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鑫错过的两次救赎

摘要:“乐视神话”令冯鑫激动不已。在界面的报道中,冯鑫自称用手机查了三个多小时后,一个清晰的轮廓出现在他脑海,“暴风完全可以做得更好。”

雷晓宇采访冯鑫的那篇报道《冯鑫:我被暴风绑架了》,是不多见的冯鑫自述形式的采访稿。那时的冯鑫还没有摇滚标签,虽然去过道观,但对暴风还有一腔热忱。

不过2011年的视频网站并不好做。整个网络视频都在烧钱抢版权,搜狐视频花费3000万元购买《新还珠格格》,爱奇艺斥资5000万元拿下电视剧《太平公主秘史》独家网络版权,腾讯视频更是耗费7000万元购买《宫锁珠帘》网络版权。

而暴风2011年的所有营收才只有1.7亿元而已。无力参与版权购买的冯鑫对雷晓宇说了一句话:“将来我可能找一个更好的人把暴风做得更好,因为我觉得暴风比我重要很多。”

冯鑫说这话的时候可能已经有心卖掉暴风了,但三个月后他又改了主意。

2011年10月31日,暴风宣布将在2012年赴美上市,承销商已确定。事实证明,赴美IPO未成。2012年4月,美国资本市场氛围的变化让准备赴美上市的暴风影音谋求转战A股上市。

4月10日证监会披露的文件显示,暴风影音启动登陆创业板计划。随后,不死心的冯鑫遇上了A股长达两年半的上市关闭期。

看不上的1亿美金

暴风影音转型做在线视频前,曾一度占有70%播放器市场。

而在线视频时代的到来迅速削弱了暴风影音的竞争优势。当越来越多的用户更倾向于在线播放,而不是下载,暴风影音也必须随之调整。

在“暴风影音3”中,暴风加入了P2P网络视频播放功能。这使得暴风的竞争对手突然从Windows Media Player、KMPlayer,变成了PPS、PPTV。

但冯鑫当时没有感到头疼。艾瑞2007年的一份数据显示,暴风影音与百度、QQ、MSN等一起跻身中国互联网千万俱乐部,而DAU超过千万则意味着产品和服务已经覆盖了中国互联网用户的70%以上。

2007年的暴风和冯鑫春风得意,脑海里无论如何也不会出现多年后自己身陷囹圄的景象。

人生的每一次选择都很重要。2007年的冯鑫选择从播放器转型在线视频,就是一次正确的选择。这相当于给暴风延续了一次新生,否则按照在线视频的崛起速度,暴风影音可能很快就会退出历史舞台。

不过,冯鑫2010年之前其实并未真实感受到在线视频的崛起,将会给他和暴风带来多大影响。

2011年,冯鑫仍认为暴风是有机会的。原因很简单,暴风在PC上很成功,视频网站里虽然优酷很大,但会有成千上万个其他网站出来分食市场,而播放器市场暴风始终是第一。

接受雷晓宇采访时冯鑫还提到,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的出现让他更坚信播放器的未来,因为“iPad来了,手机来了,这里面更适合做播放器,更不适合做网站,浏览器更讨厌,我的机会更大了。”

站在现在去看当时的冯鑫,你很难想象一个企业的领导者面对移动互联网时,他的思维还局限在PC时代,也难怪外界给冯鑫的普遍评价都是行事风格偏保守。

或许正是这种保守的风格和当时暴风还算亮眼的成绩,令冯鑫拒绝了1亿美金的收购。

2010年,搜狐、新浪、土豆、优酷甚至盛大都曾希望收购冯鑫的暴风影音。冯鑫自己说,那个时候的暴风至少值1个亿美金。但他最后say NO,而原因是他认为暴风“还有很大的弹性”。

冯鑫认为的“弹性”,大概率是视频网站的美好前景。2010年和2011年,最先成立的两家视频网站优酷和土豆先后赴美上市,同期,有百度支持的爱奇艺正式上线,搜狐、腾讯也表达了对视频业务的看重,整个行业还处于版权大战来临之前的短暂平静时期。

并且,2010年之后冯鑫也在计划着将暴风送入纽交所或纳斯达克。如果不是2012年赴美上市失败,亦或者回归A股后遇到IPO闸门,可能今天的暴风又会是另一种景象了。

但对于当时的冯鑫来说,他可能处于庆幸自己当初没有接受那1亿美金的暗喜之中,因为几年后百度收购PPS时的价格是3.7亿美金。

乐视学不得

在暴风等待IPO开闸的时间,百度斥资3.7亿美金收购了PPS,同年苏宁联合弘毅投资收购了PPTV。彼时视频客户端平台只有暴风和迅雷了,而迅雷次年也在纳斯达克敲了钟,最终剩下的只有苦苦等待过会的暴风。

2011年之后,网络视频开始进入版权的烧钱游戏。天价版权的出现,对暴风这样的二线平台造成了致命伤害。因等待A股过会,必须确保连续三年盈利,所以那一阶段的暴风必须谨慎花钱。没钱买内容,也就导致用户流失,同时烧钱买版权的其他平台也开始大力维权,打击盗版和盗播,而暴风正是被打击的重点对象之一。

2013年至2015年期间,乐视、搜狐、优酷等都曾不止一次起诉暴风盗播其版权内容,而大多数案件也都以暴风败诉为结局。

据界面报道,2013年艰难度日的暴风曾与阿里谈“卖身”,据称当时阿里开价20亿。暴风上市后冯鑫在接受腾讯科技专访时确认了这一消息,并称当时阿里是暴风科技谈完后才投资了优酷土豆。

相比收购优酷土豆花费的45亿美金,阿里给暴风的20亿着实不多,但与当时百度收购PPS的价格也相差无几。冯鑫之所以不为所动,是因为当时听到了A股即将开闸的消息。

2015年3月24日,暴风科技正式登陆创业板,发行价7.14元。随后便开启了疯狂之旅,40天36个涨停、股价一度暴涨至327.01元,市值逼近400亿元。

暴风上市49天后,乐视网迎来了它历史上的巅峰时刻,当日以每股179.03收盘,市值超1500亿。

“乐视神话”令冯鑫激动不已。在界面的报道中,冯鑫自称用手机查了三个多小时后,一个清晰的轮廓出现在他脑海,“暴风完全可以做得更好。”

于是冯鑫开始对暴风进行一系列改造,而改造的目标就是当时如日中天的乐视。

茨威格说过,所有命运赠送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对于冯鑫来说,模仿乐视的开始恰恰也是暴风末路的开始。

市盈率接近1000倍的暴风开启了疯狂运作。先是涉足VR业务,推出暴风魔镜,后又提出“DT大娱乐”生态战略,以主营视频业务的上市公司为中心,关联VR、秀场、TV、文化、影视、音乐、体育、游戏、海外等多个业务。

同时,暴风也学习乐视进行业务并购。比如收购吴奇隆的稻草熊影业60%股权(最终失败)、联合光大资本以高杠杆收购拥有英超、意甲等体育版权的公司MP&Silva(MPS),而后者恰恰是今天导致冯鑫身陷囹圄的始作俑者。

这一系列运作结束之后,暴风也就有了“小乐视”之称。可是,随着2016年贾跃亭的一封公开信将乐视的资金窟窿揭开,外界才发现这个曾经A股市值最高的创业明星,原来已经是外强中干了。

但即便是这个时候,暴风仍没有改变。2016年5月,冯鑫开始了他迄今为止最危险的一个游戏——“MPS收购案”。可能也正是这个游戏,令当时看到乐视倒塌的冯鑫有信心,将暴风打造成乐视的替补者。

到这其实该告一段落了,在外界看来冯鑫并不坏,可能只是急功近利。因为很多媒体都在费解,为何暴风会在“MPS收购案”中犯下一些匪夷所思的错误:

1 居然没有与MPS原股东签订“禁止竞业协议”,导致两位原股东离开后又再起炉灶;

2 MPS拥有的体育赛事版权大部分都在2018年和2019年到期,众所周知体育版权争夺极为激烈,在无法保证获得续约的情况下投入52亿巨款,一旦续约失败,MPS就沦为空壳;

3 暴风和投资方原本设想买下MPS后装入上市公司,但对监管风险居然毫无预案。

但错误已经铸成,当初那个被评价性格保守的冯鑫,正如媒体所言,已经变成一个疯狂、冒进、盲目和孤注一掷的激进主义者了。可即便这样,王峰、蔡文胜这些冯鑫的老朋友、老同事还是第一时间站出来声援。

此时我们不禁会想,如果2010年的冯鑫接受了那1亿美金,是否今天他会成为一个天使投资人或者连续创业者?如果2015年上市后,他不去学乐视,而是踏实做内容做技术,今天的暴风可能还会在大多数人的手机上。

冯鑫曾说,《约翰·克利斯朵夫》给了他自由的灵魂,让他能为想做的事情牺牲自己。而《麦田守望者》里面也有一句话,“一个不成熟男子的标志是他愿意为某种事业英勇地死去,一个成熟男子的标志是他愿意为某种事业卑贱地活着。”

无论是主动还是被动,冯鑫都成为了一个不成熟的人。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侃科技频道 的原创作品,责编:邢通。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