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难逃亏损魔咒

摘要:特斯拉的无人驾驶技术是其坚固的护城河,甚至特斯拉也被寄希望于彻底颠覆未来的出行市场。但距离完全实现自动驾驶,不止一朝一夕之间,特斯拉的智能化突围路线仍然任重而道远。

随着二季度财报的发布,特斯拉高奏了三个月的凯歌,戛然而止。

7月初,特斯拉公布了第二季度的产销数据,其中产量和交付量双双打破了历史记录。

对于长期受制于产能和交付的特斯拉来说,总算扬眉吐气了一回。

24日,特斯拉发布了2019年第二季度财报。

无论是营收还是亏损,都得到大规模的改善。马斯克在与分析师的电话会议中,满含乐观语气——“好的难以置信”“我们对此信心满满”。

但市场却并没有为此而买单,股价当天做出了最直观的回应——下跌12%。

走出了产能不足的阴霾后,特斯拉的盈利能力再次遭到质疑。

而这,或许更为严重。

海水&火焰

特斯拉的Q2财报并非惨不忍睹。

根据财报显示,特斯拉的本季度营收为63.50亿美元,较去年同期的40.02亿美元增长59%;净亏损3.89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净亏损有所收窄;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亏损为4.08亿美元,较去年同期的净亏损7.18亿美元收窄。

总结一下,营收在增长,亏损在收窄;除此之外,公司账户上还趴着50多亿美元的储备资金。相比于之前的绝大多数情况,特斯拉当前的处境都更为顺利。

但市场的反应却有些超乎预料。

财报发布之后,特斯拉股价不仅没有上涨,反而遭遇了“闪崩”。盘前跌幅达到12%,创下2018年9月28日以来最大跌幅,62亿美元市值瞬间蒸发。

上一次股价发生大震荡,还是因为特斯拉私有化失败,马斯克被指控证券欺诈。

此次财报发布后,特斯拉股价发生大规模的跳水,主要是因为预期上发生了偏差。

财报公布之前,特斯拉在第二季度取得了颇为耀眼的成绩。

7月初,特斯拉公布了整个Q2季度的相关数据,第二季度产量87048辆,交付95200辆,其中Model 3交付77550辆,Model s和Model x共交付了17650辆。无论是产量还是交付量,都刷新了历史记录。

特斯拉之前最耀眼的成绩是在2018年的第四季度,产量为86555辆,交付量为90700辆。

更重要是,特斯拉在上一季度刚刚经历了交付量断崖式的下跌。在外界的一片唏嘘之中,特斯拉用一个季度的时间重回巅峰,且有超越,确实令人刮目相看。

这一季度的交付数据,也一举击碎了关于市场需求不足的传言。

因此,分析师们根据特斯拉公布的交付数据,预期特斯拉第二季度营收为64.1亿美元,每股亏损0.4美元。

但特斯拉公布的实际财务数据当中,营收为63.50亿美元,每股摊薄后亏损1.12美元。

两项指标均不及预期。

这也意味着特斯拉即使克服了产量和需求的难题,在交付刷新历史记录的情况下,还是难以摆脱亏损的命运。

因此,对特斯拉盈利能力的质疑又再次蔓延开来。

从各项数据来看,营收和利润不及预期,主要是毛利率下跌的原因。

model 3的销量占比与汽车毛利率,地歌网制图

根据图表可以看出,特斯拉整个Q2的毛利率为18.9%,低于2018年第三、四季度的毛利率。而且随着作为主力Model 3的交付量提升,特斯拉的毛利率却在反向下跌。

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Model3正在不断拉低特斯拉的毛利率。

特斯拉在2016年推出Model 3,无论是3.5万美元的价格还是品牌定位,都满含诚意。Model3一经推出就迅速引爆市场,订单超过50万辆。在2017年交付之后,Model 3更是牢牢占据着高端车型的榜首,2018年占据美国中豪华轿车市场份额的35%。

但随着Model 3的交付,定位于高端车型的Model s和Model x销量开始持续走低。在分析师会议中,被问及Model 3与Model s以及Model x的利益关系时,马斯克称Model 3对Model s和Model x系列的销售存在自身蚕食的效应。

在2019年Q2的财报数据当中,Model 3的销量占据7.76万辆,而Model s和Model x仅仅只有1.77万辆。

而且根据预期,未来Model 3的销量还会不断攀升,特斯拉的毛利率将会被进一步拉低,盈利的前景变得更加遥遥无期。

在分析师会议上,马斯克还释放了另一个不利的消息。

马斯克在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公司的首席技术官斯特劳贝尔将离职,以后仅仅挂着一个咨询职位。

斯特劳贝尔是特斯拉的联合创始人,是除了马斯克外,任期时间最长的高管。虽然马斯克并未表明原因,但联合创始人的离开,又给了特斯拉一击。

虽然情况有些糟糕,但马斯克保持了对于今年大体形势的判断,全年预期交付目标仍然保持在36-40万辆之间,算是给了市场一颗定心丸。

隐疾

特斯拉作为新能源汽车的先头军,自带耀眼光环,但光环下的“隐疾”却一直都制衡着特斯拉的发展。

作为马斯克的梦想之一,特斯拉的诞生有着极强的“使命感”——改善全球能源环境,预防爆发石油危机。

但美好的愿景,无法改变特斯拉盈利困难的现实。

在特斯拉成立的16年时间里,仅有四个季度产生过盈利。2018年三、四季度是特斯拉唯一一次连续两季度盈利,那时候外界对于特斯拉的信心陡增,马斯克也信誓旦旦对外宣布,以后任何一个季度特斯拉都会保持盈利。

flag立得多快,脸被打得就有多疼。

2019年特斯拉迅速再次陷入亏损的泥淖,整个Q1亏损达到7亿美元,当时预期亏损会持续到下一季度,从第三季度开始恢复盈利。但在此次回答分析师提问时,马斯克对于盈利的预想改为第三季度大概实现收支平衡,第四季度会进入盈利。

预期不断被推迟,盈利始终是特斯拉迈不过的一道坎。

盈利不及预期,马斯克就在运营成本上动刀。比起国内动辄百亿的造车新势力而言,带头大哥特斯拉却一直都是缩衣节食。

今年年初,特斯拉宣布将按照7%的比例进行裁员,其中涉及人数近3000人;除此之外,马斯克曾经还计划大规模关闭线下门店,将所有的销售方式都迁移至线上;甚至也传闻出马斯克为了缩减运营成本,公司所有的财务支出都要亲自签字,而且不再购买办公日常用品。

马斯克为运营成本操碎了心,但也取得了一定程度的效果。根据Q2的财报显示,特斯拉的第二季度运营支出为10.89亿美元,比起去年同期的12.40亿美元,缩减了12%。

然而,想要维持盈利,仅仅依靠压缩运营成本远远不够,节流的同时更要开源。

在开源的过程中,产能一直是特斯拉的另一块“心病”。

Model 3上市之后,为特斯拉带来了前所未有的订单量,但也迅速让特斯拉陷入了产能地狱,马斯克不得不三番五次亲自打地铺睡在加州工厂里,保障Model 3的产能。

尽管如此,交付时间还是一拖再拖。

依靠睡在工厂里亲自督工的方式,特斯拉目前的周产能勉强站到5500辆左右,但在外界看来,这种方式并不可持续。

而且随着Model y的发布,原本就紧张的生产线将面临更大的压力。据媒体报道,特斯拉将原有的Model s和Model x的两条生产线合并为了一条,腾挪出另一条生产线生产即将上市的Model y。

马斯克为减轻生产线的压力,于产品的型号也做了大规模的取舍。包括停用Model s和Model x的标准续航版等方式,仅留下比较受欢迎的车型,维持有限的产能。

但一味的追求效率,压缩成本,在产品质量上难免又会出现问题。

前段时间,特斯拉的前任员工爆料称,为了实现Model 3激进的生产目标,他们被迫走各种捷径,包括用电子胶带快速修复零部件,在恶劣条件下工作,以及跳过此前要求的车辆测试程序。

本就因自燃事故而引起质疑的安全问题,被这一爆料再次推上风口浪尖,暴露了特斯拉在生产环节上的一些问题。

除此之外,此次联合创始人的离职也是一记重创,不过高管的变动几乎已经成了特斯拉的日常。

2019年以来,已有不少于11位高管从特斯拉离职。根据雅虎财经统计,2018年,特斯拉离职高管人数超过90人,其中包括全球销售与服务总裁、高级工程副总裁、全球财务与运营副总裁等多个重要职位。

公司人事的频频震荡,会极大影响特斯拉的稳定发展。

突围

外界认为特斯拉的突围路径在于全球市场和无人驾驶等方面,但这两方面,依然还有变数。

“特斯拉未来的CEO应该来自中国,是个中国人,而且这个CEO是从工程师做起。”

作为中国人的老朋友,马斯克毫不掩饰自己对于中国市场的重视。

马斯克除了钟情于北京簋街涮羊肉、广州冼村喝早茶、上海黄浦江畔啃煎饼果子外,中国作为世界第一大新能源汽车市场,同样让他念念不忘。

据统计,我国2018年新能源汽车销量125.6万辆,已经连续4年蝉联世界新能源汽车市场第一。特斯拉登陆之后,中国迅速成长为其全球第二大市场。在最新的披露数据中,中国市场的交付量占据17%。

特斯拉为了打开中国市场,在上海的临港区建立了自己的工厂——“无畏战舰号”。

按照最初的规划,“无畏战舰号”将集研发、制造、销售于一体,计划每年为特斯拉生产50万辆纯电动车。

自从2018年7月份与上海市政府签订合约之后,特斯拉就开始了紧锣密鼓的进行建设,10月份拍下临港装备产业区的工业用地,2019年1月就正式开始动工,6月时工厂已经封顶,开始安装生产设备,开启国产Model 3的预售,随后就开始了招聘计划。

仅仅利用6个月的时间,特斯拉的上海“超级工厂”就拔地而起,特斯拉用最快的速度推进中国市场。

速度除了体现出特斯拉对中国市场的重视之外,还透露着特斯拉自身的紧迫。

特斯拉已经在亏损的泥淖中挣扎了近16年,2018年底连续两个季度盈利,特斯拉想要维持盈利的能力,就要开拓出更加稳固的市场。

如果特斯拉快速在中国落地,然后实现Model 3和Model y的国产化。届时,生产制造过程中高昂的关税、人力成本都将不复存在,而且中国市场庞大的需求,将会给特斯拉提供稳定的订单量。

特斯拉能否扫除亏损的阴霾,中国市场将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但现实却在发生改变。

特斯拉的中国学徒们,如今无不垂头丧气。今年中国新能源汽车的销量增长速度未达预期,蔚来、小鹏、威马等车企交付都未达目标,距离全年整体目标,仍然遥遥无期。

前两天,中汽协宣布下调了2019年新能源汽车的预期销量,从160万辆下调至150万辆,原因是对于今年新能源汽车趋势的误判。

市场的遇冷,是特斯拉始料未及的。而且,特斯拉还要和自己的中国学徒们进行正面竞争。

在国产Model 3宣布定价时,32.8万元的定价与配置,让蔚来、威马、小鹏、理想汽车等都跃跃欲试。无论国内新势力是否具有真正的挑战性,但释放的信号是中国的市场竞争激烈程度正在不断加剧。

尽管特斯拉以最快的速度落户中国,但中国之行注定会遇到坎坷。

除开中国市场之外,特斯拉率先登陆的欧洲市场也并不顺利。

在回答分析师的会议上,马斯克称,特斯拉也在寻找欧洲建厂位置,希望在未来几个季度内完成选址。

欧洲是特斯拉的全球第三大市场,之前的市场一直由传统的高端车型把持。自从特斯拉作为新能源车型登陆之后,一路频频报捷。

但欧洲传统车企都调转了航向,纷纷推出自己的新能源车型,凭借着在高端市场的技术积累和沉淀,都成了特斯拉潜在的竞争对手。

特斯拉的另外一条突围路线,是押注于无人驾驶和网约车。

马斯克一直透露自己对于无人驾驶和网约车市场的野心,他曾对外表示,“一旦解决全自动驾驶技术,就停止销售汽车。”他制定了“总体计划”:将实现全自动驾驶的汽车全部作为出租车运营,从而为车主和特斯拉创造收入。

在今年的Autonomy Day上,马斯克更是语出惊人,吐槽其他公司采用的激光雷达等技术,同时承诺明年将有100万辆特斯拉无人驾驶汽车驶上街道。

李开复在Twitter上回复称:“如果2020年有100万辆特斯拉无人驾驶出租车上路运营,我就吃掉它们。”

按照实际情况来看,马斯克可能只是单纯吹牛而已。

特斯拉的无人驾驶技术是其坚固的护城河,甚至特斯拉也被寄希望于彻底颠覆未来的出行市场。但距离完全实现自动驾驶,不止一朝一夕之间,特斯拉的智能化突围路线仍然任重而道远。

而且前段时间媒体爆料,在2016年至2018年之间的18个月中,特斯拉有三名Autopilot团队主管离职,一共有11名成员离职,占整个团队的近10%。

看来,特斯拉的无人驾驶研发走得并不轻巧。

突围之路困难重重,对“钢铁侠”是个不小的挑战。比起马斯克狂热的梦想,资本市场更想看到特斯拉的盈利能力。

​文 | 吴昊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IT老友记 的原创作品,责编:邢通。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