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让Libra跑了

摘要:面对已经到来的高维度数字商业较量,是否存在一种可能,中国的商业力量之间可以产生更紧密的相互合作,力出一孔,以联盟的形式作战或许可以更高效地开疆拓土。

只要钱到位,华盛顿没什么不能谈。——《纸牌屋》

「重新创造货币。重塑全球经济。」在加密货币 Libra 的官网首页,Facebook 的野心显露无疑。

距离 Libra 揭开面纱已经一个月。对于 Facebook 想要「小步快跑」,「摸着石头过河」的暧昧尝试,看起来,山姆大叔摆出了一张态度鲜明的「臭脸」。

本月初,美国众议院发出了终止 Libra 项目的正式要求,并在美东时间 7 月 16 日及 17 日,连续举行了关于该项目的参众两院听证会。Facebook 区块链业务及 Libra 项目负责人大卫·马库斯作为代表出席听证会,「享受」了一回让小扎和桑德伯格心有余悸的「特殊待遇」。

但和此前的「隐私门」听证会近乎一边倒的单向质询不同,美国最有权势的这群人也分成了反对与支持 Libra 的两派。

不是「红灯停」,而是「黄灯亮了等一等」

最激进的发言来自于加州民主党众议院舍曼,据新浪财经,他在听证会上将 Libra 的潜在后果与 911 恐怖袭击相提并论,「本世纪最具创新性的事情是本拉登提出将两架飞机撞向世贸大厦」舍曼说,「这是最重要的创新,尽管这对美国的危害可能更大。」

但也有议员对 Libra 表示明确支持。美国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副主席麦克亨利语出惊人,他表示,中本聪的比特币是一种不可阻挡的力量的,美国不应该去阻止这种创新,美国政府也不可能阻挡这种创新。「华盛顿必须避免成为扼杀创新的地方」。

真正值得我们注意的是,在月初 Libra 遭遇美国政府监管铁拳时,外界有论调将其简单解读为 Libra 挑战了美元的法币地位,下场很可能是「死路一条」。

连续两天的听证会已经明确表明,美国政府对于 Libra 的态度,已经从「是否允许做」,转向了「该如何监管」。打个比方的话,目前的叫停通知,绝非「红灯停」,而是「黄灯亮了等一等」。

Libra项目负责人 大卫·马库斯

毛主席曾一针见血地指出,革命的首要问题是「分清敌我」,团结朋友,攻击敌人。

以「建立一套简单的全球货币和金融基础设施,为数十亿人服务」作为使命的 Libra,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将要掀起的是一场史无前例的数字革命。

它有可能悍然站在美元的对立面吗?不可能。事实上,Libra 不仅从未站在美元的对立面,还和美元「穿一条裤子」。

根据马库斯在听证会上的证词,Libra 储备中将有 50% 的储备金是美元。Libra 作为一种稳定币,和其他投机性质的加密货币不同之处在于,它全部使用真实资产储备作为担保。

在听证会之前的披露的信息是 Libra 将锚定一揽子货币,但现在,已经明确美元作为「控股货币」的情况下,自布雷顿森林体系确立后的美元霸权非但不会土崩瓦解,反而会因为 Libra 的推广而不断增强。

美元作为一种主权货币,无法渗透到其他同样拥有主权货币国家的日常支付场景,而这对于「有个手机就能上链」的 Libra 来说却易如反掌。

同时,就像数字经济研究院《Facebook 数字货币:缘起、意义和影响》一文中所写的那样「Libra 是一个『民间』货币,不具有美元那样强烈的政治色彩。与此同时,Libra 一定程度上的分布式治理结构和『利益共享』的激励机制,也会比美元更好的平衡各方的利益,更容易为人所接受」。

我们甚至不能排除美国在「演戏」的可能。Libra 作为一种超主权跨国货币,无论是 Libra 方面还是美国政府,都不可能将双方的「利益结盟」摆上台面。

从两天听证会的实际情况来看,参议两院议员一个质询焦点是 Facebook 的诚信问题,对于「以前你们就这么承诺过」的诛心发问,马库斯确实有口难辩,只好打太极应付。

但这也从另一个角度说明,美国政府对加密货币持谨慎开放态度。

Facebook 也许是个「渣男」,但 Libra 还有已经入伙的二十多家协会成员,每一家都交了 1000 万美元俱乐部入场费。还记得《纸牌屋》里八面玲珑的雷米·丹顿吗,只要钞票到位,华盛顿没什么不能坐下来谈。

 新时代已经到来,我们该怎么办?

比尔盖茨有一句名言,「人们总是高估未来一到两年的变化,却低估未来十年的变革」。从 2008 年中本聪第一次提出区块链概念,到 2018 年 Facebook 立项筹备 Libra,刚好十年。

CSDN 副总裁孟岩认为,从 Facebook 牵头发行 Libra,超过 100 家机构和 27 亿全球用户被卷进其中后,加密数字货币的发展已经成为不可逆的趋势,任何人和组织都无法阻挡。

为什么?区块链自身特点带来的安全性、隐私性以及结合移动设备所带来的便利性,都是传统金融服所不具备的优势。

我不是认为 Libra 一定胜出,但是,以区块链技术作为基础,由跨国商业联盟发起的加密数字货币,一定会在在接下来影响全球数十亿用户的生活。区别仅仅在于,它最终会与现有的主权货币体系取得何种程度的妥协。

新的时代已经到来,我们必须要思考的问题是,中国该怎么办?

我们的第一个看法是,必须对 Libra 保持密切关注。超主权的全球加密货币体系,很可能对中国在移动支付时代积累起的优势「降维打击」。

赶早不如赶巧,因为中国在商业基础设施上的建设落后于西方世界,反而使得赶上浪潮的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有了大施拳脚的空间。没有必要遮遮掩掩,中国去年的数字经济规模达到 31 万亿元人民币,占 GDP 的比重超过三分之一。单拿出来都是世界第四经济体,排在德国前面。

特别是在移动支付和金融科技方面,中国已经走在世界前面。但是,移动支付终究是在现有主权货币体系内部的互联网创新。即便在支付体验上做到极致,其上限也无法与 Libra 所代表的全球级金融服务基础设施相提并论。

按照最乐观的情况预计,假如,我是说假如,未来全球近 30 亿 FB 用户都认可并信任了 Libra 的内在价值,并在 100 个创始成员的服务体系内直接用 Libra 交易、结算,基于法币的移动支付就将变得「无关紧要」。

马库斯在听证会上已经默认,Libra 将于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展开正面较量。中国必须对 Libra 的发展密切关注。

第二个看法是,因为一些众所周知的原因,加密数字货币在中国并没有得到足够高的重视和广泛的讨论,但历史车轮滚滚向前,窗口期可能比所有人想象的都更加短暂。

中国企业在区块链技术上是有领先优势的,根据 IPR Daily 发布的「2018 年全球区块链专利企业排行榜(TOP100)」,上榜企业中有超过半数均为中国公司,阿里、腾讯、百度分别排在第一、第八、第四十位。就像马化腾在朋友圈中对 Libra 所评论的,「技术都很成熟,并不难,就看监管是否允许」。

进入互联网时代以来,商业创新的速度大幅加快,客观地说,绝大多数时候监管跟不上商业创新速度,常见的情况是先让商业「飞一会儿」,然后监管再根据实际情况迅速跟进。这一次的情况确实更加特殊,我们理解,监管部门站在国计民生的角度出发,必须要衡量利弊,尽可能的让风险保持在可控范围,但必须要抓紧时间,机会往往转瞬即逝。

从国家实力和数字经济发展的角度看,如果说全球化的加密数字货币能够推行,只有中国有机会和美国「掰手腕」。

第三个看法是,全球化的竞争时代,中国的商业力量需要放大格局。

应当看到,从全球范围来衡量,中国还没有任何一家互联网公司能够达到像 Facebook、Google 等科技巨头的覆盖国家范围和绝对用户量。因为语言、文化、后发劣势等种种原因,中国互联网企业在全球化过程中往往需要更多的投入与努力。

面对已经到来的高维度数字商业较量,是否存在一种可能,中国的商业力量之间可以产生更紧密的相互合作,力出一孔,以联盟的形式作战或许可以更高效地开疆拓土。

结语

巴尔扎克说,「丧失未来的幸福,比丧失已有的幸福更让人痛苦」。

Libra 已经野蛮地踹开了新时代大门,我相信中国远比四十年前更具实力,更有活力,也更有处理棘手问题的智慧。

文 | 周天财经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周天财经 的原创作品,责编:邢通。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