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来“碰瓷”亦庄国投 100亿融资真假成疑

摘要:随着“双积分”政策的实施,国内传统优势车企已经开始大力布局新能源汽车,国内几乎所有的传统车企都已涉足纯电动汽车的研发与生产,上汽、广汽和北汽还单独成立了新能源汽车公司。

蔚来单方面急于公布,又所谓何?目前,能大概率推断的是,蔚来又没钱了。他急于找到新的大腿。毕竟有了“新”支持者,才能堵住悠悠之口,稍微熄灭市场对其业绩下滑的负面看法。但是要有多大的“水份”才能熄灭这把火呢?

如今看,只凭借讲故事,是不够了。

5月28日下午,蔚来发布了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财报数据显示,蔚来2019年第一季度总收入为16.312亿人民币,相比上一个季度减少了52.5%。

收入减少的直接原因是汽车交付量的减少。第一季度蔚来ES8的交付量为3989辆,相比上季度7980辆减少近半。

一直以来,蔚来汽车的盈利和量产能力都备受质疑。互联网造车,一直都被质疑不靠谱。

今年3月,基石资本董事长张维曾发文表示:“新能源汽车和智慧驾驶是汽车领域无可争议的方向,然而在中国并没有任何一家新能源造车企业值得投资。”而在此之前,浙江吉利控股集团董事长李书福也表示:“互联网公司造车就是一天到晚在瞎忽悠老百姓。”

巨额的投入和量产等问题,是互联网造车备受质疑的关键。烧钱造车,让互联网车企承受了很大的压力。据蔚来汽车公布的亏损金额来看,2016年—2018年三年间,蔚来共亏损了172亿元。这几年,蔚来总共进行了9轮融资,总额约为200多个亿,融资金额与亏损金额相互抵消。此前,有业内分析师表示,蔚来财务方面有很大危机,蔚来上市并发布了债券,融资方面就更困难了,所面临的最大考验就是现金流。

值得关注的是,就在公布第一季度财报后,几乎是前后脚的时间,蔚来宣布与北京亦庄国际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亦庄国投”)签订了框架协议。根据此协议,蔚来将在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设立新的实体“蔚来中国”,亦庄国投将通过其指定的投资公司或联合其他投资方对“蔚来中国”以现金方式出资人民币100亿元,以获取持有“蔚来中国”的非控股股东权益。

不过,在蔚来放出这个消息后,却迟迟未等到亦庄国投的回应。融中财经联系到亦庄国投,对方表示,“不知道此事,不作回应”。

融中财经联系到该次事件的相关人士,对方婉转表示,“不妨研究下框架协议。”

100亿输血迷案

就在刚刚发布了2019年一季度财报后,蔚来汽车宣布与亦庄国投签订了框架协议。融中财经第一时间向亦庄国投取证,但对方却表示,“不知道此事,不作回应。”

百亿大额输出,为何亦庄国投迟迟不出来站队?

根据蔚来汽车放出的消息,5月28日,蔚来汽车与亦庄国投签订了框架协议。根据此协议,蔚来将在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设立新的实体“蔚来中国”,并向“蔚来中国”注入特定的业务和资产,亦庄国投将通过其指定的投资公司或联合其他投资方对“蔚来中国以现金方式出资人民币100亿元,以获取持有“蔚来中国“的非控股股东权益。

其中有几个疑点:

第一、 框架协议。

何为框架协议?

框架合同是指合同双方当事人就合同标的交易达成意向并对主要内容予以确定而订立的合同,具体的交易细节在框架合同的基础上再细化成正式的合同。当很多小的重复交易建立了长期合同,就需要一个特殊的合同机制涵盖这种关系和单个交易的需求。

贵州顺世律师事务所欧亚表示,在实践中,交易当事人在就交易的各种细节达成一致之前,通常会先签署一份框架协议,明确规定各方就交易的主要内容所达成的共识,同时约定,各方当事人将就交易的若干具体细节另行协商并订立书面协议。

对此类框架协议,很可能会引发争议,包括其效力上的争议以及执行及违约责任的争议。他表示,“框架协议是否具备法律效力不能一概而论。”

第二、框架协议是否具有法律效益?

事实上,框架协议分为有效合同、预约合同和无强制执行力合同。除了前者在任何一方违反约定时需要承担违约责任,后两者并不具备强制执行的法律效力。

“有些框架协议,仅约定了交易各方对交易内容的主要共识。有些框架协议,其内容仅仅表明了合作的愿景,没有实质内容(即合同成立的核心要素不明确)。”

结合亦庄国投目前的态度,这笔与蔚来汽车的“框架协议”,大概率为后两者。

去年9月,蔚来汽车登陆纳斯达克,而美国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程度远高于中国上市公司。融中财经查阅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网站发现,蔚来确实已经对此事进行披露。不过,值得关注的是,只是框架协议,却大张旗鼓发布消息,是否合适?结合此前业绩下滑,蔚来公布了一个暂时看来没有效益的框架协议,是碰瓷亦庄国投?还是为了堵众人悠悠之口? 



为何是亦庄国投?为何是蔚来汽车?

公开信息显示,亦庄国投创立于2009年2月,是一家服务于北京亦庄产业转型升级和科技创新的国有投融资公司。初期以“绿地招商”为主,以土地和厂房来吸引项目落户,例如资生堂、同仁堂。随着土地资源的减少,绿地招商的策略受到限制,亦庄转型以投资招商的方式为主,于是成立了亦庄国投。

京东方是亦庄国投成立后引进的第一个大项目。2009年,亦庄国投14亿元参与了京东方A股的定增,用于支持京东方8.5代线的建设和解决资金周转的压力。此后,亦庄国投又两次增资,先后共计投入35.5亿元。

亦庄国投于2015年年初实现在京东方的资金退出,收回约50亿元。

2013年,亦庄国投成立亦庄战略新兴产业基金(下文简称“战新基金”)成立,开始搭建母基金平台。至此,保留直接投资的方式之外,母基金(FOF)形式也成为亦庄国投的重要投资手段。

根据天眼查数据显示,此前亦庄国投曾先后下注了信中利、天图、君联等GP。另外,亦庄国投曾投资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北京航天产业投资基金等。

 

在企业投资中,除了蔚来汽车,还投资了旌准医疗、燕东微电子、佰才邦等企业。

 

 

截至2019年4月,公司资产总额超554亿元,所有者权益总额超419亿元。按照此前投资风格,亦庄国投的打法仍偏向于稳健。这样一家国有投资机构,投资蔚来所谓何?

根据蔚来方面的说法,亦庄国投资金旨在帮助蔚来汽车在北京投建工厂。此前,蔚来汽车曾计划在上海建设自有工厂,后因特斯拉率先落地上海,而不了了之。这背后,既有政策层面的原因,或许也有市场竞争的考量。

目前,蔚来旗下的两款车都在与江淮汽车合建的安徽合肥工厂生产。此外,蔚来汽车与蔚来资本、广汽新能源及广汽集团联合设立的合资公司广汽蔚来新能源汽车科技有限公司,已发布品牌名称“Hycan合创”,并计划于今年发布第一款车型。

外界猜测,北汽新能源极有可能成为蔚来汽车的合作伙伴。不为外界熟知的是,成立于2009年的亦庄国投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北汽新能源汽车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北汽新能源)的股东。2017年8月,在北汽新能源的混改中,亦庄国投旗下全资子公司“北京星网工业园有限公司”成为北汽新能源的第七大股东。此外,在亦庄国投的68项对外投资中,还包括北京新能源汽车技术创新中心有限公司、北京智能车联产业创新中心有限公司两项汽车相关项目。

其中,北京新能源汽车技术创新中心有限公司的前两大股东分别为北汽集团和北京新能源;北京智能车联产业创新有限公司的股东中,北汽新能源也持有10%的股比。

李斌表示:我们目前谈的100亿融资是蔚来中国的股权融资,主要用在研发和用户服务体系的建设,不会主要用在建厂上”。这意味着,资金紧张的蔚来很可能选择和第三方汽车制造商合作伙伴共建北京工厂。

累计融资200亿 蔚来还有投资者买账吗?

无论这轮100亿战略融资真假,亦或是否合规。但可以推断的是,蔚来当前在资金方面仍然十分紧张。

在此之前,蔚来汽车已经完成了9轮融资,背后投资方超过20家VC/PE机构。 2015年6月,蔚来汽车A轮融资时,就吸引了高瓴资本、腾讯投资、京东数科、易车网和顺为资本。3个月后,又宣布完成5亿美元的B轮融资,投资方为红杉资本、愉悦资本及和玉资本。

一年后,蔚来又拿到淡马锡、厚朴投资、联想创投、TPG等的1亿美元C轮。时间走到2017 年,这一年蔚来先后完成3轮融资,吸纳了百度资本、华平投资、IDG、信中利等机构入局。直到2018年上市后,对特斯拉持股比例仅次于马斯克的最大外部投资者Baillie Gifford& Co在第二季度增持蔚来汽车的股份至11.4%。

蔚来烧钱的金额基本快要赶上融资的金额。此前蔚来招股书披露的数据来看,上市前三年,其累计亏损达到109.2亿元。

高额亏损,盈利遥遥无期,背后投资机构打算怎么退出?

在3月份,蔚来发布2018四季度财报后,股价下跌超20%。3月7日,蔚来被传出将取消上海建厂计划,当天股价再跌近20%。雪上加霜的是,蔚来的重量级股东之一国家开发银行宣布清仓蔚来股权。

国开行的公告显示,“出售证券系蔚来汽车股价近日有所上升,预期出售事项可产生约839万美元收益。”在国开行发布公告后,蔚来股价就开启了暴跌之旅,价格一度下探至7美元每股以下,相较于年初高点已跌去40%。虽然国开行拟定的抛售价不低于7.15美元,但在蔚来股价暴跌至7美元以下后,国开行依旧不断卖卖卖。

《投资时报》披露,蔚来第三大股东高瓴资本并没有参与去年年底的可转债融资,也有跑路迹象。

早前,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曾坦言,造车门槛是200亿。截至目前,蔚来的累计融资额已逼近这一数额。蔚来之后的故事,将怎么讲下去?

一切难以定论。汽车行业是一个资金密集型和技术密集型行业,这就决定了互联网造车不仅需要强大的供应链管理能力,还需要有着持续融资能力,乐视贾跃亭则因融资不利,首款车型FF91迟迟难以量产,不仅拖死了上市公司乐视网,同时更让贾跃亭流亡美国而有家难回。

互联网造车和传统车厂,从基因到思路都有着天壤之别。无论国内还是国外,互联网造车新势力和传统厂家之间都“看不对眼”。

去年3月,特斯拉CEO马斯克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表示,特斯拉正在努力实现6月底前每周生产5000辆Model 3轿车的目标,同时称对特斯拉工厂的“士气”和“活力”感觉良好,并与福特进行了比较。 “我认为(特斯拉的)工厂士气很好,也有活力,(相比较之下),你看看福特,死气沉沉的像太平间。”马斯克说道。

 对于马斯克的对比,福特媒介传播副总裁马克·特鲁比(Mark Truby)随后迅速做出了回应,暗指特斯拉在一个临时的、类似帐篷的结构下建造新生产线,并含沙射影地抨击了特斯拉的生产问题。

“临时帐篷车间真是时髦啊,但在福特Rouge工厂的每天生产线上,高质量、高科技的F-150正在像钟表一样每53秒按时下线。马斯克,快去检查一下吧。”

业内人士表示,福特与特斯拉相互diss,是两个时代的争论,也是汽车工业进程中的一个缩影。

作为“中国特斯拉”,蔚来从成立开始就很会讲故事。不过,眼看烧钱造车的面值越来越大,不少人持负面态度。

基石资本董事长张维的判断是:“对于造车新势力来说,我们预计今年活下来的就只有个位数甚至更少,大部分企业将会破产关门。当然另一个结局是被大的整车企业收购,或者让急于脱虚入实、却不明就里的宝能这样的房地产商接盘。”

虽然烧钱,但一部分投资人赌的是新能源汽车的未来。有未来,谁还担心眼前的小利?但是,蔚来的故事讲了很久,产能却一直上不去。

在最近公布的一季度财报显示,2019年第一季度,ES8的交付量达到3989辆,而2018年第四季度的交付量为7980辆,环比下降50%。

2019年1月和2月,蔚来汽车分别交付了1808辆和811辆ES8车型,而2018年10月和11月分别交付了1573和3089辆,交付量明显下滑。蔚来ES8今年4月交付1139台,环比3月交付的1373台,减少了234台。

另外,中国新能源汽车行业的快速发展,与国家补贴政策息息相关。伴随政策补贴大幅缩水,对于依靠政策红利和补贴优势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市场而言,无疑是致命的打击。补贴退坡加速了行业洗牌。在过去的一年,一部分新能源汽车企业处于“生死边缘”,如今的政策已经在缩紧,而且门槛也在提高。

随着“双积分”政策的实施,国内传统优势车企已经开始大力布局新能源汽车,国内几乎所有的传统车企都已涉足纯电动汽车的研发与生产,上汽、广汽和北汽还单独成立了新能源汽车公司。

前有传统车厂的围堵,后有造车新势力的追击,加之政府补贴缩水,蔚来汽车的唯一出路似乎就是寻求地方政府接盘,对此曾有业内人士犀利的指出:有些所谓的明星创业公司,先烧资本的钱,等找不到人接盘,就去找急着想“产业升级”的地方政府,忽悠合作,承诺就业和GDP,钱到账后,就把坏账和折旧的钱塞进去,用政府的钱来养,失败了就拍屁股走人;成功了就把利润做低,低价回购,再去美国上市套现。

然而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前有锤子手机,后有“南阳水车”,国资LP的投资意识也在日益提升,此次亦庄国投迟迟没有官宣站队,似乎就已经说明了什么。目前似乎唯一可以推断的是,蔚来真的又没钱了,蔚来急需率先公布新的支持者,以浇灭一些市场上的反对火花,同时找到新的“大腿”为他的故事续写新的脚本。当然,在框架协议细节公布之前,这一切还未盖棺定论。

文 | 融资中国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融资中国 的原创作品,责编:邢通。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