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代离韩潮,一条偶像路

摘要:从顶级男团偶像公然解约回国,再到限韩令影响下乐华把中国艺人带回国发展,十年间的中国娱乐圈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注定是个吃瓜看热闹的夏天。

一周前的 7 月 20 日,前 Wanna One 组合成员赖冠霖向韩国 CUBE 娱乐提出解约。而他的前韩国队友姜丹尼尔早在今年 3 月提出解约,已经成立工作室,并推出了个人专辑。

2009 年韩庚回国,可以说是第一批回潮。2014-2015 年 EXO 成员吴亦凡、鹿晗、黄子韬、张艺兴陆续回国发展,一定程度上拉开了流量小生PK的序幕。这两年,霸占饭圈话题的乐华娱乐,也把旗下本在韩国出道的中国艺人们带回国内。

十年间,国内文娱产业向韩国取经偶像经济、向日本习得养成体系,粉丝们逐渐分化,审美越发多元,饭圈文化从深度和广度都得到提升,这促进了国内文娱产业的发展。

对于艺人们的迁徙来说,本质都是对利益的追逐。

但 09 年的韩庚、14-15 年的归国四子、乐华在 2018 年的「崛起」,却代表着在韩中国艺人发展的三个阶段,而这背后是整个国内娱乐生态的变化。

2005 年,因为成员韩庚的中国人身份,Super Junior 刚刚成立就受到国内媒体的多一分关注。门户网站新浪也发了稿,标题的前半句是「安七炫师弟出道」,后半句才讲它的名字。

很快,SUJU成长为顶级偶像男团,「师弟」的说法很少有人再提。由韩庚担任队长的小队 SJ-M 席卷整个华语娱乐圈。

作为第一批赴韩练习生,韩庚成为首个在韩国出道的中国人,既无经验可循,也无前人指导,像是拓荒者般的存在。

韩国练习生的身份自带光环,那时它是「实力」的象征。

训练强度大、门类多,这是练习生培养体系给外界的第一印象。韩庚后来回忆称,当时每天都要练习超过 20 个小时。这在国内可能是无法想象的。

韩国组合的成员们唱、跳都非常出众。除此之外,待人接物以及上综艺上节目的规则他们也要学习。后来还有很多艺人单飞,甚至转型做演员。从练习生最终出道,成为偶像明星,它是几年的累积结果,也象征着艺人对整个韩国娱乐工业规则的接受。

韩国偶像文化的发展早在 2005 年就已经相当成熟。在 SUJU 和东方神起之前,还有上个世纪的 H.O.T 和水晶男孩。韩剧《请回答 1997》中,H.O.T、水晶男孩的粉丝们排成方阵,在进场前对峙——这发生在 1997 年。

反观国内,《超级女声》这样的轰动性选秀节目在 2004 年才诞生,但还停留在用手机短信投票的阶段。

一方面是完善的韩国造星体系,另一方面是国内偶像文化刚刚起步,以韩庚为代表的偶像男团当时处于碾压般的存在。凭借中国的人口红利,韩庚的流量和商业价值迅速显现。

在商业价值提升后,韩国经纪公司与明星间的利益分成就会引发后者不满。回到国内毫无疑问能拥有更大的话语权,在经济层面和演艺道路上都是如此。

韩国经纪公司们普遍与艺人签长约,SM、JYP、YG 三家巨头的合约时长都是 7 年。这在最大程度上保证了经纪公司的利益,能够对艺人进行长远规划,也能够收获更大的经济价值。

但对于艺人来说,7 年太长。

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韩庚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在于对时机的把握:第一批去韩国试水,第一个与 SM 公司解约——后者甚至引发后辈们的效仿。

回国之后,凭借曾经的韩国组合成员身份,韩庚有过相当不错的资源,但总体很快就被挤出一线艺人的行列,但成为乐华的老板之一,足以为他带来巨大商业上的回报。

另一点值得注意的是,由韩庚开启的解约回国潮,完全是男性偶像的「特权」。

无论是同为第一批练习生的宋茜,还是后来的孟佳和王霏霏,都没有这样做。宋茜的组合 f(x) 几乎被 SM 公司抛弃,但现在她还是 SM 的艺人;孟佳和王霏霏在 miss A 中沦为「秀智的伴舞们」,也都是在合约到期后离队。

尽管论知名度,几位女性确实比不上韩庚,也比不上后来的归国四子,但这背后折射的是残酷的现实:男团大于女团,男性偶像的商业价值大于女性偶像。

得益于以中国成员吸引中国粉丝注意,从而提升整个组合在中国影响力的成功经验,2012 年 4 月 SM 公司推出 EXO 组合,组合中包括四名中国成员:吴亦凡、鹿晗、黄子韬、张艺兴。

7 年过去,只有张艺兴一人还留在 EXO 的名单上,但跟脱离组合没什么两样。2014 年 5 月 - 2015 年 4 月,吴亦凡先走,鹿晗紧随其后,黄子韬公开打脸也选择回国。

短短一年间,三位当红组合的艺人选择回到国内发展,都是解约。除吴亦凡设立工作室外,鹿晗与黄子韬都签约了国内公司。张艺兴则由 SM 为他设立个人工作室,毫无疑问这是双方妥协的结果,这件事开了 SM 公司的先例。

杨天真执掌的壹心娱乐继续围绕鹿晗维持他顶级流量的身份,黄子韬签约天浩盛世娱乐文化,吴亦凡虽然是唯一一个设立个人工作室的,但他大陆方面的相关演艺事业都外包给了耀莱影视全权代理,这家公司与成龙渊源颇深。

但在 2018 年,鹿晗和黄子韬三年合约到期后都没再与原公司续约,转而由个人工作室打理事业。

回国试水期间,因为不了解国内娱乐生态签约国内经纪公司,再到三年过渡期满,陆续成立个人工作室,在韩艺人们回国后的发展前景就此发生分野。像韩庚这样与乐华合作多年,后来甚至进行强捆绑、成为利益共同体的传统路径,不再会是这批艺人的首选。

这跟国内整个娱乐工业发展有关。

2010 年左右,国内明星还需要依靠公司资源,但随着微博近几年成功打造星粉社区,用公开(哪怕含有水分的)数据将明星价值完全数字化,流量取代作品、明星取代公司,成为当下的运作规则。

欢瑞世纪、天娱艺人们纷纷出走、时代峰峻得以保留 TFBoys 组合,但也为三人分别成立工作室,道理都是如此。在国内的娱乐生态中,明星本人就是招牌,经纪公司地位愈显尴尬。

壹心娱乐的老板杨天真在《我和我的经纪人》中公开承认,壹心更适合那些自带资源的艺人(比如鹿晗),而对乔欣这样需要公司扶持的艺人并不适合。而像壹心娱乐这样的依靠艺人自带资源的经纪公司,在国内愈发成为主流。

这并不是一种经纪公司的自主选择,背后原因很复杂:国内时间积淀不够,未形成完整的娱乐工业体系,平台巨头们也陆续下场想要分一杯羹。

在韩国,SM、JYP、YG 三大经纪公司都有超过 20 年的历史,它们在韩国国内几乎是垄断地位。未出道的练习生们能够参与已出道当红前辈的 MV、上综艺,这就是一种曝光和锻炼,在出道之时也因为公司本身实力得到更多关注,一旦作品优秀,很容易一炮而红。

一个反例是防弹少年团所在的小公司 BigHit。作为小公司推出的第一个组合,防弹少年团出道之时几乎没有机会在打歌节目和综艺露面,某种程度上,他们的走红是韩国娱乐界的一个「意外」。

但在防弹少年团作为 K-pop 的代表走出亚洲之后,他们的师弟团 TXT 还未出道就得到巨大关注,这就是依靠同家公司前辈「提携」的功劳。

可反观国内,一是长久以来缺乏真正的「出道」概念,偶像组合文化这几年才开始发展,二是经纪公司们的很难协调旗下艺人的关系,前后辈文化并不像韩国那样稳固存在。

当一人即军队时,在韩艺人回国之后当然想要更大的发展和利益空间。

2016 年是中韩关系的分水岭。

从来没有任何人见过「限韩令」的条文,但每个人都心照不宣地了解它的「存在」。自此,韩国艺人、组合在中国的活动全部受到影响。对于艺人们来说,这是个相当大的经济损失。

各家经纪公司与艺人分成比例这几年陆续曝光。根据今年年初的数据,在 SM 公司,韩国国内的实体销售艺人分成仅有 5%,只有海外活动对于艺人来说有更大的利益可图,这一项分成比例达到 70%。而在海外活动中,更赚钱的是演唱会。

以限韩令之前的 EXO 活动举例。2014 年,EXO 的世界巡回演唱会一共开了 18 场,在到访的 12 个城市中,大陆占据超过一半,包括北京、重庆、西安在内的 7 个城市。

中国市场对韩国明星,包括在韩中国艺人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归国四子的一系列举措都发生在限韩令之前,这跟「预见未来」没有一点关系,只是国内钱好赚而已。

真正受到影响的是乐华这样的公司,但很难说这是不是因祸得福。

选拔国内新人-送到韩国-在完善的练习生体系中训练-与韩国练习生一起以组合身份出道-在中韩两国发展业务,UNIQ 和宇宙少女本都是走这样的路线。

2014 年出道的 UNIQ 走得更远一些。2015 年和 2016 年前半年,三名中国成员外加两名韩国成员都能频繁出现在国内活动中,为特步代言、参加央视音乐频道的打榜节目,韩国成员金圣柱甚至还参演了国内制作的电视剧。

但这一切在 2016 年下半年戛然而止。自此,王一博、李汶翰、周艺轩基本只在国内活动,其中以王一博人气最高。但整体组合几乎被乐华抛弃,韩国成员曹承衍不得不下岗再就业,参加了韩版 Produce 101 第四季,并最终以第五名出道。

2016 年 2 月,乐华与韩国第二梯队的经纪公司 Starship 推出宇宙少女,中国成员程潇是队长,孟美岐、吴宣仪也在其中。

组合成立之初由于队长程潇频繁上综艺,带来了相当高的人气,接连推出专辑都在打榜网站上取得不错成绩,甚至还被提名 MAMA 最佳女子新人奖。

韩国女团竞争激烈,宇宙少女后来虽然不至于糊掉,但也发展平平,加上在中国的版图很快受到限韩令影响,以组合身份吃到的甜头远不如 UNIQ。

将孟美岐、吴宣仪送上《创造 101》的舞台,就是乐华不得已的做法。

事实证明这种尝试奏效了,两人本身就具有相当实力,又在粉丝们亲眼见证下成长,养成系魅力在 2018 年瞬间达到顶峰。

孟美岐、吴宣仪以头两名出道,现在的人气和商业价值远高于一回国就做导师的队长程潇,甚至力压韩国 Produce 101 第一季出道的周洁琼——要真的说含金量,周洁琼的实力非常不错。

后来乐华与腾讯出现纷争,就是想利用综艺的人气带动宇宙少女本身的人气。虽然说是两个组合都兼顾,可相比不可控的火箭少女 101,宇宙少女才真正掌握在乐华手中,这种内心的小九九显然是腾讯不允许的。

事实也证明,业务线单一的乐华等经纪公司,根本无法与资金雄厚、几乎掌控全平台资源的腾讯相抗衡。而就算杨超越这样唱跳实力不被认可的偶像艺人,也能在腾讯《心动的信号》中获得一席之地。

以腾讯为代表的公司,做到了国内经纪公司们敢于想象却做不到的一切,真正实现全平台的输送和覆盖,从造星到售后,腾讯在国内是超越韩国三大经纪公司的存在。

从顶级男团偶像公然解约回国,再到限韩令影响下乐华把中国艺人带回国发展,十年间的中国娱乐圈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在韩的中国艺人们复制着前辈们的老路,找好下家、解约回国,或是以个人名义参与国内活动,但他们还能与此前一样被粉丝热捧吗?

在限定组合 I.O.I 解散后,周洁琼在 2017 年 3 月回到原公司,以 PRISTIN 组合身份出道,但这个组合在今年 5 月正式解散。在此期间,周洁琼回国担任《偶像练习生》舞蹈导师,还演了电视剧,但人气还是不够高。

而最新的消息是,I.O.I 将在下半年重组,这意味着周洁琼,历经一年多在国内的尝试,将返回韩国发展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吴怼怼 的原创作品,责编:邢通。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