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人口上涨到100亿,地球将面临什么困境

摘要:如果地球上大多数投资者想法都一样:避开风险,将利润回报看作首要目标,将新的全球基础设施系统架构视为高风险,不把应对地球挑战当做他们的投资工作之一。

很多人听说过“气候变化”或“污染”这样的术语,但并不肯定它们的确切含义。有时候没有亲眼见到就不知真假。有些人不相信真的有温室气体存在,因为他们看不到。

今天,我们很多现代基础设施系统架构都存在一个问题,从燃煤发电厂,到烧油的飞机和汽车,从化肥到现代的塑料,这些解决方案无一不是:

它们的设计从来没有考虑到将来它们可扩展到为地球上几十亿人口使用;

即使可以扩展到为目前乃至未来的地球人口所用,也从来没有模拟想象过会产生什么样的生态影响。

这些解决方案在开发过程中,开发者对于它们会对生态乃至整个地球有什么负面作用认识不足。

它们的创造者和最早的支持者可能从未想象过它们会如此成功。

这些东西现代时期的技术专家们是可以理解的。以互联网为例,早期互联网企业家们感觉互联网能够进化成为某种有意义的、无处不在的东西,但并不确定。互联网能够成为日常生活的核心,这个想法那时候看来像是一个不会成真的梦。那时候我们想要有些新用户来享受互联网体验,却很难想到将来会有几亿人同时使用互联网。再后来的几年之内,互联网快速发展,我们需要去赶上市场需求。不可能去准确地模拟所有的市场影响、技术成长的痛苦、和机遇,即当你规划一项新业务的规模时需要处理各种问题。为了生存,你必须建立不同的团队,对已经查找出的和预计发生的问题进行快速响应,甚至更好的话,可以建立团队去处理那些你不知道会发生却又不可避免的问题。作为一名处在快速移动空间中的企业家,你必须假设每天都会有新的挑战出现,你必须找出这些挑战并在它们成为大问题之前进行处理。此外,每一步,监管者都会密切留意他们眼中的任何错误的出现,媒体也会迅速放大市场上出现的任何问题。

试想一下,如果塑料行业能够面对现代互联网的的动态,拥抱这种它们的根本使命所倡导的产品开发和市场反应方式,即“我们让东西保持新鲜、干净、容易运输,容易进行单元分割,并帮助客户重视那些产品,帮助他们进行他们的核心业务,”如果塑料行业能够主动地坚持使命,更对各种挑战和问题进行预测和搜寻,那么他们很久以前早就应该找到一种新的不会变成微塑料污染地球生态系统或者使用有毒化学品和化石燃料的塑料替代方案,早就应该引入各类新的塑料替代品了。他们幸运的是,直到最近,全球范围内与政府相关的强烈反对使用塑料的浪潮逐渐平息,不明真相的公众也比较安静。要获得大家对化学物质、毒素和地球生态影响的个人观点,比对获得内容、情感和想法方面的个人观点要困难得多。

当各种塑料被引入市场时,它们可能似乎不像是威胁。现代塑料在一个比较不太大的规模上,似乎是一个不错的解决方案,但在,在全球范围内它却是生态游戏规则的改变者,影响着当今的全球商业。我们当前面临的许多全球性挑战都涉及一种技术、一个解决方案或一种基础设施的引入,它们最初在小范围内解决了某一重要问题,然而,在大规模的全球范围内,塑料实际上开始毒害地球。

要进一步挑战,部分困难就在于,运用经过验证的科学首先找出现有做法或解决方案中的问题,进而获得全球共识,即存在有害影响和重大风险,然后促使公众和政治领袖们愿意采取行动。在社会试图决定下一步做什么时,作为我们在过往历史上对次优基础设施系统架构的投资结果,污染性的或危险性的现时行为继续对全球生态造成破坏。从现代时期对气候变化的辩论中我们知道,决定下一步做什么这一过程可能需要几十年。在这段灵魂搜索自我反省的时间里,人类面临的压力和风险继续攀升。

(一)我们能否简单刻画一下地球上主要的行星挑战?

地球上每天有77亿人从事着各种各样的活动,我们该如何升级至一个有韧性的基础设施系统架构呢?我们如何为所有人提供“FEW-HESS”,并停止为其他方面制造问题?既要满足每个人的需要,又能未来延续几千年,这一切我们该如何去做? 气候变化等因素使得提供“FEW-HESS”变得更加复杂,而且这种复杂性未来只会继续增加。

幸运的是,目前全球关注的焦点已转向气候变化。就在每年我们等着为气候变化做点什么的时候,气候问题在日益恶化,因为全球性污染每天为这颗星球增加巨量的温室气体。巨大的排放数量真的难以想象,你能想象每年在天空中新增加370亿吨二氧化碳是什么概念吗?那还只是二氧化碳。一辆普通的小型汽车大约有1吨,那么就想象一下每年有370亿辆新的小型汽车漂浮在空中是什么情形。那也还只是一种新车而已。除了二氧化碳,还有其他各类温室气体。现代每天人类对大气带来巨大的变化,规模之大,令人震惊。

我们接受这一切是因为我们有已经扩展运行的现有的次优基础设施系统架构,它要求把温室气体作为运行的副产品排放出去。也就是说,运行使用这些过时的基础设施的默认结果是,它们为人类和地球产出危险的副产品,比如污染或温室气体。

然而,现在已经很清楚,我们不需要在发动机中燃烧汽油来使得车轮在地面行驶,特斯拉或蔚来汽车的性能可以超过传统的燃油车。如果你认为发电厂发电必须动用大量的煤和水才能发电,那么看看在风中转动的简简单单的风机吧,二者都通过涡轮机转动产生电流,一个利用水蒸气压力,另一个利用风中大自然的力量,仅仅是方法不同而已,最后的结果完全一样。一种对地球上的化学成分造成巨大影响 (例如,利用煤制造水蒸气推动涡轮机转动),另一种对地球则是中性的,利用风中自然产生的力量,并且能被扩展至超出我们目前的想象,能为提供“FEW-HESS”带来重大好处。

(二)时间敏感性

地球上需要应对的几个主要的具有时间敏感性的挑战是以下几个,它们主要与FEW有关。

1.食物:

全球农业是一个移动的目标。如果你的气候在改变,意味着你所在的地区,某些天气行为可能不再适用于你的假设。以前你建起农场,有一定的降雨、温度、风和阳光,现在这些可能不再适用了。世界各地正在越来越多地经历这种情况。此外,由于大气成分的不断变化——根据科学家们的说法,这个过程需要几十年,——地球气候变化已经很动态化。农场可能在一段时间内不会有一个可以适应的“新常态”,也就是说,在未来几十年的时间里,每一年都会看到一些气候状况的新变化。我们很可能要不断置身于新现实,再到下一个新现实,因为地球在调整自己适应改变中的大气。除非我们停止对大气成分的改变,否则很可能达不到一个“新常态”,并且地球要有几十年或几百年的时间来调整达到一个新的平衡。

我们必须假设,由于水的压力和气候变化,在传统农业地区,农作物将面临更大压力。我们可以预计在有些年份,在一个重要的农业地区,降雨量将不足够,或者降雨量太大、太热、太多霜冻,农民将来需要制定一本新的农业手册来照顾他们的作物,那些作物目前还不存在。

把这些预测的压力放到这样一个情景中,即到2030年,人类人口将增长到85亿,到2050年将达到100亿,那么挑战就真正的异常艰巨了。每个人都得吃饭。

但我过于简单化了。为了帮助作物生长,我们非常依赖现代化肥,尽管化肥有诸多好处,然而它也有严重的副作用,毒化我们的水域和已经处在压力下的表层土壤。20世纪10年代,德国开发出了化肥,自那以来化肥一直是养活地球上人口的强有力的办法,当时世界上只有20亿人口。自此我们为了种出更多粮食进行了可怕的土地争夺。但随着时间推移,污染的影响已经变得很明显。现代农业对其它化学品和药品的高度依赖,比如除草剂、杀虫剂、抗生素和其它的“用了它便能有个安全的食品供应”的方法,都进一步增加了现代农业的挑战。我们可以看到,地球上存在的 “食物”挑战涵盖着一个巨大而复杂的范围。

应当把农业需要设想为一项关键首要任务。在未来几十年,在世界各地保持农业生产力的现有水平将是一项挑战。的确,这已经是地球上许多人每天都在面临的挑战:地球上有20亿人现在正在忍受饥饿和营养不良。

这个问题因为肉而进一步复杂化。也就是说,我们的“食物”需要吃很多“食物”才能成长为我们的“食物”。把肉的问题与上面提到的问题联系起来,只是考虑一下随着人口增长,如果人类饮食中肉类比例继续下去,那么肉类需求将大幅增长,因为所有那些“人类食用动物”——牛、猪、鸡——都需要它们自己的食物来源。这就使得前文提到的关于在地球上提高农业生产力的挑战因为要应对“养活我们的食物”这个难题而变得更加艰巨。

2.能源:

我们的全球基础设施系统架构偏离了,它排放温室气体创造污染、需要水资源、还需要从遥远的国家以相当大的风险和成本运送过来的燃料。发电如此,运输也是如此。这包括为生活区供冷/暖和热水,对许多国家来说,单是这两个方面就占到国家能源预算的40-50%。我们人类对能量的大部分需求只是为了保持一个使我们身体舒适的空间和水温。

3.水的稀缺性和水污染:

我们在地球上的日常活动正在不断地污染我们的水源;气候变化以多种方式改变着降雨模式。水的稀缺性和水质问题因为人类活动和气候变化而立即变得更加复杂。

水绝对是人类关键生存功能的核心,比如水化、卫生、当然还有农业,但是这也与当今能源需求产生冲突,因为主要的热电动力源完全依赖于丰富淡水的存在。因此,水的需求经常在农业、城市、工业和能源之间面临一场“拉锯战”。在解决了地球上的智能用水问题时,我们立即着手解决与农业、城市和工业用水有关的因素,并希望减少发电对水的依赖,除非在世界上那些有着丰富淡水的地方。

(三)“FEW”之间的联系

尽管“FEW”面临着巨大挑战,但目前人类也有简洁明了的解决办法。在“FEW”问题上,非常有效的一点是,当你开始解决一个方面的问题时,同时你也在解决另一方面。

农业用少一点水,你就解放出一些水资源用于其它领域中或更多的农业产品上。

如果能源生产与水脱钩,那么大量的水资源就能有效地直接用于其它用途。重要的是,发电能力不会受到水资源压力的威胁。如有必要,那些有韧性的发电能力,如风能或太阳能,也可以用来创造淡水,而它们自己的发电过程中不需要用水,双赢。

有了更智能的水处理和水管理,我们可以节省能源以及节约发电过程中的用水,从而创造出更多淡水,我们可以有效清理那些目前传统水处理系统中尚未解决的水中废物和化学污染物,通过一种更具成本效益的方式,找出并解决漏水问题,从而减少淡水的浪费。

(四)“资本主义暴政”与“投资回报”思维

大胆的想法往往需要一些简单问题,例如,谁来付钱?钱从哪里来?投资者是否愿意为这些脱胎换骨性的想法提供资金?

因此,要进行地球再造便仍面临着一个重大挑战:处理我称之为“资本主义暴政”和“投资回报”的思维。

想象一下:你已经制造了50年的燃油汽车,有一个庞大的全球供应链。现在每一个组件的成本已经很低,并且可预测很高,汽车的设计依旧管用,车辆的能源供应网络——那些被称为“加油站”的设施——无处不在,一种特殊的液体燃料——称为“汽油”—— 从一个遥远的地方的地下抽出来,炼油加工后,经过远洋运输运到一个国家,然后用油罐车把汽油运到全国各地,随后汽油被泵入地下储油罐,最后通过一个特别设计的泵把汽油加进汽车油箱。就跟地球的基础设施一样,尽管它不同寻常且有悖常理,但它无处不在,早就是了。标准早就制定好了,资本投资早已经进行了,已经在运作了,规模之大,完全与现代人类规模相匹配。为何改变它呢?如果你改变或者停用这种基础设施,投资者将如何收回他们的钱?如果你一直在为这个基础设施提供资金,那么关闭它或改变这条全球供应链感觉就像攻击你的财产权和投资回报潜力。

然而,我们都知道,燃油汽车生态系统这样的基础设施系统架构是威胁着地球上生命的系统之一。我们现在知道了我们可以把它做得更好。然而,去做我们知道对地球是正确的事,就相当于在总把投资回报放到首位的资本主义心态面前明直接去飞。我们发现自己陷入了一种困境,我们的哲学先祖并没有为我们做好充分准备。

我们是否允许对下一代优化的基础设施系统架构进行投资,尽管有它的不确定性、有可能它是成本更高的基础结构,是演进中的供应链?如果投资者不想再进行投资怎么办?并不是他们觉得新的智能基础设施有问题,而只是这种投资与他们没有契合。他们希望更加保守,希望继续投资在现有的、经过验证的基础设施上,而应对地球挑战不是他们的投资任务。毕竟,大多数投资者都是用他人的资金进行投资赚取费用,就像专业投资者。他们的任务是严格遵循投资回报率。大多数投资者会认为,解决地球问题直接需要由那些任务书中包括此条的人去完成。

如果地球上大多数投资者想法都一样:避开风险,将利润回报看作首要目标,将新的全球基础设施系统架构视为高风险,不把应对地球挑战当做他们的投资工作之一,用别人的钱去投资而他们的主要目标就是为那些资本所有者将回报最大化,那么会发生什么呢?换句话说,就像在股票市场上买股票,你多么希望股价上升,亏了钱又会感觉多么失望。把这种情绪放大到全球所有投资者身上吧。

现在我们能明白为什么支持新的有韧性的“FEW-HESS”基础设施系统架构会很慢、很耗时,并伴随着众多不确定性。“FEW-HESS”的解决方案从第一天起就面临着巨大压力,要去显示它们比现在问题重重的解决方法经济上要优越,除此之外还要在韧性、效率、可扩展性和其他对整个地球的重大衡量指标方面具有优势。基本上来说,没有人喜欢亏钱。正如任何曾经买股票、有养老基金或人寿保险计划的人所认识到的那样,完全理性的投资者对于应对全球挑战颇为踌躇,这是可以理解的。这种逻辑很可能一直持续下去,直到现状明显变得更加无以为继。

文 | 网大为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转载作品,作者: 网大为 ,责编:邢通。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