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坦厂与衡水,中国教育的两个极端缩影

摘要: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公平,但却有绝对的不公平。我们从不追求绝对公平,但也不应一昧容忍绝对的不公。

2019年6月5日清晨,安徽毛坦厂中学送考仪式比往年冷清了许多,没有了万人送考的大场面。因为就在十天前,毛坦厂中学宣布取消了大规模送考活动。

虽然没有了盛大的送考队伍,但是为了讨个好彩头,今年毛坦厂送考的现场还是充满喜庆,首辆送考大巴的车牌是“91666”,寓意“就要666”,头车司机姓马,寓意“马到成功”。

提到毛坦厂中学,很多人立即就会想到另一座久负盛名的超级中学:衡水中学。

作为全国最有名的超级中学,衡水中学去年共有214人被清华北大录取,雄踞全国中学排行榜第一。

同样是超级中学,同样以军事化管理的地狱模式闻名,毛坦厂和衡水常常被拿到一起对比,并且都被归为一类,但两者之间的模式却有着天壤之别。

Part.1 毛坦厂和衡水是一丘之貉吗?

毛坦厂与衡水之所以常常被拿来一起对比,源于其教学模式的相似性。

不管是在毛坦厂还是在衡水中学,学生往往都得从五六点就起床,连轴转学习到晚上将近十一点才能睡觉。

在这里,学校实行严格的军事化管理,学生们的时间被精准规划到每一分钟,从睁眼开始,除了吃饭时间都用来学习。

有人提到自己在毛坦厂中学的求学经历时曾经用了一句话来形容:毛坦厂中学复读,有期徒刑一年。

但是当毛坦厂被拿来和衡水中学一起对比时,很多人并不知道,其实两者之间还存在着一条不可跨越的鸿沟。

毛坦厂与衡水的差距,是从出身就注定的。

毛坦厂作为一个名副其实的高考流水线工厂,其生源大部分是来自全国各地的落榜考生,有将近70%的学生都是来复读的,许多人在第一次高考的时候连本科线都够不上。

而衡水中学作为河北省内唯一的超级中学,其生源质量在省内无人能及,许多外地考生要进衡水,往往中考成绩得达到全县前十甚至前三。

所以这种差距反映到最终的录取结果上就是,毛坦厂批量输送的是一本、二本甚至三本考生,而衡水中学批量输送的是清华北大等名校考生。

对于毛坦厂与衡水之间的区别,用一句话来总结就是:毛坦厂中学是全国落榜考生绝路中的微光,而衡水中学则是挖了整个河北省的墙角。

这句话不是在拔高毛坦厂中学,也并非否定衡水中学万千学子的奋斗价值,而是从根源上来讨论两者之间模式的利弊。

Part.2 衡水中学吊打的不是毛坦厂

2018年,毛坦厂中学一本率达到了66%,本科达标率为95.7%,与此同时,毛坦厂中学本科达标人数连续5年突破了万人大关,亚洲最大高考工厂的名号实至名归。

但是毛坦厂中学,充其量不过是给了那些落榜考生再来一次的机会,而非像衡水中学一样,走别人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

2016年,衡水中学有139名学生考进了清华北大;

2017年,这个数字增加到了175名;

2018年,衡水中学再创佳绩,清华北大录取数量达到了214人。

用白岩松的话来说,衡水中学就是一所“成批成批的像韭菜一样批发生产状元的学校。”

衡水中学高光的背后,是整个失落的河北省。

2016年,整个河北省一半的北大清华名额被衡水中学占据,整个河北省的所有高中只能共同瓜分剩下的142个名额。

2017年,形势更加严峻,衡水中学占据了河北省2/3的录取名额,而其他学校的名额则被挤压到了92名,只有衡水中学的一半。

2018年,清华北大在河北省的招生名额达到了370人,但是除了衡水中学外全省依旧只有156个名额,仅相当于2016年的水平。

更绝望的是,除了衡水中学之外,河北省越来越多的清北名额还被那些效仿衡水模式的学校拿走了。

通过这些数据我们不难看出,衡水的繁荣更多的其实是靠挤压整个河北省所有高中的生存空间。

面对批评衡水中学的声音,许多河北考生往往不忘替其辩解:生在这样的内卷大省,除了分数,我们拿什么和北京天津考生竞争?

说这个话的考生大多未能明白一点:衡水中学增加了整个河北省高考的难度,其中也包括了衡水本身的难度。

因为在国内的现行教育制度下,大部分高校在各省份的招生名额是相对稳定的,如果河北省的整体的一本/211/985录取率没有提升的话,越来越高的平均分只会让一本线越来越高,名校录取分数也越来越高。

2018年河北高考以后,很多人惊呼700分都上不了清华北大,殊不知衡水中学才是这背后的凶手。

所以衡水中学吊打的其实不是毛坦厂,而是整个河北省。

毛坦厂的出现,并没有真正挤压安徽省本地生源的机会,大部分补习和复读的考生最终还是回流到了原籍高考,如果没有毛坦厂中学,反而是断了万千落榜考生的后路。

但是衡水中学的出现,却让整个河北省的高考陷入不断内卷化的恶性循环,没有衡水中学,整个河北省的高考难度反而会下降许多,清北录取比例也不会显著下降。

衡水中学最大的过错,在于它破坏了原本的游戏规则,并且让那些遵循规则的人无路可走。

作为衡水中学的学生,他们看着学校越来越多的清华北大名额,以为自己考上清华北大也因此变得容易了,殊不知自己也是受害者。

Part.3 我们需要毛坦厂还是衡水?

尽管在结果上来说,毛坦厂似乎要比衡水中学正面一些,但其实我们既不需要衡水中学,也不需要毛坦厂。

因为我们不希望被挖墙脚,但更不希望陷入绝境。

最近几年,国家一直在提倡“素质教育”,全国各地也在开展各式各样的素质教育改革。

素质教育改革的同时,是对“唯分数论”的批判,不管是毛坦厂还是衡水中学,都被架到了道德的火炉上炙烤。

但是指责唯分数论的人大多忽略了一个问题:是谁造就了毛坦厂和衡水这样的高考工厂?

是绝望。

不管是毛坦厂还是衡水中学,他们之所以选择以这种极端的方式去奋斗去拼搏,是因为拼分数,他们尚且有一战之力。

别人学五小时,我就学十小时;别人睡八小时,我就睡五小时;凭借十倍百倍的心血与努力,我总能有一线生机。

但是拼琴棋书画就不一样了,在这些贵族化、精英化的“素质教育”面前,许多普通家庭出身的考生丝毫没有优势,而那些官家、富家子弟却自带BUFF。

正如白岩松所说,无论如何我做不出任何嘲讽毛坦厂中学的事情,因为在这样的一个人浪当中,寄托的是一个又一个非常普通甚至卑微家庭的梦想。

所以如果不上毛坦厂,不上衡水中学也能考上北大清华的话,我想没有人会喜欢地狱模式,选择地狱模式的背后,是因为根本没得选。

这几年,国内搞素质教育改革,一直搞得跌跌撞撞,很多人以为是大家反对素质教育。但其实民众从来不反对素质教育,如果有得选,谁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德智体美全面发展?

人们真正反对的,是以素质教育为名的绑架。

没有开展素质教育的资本,却打着素质教育的旗帜堵死寒门学子出头的最后一条路,那不是蠢,而是犯罪。

我相信,如果未来每一个考生都能追随自己内心学习琴棋书画,而不必为了一个985录取名额而被迫选择地狱模式的时候,不管是毛坦厂还是衡水中学,必定都将不复存在。

Part.4 结语

今年五月,深圳富源中学高考移民事件出现后,一边是河北考生在喊冤,一边是广东考生在诉苦,围绕着这个话题讨论的,其实还是教育公平问题。

在分数依旧占据高考评价体系主要地位,而素质教育改革已经逐步展开的这个时间点,什么样的教育才能满足我们对公平的定义?当我们在呼吁教育公平的时候,我们在呼吁什么?

河北省的考生表示:我呼吁的是全国统考统录;

广东省的考生表示:我呼吁的是严厉打击高考移民;

但如果真正站在全国所有考生的角度,我想我们呼唤的教育公平,其实是更均衡的教育资源、更友好的教育环境、更均衡的录取政策。

这种教育公平,不是以牺牲教育先进地区的优势为代价,也不是一昧的倾斜偏远落后地区,而是打破某些既得利益群体对优质教育的垄断。

在追寻这个动态平衡和相对公平的过程中,考虑到我国教育发展水平的极度不均衡,不同地区的录取水平存在差异是可以理解的,比如某些发达省份的录取率可以略微高于教育落后省份。

但这种差距不应是五倍甚至十倍。

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公平,但却有绝对的不公平。我们从不追求绝对公平,但也不应一昧容忍绝对的不公。

文 | IT爆料汇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IT爆料汇 的原创作品,责编:邢通。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

最新评论

说梦小师傅 2019-06-10 13:43
写的是衡水一中,用的是衡水二中的图! 跟毛坦对比应该用二中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