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你不知道,乐币事件只是网络黑产的冰山一角

摘要:2018年12月,在星巴克上线的“星巴克APP注册新人礼”营销活动中,黑产利用大量手机号注册星巴克APP的虚假账号,领取活动优惠券。随后,星巴克紧急下线了该活动。


网络黑产又“惹祸”了,这一次是QQ音乐在发声。

端午节假期前一天,QQ音乐发布公告称,平台近期发现部分用户违规获取乐币,侵犯了平台合法权益。公告并未透露具体冻结的黑产“假充值”数字,但使用了大额度来形容。

这与今年1月拼多多遭遇的网络黑产事件颇为相似,均是黑产从业者及“羊毛党”利用系统漏洞进行“薅羊毛”。拼多多事件中有大牛一夜薅走54万多元,前者最终损失达千万元。

“乐币事件”,再一次揭开了国内网络黑产的冰山一角。

网络黑产范围甚广

网络黑产由于成本低收益大,在各个行业中屡禁不止,有的甚至已经到了猖獗的地步。

年初拼多多进行“年货节”大促,期间有大批量平台正常发放的优惠券被消耗,黑产团伙趁机下手,通过非正常途径获得仅用于特殊需求生成的优惠券在平台大肆使用,最终导致拼多多损失高达千万,营收力强如拼多多都要马上叫停止损。

受害的不止是拼多多。

2018年12月,在星巴克上线的“星巴克APP注册新人礼”营销活动中,黑产利用大量手机号注册星巴克APP的虚假账号,领取活动优惠券。随后,星巴克紧急下线了该活动。但据专业人士预估,短短一天半时间如不及时止损,按普通中杯售价估算,星巴克损失可能达1000万元。

当年网约车兴起时,活跃于Uber平台的刷单集团,也是网络黑产的一种。被称为“打针”的刷单手法,最高一月净收入能达到1.5~2.5万。到后来的ofo共享单车,也被爆出过“羊毛党”共享单车密码的新闻。

简单来说,哪里有补贴,哪里就有“商机”,有商机也就吸引来了网络黑产。今天,拼团、自媒体、生鲜电商、互联网金融、外卖甚至影视、游戏,无一幸免。

视频会员与游戏充值成“羊毛党”最爱

相比做号、互金这些用户基数不大的黑产行业,近几年兴起的视频会员和一直存在的游戏充值才是“羊毛党”的最爱。

先说视频会员。随着我国网络视频版权走向正轨,盗版逐渐消失之后想看影视剧大家都要选择购买视频网站的VIP会员,而就这个年会员费只要几百元的生意,也被黑产盯上了。

去年6月,南通警方就破获了一起涉案金额逾亿元的非法视频播控平台黑产案件。涉案人员通过模拟生成密匙,避开视频网站会员机制,随后以20元的低价出售,用户购买后即可观看12家网站VIP会员视频。

除此以外,此前网络上一直盛传的廉价视频会员,例如2元/月的爱奇艺会员,其背后也有一个可怕的黑色产业链。与上述通过技术破解不同,这种一般都是盗号销售,也就是盗取已购买会员资格的帐号再次出售。

视频会员刚兴起的2016年、2017年,这种方法最为盛行。后来视频网站升级了保护措施,比如增加了同一账号的设备登录数量限制,盗号销售的黑产也就得到了有效遏制。

再说游戏。与视频会员相比,游戏充值的金额一般数值更高,且利润可观。

早些年PC网游的盗号卖号就不说了,说说近几年的手游黑产。知乎大V@匹马偏师列举了几种虚拟货币被刷方法:黑卡、汇率、退款机制和比特币,今天我们着重讲讲退款机制。

在iOS平台,由于苹果官方要对游戏充值进行抽成,所以用户充值之后钱存于苹果渠道,经过一到两个月之后才分成给游戏厂商,黑产就是利用了这个漏洞。

黑产利用苹果退款漏洞以及成功率较大的专业话术,一般是谎称虚拟货币或购买的虚拟道具未到账等要求退款,由于苹果与游戏厂商之间有信息断层,所以一般都会退款成功。

据媒体报道,iOS代退款的手续费高达30%-40%,也就是1000块退款可拿到300到400元,甚至还产生了代理服务,可见利润空间有多大。

不过要注意的是,无论是黑产还是个人用户都要谨慎操作。2018年5月,徐州市铜山区人民法院就针对一游戏玩家利用退款机制获利案件进行了判罚,处以五年六个月刑期和12万元罚金。

但是,这起案件的诉讼方是游戏厂商,而非苹果。也就是说,在退款规则漏洞的问题上,苹果明知漏洞存在并被人利用,但迟迟不给一个明确的解决方案,这是为何?

简单来说,苹果的分成机制存在账期,账期越长对苹果越有利。苹果长时间不作为的原因,可能是修补漏洞的成本太高收益太低,所以就一直拖着。从这个角度看,iOS代退款黑产也有苹果监管不力和主观纵容的责任。

黑产盯上音乐产业

只要有利可图,黑产无处不在。

与视频会员一样,如今音乐行业也开始规范版权和会员权益。音乐平台付出了大量版权成本以服务用户,借助会员、数字内容销售等形式营收也就成为一种可行的盈利模式。

但是这一次的“乐币事件”说明,音乐行业也被黑产盯上了。

黑产为何会盯上音乐行业呢?就“乐币事件”而言,首先是需求。

为爱豆应援集资打榜,对于粉丝而言天经地义。去年最火的两档视频网站选秀综艺——《偶像练习生》选手的公开集资总额超过了2000万元,而《创造101》选手个人集资最高达到了1200万,集资总额更是超过了4000万元。更有甚者,热度不如前两者的SNH48,宅系粉丝集资超过7000万元。

其次是操作空间。官方渠道乐币优惠最高8折,而黑产渠道动辄称自己给到5折甚至更低,这就产生了差价,有了操作空间和赚钱的可能。

因此,在音乐行业自然而然也就产生了一个潜规则:部分粉头通过与黑产勾结,将部分粉丝集资应援爱豆的资金中饱私囊据为己有。

回到“乐币事件”中来,知乎上有人做了一个思维导图,假设粉丝集资800万用以购买专辑,粉头拿800万购买乐币,通过官方渠道8折优惠可购得1000万乐币。然而,粉头通过黑产渠道以5折甚至更低获取乐币,也就是500万即可购得1000万乐币,其余300万落入粉头之手。

“乐币事件”之所以引发关注,网络黑产其实只是其中一个原因。还有一个原因或许是事情败露后,粉头试图借跟其他粉丝群体开撕的手法转移视线,将自身不法收入控诉为外界造谣以及攻击平台监管不力,转战了豆瓣、微博、贴吧、知乎等数个平台,但最后这招并未奏效。

只是对于粉丝而言,辛苦赚来的钱交由后援会进行打榜,却没有任何议价权,只能任由后援会给出所谓的漏洞百出的账目,而那些真金白银则实实在在的落在“职业粉丝”的口袋里了。

对于部分被收回乐币但不明真相的粉丝,知乎用户@康乐律师的回答或许可以参考一下。

违规获取乐币是用户通过其他非正式渠道以低于正常价格购买的,该行为属于我国《民法总则》第148条所述。简单来说,受欺诈方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予以撤销。

最后

网络黑产可以存在于任何行业,只要有漏洞可钻。最近兴起的行业是知识付费,在闲鱼上就可以搜到199的课程,9块9就能买到。甚至还有二道贩子做起了全网包年,只需99元可以看包括得到、喜马拉雅、混沌大学、千聊、荔枝微课、网易云课堂等几乎所有主流平台的内容。

除了知识付费课程可以转手卖,盗版游戏、电子书等一切付费稀缺资源都成为贩卖对象,单价虽然低,做起来靠量也是一笔不小的收入。

但是,无论对售卖者还是购买者,都要谨记:空手套白狼,大家都爱。但是,互联网黑产薅羊毛有风险,有些罚款有些甚至要入狱,这一次的“乐币事件”中,QQ音乐就在公告里提及,不排除会用包括刑事在内的法律手段维权,简单来说,他们没收到钱,你们付的钱也不是给他们的,难道还不能上升一下?一旦如此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另外,网络黑产屡禁不止,互联网行业过去还有不少公司中招,有的甚至摧毁了一个中小型产品。其可怕程度令人难以想象,这让我想起了一句话:

“地下世界的一瞬,不足以描述其万分之一”。

文 | 侃科技频道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侃科技频道 的原创作品,责编:邢通。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