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互联网企业相继败走 美元基金持续加码中国创投

摘要:2019年第一季度,中国VC/PE市场基金募资低潮延续,新成立基金及募集完成基金数量持续走低。

美国互联网公司进入中国几乎都是铩羽而归,这个现象在市场被频繁提到。

4月18日,亚马逊中国发布声明,公司将于2019年7月18日停止为亚马逊中国网站上的第三方卖家提供卖家服务。此举意味着中国消费者今后将无法在亚马逊上买到国内第三方商家售卖的商品。

值得注意的是,互联网中国魔咒,目前鲜有巨头可幸免。很多进入中国两三年就铩羽而归或者颓势尽显,雅虎、谷歌、MSN、eBay、Groupon、卡巴斯基、Uber、LinkedIn、AirBnb和印象笔记等,们要么已折戟中国市场,要么不瘟不火。

产品不接地气、本土运营不够、商业模式不同、不能自主决策、不能真正放手、外企小资文化、不能适应法律等原因不一而足。

与此相对的是,近两年,随着我国创业投资机构的成长,海外LP更偏好投资我国创业投资市场。

国外互联网企业相继败走

2019年开局,在经历了第二总部撤出纽约、掌门人贝佐斯婚变并被沙特政府监听、在中国市场折戟等不利新闻后,亚马逊交出了Q1财报。

最新财报数据显示,亚马逊在全球范围依然处于高速发展势头。2019年Q1亚马逊营收为597亿美元,与上年同期的510亿美元相比增长17%;净利润为36亿美元,与上年同期的16亿美元相比增长119%,创出新高。一季度每股收益(EPS)为7.09美元,高于此前Factset调查中分析师预期的4.7美元,而去年同期的每股摊薄收益为3.27美元。

云计算依然是利润排头兵,2019年第一季度拿下77亿美元营收,同比去年同季度增长41%。收入生力军广告业务,在第一季度贡献27亿美元,相比去年同期增长34%,其之后的发展潜力依然备受期待。电商、AWS等中坚业务不断上升之际,亚马逊的实体业务(全食超市)也开始发力,在2019年Q1有了1%的业务提升,终止了继续下滑的趋势。

财报发布后,在上周四经历小幅下降后,周五亚马逊股价继续上扬。截至上周五收盘,亚马逊的股价报1950.63美元,2019年以来已上涨28%左右,是仅次于苹果和微软的全球市值榜眼。

作为最早进入中国的国际电商,15年前,在美国已经一统江湖的亚马逊通过收购卓越网的方式,强势进入中国电商市场,但被寄予厚望的亚马逊中国似乎一直没有适应中国的电商市场,在飞速发展的中国电商市场里几近失声。

据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历年发布的国内《中国网络零售市场数据监测报告》显示,自2012至2018年上半年亚马逊中国市场份额激进逐年下滑,依次为2.3%、2.7%、1.5%、1.2%、1.3%、0.8%、0.6%。

经过15年努力,亚马逊终于把在中国的市场份额降到了0.6%。尽管亚马逊中国方面一再对媒体强调,亚马逊中国并未退出中国市场,也没有停止电商业务,“海外购就是电商业务”。

但亚马逊在“否认”的同时,也宣布将在今年7月起停止对平台上的第三方卖家提供服务。届时,亚马逊将关闭其“一直亏损”的中国国内市场业务,只保留海外商品销售、Kindle阅读业务和AWS云等服务。

目前中国的跨境电商发展的如火如荼,除了跨境出口业务,其实跨境电商进口的需求在中国市场更强劲,中国政府也在顶层设计政策推进过程中引导和促进跨境进口的发展,虽然顶着“全球跨境电商第一平台”的帽子,亚马逊中国在跨境进口的业务一直表现疲软。

其实亚马逊中国的跨境进口业务“亚马逊海外购业务”一直被本土的天猫国际、网易考拉、小红书、洋码头等跨境电商平台竞争到边缘化的地步,其在中国进口电商的市场份额几乎到了边缘化,忽略不计的尴尬格局。

反观亚马逊中国留下的其他业务,在中国似乎也并没有统治性地位,甚至连第一梯队都算不上。在云服务方面,尽管在美国及其他市场亚马逊的云服务被称为“利润之源”,但在中国,受政策及其他相关因素影响,AWS用户规模依然较小。在Kindle方面,由于受到国内版权政策影响,Kindle的主要利润依然来自于相对不稳定的硬件销售。

亚马逊在入华之初,一直试图复制本土的成功路径,坚持在全球范围内不给电商业务打广告的传统,把更多精力用于建设物流、仓储。

正品、快速以及背后的“调性”让亚马逊一直拥有一批非常忠诚的中国粉丝,但这些粉丝无法让亚马逊中国“活在当下”。

亚马逊中国的不同高管在不同场合均多次表示“用户体验”才是他们关注的第一目标,时任亚马逊中国总裁王汉华就曾表示:亚马逊天天平价,不参加价格战,因为价格战是忽悠,非持续经营之道。亚马逊追求价值战,也就是比拼从前台零售端体验到后台运营端体验的综合价值。

而国内电商大格局已定,天猫、京东统治市场并且难以被撼动,新模式的层出不穷,也给拼多多等新玩家留下了异军突起的通路。大格局无法挑战,新模式又玩不转,与阿里系、京东甚至后崛起的唯品会、拼多多等电商平台相比,亚马逊只能在夹缝中求生存。

时至今日,亚马逊客服与中国买家之间的联系主要依靠邮件,根本没有卖家或者客服实时答疑,客户首次购买不熟悉的商品全靠勇气与运气。另外,不管是之前的网页版,还是现在的APP,页面设置完全拷贝欧美用户习惯的境外亚马逊风格,首选使用信用卡而非储蓄卡绑定支付,支付宝、微信支付等便捷支付方式也是最近才添加。

长期水土不服的亚马逊在中国的运营方式也完全受制于美国总部,不能根据中国市场及时做出改变。譬如对于各家电商不惜血本、死命必争的快递物流服务,亚马逊曾经“以慢为美”,用一些零星小惠来换取客户配合享受他们两天起步的“慢服务”。别家电商已经在朝当日达、准时达、一日三送发展的过程中,亚马逊此番操作着实令人匪夷所思。

根据国家统计局及商务部的数据显示:在亚马逊刚刚进入中国市场的2004年,中国网络购物零售额仅有45亿元,只有不足20%的网民使用过网络购物;而在2018年,中国网民规模已经达8.29亿人,其中移动电商用户规模达5.1亿人,移动端交易额更是达到5.7万亿元。

PC时代勉力跟随,移动时代全面落后,在中国电商行业最疯狂的15年里,亚马逊中国如同一个老兵一样,慢慢退出了战场。

值得注意的是,互联网中国魔咒,目前鲜有巨头可幸免。到今天为止,从来没有一家国外互联网公司能够在中国市场取得成功,很多进入中国两三年就铩羽而归或者颓势尽显,雅虎、谷歌、MSN、eBay、Groupon、卡巴斯基、Uber、LinkedIn、AirBnb和印象笔记等,们要么已折戟中国市场,要么不瘟不火。

产品不接地气、本土运营不够、商业模式不同、不能自主决策、不能真正放手、外企小资文化、不能适应法律等原因不一而足。

与此相对的是,随着我国创业投资机构的成长,海外LP更偏好投资我国创业投资市场。

外资偏好我国创投市场

从全球范围来看,股权投资基金美元LP的类型包括主权财富基金、养老基金、捐赠基金、大学基金会、家族办公室、PE-FOF等,不同类型基金出资人的区域偏好、回报诉求、评价标准并不相同。

2018年,美元基金迎来了一个不错的退出窗口期,美元基金投资项目纷纷在港、赴美IPO,给美元基金LP带来了可观的回报预期。

贝恩公司4月24日发布的《2019年中国私募股权市场报告》显示,2018年中国私募股权市场投资规模和退出交易额均呈上升趋势,大型与中型规模的成长型投资交易额皆创下历史新高,但交易数量却跌至2014年以来最低。这一系列“新高”与“新低”也给中国私募股权市场带来了一系列的改变。

2018年,中国私募股权市场经历了较为极端的发展。一方面,中国私募股权市场投资交易规模再创新高,达到940亿美元,中国也因此成为亚太区私募股权市场增长名副其实的核心驱动力。但另一方面,中国私募股权市场的募资情况不佳、增速放缓,交易总数量较上一年下降13%。

大规模的成长型投资通过同业买卖和IPO方式完成退出,将退出交易额推至历史最高点,驱动私募股权市场整体交易规模的增长。然而,由于资管新规政策收紧,包括加强对理财产品的监管,一定程度上导致了人民币基金募资急剧下降,总额锐减85%。

不过,2018年,美元基金的募资和投资增长迅速。市场数据显示,2018年外币基金募集总金额为1054.64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25.2%,占比达到34.9%,占比增长21.4个百分点。

2018年,高瓴资本完成106亿美元新基金募集,创下亚洲募资规模之最。多家美元基金吸引了LP的持续加码,其中,纪源资本(GGV Capital)完成了四只美元基金募集,总额18.8亿美元;启明创投完成了9.35亿美元的启明六期美元基金募集;红杉中国也募集完成了多只美元基金。此外创新工场、创世伙伴资本、晨兴资本、顺为资本等投资机构也储备了充足“弹药”。

就平均募资规模来看,人民币基金平均募集金额是3.21亿元人民币,外币基金平均募集金额为25.72亿元人民币。

进入2019年第一季度,这一趋势仍在延续,美元基金继续延续去年的“火热”。不少此前专注于人民币基金管理的本土GP团队奔赴海外,募集美元基金。

最新数据显示,2019年第一季度,中国VC/PE市场基金募资低潮延续,新成立基金及募集完成基金数量持续走低。但美元基金募资动力相对更强劲,募资均值高达14.4亿美元,而人民币基金募资均值仅1.64亿美元。在中国整体基金市场募资难的形势下,美元基金优势显现,基金份额日益扩大。

近期,德弘资本、源码资本、光速中国等纷纷宣布完成美元基金募资,部分实现超额募资。1月3日,光速中国宣布新一期美元基金募资完成,规模为5.6亿美元, 这是该VC最大规模的募资;2月11日,TPG亚洲资本宣布完成超过46亿美元募资,高于预期募资目标;4月8日,源码资本宣布完成5.7亿美元新基金募集,认购实现大幅超募;4月16日,德弘资本宣布,其专注于大中华区的首期美元基金募集完成,募资金额超20亿美元,实现融资目标上限。

这些美元基金背后的出资者,主要是主权财富基金、养老基金、捐赠基金、母基金和家族基金等海外LP(有限合伙人),并且偏爱中国新经济、医疗健康、智能科技等投资领域。

除了老牌美元基金管理团队按既定节奏进行美元基金的募集,也有一批过往以人民币基金投资管理业务为主的团队开始在海外市场寻找更多机会。基于一期美元基金的良好表现、同创伟业开始启动美元二期、计划募集3亿美元、专注投资于大科技和医疗健康领域的早期成长阶段的项目、以A和B轮为优选;专注于医疗健康投资的高特佳也启动了首期5亿美元的基金的募集。

虽然美元基金国内募资持续走俏,但具体来看,人民币基金走向海外其实并不容易,有机构人士透露基金出资人中有大型美元LP正在缩小在中国地区的合作GP数量,偏好于与业绩优秀且已经有过多次合作的GP团队保持合作关系。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融资中国 的原创作品,责编:矫薇。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