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烧的“蔚”来:前途光明,无法靠近

摘要:政策,内需,外企的夹击下,内忧外患下的中国造车新势力,剩下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近日,特斯拉和蔚来汽车相继自燃,引发了网络热议。受此消息影响,蔚来汽车收盘价为4.78美元,跌幅为0.21%,更关键的是,两家公司分别作为全球和国内领域最前沿的新造车企业,这次先后出事,使得整个电动车行业都蒙上了一层阴影。

所有人都同意,新能源汽车和智慧驾驶是汽车领域绝无争议的方向。但在新生事物的发展前期,技术不成熟,行业不规范,政策不完备等种种因素的叠加,总是会出现这样或那样的岔子。

去年四月,华裔苹果工程师黄伟在使用特斯拉的“自动驾驶”功能的时候,车辆系统失控一头撞向了道路隔离带,直接导致了车上黄伟和其父亲的死亡。然而,就在前两天的媒体招待会上,马斯克高调宣布,2019年所有车带有Autopilot的车型都可升级为complete self-driving,大致对应自动驾驶L3等级。

世界就是这样,新生事物从不肯停下。 

01 “地狱模式”露出了该有的样子

李斌说,自己天生喜欢“hard”的生活模式,打游戏时也偏爱选一些很惨的武将,一路披荆斩棘,看何时能统一中国。

照这么说,在咨询,营销,共享单车等多个领域连续沉浮的他,现如今作为蔚来汽车的创始人正式进入了“造车阶段”,可以说是过上了自己“喜欢”的生活。

马斯克曾在社交网络上说过,“汽车业宛如地狱。”

李斌也在去年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汽车业算不算地狱,我不敢说。但它的挑战无疑是所有创业领域当中最艰难的。”

比亚迪的王传福当年为了研究汽车结构,拆了一辆名车后得出结论:“汽车不过是一堆钢铁”。而吉利集团的李书福更是口出狂言,说“汽车不过是一个沙发加四个轮子”。

但这些年吉利和比亚迪的经营状况,使得这两句话越看越尴尬。

事实上在工业领域内,汽车绝对称得上是最复杂的行业之一。拿手机而言,它就相当于汽车上的一个屏,甚至连个屏都比不上。相比之下,汽车上的那个屏更加严格,手机不需要考虑零上六七十度或者零下二三十度的极端环境,可汽车上面有那么多零部件需要考验。

围绕汽车,有那么多的一级供应商、二级供应商,又要做那么多的测试。整个开发周期相当漫长。你做所有的决策,到三年后才能检测和验证。汽车产品的研发一开始就不允许有差错,否则临时改一下,就要重新来过。

其次,汽车的产业链非常复杂。在中国,你想在不同的城市卖车,那么每个城市的每一层,你都得去把它跑通。处理下游经销商以及与当地政府的关系,都是特别大且重要的工作。

行业难,而以蔚来汽车为代表的“造车新势力”,其处境更是难上加难。

网上公开数据显示,目前全球参与造车的互联网新势力已经超过300家,国内新兴的造车新势力也超过百家。但值此时节,这逾百家造车新势力,注定要几乎全部倒下。

在去年的全球汽车AI大会上,蔚来副总裁朱江也曾道出行业现实:其实大家心里都很清楚,我们这些新的企业最后能存活下来的不过两三家,这是一定的,这是商业的规律。

朱江只说了结果,但没有说出确切的时间。而现在来看,对该行业而言,2019年正是死神收割的凛冬。

通往下一个时代的门变得越来越窄,纵使身位最靠前的蔚来,威马和小鹏,也到了生死存亡之际。

2018年,一方面政府开始反思近年来的强补贴政策,对新能源补贴进行了细化调整,根据续航里程进行补贴上的划分,随着补贴的缩水,一部分靠补贴为生的车将迎来生死考验;另一方面,6月28日国家发改委和商务部发布《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8年版)》(以下简称《特别管理措施》),自7月28日起,将取消专用车、新能源汽车外资股比限制。

另外,市场需求也呈现颓势,汽车产业销售在整体下滑。2019年国内车市迎来了“开门黑”。根据乘联会数据,2月份国内狭义乘用车市场销量达116.9万辆,同比下降19.0%,环比下降45.9%,1-2月累计销量达333.3万辆,同比下降9.8%。

究其背后的原因,有人说是房价“伤了”消费力,但也有其他的声音说是由于随着汽车行业的迅猛发展,现如今的中国汽车市场已经进入了低速增长的普及后期,但无论是什么原因,销量的大幅下降都是不争的事实。

而在外企的竞争层面,2018年7月10日,特斯拉上海建厂的消息终于尘埃落定,规划年产50万辆纯电动整车的特斯拉超级工厂正式落户上海临港地区,将成为特斯拉美国之外的首个超级工厂。外资新能源车企巨头的进入,将对包括自主品牌的传统车企、互联网造车势力产生正面冲击。

根据特斯拉中国官网显示,Model 3降幅为2.6万-4.4万元;Model S降幅为1.13万-27.75万元;Model X降幅为17.45万-34.11万元;其中,Model X P100D降幅高达34.11万元。这是自去年11月至今特斯拉在中国市场进行的第4次价格调整,可谓是来势汹汹。

政策,内需,外企的夹击下,内忧外患下的中国造车新势力,剩下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02 其实也是“赌徒”

2000年的时候,李斌创办易车网。后来受到硅谷互联网泡沫破裂的波及,投资人决定从易车撤资,霎时间公司的资金缺口高达四百多万,濒临破产。

而李斌做了一个让所有人都吃惊的决定:自己举债全资收购投资者股份,把易车的债务转移到自己身上,让投资人安然退出。

这种看似大无畏的自我牺牲精神,在商业世界则着实是一个堪称愚蠢的决定。但向来理智的李斌,赌气一般选择压上了自己的一切。

背债400万,公司只剩七个人,每天坐一个小时的公车去上班、兜里只有十块钱....这些都成了当时李斌生活的真实写照。

但这一切都在2010年得到了童话般的结局,易车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成为海外上市的第一家汽车互联网公司,市值逾10亿美元。

规矩,理性,踏踏实实,以及突然爆发的“不顾一切”,这样的故事模板,在李斌的人生中上演的次数不多,但每一次都极大的改变了他的命运,并且都结果喜人。

回想李斌初中毕业那年,一直以来都以“乖孩子”形象示人的他,也是突然“爆发”,以绝食相逼要求家人允许自己去读高中,而不是读在当时农村看起来更稳妥的中专。

要知道在当时,相比中专所能带来的分配工作以及城市户口转移福利,读高中显然是一件更高风险的事,但李斌赌对了,三年后,他考上了北京大学。

2014年,李斌萌生念头,想进入互联网造车领域,牵头创立了蔚来。我们都不知道这会不会是那个故事模板的再现,但“押上一切的梭哈豪赌”,跟此前两次如出一辙。而这一次被放在赌桌上的筹码,已经大到可怕。

李斌压上了自己的企业家信用背书。

章泽天曾回忆刘强东投资蔚来的过程,“李斌就来我们家吃了一顿饭,他花了 15 分钟讲他的想法,我老公就花了 10 秒钟说 yes !”

李斌压上了自己的全部身家。

除了刘强东,雷军也是蔚来汽车的主要投资人。据了解,在当初李斌找上雷军要钱做蔚来时,雷军起初认为风口太拥挤了,并不看好:“造车的人太多了,基本上等同于骗子。”

对此李斌回应道:“我没什么能证明自己的,但我愿意个人投1.5亿美元来做这件事情。”从而拿下了雷军的投资。

李斌割舍了自己的其他事业。

2018年1月,李斌宣布卸任易车CEO。

2018年4月,摩拜被美团全资收购。

说起摩拜单车,李斌在那个故事里更多是以创始投资人的身份在参与。但据了解,无论是共享单车这个想法,抑或是Mobike这个名称的来源,都更多来自于李斌。

对有的人而言,投资是为了利益回报。而在李斌的投资故事里我们可以看到,对他而言,投资是为了实现自己的一个想法。从这个角度而言,李斌归根到底还是一位创业者。

他曾说:“创业是我喜欢的一种生活方式,有一个想法,你把它变成现实;设定一个目标,你去完成它。”

而这一次,李斌要做一个大大的梦。 

03 梦醒时分

烧钱过快,量产交付能力不足,续航与安全性问题如三座大山一般,横亘在整个新能源汽车的发展之路上。

关于资金问题,车和家创始人兼CEO李想日前表示,造车新势力的融资窗口期剩余时间不会超过一年,在一年内会有大批企业淘汰出局,90%的投资人都会损失惨重。

而小鹏汽车的董事长何小鹏则一直对交付能力看得很重。去年7月份,何小鹏就曾在朋友圈内发文称新造车公司中,没有人可以交付10000台。

围绕这件事,李斌在当时还与其打了个赌,称输了的人“就输对方一辆蔚来ES8或一辆小鹏汽车”

最终,该赌局以李斌获胜而告终。对此,尽管何小鹏大方表示道“输了还是很高兴,新造车的头部企业已经证实了可以造出好车和可以一定规模的销售和全国交付能力,也给小鹏汽车开了个好头。”

但其转脸又在其他渠道无不担忧地表示,“开始交付意味着造车新势力的痛苦才刚刚开始。”表明了其对整个行业的审慎态度。

至于安全问题,本文一开始所提到的自燃现象就是最好的例子。

除此之外,开始转身的“大象”也使得这一领域的前景更加扑朔迷离。

美国时间2018年6月24日,来自大众集团的I.D.R纯电动跑车以7分57秒148的成绩在2018Pikes Park派克峰国际爬山赛上夺魁。这个成绩不仅打破了2013年由标致208T16创下的8分13秒878的赛事纪录,也将此在赛事中曾创下纪录的两款电动车特斯拉Model S(11分48秒264)和FF 91(11分25秒083)远远甩在身后。

同样在去年6月,日本新能源产业技术综合开发机构宣布,该国部分企业及学术机构将在未来5年内联合研发下一代电动车全固态锂电池。该项目预计总投资100亿日元(约5.8亿元人民币),丰田、本田、日产、松下等23家汽车、电池和材料企业,以及京都大学、日本理化学研究所等15家学术机构将共同参与研究。

除此之外,奔驰,宝马,东风日产纷纷推出了智能电动汽车,狼烟四起。

而政策方面,中国政府更是提出了“双积分政策”,硬性要求车企生产一定量的新能源汽车,并从2019年开始考核。

基于上述环境变化,有研究机构认为“造车新势力”已失去了黄金窗口期。

威马汽车创始人沈晖在上海车展期间公开演讲称,2019对造车新势力来说就是水落石出的时刻,要么出色,要么出局。

回想2017年底,在北京五棵松体育中心,上万人冒寒风而来,见证见证李斌向全世界宣布自家的电动汽车 ES8 正式发布。

据说那场发布会花了八千万,那一天五棵松体育场人声鼎沸,绚丽的布景和奢华的场面让人们大开眼界。李斌甚至邀请了国际当红摇滚乐队 Imagine Dragons (梦龙)为自己的发布会助兴。

那是梦起航的样子。

而两年后的今天,肃杀的寒风已起,死神已经高高举起了自己的镰刀。抛开大量的尾部企业不说,蔚来,威马,小鹏,或许还有李想的车和家。它们之中谁能留下,只有老天知道。

但是,它们一定不会全都活下去,这倒是必然的事。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互联网圈内事 的原创作品,责编:矫薇。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