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动画一场大火,烧掉了多少未来

摘要:正如京都动画八田社长接受NHK采访时所说,第一工作室是京都动画的核心场所,所有的员工都是一些背负日本动画界重任的人们,哪怕只有一个人因此受伤去世,都让人无法接受。

这是令人十分难受的话题,不仅因为事件本身出现的广泛受害者,更是因为小文自己不想以冷静的姿态去面对这一现实。

昨天风和日丽,夏天的阳光很好,一切都很日常。午间,得到“京阿尼失火”【京都动画,昵称“京阿尼”(取 KYOto ANImation 的 KYOANI)】的消息,初时还不太在意,只以为是一次小小的插曲。

但未曾想到,世界是如此残酷,在短短十几个小时中,已知这场火灾吞噬了33人的生命,这其中有全世界最一流的动画原画、作监、分镜、摄影。这样一群“拼命做动画”的人,因为这场无意义的大火,永远离开了人间。

京都动画遭遇的灾难实在过于沉重,沉重到让人已不想再去重复经过。

然而,灾难所影响的不只是个体的命运,更多的问题被留在未来,这将持续给与动画的未来以伤害。这其中,有关于京阿尼的,也有关于动画界的。

京都体系或毁于一旦

2009年,日本动画产业达到12542亿日元,并在接下来的七年间连续增长至20009亿日元。然而,看动画的受众增长,资本逐渐进入,动画制作分数却连续3年基本持平。这意味着广义的动画市场扩张与日本动画制作能力并没有成为正相关。

造成这一结果的直接原因很简单,动画市场的扩张没能反馈给动画制作公司,利润被更多动画相关的发行、音乐、玩具等公司组成的动画“制作委员会”攫取了。在这一过程中,一个IP的各类版权没有一样落在动画真正的制作者手中,这也是2019年这些公司还得靠卖碟作为主要收益的客观原因。

这种逐渐落后于时代的方式近年越来越受到诟病,伴随“第三次动漫浪潮”的汹涌,有外部的中国资本和网飞猛龙过江,也有内部京都动画用三十年构筑起完整的生态圈。

不谈与此次事件无关的外国资本,京都动画孕育的“生态圈”其实更接近理想中的动画制作模式。

京都动画公司的创办人八田阳子,是一位曾经供职于手冢治虫公司担任上色画师的女性。1981年,她婚后不久来到京都,开办了京都动画工作室,并在四年后将公司法人化。

初期的京都更多承接上色等简单的外包工作,而随着公司的壮大,京都开始转向独立动画制作。令人敬佩的是,逐渐发展起来的京都没有走向多数工作室沦为外包工具的道路,他们将画师延续了三十年的“计件工资”制转化为更可靠的“固定工资”制,建立起自己的文库以保证版权收益,搭建了学校以培养后备动画人才,甚至依靠房地产业务补贴亏损的动画部门。应该说,京都动画在这次灾难以前已建立起一个更加健康,也更加具有未来的“京阿尼体系”。

在业界哀嚎后继无人的时代,京都动画学校已培养了27届毕业生,这些人中多数已成为如今日本动画产业的中坚力量。在制片工作室沦为资本工具的时代,京都用超凡的作画艰难地培养着自己的文库,京阿尼不能做一些更广义的废萌吗?躲开好赚钱的项目雕琢心爱的动画,是京都自己选择了艰难的“道路”。

但如今,这一切都有毁于一旦的风险。

京都陨落、业界恐慌和烧毁的未来

7月18日午间10时35分左右,京都伏见区传来爆炸声响,浓烟从一栋大楼中冒出,随后火焰升起。住在附近的居民很快报了警,后经确认,正在燃烧的大楼是京都动画的第一工作室。

据NHK权威报道,这栋位于居民区的三层办公小楼中,有74名京都动画员工和6名其他会社员工。他们在上班日正常地完成着手头的工作,线稿和素材堆的到处都是,而在一声火光和爆发的浓烟后,74人已确定死亡33人,还有36人面临轻重伤的情况(重伤10人,中度伤势6人,轻伤20人)。

官方播报死亡与受伤人数

作为京都动画最核心的第一工作室,火灾后已事实进入瘫痪状态,除去确认死亡的33位动画界一流人才,还活着的人都将面临烧伤、心理的双重伤害。在手腕受伤都会影响工作的动画制作界,这基本代表有70人退出了制作团队。

上:原貌;下:烧毁后清理

而京都动画近年公布的在职人数为150余人,这基本代表有一半的职工遭遇毁灭性的打击,对于一家公司来说,将负担的不只是动画播放暂停、合作终止、职员休养等一时的伤害,而是更长远的对职员未来的责任,刚成型“生态圈”毁灭等难以预测的问题。

而更糟糕的是,这次打击对于日本动画界更为致命。

一方面,伴随东京奥运会的临近,日本动画本身遭遇更严酷的政治压力。即使抛开动画制作公司的身份不谈,33人的死亡也是令和以来最严重的恐怖袭击,日本首相和多国外交部都发表了哀悼和追查的声明。这将为今年乃至更长时间的日本动画抹上浓重的阴影。

另一方面,京阿尼作为日本动画制作公司中独树一帜的存在,也是日本动画最核心的巨头之一。这是一家少有的以内部核心人员完成动画制作主要工序的公司,三十年培养的充裕人才也是京都超强“演艺”的唯一保证。作为以人为唯一核心资产的动画制作公司,京阿尼此次面对核心人员的惨重损失,必将面临失速甚至崩溃的局面。

正如京都动画八田社长接受NHK采访时所说,第一工作室是京都动画的核心场所,所有的员工都是一些背负日本动画界重任的人们,哪怕只有一个人因此受伤去世,都让人无法接受。

这些以后,更糟糕的事件对动画行业安全性的重大打击。尽管动画产业具有创意工作的名义,但本质上属于劳动密集型的产业。而日本以绘制为主的2D动画更是需要大量优质的原画、摄影、分镜等协同创作。在此次事件后,动画工作室的安全问题浮出水面,更糟的是,由于大规模外包的行业现状,要控制人流相当困难(大量传递人员需要通勤在各个工作室,以传递资料),这些都为动画产业后续的发展蒙上了阴影。

在充满悲伤的死亡面前,来自人才断层、社会舆论、资本转移的压力将持续扩大,这也为京都动画乃至日本动画产业的未来打上沉重的问号。

Ps:在得知受灾严重性后,美国Sentai Filmworks公司发起了Help KyoAni Heal众筹捐助,这是除官网购买京都作品外已知正规的渠道。

艺术的坍塌无关国家与民族,恐怖主义对一个行业的摧毁让人悲痛,但愿给与我们美好的京阿尼,能安然渡过今天的难关。

文| 文创资讯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文创资讯 的原创作品,责编:邢通。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