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美图到趣店,厦门“梦碎”互联网

摘要:时至今日,厦门和郑州等其它城市一样,不得不认清楚一个现实:巨头的缺席不仅意味着工作岗位的稀缺,更造成相关产业的缺失。

去年狼狈南迁的趣店,如今俨然成了厦门市的“新宠”。

4月底,厦门市召开招商大会,罗敏与陆正耀、张一鸣一同被聘请为厦门投资顾问,福建省委常委、厦门市委书记胡昌升亲手颁发聘书,厦门市长庄稼汉宣读受聘名单。当日,罗敏便兴高采烈地把这个新身份晒到了朋友圈内。

罗敏落户后,常说:“扎根鹭岛,建设厦门”,趣店的员工日日“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看似也是惬意非常。

不过,厦门互联网的“门面”担当美图公司可没这么幸运。截至4月29日,美图的股价为2.97港元/股,市值降至125亿港元,相较最高时蒸发了近9成。而被蔡文胜称为“三驾马车”的软件、手机、电商,其中两翼已去。

随着小米武汉“买房”、瑞幸趣店落户,互联网公司的地域变迁正欲掀起新一轮的城市竞争,而厦门则在找寻下一个“美图”。

一个蔡文胜搅活了厦门互联网?

中国互联网协会曾发布了一份《2018年中国互联网企业100强发展报告》,其中厦门有四家互联网公司入榜:美图、4399、吉比特和美柚。除此之外,厦门软件园中也不乏游戏、动漫等行业内知名的公司或子公司,比如飞鱼科技、易名中国、咪咕动漫及网宿科技的研发中心等等。

而仔细看这些厦门的互联网公司,大部分背后都站着同一个人:蔡文胜。

2

2008年,把265卖给谷歌之后的蔡文胜从北京回到厦门,他找到了曾经在厦门的熟人,开始以天使投资人的身份活跃在厦门的互联网创业中。首先是吴欣鸿,二人在域名圈早已深交已久,蔡文胜回到厦门后,他们开始商量着孵化互联网产品,讨论互联网还存在着哪些没被开发出来的商机。

最后吴欣鸿把眼光放在了“傻瓜型PS”工具,当年10月份,一款叫做美图大师的软件上线,此后改名为美图秀秀。

蔡文胜远没有想到美图会成为他的事业大本营,当时的他一面兴致冲冲地拉拢和说服站长大会中的人去创业,一面慷慨解囊,重点帮持福建互联网创业的年轻人。

比如飞鱼科技的姚剑军和陈剑瑜。陈剑瑜曾是美图大师的研发者之一,后进入移动游戏、凭借《保卫萝卜》系列一炮而红,他的公司和姚剑军的光环游戏合并为飞鱼科技,蔡文胜不仅是背后的投资人,而且还一手主导了飞鱼的上市。

不过,蔡文胜更心心念念的是李兴平。李兴平可以说另一个站长之王,早在蔡文胜回厦门之前,李兴平就已经将4399打造为中国网站排名前100的站点,但蔡文胜想将4399做得更大。这一年,他成功说服李兴平,把早期注册的一个空壳公司改名为厦门游家,这家公司最开始蔡文胜持股81%,2008年重组后股权改为67%。

福建帮可以分成两派:一是龙岩三杰,但他们的创业公司都不在福建,另一个就是以蔡文胜为首、集中在厦门软件园的蔡系追随者。最初几年,蔡文胜甚至花重金在鼓浪屿的园区打造了一座连体式办公楼,把互联网创业者安置于此,意图把厦门打造成互联网“重镇”。

这一想法和厦门重点发力软件和信息服务业、大力招揽互联网企业的举动不谋而合。2005年厦门软件园二期动工建设,蔡文胜招揽和投资的创业者恰好补充了园区招商引资的空白。此后很长时间,蔡文胜一直是厦门互联网企业发展的核心人物,他旗下的天使投资基金和地方财政引导基金也多有合作。

2018年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厦门共有10位港澳台同胞和外籍人士,被授予第十批厦门市荣誉市民称号,其中便有蔡文胜。

美图神话破灭,趣店争议“上位”

2017年年初,罗敏与厦门市领导在厦门相遇,政府随即向趣店抛出了橄榄枝。当年夏天,厦门市市长甚至亲自带队再赴北京与趣店团队会面,邀请趣店来厦门。

而这个时候美图的上市危机已然开始显现。2017年3月份,美图股价连续大涨,市值一度逼近1000亿港元,但随后股价却遭遇大幅回调,至6月份市值仅剩下361亿港元。且4、5月间,蔡文胜之子曾几度减持公司股份,招来舆论质疑。

最初罗敏有没有因厦门的力邀而动心,我们不得而知,不过很快趣店上市,罗敏自己引爆的危机让其自顾不暇。半年内,趣店股价与市值均跌去八成,百亿市值一去不复返,资本也陆续出现离场的信号。或许也正是这段时间,罗敏动了直接搬去厦门的心思。2018年7月,趣店总部分两批正式南迁厦门。

趣店落户厦门后,罗敏比蔡文胜更积极地承担为厦门招商的责任,也更深度地融入厦门。

3

厦门大学98周年校庆,趣店一举捐款2000万元,合作成立“人工智能”与“金融科技”研究中心;4月底,厦门召开招商大会,罗敏被聘请为厦门投资顾问,很快他在趣店内部成立了一个招商小组,亲自出任组长,亲自联系在新经济领域的企业家朋友,邀请他们来厦门。

第一拨是唱吧创始人陈华、松鼠拼拼创始人杨俊,第二拨更多,包括梅花创投创始合伙人吴世春、小牛电动车创始人李一男、福佑卡车创始人单丹丹、蜜芽创始人刘楠等人,第三拨还在继续。罗敏将他的朋友引荐给厦门市领导,并劝说他们把公司搬迁到厦门来,或者找到业务发展与厦门政策、资源的结合点。

吴世春说,“来厦门整体的感受就是不虚此行”,与厦门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聊得非常好。

但是,罗敏的积极似乎不能换回趣店业绩和股价的回春。时至今日,趣店市值较上市之初蒸发八成,除罗敏之外,五大股东都已经清空或者减持了趣店股票。而且其现金贷收入增长明显放缓,2018年总贷款余额同比增长在第一季度高达86.96%,第二季度该数据是40.3%,到第三季度仅为17.7%,直至第四季度才恢复,可增长幅度仍不及第一季度。

较之趣店,厦门土生土长的美图公司更是跌落谷底,而这也连累了厦门的互联网创业成果,这似乎也解释了厦门急于拉拢趣店、瑞幸咖啡以及其它互联网公司进入的原因。

互联网成就了厦门,还是厦门耽误了互联网?

在蔡文胜看来,厦门可以和美国西雅图相媲美;在罗永浩看来,成都让他买得起房、续得了梦。但结果并不美好,美图卖了手机业务、砍掉电商平台,未来还不知往哪走,锤子科技则直接让成都政府的6亿资金打了水漂。

美图和锤科的结局自然是内因所致,可于城市招商引资而言,后者说明地方援助很难挽救一家身处险境的互联网企业,而前者或许再次印证了一个可性能:互联网公司偏居一隅、远离竞争的硝烟,不见得是件好事。

正如张兴军在感慨《郑州没有互联网》时讲到:技术需要土壤,互联网也是。

蔡文胜一直希望自己能像诸葛亮一样坐在家中、尽知天下事。厦门思明区筼筜路上,当年美图诞生的那幢小楼,早已变成了蔡文胜天使投资机构隆领创投的所在地。在他的办公室里,一直挂着一幅写有“隆中领略”四个大字的匾幅。

可互联网的竞争远比三国时期更加瞬息万变,不在战事“中央”,难免无法察觉到细微的变量,这是厦门多少政策优惠都给不了的。

相比蔡文胜,吴欣鸿就更佛系了。他认为,北上广以外的城市创业公司在资金、技术、人才甚至信息获取等方面都处于劣势,如果在大家都扎堆的热点上厮杀,无异于“鸡蛋碰石头”。所以,美图错过了近几年来的各大互联网风口。

吴欣鸿长居于厦门,他对厦门有着很深厚的情感,可在厦门这个充满小资情调的城市,他习惯性保持低调、务实,却缺乏当前互联网创始人大多都具备的“东征西战”的野心。

而更深层次地,对整个厦门互联网产业而言,蔡文胜当年虽然带起了美图、4399等创业公司,但这些公司自身并没有建立起完整而成熟的商业链条,这使得厦门也无法像杭州、深圳一般形成产业聚集效应。

时至今日,厦门和郑州等其它城市一样,不得不认清楚一个现实:巨头的缺席不仅意味着工作岗位的稀缺,更造成相关产业的缺失。

当然,厦门对趣店这种逃离北上广的公司确实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趣店总部位于思明区环岛东路旁的中航紫金大厦,从39楼的落地窗望出去,连绵不绝的海岸线和被蓝色海洋包围的金门岛,似乎也消解了员工们当初从北京离开、匆忙远赴一个陌生城市的愁绪。更重要的是,厦门既给地又给钱,对罗敏来讲何乐而不为呢?

在这场二线城市对一流互联网公司的竞争中,厦门出发得很早,但不幸的是,美图难以成为一个巨头,趣店也不会是下一个“美图”。

文 | 歪道道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歪道道 的原创作品,责编:邢通。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