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医疗烧钱成瘾,BAT谁才是“救火英雄”

摘要:据企业官方表示,企鹅杏仁已在过去两年里积累了不少经验,初步形成了一套相对成熟的管理运营体系,未来2-3年里企业会加速线下扩张速度,预计到2021年线下医疗机构(自建和并购)数超过500家。

21090511010

近期,埃森哲发布了《2019年网络医疗客户调查》。报告显示,美国的千禧一代和Z世代消费者出于对医疗保健现状的不满,正在增加对零售诊所、虚拟和数字服务等医疗保健新业态的使用,这极大推动了美国互联网医疗的快速发展。与国外互联网医疗的用户推动式发展不同,中国互联网医疗发展更为主动。

政策、资本双轮驱动,互联网医疗前景广阔

根据国家卫健委、统计局的数据显示,预计2025年全国互联网医疗产业规模将从2017年的154亿元增长至948亿元。广阔的市场前景成为驱动互联网医疗行业发展的根本动力,而政策与资本也是驱动它不断改造升级的重要助力。

持续利好的政策正助力互联网医疗行业打开更广阔的前景。自2018年以来,有关部门围绕“电子病历、互联网+、医联体”颁布了多项利好政策,如:《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意见》、《关于印发电子病历系统应用水平分级评价管理办法(试行)及评价标准(试行)的通知》等。政策的倾斜,为互联网医疗的发展提供了强大助力。

在资本上,一方面是行业内部企业捷报频传,为行业带来新希望。如年初有着“全球互联网医疗第一股”之称的平安好医生公布了2018年财报,财报展示出它强劲的盈利能力。此外,行业老玩家微医推出“三医联”战略,企业发展飞速,备跑IPO。这些对一直存有盈利艰难问题的互联网医疗行业起着定心丸的效果。

另一方面,行业内部融资数额不断提升,为行业发展提供了必要的资金支持。4月24日企鹅杏仁集团完成2.5亿美元的C轮融资,此次融资过后企业估值10亿美元。据悉,这是今年迄今为止该领域获得的最大一笔融资。

总体来看,互联网医疗仍是一块“香饽饽”,在政策、资本等因素的强大助力下,行业前景广阔,发展迅速。此种情况下的互联网医疗市场竞品林立,除了微医、平安好医生等老将,未来还将迎来更多新秀。而为了在赛道上占据领先位置,对于企业来说,最便捷的方式就是“烧钱”。

BAT一掷千金,行业以“钱”取胜成风

说到“烧钱”,互联网三巨头“BAT”出手最为阔绰。以三者之中最为低调的百度为例,虽然近两年企业没有过多重磅消息,但企业于互联网医疗领域AI技术板块的动作一直未断,如2017年宣布调整医疗业务组织构架,重点发展AI技术;2018年宣布对三家利用AI技术进行药品研发的企业进行投资,这些都需要大量资金的支持。

再说阿里,常被业内人士拿来与腾讯对比的阿里,自身更注重医药电商和药品溯源板块的发展,这从它选择中信21世纪借壳上市阿里健康就能看出。之后的一切就顺理成章,靠着自身在零售业务的成熟积累,阿里顺利的将新零售延伸至医疗领域,而医疗新零售也理所当然的成为了阿里健康的重点业务,并且企业之后的一系列动作都是以零售为中心。

发展至今,阿里健康业务已有相当不错的成绩。据阿里健康财报数据显示,截至今年3月31日,阿里健康录得收入50.96亿元,同比增长108.6%,毛利润13.31亿元,同比增长103.9%。阿里健康顺利发展的背后,除了有淘宝、天猫的强大助力,还离不开阿里前期的重金投入,即收购中信21世纪股份,为阿里健康“买行业门票”(2014年阿里收购中信21世纪股份时,后者是全国三家拥有第三方网上药品销售资格证的公司之一)。

与前两者相比,烧钱最狠的当属腾讯。为了成为互联网医疗领域的“连接者”,腾讯采取了一系列措施:

对外,腾讯通过“收”、“并”、“投”等方式,扩大自身于互联网医疗领域的连接宽度。公开数据显示,至今为止腾讯已用超200亿元的投资,将丁香园、卓建科技、医联、好大夫在线等国内过半互联网医疗独角兽收编入列。再看其2018年动作,“东”与杏仁合并,“南”与香港医思医疗合作,“北”并购于莺医疗,“西”已经重棋布局于成都。

在内,腾讯强化自建能力,增强自身布局深度。尤其是在企鹅杏仁成立后,企业于医疗自建方面更加专注,如去年11月企业宣布了未来将着重发展的三个核心能力和两个重点学科,这也意味着企业将继续加大资金投入。

综上,无论是专注AI技术的百度也好,还是发展医药电商的阿里,亦或者是“收并投”最多的腾讯,它们目前于互联网医疗领域所取得的成就,都离不开庞大的资金支持。

并且这股“烧钱”之风愈演愈烈,就像游戏中的普通玩家与人民币玩家一样,资金短缺的小企业无法大升级,难以与资金雄厚、升级飞速的大企业竞争,而存活下来的大企业之间竞争也在不断升级,需要的资金如同滚雪球般越来越多,行业因此陷入以“钱”取胜的怪圈。

行业背后问题重重,何时才能真繁荣?

如上所述,企业们的当务之急就是发展一些实质性的项目,比如说提升自身AI技术、开发一款有效实用的智慧医疗工具、解决互联网医疗领域一直存在的“不融通”问题,进而建立企业的全新盈利模式,跳出烧钱怪圈。

而在前述烧钱三大家中,目前来看是腾讯的“成为行业连接者”模式最有希望跳出怪圈。毕竟,与行业其他企业相比,腾讯目前布局相对完善,协同效应也更加明显。

以企鹅杏仁为例,作为腾讯于互联网医疗行业中的核心项目,企鹅杏仁在腾讯的布局中起着“承上启下”的作用,即将腾讯在行业中线上线下布局联动起来。

据企业官方表示,企鹅杏仁已在过去两年里积累了不少经验,初步形成了一套相对成熟的管理运营体系,未来2-3年里企业会加速线下扩张速度,预计到2021年线下医疗机构(自建和并购)数超过500家。

这说明腾讯准备加快线下医疗布局,再结合其过往累积的线上医疗资源,线上线下融合之后企业将于互联网医疗行业有着突破性进展,离企业“连接者”目标更进一步。那么,腾讯能凭借“成为行业连接者”战略来跳出行业怪圈吗?

在笔者看来,腾讯“连接者”之梦虽美,但想要跳出行业烧钱怪圈,仍有诸多挑战。

首先就是行业里普遍存在的技术问题。

到目前为止,行业内部对AI医疗的利用多流于表面,应用范围基本是疾病初检、简单数据分析等,这让企业不得不慎重考虑开发AI技术的病种,技术的限制会让企业优先选择能带来更大收益的病种,这类病种都有着对人工智能需求迫切程度高、发病率高的特点,比如说糖尿病视网膜病变。

这就使得AI治疗无法全面普及,不利于企业盈利。此外在医学AI产品方面,迄今为止行业内大部分医学AI产品都处于临床预实验阶段,远不够商业化的水准,这是企业实现盈利另一阻碍。

其次,腾讯还未真正打通行业经脉,企业难以建立产业链闭环。

虽然企鹅杏仁以“打通医生、药品、患者、线上流量、线下场景的一体化医疗服务机构”著称,但这些还不足以完全打通医疗这一古老行业。一方面,企鹅杏仁虽然凭借着杏仁医生等企业带来的资源充盈了自身的签约入驻医生数量,但这在庞大的市场需求量面前仍显不足。

另一方面,医疗数据获取不易、监管困难,对用户个人隐私保护力度不够,不仅限制了人工智能的发展(毕竟人工智能的基础是数据,数量充足、质量有保证的医疗案例是智慧医疗发展的基石),还阻碍了企业大数据建设的步伐。

最后,是互联网医疗的超级挑战“三医联动”,即如何做到医疗、医药、医保三医数据互通共享。业内曾有“互联网医疗本就不是个好模式”的说法,结合实际来看,互联网医疗涉及多个行业,彼此之间交织错杂,因此实现真正的融会贯通是个大工程。

以处方药市场为例,中国处方药市场占据整体医药市场的85%以上,并且可以称得上是被医院垄断销售的。这就导致长期以来,医药电商销售的产品都是保健品、OTC等,这对腾讯建设“医疗、医药、医保”产业链闭环来说是个极大挑战,企业“连接者”之梦尚远。

屈原曾说:“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对于互联网医疗行业,这句话同样适用。当前互联网医疗行业烧钱虽然严重,但阿Q一点,烧钱其实也是一种探索不是?

文 | 刘旷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刘旷 的原创作品,责编:邢通。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