亏亏不休,蔚来汽车“瘦身”减速

摘要:对于造车企业来说,产品端的考验是重中之重。随着今年5月蔚来汽车的新款量产车ES6下线,这款承担起蔚来汽车销售的重任的第二代产品具体表现将会如何,还有待市场的最终检验。

322

瘦身变小的蔚来,或要轻装上阵了。

“继今年3月9800名员工优化3%后,蔚来汽车再次开展瘦身运动。对此,蔚来汽车总裁秦力洪回应称:“这是这个阶段我们该做的事。”

根据蔚来汽车上市后的首份年报,其2018年总收入49.5亿元,全年净亏损96.3亿元。再加上招股书披露的2016年25.73亿元和2017年50.21亿元的净亏损,蔚来汽车近三年累计亏损已达172.33亿元。

蔚来汽车内忧重重。数千万租金在黄金地段打造NIO house、8000万开一场发布会、不计代价地高薪挖员工,在蔚来汽车“胡吃海喝”后,面对汽车自燃、系统死机、续航能力等事件,其内力明显不足。

外患同样不少。2019年国家新能源补贴大幅退坡、众多传统车企巨头开始发力新能源市场、特斯拉来上海建厂,新能源汽车市场环境日渐严苛。

裁员、砍业务是降本最直接有效的做法,体量变小的蔚来汽车,无非是要留足弹药,轻装上阵。这让摊子铺的太大的蔚来汽车回到造车主业上,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蔚来瘦身

 近日,蔚来汽车的第二波裁员开启。

据报道,其离职员工表示,7月底其在职员工约8400人。该数字与今年3月蔚来汽车CEO李斌对外透露的员工数(约9800人)相比,减少了1400人。本次裁员重点涉及海内外研发、市场等部门。

昨日,蔚来汽车总裁秦力洪对媒体回应称:“蔚来今年一直在做局部优化,提高运营效率,也是这个阶段我们该做的事。”

“从2019年初就开始缩减各种预算,marketing的活动预算直接削减一半,nio house运营成本减少一半。外展被缩减得非常的寒酸。fellow的成本全线调整,每个人表面上不说,心里压力都很大。”今年3月,一知乎匿名用户表示。

根据官方说法,蔚来汽车上波裁员发生在今年3月,当时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发布内部信,除了明确团队3%的优化,还给蔚来接下来的发展定了调,进入资格赛阶段。

在瘦身运动中,蔚来汽车除了继续裁员,还在缩减烧钱业务。

官网显示,蔚来汽车的业务包括新能源汽车、用户中心Nio house、能源补给服务NIO power、原创设计生活方式品牌NIO life和电动方程式赛事。

7月16日,有报道称,蔚来汽车拟拆分旗下NIO Power,寻求在今年第四季度完成独立融资,规模在数十亿元左右。

目前,NIO Power有上千人的团队,在全国一二线城市已经部署超过100座换电站、500余辆充电车,业务涵盖家充桩安装、换电站、超级充电桩、移动充电车、代客取送服务以及第三方充电设施地图。根据蔚来汽车官方的计划,2020年将在全国建设超过1100座换电站,同时投放超过1200辆移动充电车。

充能服务体系建设本就是件高投入的事,根据媒体报道,目前蔚来汽车在NIO Power上已经投入约20亿元。最初,蔚来汽车对NIO Power的定位是:不挣钱,希望最终能够持平。但现在若要扩张至上述规模,更加充足的弹药支持不可少,这对于一个靠融资续命、持续亏损、股价跌跌不休的造车企业来说,不是个好选择。

同样在上月,力盛赛车完成了对蔚来汽车电动方程式车队(FE车队)的投资和重组。这支车队将不再由蔚来汽车直接持有。据了解,今年早些时候,迫于自身财政问题,蔚来汽车引入新的FE车队投资者的工作就已经开始。

2014年,蔚来车队开始参加国际汽联电动方程式(FormulaE)世界锦标赛——国际汽联力推的一项清洁能源汽车赛事,并夺得该项赛事首个年度车手总冠军。这让去年6月量产的蔚来ES8凭借此前的FE冠军的名号赢得了不少关注,还树立了技术强大的品牌形象。

但赛车毕竟是烧钱的贵族运动,每年花费数亿元在所难免。此前,李斌曾向外界透露,参加首届FE,蔚来汽车花费了5000万美元。

两次裁员近2000人、砍掉烧钱业务,这么看来,成立5年的蔚来汽车体量确实变小了。

蔚来“膨胀”

“在过去几年,我们确确实实是花钱买时间,跑得很快。但我们有很多管理,很多运营,未必是效率最高的,也有很多没必要的浪费。”李斌曾说。

蔚来汽车的“高调”,大众是领教过的。

坐落在北京王府井、上海中心大厦、成都太古里等黄金地段的用户中心NIO house,年租金在数千万元一年。在知乎,有匿名员工表示,截至去年8月,蔚来汽车在6个城市建了8家蔚来用户中心,不算运营成本,门店租金一年就要至少5亿元支出。

还有去年12月,蔚来汽车包下了8架飞机、60节高铁车厢、19家五星级酒店,花8000万办了一场蔚来ES8上市发布会,使一万人的五棵松会馆座无虚席。

另外,在人员方面,蔚来汽车不计成本地高薪挖人。匿名员工提到,不裁员是不可能的,近10000人的体量,员工工资都是传统车厂的2~3倍,连一些行政人员也是如此。

对蔚来汽车来说,用钱砸出来的注重用户服务的标签已然确立,但其产品表现却有点差强人意。

中汽协数据显示,2019年一季度,蔚来汽车交付量为3989辆,相比上一季度(2018年Q4)的7980辆减少近一半,而即使在新车型ES6的加入下,备受期待的二季度也并未回暖,该季度共交付新车3553辆。与去年订下的交付4万辆的年度目标相比,目前完成度不足20%。

交付疲软一方面与受补贴减少的预期影响使得去年年底交付提速有关,另一方面,则与自燃事件、屏幕黑屏、系统死机、续航能力等难让尝鲜的用户满意的因素有关,说到底,还是产品力不够。新能源汽车行业确实是不够成熟的行业,产品有问题可以理解,但拿着真金白银体验过的用户,对低级问题的容忍度显然是有限的。

同时,市场留给蔚来汽车的钱不多了。去年9月,蔚来汽车降低估值上市,不少投资机构的投资回报已经拿到,至于接下来会不会再插手蔚来这摊事还很难说,这也就解释了蔚来为何拟拆分NIO Power融资造血一事。

即便今年5月,亦庄投资100个亿,但这100亿针对的是面向L4自动驾驶构架的新ET7项目,蔚来汽车可否调拨这部分流动资金支持现有的ES6/ES8以及相关业务板块还未可知。另外,有行业人士预估,如果这100亿包含新公司在京所需支付的土地、人工、设备费用,至少将有60亿以上将用于支付上述款项,真正留给蔚来汽车的余地并不太大。

资本市场对蔚来汽车的忍耐同样有限。

从上市后的首份年报数据来看,在2018年蔚来汽车49.5亿元的总收入中,98%来自于汽车销售收入,全年净亏损96.3亿元,同比增长92%。尤其在归属于公司普通股东净亏损一项,已经达到了233.28亿元,高于市场预期的201.34亿元。该年报发布后,蔚来汽车股价应声下跌,当天收盘股价跌幅为21.16%。

同时,据此前蔚来汽车上市招股书,蔚来汽车在2016年和2017年的净净亏损分别为25.73亿元和50.21亿元。这也就意味着,近三年,蔚来汽车累计亏损已达172.33亿元。

蔚来的未来

今年3月26日,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出台。财政部、工信部、科技部、发改委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完善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坊间传闻已久的“2019年补贴将退坡50%”说法得到证实。

一位车企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新能源汽车目前产品处在快速迭代的时期,整个供应链任何一个环节技术没有快速跟进的话,对没有掌握核心零部件技术的企业来说,很容易掉队。

国家新能源补贴大幅退坡、众多传统车企巨头开始发力新能源市场、特斯拉来上海建厂,这些严苛的市场环境都在倒逼造车新势力们能够聚焦产品品质。

在今年1月的年会上,李斌表示蔚来汽车已走过组队集训的第一阶段,现在进入到资格赛的第二阶段。在资格赛阶段,蔚来汽车要做好三件事。第一就是要把车卖好,第二要提高整个公司的运营效率,第三就是开发下一代平台。

蔚来汽车的生存空间是存在的。在新能源汽车市场,蔚来汽车主打高端市场,与20万元以内的中低端新能源车形成差别竞争。据统计,目前蔚来ES8在全国范围内已经交付超过15000台,在2019年1到4月的国内高端SUV销售排名中,蔚来ES8成为市场第三,仅次于奥迪Q7和奔驰GLS。

有媒体报道提及,根据蔚来汽车提供的数据,ES8所在的大型豪华SUV市场,每年仅有8、9万的规模,蔚来在其中占到了15%的市场份额。

另外,据报道,截至今年4月,蔚来汽车第二款量产车型 ES6订单已达12000台,其中由老车主带着新车主在体验完NIO House后完成的订单有4800台。这也就是说,蔚来汽车此前花在增强用户体验的服务体系建设高额费用产生效果,带来40%的转化率。

对于造车企业来说,产品端的考验是重中之重。随着今年5月蔚来汽车的新款量产车ES6下线,这款承担起蔚来汽车销售的重任的第二代产品具体表现将会如何,还有待市场的最终检验。

“我们为你提供高性能的智能电动汽车,同时为你创造超期待的用户体验和愉悦的生活方式。”在官网上,蔚来汽车的这句定位或许没错,只是在一个尚不够成熟的行业,在弹药不够充足的经济环境中,一步一步来或许更好。

去粗取精、优胜劣汰本是市场常态。如今,经济下行,市场环境恶劣,对摊子铺的太大的蔚来汽车,裁员、砍业务及时止损,回到造车主业上,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转载作品,作者: 南柯,责编:邢通。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