗健康野心

摘要:昨晚的苹果发布会上,新推出的Apple Watch 5虽然并没有医疗属性的突破性进展,但本次发布会上提到的Apple Health Research对医学研究的贡献让人印象深刻。

0006411

今天凌晨1点,苹果在美国总部的乔布斯剧院举行了秋季新品发布会。

库克登台,穿着一件黑色毛衣,手里握着投影笔站在舞台中央,面色温和而执着,一如既往。

发布会上展出了已经失去新鲜感的iPhone 11系列三款产品,以及小有更新的入门级iPad和Apple Watch。

而Apple Watch的更新无疑是本次发布会的重头戏,苹果为此特意准备了三段短片,用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来讲述苹果为用户带来的健康守护。

意外跌倒的老人因为手表的自动监测报警而得到了及时治疗;有怀孕的妇女通过手表监测到了心率失常,每分钟心跳飙升到200多,及时就医确保了母子平安;也有体重超标的人因为这块手表的活动提醒而有了更加健康的生活方式。这些福音都是由一款手表带来的。

在开场故事之后,苹果介绍了在心脏研究之外,健康领域新增的三个主要研究方向。

创建于2017年的苹果心脏研究项目,已经追踪和研究了40多万人的不规则心跳和心房颤动情况。Apple Watch 4上实现了心率、心电图监测,该项研究主要与美国心脏学会和专科医师协会合作。

新增的三个研究方向第一个是听力研究,可以通过Apple Watch实时测量噪音,噪音过大是给出提醒,避免听力受损。该研究由苹果与密歇根大学、WHO组织的专家合作推出。

第二项是女性健康研究,拥有了最新的女性月经周期记录功能,将着眼于不孕和骨质疏松症等疾病。这项研究将与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和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一起进行。

第三项研究是从心脏研究升级到了心脏和运动研究,旨在跟踪心脏健康的警告信号和改善整体健康的方法。研究参与者包括美国心脏协会与布列根和妇女医院。

本次发布的Apple Watch 5主要更新了“永远点亮”的always on显示屏和内置指南针这两个功能。内置指南针可以实现海拔、经纬度、斜度的实时记录,并且可以与医疗卡、SOS、跌倒监测等健康功能直接关联,以便用户更好更快地获得紧急救援。

在医疗健康方面,这块表会时时关心你的心,快速测量你的心率,当心率过高或过低时及时给你提醒;这块表也会在噪音超标时提醒你,有了全新的噪声APP,当周围噪音的分贝值高到可能影响听力时,你会收到贴心的提醒;更新了新的经期跟踪 app,记录月经周期更轻而易举;这块表还有各项高级运动指标,从新手到专业级健身选手都可以使用;健身记录圆环会追踪你的进度,每天鼓励你少坐、多动、常锻炼,甚至还可向好友发起挑战,展开竞赛。

如果认真的了解了Apple Watch的功能后,人们会发现,Apple Watch的功能其实早已超出了消费电子的范畴。通过和专业医疗机构进行合作,深度研究智能手表对医疗健康的影响,进入了医疗健康的领域。这种超出,某种程度上印证了苹果这艘巨轮已开始转向,而医疗健康将是其下一个征程。

“苹果公司对人类的最大贡献是什么?”

“如果你站在未来,回过头来看,它将与健康有关。”苹果CEO库克今年1月在接受CNBC记者采访时说。

作为一家成立超过40年,市值近万亿美元的科技巨头,苹果已在重新校准航向。从苹果近年来的一系列举动来看,医疗健康才是苹果这艘巨轮想去往的地方。

7月底,苹果公布了2019年财年三季报,数据让华尔街的分析师们大跌眼镜。本季度苹果的净营收为538.1亿美元,净利润为100.4亿美元,这远超出了此前的预期。“这是苹果有史以来表现最好的第三财季”,库克在财报公布后的电话会议中也说。

其中,有个值得注意的数据是,本财季手机销售业务在苹果总营收的比重已经降至48%,这是过去7年来手机销售营收占比首次出现低于50%的情况。而「可穿戴设备、家庭和配件」这个品类在本财季的实现55亿美元的营收,增速达到了48%的爆发式增长。

可能大家想不到的是,居于这个品类核心的苹果手表,其实早已不只是一款电子消费产品,而是通过了美国食品与药品监督管理局(FDA)认证,可以实现医疗数据获取和健康管理的设备。Apple watch暴露出苹果转向医疗健康的意图,追溯起来,这样的意图在2014年就开始有了明确体现。

相较于苹果主营的智能手机市场,医疗健康是一个体量要大得太多的市场。据德勤发布的《2018年全球医疗行业展望》报告数据,2015年,医疗健康的市场规模达到7万亿美元,接近全球GDP的10%,而到2020年,全球主要地区的医疗总支出预计将增加至8.7万亿美元。

不仅是苹果,对谷歌、微软、阿里、腾讯等其它互联网巨头来说,这都意味着巨大的市场机会,它们各自也都早已布局。

在手机市场逐渐没落,人工智能、云计算、5G等新技术正迎来爆发的历史转折点,苹果转向医疗健康,似乎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但分析起来又是在情理之中。

苹果未来将走向哪里?这个问题谁都无法断定。

在创立苹果的前两年,乔布斯曾独自一人前往印度。他慕名前往参拜印度教某圣徒,一路顺着亚穆纳河而下,到达了目的地维伦达文时,才发现该圣徒已经去世。

乔布斯后来在忆及这段经历时说:“说是朝圣,但当时我们并不知道自己是在往哪走。”

显露触角

每年的全球开发者大会(WWDC),是苹果一年一度的重磅戏。这个会最早的形态是在1983,参会者需要签署保密协定。当时为防媒体与大众知悉,开发者只许眼观耳听,人们像参加一个秘密仪式。

此后这个会议逐渐演变成了苹果的新品发布会,是科技行业备受瞩目的盛会。细数每年大会的宣传标语,用得最多的是“创新”、“灵感”、“伟大”、“颠覆”这样的词语。

图片来源:mashable.com

2014年WWDC,库克来到了大会现场,穿着一件黑色的衬衫。会场的灯光都熄灭了,只有舞台上的聚光灯。在掌声过后,他开始了演讲。

“这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年”,库克说。

在那次大会上,苹果发布了新一代移动操作系统iOS 8以及新版Mac系统Yosemite,还推出了名为Healthkit的移动健康应用平台。Healthkit的推出,让人们大跌眼镜。

虽然此前就频频有消息称,有大批科学家、工程师、生物医学技术专家和大众健身设备经理人跳槽到苹果,甚至有权威媒体给出了更详细的报道。报道披露称苹果公司运营高级副总裁Jeff Williams已经与时任FDA局长玛格丽特·汉堡(MargaretHamburg)博士和该局负责监管医疗设备审批的JeffreyShuren博士会晤,“讨论移动医疗应用软件问题”。

但是直到Healthkit的正式问世,人们才相信了苹果跨界医疗健康的事实。

Healthkit能够连接手机上的传感器(如统计步数的陀螺仪)以及来自耐克、Fitbit、Wahoo和Withings等公司的第三方产品,通过易于阅读的数据中心界面在同一部手机上显示所有信息。

通俗点来说,Healthkit是一个面向第三方的开放式软件平台,它提供数据存储和聚合服务,用户可以通过相关硬件获取体能生理数据,并提供给它进行分析。

HealthKit的优点是非常明显的,它在用户、医疗机构和开发者三者间搭建了一个健康数据平台,彻底改变了健康产业与人们进行交互的方式。

如此跨界的举动,自然引起了众多的关注和讨论。一名医生向苹果公司提出了疑问:现在人们把所有数据都交给你,当然,数据是越多越好,但你怎么利用这些数据呢?这毕竟不是音乐,不是书,也不是app。”

苹果在医疗健康领域显露触角的这一年,在中国国内被业界称为移动医疗元年。

当时互联网企业的轻问诊平台,在国内获得了广泛关注,作为典型代表的春雨医生,在2014年获得了5000万美金的C轮融资。

被业界称为“雷布斯”的雷军通过小米科技和顺为资本,投资了华米科技、九安医疗iHealth、硬派健身等一批医疗健康领域的企业。

自发布HealthKit之后,苹果每年都会有一些与医疗健康相关的动作。在随后的秋季发布会上,Apple Watch发布,其设计、价格彻底颠覆了外界对于智能手表的表象认知。

Apple Watch主打的功能是健康监测和提醒,并预装了多款医疗健康App。

图片来源:苹果官网截图

在苹果推出Apple Watch的前后,全球的可穿戴设备市场已开始了高速增长。中国国内的小米在当年推出了小米手环1代。

这些可穿戴设备大多自身内置丰富的传感器,同时保持着较小的体积和较高的便携性。它们可以监测和分析包括运动量、睡眠质量、心率、血糖、血压在内的多项体能指标,可以轻松地积累大量健康数据。

但是数据再多,如果没有得到专业医护人员的分析,价值也不大。苹果将如何盘活用户积累的海量数据?

野心

苹果再次出招,推出开源框架——ResearchKit。

2015年3月,苹果发布了全新医疗应用平台ResearchKit。ResearchKit表面上与去年6月发布的HealthKit一样,可以收集和分析用户的健康数据。比HealthKit取得重大突破的是,ResearchKit倾向于将重心转移到医疗领域,一头连接7亿部iPhone用户,而另一头则搭上医院。

ResearchKit推出时,联合全球多家著名医疗机构用ResearchKit框架开发出首批五款App,分别是针对帕金森的 mPower、针对糖尿病的 GlucoSuccess、针对心血管的 MyHeart Counts、针对哮喘的 Asthma Health、针对乳腺癌的 Share the Journey。

此后,围绕Apple Watch,苹果继续进行着创新。

随着产品的一次次迭代和进化,隐藏在幕后操盘的苹果健康团队也开始为人所知晓。

在目前苹果的13万员工中,虽然不知道有多少人从事医疗健康的工作,但有些人事,却有迹可循。

现任苹果健康团队总监的纳格(Divya Nag)是ResearchKit等项目的负责人。纳格的经历很传奇,像一个美国式的小说。10多岁就读于斯坦福大学时,她就全身心投入干细胞生物学和再生医学的研究。然后,在20岁时,她退学创立了一家生物技术公司,致力于从皮肤中提取干细胞,并成立了数字健康加速器。

加入苹果时,纳格只有23岁。她现在在苹果负责监管多个项目,被视为团队里的明星人物。

2017年苹果在医疗健康领域开始了大动作,不仅收购了睡眠监测智能硬件公司Beddit,还大量扩充团队,挖来了众多医疗领域的高管。

而缔造这一切的,正是苹果的COO杰夫·威廉姆斯。据CNBC报道,2016年,在捕捉到健康对用户的明显影响之后,正是威廉姆斯推动苹果健康团队探索医疗健康领域的传感器和算法。

Sumbul Desai  图片来源:CNBC

2017年,在斯坦福大学任教的资深内科医生德赛(Sumbul Desai)也加入了苹果健康团队。在加入苹果之前,她是斯坦福大学的一名教授。在斯坦福,她不仅发起过旨在帮助企业开发数字医疗工具的计划,还在斯坦福创立了一个名为ClickWellCare的远程医疗项目,旨在通过电话或视频的形式为用户提供健康资讯。德赛现在是苹果健康团队的副总裁,负责一系列重大项目。

在今年2月接受媒体mobihealthnews的采访时,德赛说:“医疗健康是一个值得我们去付出和做出改变的领域,某种程度上这像一种使命驱动着我们。让数据和医疗健康变得民主化,这是一件有利于人类福祉的事。”

在德赛加入苹果健康团队的这一年,苹果继续推进了与健康有关的Apple Watch多项应用,从功能的升级到临床研究。

将苹果这一阶段的医疗健康布局仔细梳理起来,其实主要是打造互通数据平台和升级以Apple Watch为核心的指标监测这两大业务。

在2016年春季发布会上出现的CareKit,加上之前的HealthKit和ResearchKit,3个kit力图将iPhone变成一个能提供所有医疗信息的个人中心。而Apple Watch则居于苹果医疗健康生态的核心,想通过各项健康指标的监测而切入医疗的核心环节。

图片来源:https://pixabay.com

乍一看,苹果的野心不小。

但其实,苹果不断加大在医疗健康领域的布局是形势所逼。

随着科技巨头持续侵占苹果领地,比如谷歌在手机领域步步紧逼,亚马逊在家庭硬件领域取得越来越多的突破,而苹果发现,医疗健康可以帮助其区分产品,建立产品的护城河,以进一步实现销售更多高利润硬件、降低其生态系统的转换成本等核心目标。

此外,苹果可以将医疗健康作为一种手段,将其产品建立起一个和以往不同的一个新的生态。

好一步妙棋!

突破

2018年,对苹果来说,是史无前例的一年。在8月份的时候,苹果市值站上万亿美元大关,体量大约等于现在的2个阿里,30个百度,2500个搜狐。

这一年,苹果的产品也迎来了革命性的突破。

2018年1月,作为ios11.3测试版的一部分,苹果发布了将患者健康记录(包括过敏、免疫和实验室结果数据)整合到其健康应用程序中的计划。该项目在12家试点医院启动,包括一些领先的医疗服务供应商,如位于宾夕法尼亚州的丹维尔医院和位于巴尔的摩的约翰霍普金斯医学院(JohnsHopkinsMedicine)。当时有超过100家医院和诊所增加了这一功能。

除了医疗设备,苹果还与LabCorp和QuestDiagnostics等第三方检验中心合作,将患者的诊断结果作为健康记录功能的一部分,直接导入iPhone健康应用程序中。

苹果手机用户的健康应用界面

在去年9月的新品发布会上, Apple Watch亮相,可以在手腕上读取心电图读数,帮助佩戴者识别心房颤动的迹象,并且搭载摔倒监测和即时报警的功能。

震动观众的消息是,搭载在Apple Watch上的非处方心电图仪,已获得FDA批准。

这意味着苹果已完成了从消费电子向健康产品、临床可用设备的过渡,在悄然之中,苹果已初步构建起智慧医疗生态。

对苹果来说,这是其一大突破。但是,从医疗健康行业的角度来看,苹果的创新可能才触及到这个行业的表层。 

尽管在个人健康数据、电子病历、甚至学术研究方面,苹果都做了很多努力,但是对于切入医疗的核心——诊疗环节,一切看起来似乎还太过边缘化。

甚至与别的科技巨头相比,苹果的创新也不占优势。根据CBinsights的数据,谷歌的医疗健康生态链也已经覆盖了新药研发、器械、药品配送、患者管理、远程医疗等多个就医环节。这一产业链还拥有谷歌顶尖AI、机器学习等技术加持。

亚马逊依靠其在线零售经验,开发出AI助手Alexa,发力健康智能硬件。

微软从C端转向B端,面向医疗机构开发医疗机器人的同时,在精准医学领域取得了很多突破。

“颠覆医疗这样宏大的工程哪怕是苹果这样一家超级伟大的公司也无法独自完成。”

密歇根大学罗斯商学院教授ErikGordon曾表示,医疗保健领域的问题大而复杂,牵涉各方利益博弈,仅靠业界公司无法解决,而大型科技公司的关键任务在于,培养出一种对于复杂医疗问题的深刻理解。

许多具备雄厚技术实力和科技竞争力的公司之所以失败,是因为他们低估了医疗行业问题的复杂性。

作为移动互联网时代开创者的苹果,在医疗健康上有所突破,但也似乎遇见了难题。

2019年8月,健康团队人员的大量离职的消息似乎正证明了苹果的这种窘境。

据CNBC近日的报道,在过去一年里,苹果的医疗健康团队经历了一系列领导层变动和内部对发展方向的分歧,导致了大量员工离职。报道披露,苹果健康团队在长期愿景上存在着很大的分析。

有些人认为,团队应该布局更多的医疗项目,如针对特定疾病开发产品。有一些员工则想要专注远程医疗服务,并进入医疗支付领域,以简化保险账单,但这个提议遭到了否决。

苹果的产品和服务大多分布于全民健康和预防。与诊断和治疗疾病相比,全民健康业务的风险更小,监管也更少。这可能是苹果公司的主要考量。

道不同,不相为谋。

据领英信息显示,负责Apple Watch相关事项的查尔斯-施拉夫(Charles Schlaff)于2018年11月离职;负责健康软件业务的克莱格-默梅尔(Craig Mermel)于今年2月离开苹果加入了谷歌Brain;现任谷歌副总裁的Yoky Matsouka此前也是在苹果的健康团队工作。

理想

数字化和智慧化无疑是今后几十年在医疗领域最令人兴奋和深刻的变化,也必将加速实现更健康的生活和更普惠的医疗,这是两个全人类的共同理想。

图片来源:苹果官网

综合近几年的举动来看,苹果似乎正在试图模糊健康和医疗之间的界限。如果可以打破个人健康记录和患者数据平台的“数据孤岛”,它将使患者能够做出决策并向他们选择的任何人提供数据访问。这是一种非常不同的医疗健康模式,患者在决策中,将拥有越来越多的知识和主动权。

“医疗记录能像iTunes集中管理音乐一样也被一个数字中心管理”,苹果健康业务的一位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

在今年5月,苹果两年前种下的因结出了果。

据PatentlyApple在欧洲专利局数据库的数据,2017年被苹果收购的Beddit公司获得了床内健康传感器系统的专利权。

专利文件中描述了一种在睡眠时监控用户健康状况的方法,监测到异常数据后,医疗健康服务机构可通过电话呼叫、视频呼叫、EHR警报多种潜在方式向用户提供关于改善其状况的建议。 

7月底苹果发布的财报数据透露,苹果已找到新的增长引擎。相较于手机业务的下滑,「可穿戴设备、家庭和配件」品类在本财季的营收达到了 55 亿美元,增速达到了 48%。Apple Watch 的新用户数量占到了总购买者的 70%,这是目前苹果新用户占比最大的产品之一。

昨晚的苹果发布会上,新推出的Apple Watch 5虽然并没有医疗属性的突破性进展,但本次发布会上提到的Apple Health Research对医学研究的贡献让人印象深刻。

苹果未来的医疗健康研究将主要集中在听力研究、女性健康研究、心脏研究这三方面。

在时代迷局中,苹果这艘巨轮似乎已找到方向。

更多发布会信息长按识别下方二维码进入专题Pro,了解本次苹果发布会与医疗健康相关的所有新动作。

参考资料:

1.《苹果医疗健康业务多位骨干离职 因高层对发展前景存在分歧》,腾讯证券,2019-8

2.《5 names to know at Apple: the people leading its move into health care》,statnews,2019-4

3.《乔布斯传》,沃尔特·艾萨克森,2011

4.《Tim Cook: Apple’s greatest contribution will be ‘about health’》,CNBC,2019-1

5.《Apple’s health strategy: Democratizing health information》,mobihealthnews,2019-2

6.《2018年全球医疗行业展望》,德勤,2018-4

文 | 樊鑫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转载作品,作者: 樊鑫 ,责编:邢通。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