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柳青的中年危局

摘要:滴滴现在的处境可谓四面楚歌:盈利业务顺风车无法上线、为了度过寒冬被迫裁员、竞争对手步步紧逼,身心疲惫的柳青能否联手程维再续辉煌,尚难定论。

柳青与程维这对“名门与草根”的组合,能否复活四面楚歌中的滴滴?

滴滴出行总裁柳青日前在个人朋友圈透露,自己已经做单身妈妈两年了,虽然送走了一段曾经沧海的情感关系,但沉淀下了很多美好的回忆,一份深厚的友情。

近期,柳青在朋友圈和社交媒体发文渐多,4月9日、4月10日,她在微头条回忆三年半前突然查出癌症的时候,“那时的感觉,真像一架飞机,刚要冲刺起飞,就突然坠落了。心里万般滋味。今天回头看,感谢这段经历,让人更加勇敢和纯粹。感谢支持我走过来的家人朋友战友。人生除了生死,其他都是擦伤”。

在4月15日,柳青发文称,“没有胆量,就没有信念”。

柳青毕业于北京大学计算机系,随后进入哈佛大学学习,现任滴滴出行总裁。

2017年9月,柳青再次入选《财富》全球最具影响力商界女性,滴滴的全球化发展和内部的多元文化也得到《财富》特别关注。

2018年12月,柳青入选“中国改革开放海归40年40人”榜单。

投行往事

留学时期的柳青仍然是一股子拼命三郎的劲头,学习异常刻苦。她一直都记得父亲转述的一位足球教练的话:“要想人前显贵,就得人后受罪。”

柳青和父亲柳传志

2001年,经过12个人的重重面试之后,柳青得到了去高盛暑期实习的机会。而这也让她找到了新的方向。

柳青面试高盛的2002年,正好赶上互联网泡沫破灭、就业市场一片惨淡。

高盛的面试出了名的难!而柳青又不是金融专业出身,所以为了准备高盛的面试,柳青整整在宿舍里埋头补习了一年的金融知识!

准备是持久战,而面试更像是一场“闯关游戏”。一次又一次,最终在通过了共18个人的多轮面试之后,她如愿拿到了高盛的录取通知书。

2002年,进入高盛时,柳青仅仅是一名初级分析员。

柳青做的初级分析员工作本就枯燥乏味。加上经济形势不好,本来应该20多人干的活儿却压到了6个人的头上。

这导致她每周要工作100个小时,不算周六日,平均每天都要工作20个小时以上。

刚刚加入高盛时,柳青在香港的长江中心上班,住在旧山顶道,每天清早5点下班,9点回来又继续上班,夸张到每天只能睡两三个小时。长时间的加班和强大的工作量给柳青带来很大的压力。

近乎拼命的勤奋换来了业务的娴熟和职位的晋升。这一拼就是12年,柳青成为这家百年投行最年轻的董事总经理。

名门与草根的组合

朱啸虎曾经这样形容柳青:“她很厉害,能把所有对这个行业有兴趣的投资基金全拉过来,三个星期搞定7亿美元融资。”

2014年,柳青突然宣布加入草根创业公司滴滴。

进入滴滴后,为了尽快适应新生活和消除别人对自己的距离感,柳青自己将出差时的头等舱降为经济舱,住宿从奢华的四季酒店降到汉庭连锁酒店,连奢侈的品牌皮包也收藏起来。

事实证明,柳青的加入无疑是给滴滴注射了一剂强心针。

2016年4月20日,柳青在加州库伯蒂诺市的苹果总部拜访了苹果CEO蒂姆·库克。她在会面中开玩笑说,任何一家以水果名称命名的公司都能取得伟大的成就。她告诉库克,滴滴的法定名称是“小桔快智”,指的是一种小桔子。

柳青与库克

2016年5月12日,滴滴收获了苹果10亿美元的投资,这是苹果第一次在中国投资互联网公司,而这次投资交易中柳青功不可没。

柳青开心地说:“整个交易很快就完成了,库克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是一位神奇的标志性领袖。”

程维(左)柳青(右)

程维和柳青是互补的,绝配程度相当于马云和蔡崇信、马化腾和刘炽平,“程维、柳青两个人都极为聪明、正气,做事都拼命。程维草根出身,是从底层的销售一步步成长起来的,他对市场的敏锐度、深入一线的执行能力是柳青缺乏的;柳青出身名门,大家风范,人脉资源、国际视野、在资本市场里呼风唤雨的能力,又是程维缺乏的,所以他们这个组合是很快见到了化学反应和叠加效应的。”

从高盛到滴滴,柳青仍然没有丝毫懈怠,一直维持着高强度的工作状态。高强度的工作状态终究还是给她的健康带来影响。

2015年9月30日,柳青给滴滴员工发了一封内部信,信中说明了自己刚刚做了肿瘤摘除手术,活检为恶性,也就是患了乳腺癌。这件事震惊了互联网圈,但柳青却很乐观,并表示会在家工作,尤其是接受治疗期间,大家可以直接去家里找她谈工作。

2016年,在滴滴的年会上,柳青一袭裙装低调回归,并发表演讲:“我们已无路可退,唯有打倒对手,赢得战争!如果有一天,你觉得滴滴已经没有高效运转,有一些臃肿,有一些人浮于事的时候,请你一定要找Will和我。不管我们经历了多少艰难万险,我们一定要让所有人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

2017年,柳青登上了《时代》周刊巨匠榜,成为唯一上榜的亚洲女企业家。库克在获奖祝词中写道:柳青是一个革新者,通过她的雄心与努力,改变了亿万中国人的通勤、出行和彼此连接的方式。

然而,接下来的2018年成为柳青和滴滴最灰暗的一年,连续的顺风车安全事件将这家千亿级明星独角兽公司和管理层推上了风口浪尖。

重重摔了一跤的滴滴开始反省,2019年柳青也更多地站到了前台:代表滴滴慰问遇害司机家属、在线回复用户投诉、分享生活点滴。在弥漫着雄性色彩的科技界,作为女性创业者的标杆和偶像,柳青正在释放更多的能量。

疲惫柳青拿什么扭转滴滴困局?

4月15日下午,滴滴顺风车负责人张瑞通过官方微博发布了“滴滴顺风车致大家的一封信”,信中提到去年两起恶性事件之后,团队的自我怀疑、顺风车的初心,以及“回归顺风车本质,尽全力抵制非法营运”、“去掉个性化头像和性别等个人隐私信息显示”等多项整改措施方向。

半小时之内,滴滴总裁柳青转发了这条微博。

据滴滴财报,2018年滴滴亏损近109亿元,这表示滴滴成立多年从未获得盈利。这和大众心中估值近500亿美元的独角兽似乎不大相符。从财务状况看,滴滴每年在司机投资方面需要花费113亿,如果没有这笔巨额补贴,可能滴滴就能盈利了。然而,太多人关注共享出行,如果滴滴停止对司机进行补贴,可能用户和司机都会被竞争对手们抢走,滴滴的交易额还是没有办法有所提升,难以实现盈利。

对于整体亏损的滴滴而言,顺风车在下线前是唯一实现规模盈利的业务线。下线前,滴滴顺风车日均订单量达到200万,约占滴滴总订单的十分之一。虽然在订单量上远不及快车,但不需要对乘客和司机进行补贴,仅靠服务费便能实现盈利。

更重要的是,顺风车才是真正的共享经济,是明确受到政策鼓励的业务。对于运力受到各地网约车政策制约的滴滴而言,顺风车的存在一方面可以弥补一部分运力,另一方面也能成为滴滴合规性的例证。

一个能带来现金流,能向政府和投资人讲故事,至少能撑起滴滴一成估值的产品,就这样继续被锁在舆论牢笼里。

程维一直觉得,在大规模补贴和盈利模式探索的过程中,想办法扩张和赚钱才是滴滴的首要目标,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移动互联网和交通行业产生碰撞之后,滴滴改变了亿万中国人的出行方式,同时距离纯粹的互联网公司也越来越远。

柳青渐渐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她开始反复思考滴滴的价值和使命,“我们靠着激进的业务策略和资本的力量一路狂奔,来证明自己,但在逝去的生命面前,这一切虚名都失去了意义”。

曾经一路狂奔的柳青,决定放弃将规模和增长作为发展的衡量尺度,转而把大部分精力放在以往被忽视的乘车安全和客服体系上。

这样的转变,对于滴滴来说并不容易。

顺风车接连发生两次安全事故之后,柳青决定减速转弯,All in安全成为滴滴当务之急。

在柳青看来,滴滴最大的敌人是自己,如果保证不了安全,扩张速度再快也是枉然,滴滴应该用两条腿走路。

滴滴顺风车迟迟无法上线,不仅是一年近10亿的利润流失,还有来自竞争对手的压力。

在滴滴顺风车停服这段时间里,除了嘀嗒顺风车、哈罗顺风车等竞品相继上线,还有神州专车、首汽约车、曹操专车这些老对手虎视眈眈,伺机而动,由于车辆自营的模式,安全合规对这些企业的冲击远远低于滴滴。

哈啰对网约车觊觎已久。滴滴顺风车宣布无限期关停后不到一个月,哈啰单车就宣布升级为“哈啰出行”。

背靠阿里的哈啰出行被视为滴滴最大的威胁,阿里需要支付场景,而出行作为天然且高频次的支付场景,或许意味着阿里会一直给哈罗输血。

滴滴从来不缺竞争对手,除了顺风车市场被积压,快车市场也正被美团蚕食。

面对哈罗、美团这两个风头正盛的竞品对手,柳青坚持认为滴滴的对手并不在外部,而是在于内部,她把滴滴还要闯过的一关概括为“今天的自己能不能打赢昨天的自己”。

总而言之,滴滴现在的处境可谓四面楚歌:盈利业务顺风车无法上线、为了度过寒冬被迫裁员、竞争对手步步紧逼,身心疲惫的柳青能否联手程维再续辉煌,尚难定论。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融资中国 的原创作品,责编:矫薇。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