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众戴放大镜看剧,其实在看什么?

摘要:但当下的剧集市场,虽然现实题材的作品不少,现实主义的作品却相对匮乏。《小欢喜》的导演汪俊认为:“很多题材很现实,但是拍得很悬浮,可能就是因为缺少细节。要用细节建立真实感。”

今年夏天,你追了哪部剧?

这个暑期,国内电视剧圈可谓看点不断,让追剧党直呼过瘾,前有《陈情令》《长安十二时辰》《全职高手》三足鼎立,后有《小欢喜》一鸣惊人。目前《陈情令》《长安十二时辰》都已完美收官,而随着九月的临近,《小欢喜》也迎来了大结局。

在东方卫视、浙江卫视首播,并在爱奇艺、腾讯视频同步播出的《小欢喜》,无疑是近期被讨论最多的电视剧了。这部透过高考,探讨家庭代际关系和子女教育问题的剧集,一经开播,就凭借其真实、接地气的剧情引发众多关注。网友们纷纷表示这是在自己家装了监控吧。

@白衣小楼

“学霸永远压力山大而学渣还在不停玩耍,剧情也太过于真实了吧!高考是人生的一场战役,梦回高三不忍看,海清简直就是我妈本妈…… ”

@小妮妮羊

“入了小欢喜的坑,有些地方太真实了叭,梦回高三,虽然过去两三年了,但确实太难忘了,一点点小细节都能把我扯到那个时期。”

截至目前,该剧在豆瓣上已有8万多人参与评价,评分8.3分;微博上单个话题讨论数高达111.4万,阅读量更是达到了56.1亿;在爱奇艺上的热度为8068,腾讯视频累计播放量为30.2亿次,位列热播榜榜首;并且台播收视率也持续登顶。

事实上,以高考为主题的电视剧也有很多,为什么《小欢喜》能够引爆话题讨论、引发各圈层观众的共鸣呢?这不仅得益于电视剧题材本身是聚焦中国当代社会的教育焦虑、亲子关系、升学压力等人们关心的现实话题,其来源于身边的真实素材和注重细节的表现手法,也为观众带来了强烈的真实感和烟火气。

剧中塑造的三个家庭可以说是典型的“中国式家庭”:慈父严母的普通家庭、离异高压的单亲家庭、父母缺位的留守家庭。

童文洁和方圆是典型的“虎妈猫爸”组合,在与儿子方一凡的相处中,童文洁严苛、焦虑、易急躁,是“唱红脸”的一方,而方圆则显得很佛系,总是充当家庭关系的调和剂,是“唱白脸”的一方。儿子方一凡则活泼调皮,麻烦不断,让人又爱又气。这样的家庭其实正是当代社会很多传统家庭的真实写照。

宋倩和乔卫东离婚以后,作为单亲妈妈将自己所有的寄托都压在女儿乔英子身上,一心希望帮女儿少走弯路、取得成功,却控制欲太强把爱变得沉重。作为女儿,乔英子一方面要承担学习上的压力,一方面又要应对来自离异家庭父母关系的困扰,既能理解父母,又对生活方式不满。家庭中充斥的误解、摩擦、无法说出口的委屈,“病态式”的亲子关系,也让许多人感同身受。

刘静和季胜利在儿子刚小学毕业后就外出工作,长期缺失的陪伴让父母与子女之间亲情疏离。一方面刘静和季胜利内心愧疚,急于弥补,却又因错失了儿子的成长而找不到恰当的方式,难以重拾“家长”的身份;另一方面季杨杨原本的生活节奏被打乱,对父母没有什么感情却突然要生活在一起,爱恨交织、内心复杂。这样的家庭现实,也是现在不少留守家庭的缩影。

据了解,《小欢喜》的原著小说作者鲁引专门去了多所高校,采访了300多位高三家长,这才写出了这三个具有代表性的家庭。

导演汪俊也说:“这部戏有很多都是现实采访来的一些素材,也有很多是黄磊自己的一些亲身经历。”第一集中,季杨杨开着红色豪车进学校的情节,看似夸张离谱,但其实就来源于杭州一所中学的真实故事;而宋倩每天早上给乔英子炖海参燕窝,乔英子与刘静之间的忘年友谊等也都来源于黄磊周边朋友的真实经历;林磊儿到方一凡家寄宿则是借鉴了黄磊小时候表弟到他家住了三年的事。

除了故事和人物具有真实性之外,整部剧里的各种细节也真实得可怕,让人不由自主地把自己的生活与之一一对应起来。比如童文洁会在办公室放一双拖鞋;剧中父母等孩子吃饭都会用碗碟把饭菜扣上;乔英子手机输入法的关联词里有“方”“阿姨”“乔”;调皮的方一凡床上也是乱糟糟,而严谨的林磊儿被子却叠得方方正正;跨年那天晚上,季杨杨家的电视里放的正是东方卫视2019年的跨年晚会;元旦那天,乔英子手机显示是“1月1日 星期二”,2019年的元旦确实是星期二……

这些细节很多并不是情节必须的,也没有对故事的发展起到什么重要作用,但正是这些不起眼的小地方,恰恰蕴藏着浓浓的生活气息,一点一滴让人融进这个故事里。“观众的眼光是很厉害的,你很自然地把一个细节放进去了,观众一下就能发现。他会为了真实感去追这个剧,因为他相信这个故事。”正是因为导演汪俊及制作团队对细节的重视,才有了《小欢喜》如此高的口碑和收视。

随着观众审美水平的提高,人们现在对剧集的制作要求也在变高,甚至很多观众是带着放大镜在看的。一部电视剧能不能吸引人、打动人,是不是“良心好剧”,往往从细节的打造就可见一斑。而缺少了细节,就算故事题材很现实,也可能无法让观众有代入感。

相反的,即使不是现实题材,同样可以凭借对细节的严谨打磨而获得观众认可,今年暑期另一部高口碑的电视剧《长安十二时辰》就映证了这一点。

虽然剧集讲述的是只发生在一天之内的故事,但观众们从这一日的长安,看到了唐朝人的工作、生活、社交、娱乐等种种细节,随着镜头的转换,仿佛置身于一幅繁华热闹的长安市井图卷之中。

《长安十二时辰》的场景布置繁复细致,连街道旁的灯笼都形态各异;服饰妆容也十分考究,不管是外形还是色彩都极尽唐风古韵,从李必头上的芙蓉冠子午簪就能够看出;另外剧中的“唱喏之礼”和对不同身份的各种称呼也让人耳目一新;甚至连杂糅的宗教信仰、各色的异域人群也都一一刻画了出来……

剧中的细节不仅还原了大唐的真实风貌,也像一个个彩蛋,令观众惊喜。比如其中人物很多都有历史原型对应。主角“李必”,从他的自我介绍当中不难推测是历史上的“李泌”;“何执正”从市井传唱其诗作“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也可以猜到正是“贺知章”;圣人口谕称“林九郎”为哥奴老儿,哥奴就是“李林甫”的字;而莫名其妙被抓入狱还一直挨饿的“程参”,则是写出“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唐朝著名诗人“岑参”……这就让观众在看剧的时候自动代入历史人物的形象,增强了故事的真实感。

从这两部剧集的成功,我们不难看出,观众对于故事“真实感”的需求,而这其实就是需要我们在创作中更多地运用现实主义。

与“现实主义”相比,“现实题材”是目前人们谈论较多的一个话题,也有很多人误以为“现实题材”就是“现实主义”。但事实上两者并不相同,“现实题材”只是一种题材类型,而“现实主义”则是一种创作方法。比如《小欢喜》就是现实题材,而《长安十二时辰》则是历史题材,但它们都运用到了现实主义的手法。

关于现实主义,恩格斯有一段可以称之为经典的表述,他说:“现实主义的意思是,除细节的真实外,还要真实地再现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现实主义的要义,就是要按照生活本来的面目去反映生活,要符合当时生活的情景,符合当时人物的特点。

但当下的剧集市场,虽然现实题材的作品不少,现实主义的作品却相对匮乏。《小欢喜》的导演汪俊认为:“很多题材很现实,但是拍得很悬浮,可能就是因为缺少细节。要用细节建立真实感。”

文 | 文创资讯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文创资讯 的原创作品,责编:邢通。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