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财富500强:中国PATH骑在新世界的背

摘要:中华文明和世界文明的发展,都离不开技术。技术迭代让人类有了更大的世界观,而只有那些眺望未来、创造价值的企业才能走得更远。

大国竞争的重要标尺

关于企业竞争力的榜单有很多,不过《财富》的榜单历史最为悠久,影响巨大。国人口中的500强其实就是财富杂志每年发布的排行榜的一种约定俗成说法。

1929年,美国人亨利卢斯在经济萧条的背景下创办了《财富》杂志,他认为商业文化是一个社会的核心,期望借助《财富》杂志为低迷的经济描绘出未来的希望。从1955年起,《财富》杂志每年都会发布500强榜单,从5个维度对参评公司进行排名,其中最主要的考核标准是销售收入。

财富榜单发布以来,被经济界认为是世界各国经济状况的一个晴雨表,也是大国竞争的重要标尺。

北京时间7月22日, 财富中文网与全球同步了最新的《财富》世界500强排行榜。从数量上看,世界最大的500家企业中,有129家来自中国,历史上首次超过美国(121家)。即使不计算台湾地区企业,中国大陆企业(包括香港企业)也达到119家,与美国数量旗鼓相当。这是一个历史性的变化。

中美两国企业都很集中在:能源矿业、商业贸易、银行、保险、航空与防务等5个产业。

不过,科技驱动的中国企业也在占据越来越重要的位置。中国平安位列29位,阿里来到了182位,腾讯排第237位,华为位列61位。

2019《财富》世界500强榜单中,中国平安以1,635.974亿美元的营业收入以及162.372亿美元的利润,位列全球第29名,金融行业排名第4。

而以平安(P)、阿里(A)、腾讯(T)、华为(H)为代表的企业,正在形成中国的PATH,这背后是中国抓住第四次工业革命和互联网革命的浪潮,并且积极参与到世界竞争中。

通过500强这个榜单,我们可以知晓全球领先企业的最新发展状况;通过对比不同公司、行业在不同年份的表现,可以感受一家企业乃至整个行业的兴衰;通过分析不同国家上榜企业的个数与行业分布,可以辨识一个国家或地区的产业优势以及大体的经济实力和质量。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中国当时积贫积弱。在1989年,中国才有中国银行1家企业上榜世界500强。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到了1995年,增至3家;2000年,增至11家;2014年,突破100家;2017年达到115家,2018年达到119家。

 

正如财富中国网所言,自从1992年《财富》杂志第一次把制造业公司与服务业公司依据销售收入制作世界500强排行榜以来,还没有任何一个别的国家的企业如此迅速地增加在这份排行榜中的数量。

反观美国和日本,则是另外一种情况。美国上榜企业已经霸占了多年的第一,1996年就达到了99家,2006年为历史的顶峰,高达170家。随后便开始走下坡路,2017年为132家,今年减少到129家。

 

(知本咨询已经跟踪研究世界500强和中国500强企业成长近20年,其数据显示了1995年~2018年的24年周期。)

当然,在绝对数上,美国仍然保持着明显的优势地位。相对落寞的是老牌帝国英国以及欧洲。

当今世界正处于第三次工业革命向第四次工业革命的过渡期,5G带来的互联网变革又会深化这一轮变革浪潮。错失了这些机遇的英国和欧洲,眼看中美互联网引领世界。

从蒸汽机、发电机到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再到未来的5G,产业变迁所折射的,是世界主要经济体的角色逐渐被中美接管的过程。 

中国PATH与美国FAMGA

财经作家吴晓波说,新的世界露出了它锋利的牙齿,要么被它吞噬,要么骑到它的背上。

无论中美,只有那些扎根到用户身边,成为新世界基础设施和基础保障的企业,才能骑到新世界的背上。

在重化工时代,世界500强耀眼的星星大多来自石油、化工、钢铁、煤炭等行业,此后,银行与零售等领域企业开始逐渐登陆。

诚然,虽然最头部仍是石油天然气等能源企业把持,「水电煤」仍是这个世界运转最基础的设施。但新世界,也需要有新的基础设施,科技驱动型公司的势头正在逐年上升。

对数字科技时代的人类来说,新的基础设施意味着底层的连接。亚马逊和阿里连接的是人与商业,腾讯和脸书连接的是人与人,谷歌连接的是人与信息,苹果、微软与华为连接人与智能终端,中国平安连接的是人与生活保障。

从这个层面来看,PATH与FAMGA承担的是新世界水电煤角色,也就是新的基础设施。

比如亚马逊在2009年进入榜单,2017年排位就迅速提升至26位,八年平均营业收入增速达27.8%,主因是其电子商务零售销售不断上扬和AWS云计算业务的快速扩张,AWS在全球云服务市场的占有率排名第一。

中国互联网巨头企业阿里巴巴、腾讯于2017年首次进入世界500强榜单。

这两家企业的产品几乎成为中国人的「器官」,微信月活已经突破11亿,支付宝月活破10亿,这两家企业的海外布局也在紧锣密鼓进行中。

2017年,中国平安就已经跻身万亿元人民币俱乐部,成为全球第一市值保险公司,并且保持这一地位到现在。

平安的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末,平安的个人客户数较年初增长11.0%至1.84亿,个人业务营运利润同比大增31.1%。相比于保险同业和其他行业,中国平安具备更高更稳定的ROE水平。

相比传统金融企业,平安更注重「金融+科技」、「金融+生态」战略,将人工智能、区块链、云、大数据等核心技术应用于不同场景,显著改善了客户体验。2018年全球金融科技发明专利排行榜显示,中国平安以1205件发明专利申请量,位居全球第一位,而在前20名榜单中,大陆企业囊括6席,包括阿里巴巴位居第二位、腾讯排名第七位。

再来看华为,这家企业则已经成为全球最领先的ICT(信息与通信)基础设施和智能终端提供商之一。

华为主要有运营商业务、消费者业务和企业业务三大业务,2018年华为年报显示,消费者业务收入首次超过运营商业务成为最主要的收入来源,企业业务进入100亿美元体系。而现在世界上大约有三分之一的人都在使用某种形式的华为技术。

面对中国科技巨头的崛起,正如资深财经媒体人秦朔所言:「以平安(P)、阿里(A)、T(腾讯)、H(华为)为代表的中国PATH,能否以及如何超越美国的FAMGA(脸书、苹果、微软、谷歌、亚马逊),将是全球商业生态的一个看点」。

不过,现阶段谈超越为时尚早,中美科技巨头齐头并进,应该是未来的一个常态。

美国掀起的第三次工业革命、工业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新技术层出不穷;中国的智能制造、数字化、科技金融、5G等一系列发展理念和发展模式,都意味着新世界的机遇。

落脚点仍是社会价值

毫无疑问,中国在人口、市场规模、商业活动能量上积攒了不少先天优势。就企业来说,后天的终极壁垒则需要不断修炼而成。

换句话说,企业能走多远取决于其在多大程度上改善了社会运转效率,并且具备正向的社会价值。

哈佛大学教授约瑟夫·奈曾谈到两种力量,一种是交易性、功利性的力量(transactional),一种是改革的、转型的力量(transformational)。

有些企业固然是能在短时间能成为网红企业,并且取得商业化上的成功,但内在驱动力却并非改革的、转型的力量。

中国PATH之所以能够跻身世界500强,并且所呈现出的影响力日益庞大,就在于不断寻求科技的创新,以价值驱动为主导,提升社会运转效率。

中国平安将品牌标识改为「金融·科技」,一举便可看出其对科技的重视。综观其18年年度报告,「科技赋能金融」不仅仅是一句口号,围绕AI、区块链、云服务等核心技术,中国平安已在实践这一理念。

中国平安,已迥然不同于传统金融企业。一方面,其利用金融全牌照优势和技术支撑,推动金融子公司之间的客户迁徙,搭建了完整的综合金融模式。另一方面,平安旗帜鲜明提出做「科技型个人金融生活服务」,得益于个人客户数量的持续提升和对客户价值的深入挖掘,个人业务价值快速提升已经成为平安价值强劲增长的内生动力。

平安旗下的陆金所、金融壹账通、平安好医生、平安医保科技等一批金融科技和医疗科技产品,已经成为人们生活保障标配。

阿里和腾讯带给大家的变化有目共睹,移动支付的便捷,零售革命的浪潮,文娱生活的丰富等等。

阿里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腾讯则连接用户、合作伙伴再到连接一切。

从芯片到应用,从面向消费者到面向企业,华为正在力图构建万物互联的智能世界。

中华文明和世界文明的发展,都离不开技术。技术迭代让人类有了更大的世界观,而只有那些眺望未来、创造价值的企业才能走得更远。

文 | 吴怼怼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吴怼怼 的原创作品,责编:邢通。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