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两岸三地”的金马奖还能撑多久?

摘要:可以说,随着本次官宣的发布,金马奖失去了近十年来支撑电影节优质电影及演员的主要来源。而香港电影与大陆电影的同气连枝,则让金马奖进一步失去活力。

8月7日清晨,中国电影报发布重要消息,直接将金马奖推上舆论高地。

“国家电影局消息,暂停大陆影片和人员参加2019年第56届台北金马影展。”

短短不到一百字,牵动起华语电影界一场滔天巨浪。

这一消息发布后,8月7日晚些,张艺谋《一秒钟》、王小帅作品《地久天长》等4部大陆电影片方,先后澄清表示并未报名此次金马奖。

而香港多家电影公司对此也积极响应,宣布取消参加金马奖。

据台湾联合报报道,包括刘德华和古天乐主演的《扫毒2:天地对决》、张家辉主演的《使徒行者2:谍影行动》等作品原本已报名金马奖,如今确定取消报名,此外,还有梁家辉、古天乐和任达华主演的《追龙2:贼王》确定退出金马影展。

据《东方日报》报道,星皓电影公司老板王海峰接受访问时也表明立场,会配合内地的政策,不会有电影报名金马。他说:“支持国家电影局决定,今年我们旗下的影片同艺人,都不参加金马。”据悉,星皓电影旗下有梁咏琪、罗仲谦、潘斌龙、谷智鑫等艺人。

巧合的是,本届金马奖本就与第28届金鸡百花奖撞期。一时间,除了香港金像奖独身事外,剩余两大华语电影节造起一阵惊涛骇浪。

尴尬的李安,政治的金马

一直以来,台湾地区举办的金马奖与大陆地区的金鸡奖、香港地区的金像奖并称“华语三大电影奖”。其中,金马奖更偏艺术,对获将影片的票房并不看重;金像奖更重商业,往往票房与口碑并重;金鸡奖更加严肃,具有较强的官方色彩,颁奖电影侧重主旋律。

可以说,三大电影节长期以来都是华语电影节最高的代表,其中金马奖因为历史悠久,艺术气息浓厚,在华语电影圈具有独特的地位,其以强大的包容性和权威性,一直都是两岸三地电影工作者交流的重要平台。

然而,如今这一切都走向末路。

当大陆官宣暂停参加金马奖之后,才担任金马奖执行委员会主席第二年的李安与金马奖一起走向尴尬的境地。

作为华语电影圈当之无愧的大师级人物,李安在个人成就上已没有遗憾:个人第二部作品《喜宴》就摘得了柏林金熊奖桂冠,并入围了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提名。《理智与情感》“再擒金熊”,并获得七项奥斯卡提名。《卧虎藏龙》获得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断背山》《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两部影片,使李安先后两次获得奥斯卡最佳导演,此外,《色·戒》则获得威尼斯金狮奖。

但担任金马奖执行委员会主席的这两年,李安却面临政治对金马奖越来越多的干预。第55届金马奖,某纪录片导演发表不当言论,造成原定颁奖嘉宾巩俐拒绝上台,大陆参与者纷纷退席的抗议,当时的李安在金马奖后表示“不应该是这样的”。

其中所指不言而喻。

事实上,2018年李安接棒张艾嘉成为金马奖“第七任掌门”,本是推动金马奖走向两岸三地第一大电影节的关键要素。

台湾电影本身产能与题材的枯竭让金马奖必然走向两岸三地更广泛的空间才能获得发展,而李安作为华语电影最受信赖的大师,他选择接班的举动对两岸三地都具有非常大的影响力,金马奖及两岸三地的电影人都期待着李安带来改变。

于是,承载着两岸三地电影人的共同期盼,第55届金马奖李安特别邀请巩俐担任金马奖评委会主席,并利用自己的影响力,邀请到刘德华、舒淇、刘嘉玲、周迅等颁奖嘉宾坐镇。此前,巩俐曾在2014年因为影后归属问题炮轰金马奖不公正,并表示自己不会再来“业余的金马奖”。彼时,这些大咖的出席可以说是化干戈为玉帛的良好开端。

但这一切都已成为梦幻泡影。

金马奖能撑多久?

作为华语三大电影节之一,金马奖诞生于55年前。早期的金马奖是香港电影的天堂,武侠片、爱情片依靠金马奖在台湾生根发芽。而到80年代,侯孝贤、杨德昌带起了真正属于台湾的艺术电影,通过对现实精准深入的观察,在现实主义的日常生活根基上发展人物和叙事,这为金马奖带来如今更加文艺的气质。

但是,随着大陆电影产业的发展,台湾低到惊人的电影产量和质量早已无法满足金马奖的需求。面对大陆电影数量和质量上的逐步超越,香港电影也不得不呈现内卷,而台湾电影更早已“后继乏力”。

在艺术电影上,2017年《大佛普拉斯》和《血观音》尚且能在金马奖上两开花,2018年则只剩下《谁先爱上他的》一支独苗,拿到最佳女主角、最佳剪辑、最佳原创电影歌曲等三个奖项。而在这份勉强外,金马奖23个竞赛奖项台湾电影只拿到9个,大陆电影成为绝对主力。其中,《大象席地而坐》成为最佳影片,张艺谋凭借《影》获得最佳导演,徐峥凭借《我不是药神》获得影帝。

而在2016年,大陆影人几乎囊括了金马奖全部主要奖项。《八月》获得最佳影片,冯小刚凭借《我不是潘金莲》获得最佳导演、范伟凭借《不成问题的问题》斩获影帝。马思纯、周冬雨也依靠《七月与安生》获封影后。2017年涂们凭借《老兽》获得影帝等等。

可以说,随着本次官宣的发布,金马奖失去了近十年来支撑电影节优质电影及演员的主要来源。而香港电影与大陆电影的同气连枝,则让金马奖进一步失去活力。本身标榜艺术和人文,最具交流性的金马奖,却终究在一点也不艺术和人文的选择下开始剧烈失血。

2018年,第55届金马奖的影片报名数量达到了667部,其中剧情片228部,达到历史最高值。而2019年,金马奖最受人关注的剧情长片只有148部,相比于去年减少35%,这个数字甚至低于2016年的181部。

万众瞩目到一地鸡毛,李安上一年“不应该是这样的”愿望,如今看来已经无法实现。

文 | 文创资讯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文创资讯 的原创作品,责编:邢通。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