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寻“芯”记,华为辨阴阳

摘要:一正一反,是谓辩证,也叫阴阳。

“世界不能离开我们,因为我们更先进。”——任正非。

4月9日,据外媒Engadget报道称,华为已经改变此前拒绝向第三方供应自研的巴龙5000 5G基带芯片的态度,不过开放的对象仅限于苹果。

报道中提到,如果苹果愿意与华为合作,那么为iPhone准备的巴龙5G基带将在明年完成,也就是说不耽误苹果2020年推出支持5G网络的iPhone手机。

这似乎是一个典型的美式清教徒的故事:多年来被美国政府围追堵截,贸易争端加剧后更是被疯狂摁在地上摩擦,乃至华为公主都深陷泥潭。

但我不怨你,我努力做好自己的工作。我心中有爱与和平,我坚信技术共享,我相信在信息时代里需要全世界的国家共同合作努力才能建成未来的社会。在我有机会的时候我还是愿意用我的力量,去促成真正的合作共赢。

外媒也许会这么想,但读着《孙子兵法》和《资治通鉴》长大的我们,很难用这个角度去思考。

 01华为不是清教徒。

他从来没信过“要爱你的邻舍,也要爱你的敌人。”他信的是“把朋友搞得多多的,把敌人搞得少少的。”

在讨论这一尚未达成明确事实的传言之前,我认为我们应该先提出对的问题,方可知道我们在聚焦什么。以下是我个人认为值得关注的点:

1如果达成合作,那么对谁有利?对谁不利?

2如果无法达成合作,可能的原因是什么?

3关于这一合作,华为可能存在的心理动机有哪些?

4整个事态的可能发展走向有哪些?哪种走向的概率是最大的?

在回答这一系列问题之前,还有一个最重要的问题我们应该达成共识,那就是最基础的,对目前状况的认识。

首先我们要了解的是,目前全球一共有六家企业在生产5G基带芯片,产品很快就会过剩,这个市场是买方市场。

其中高通作为老牌的芯片研发商有着不俗的技术实力,但目前由于专利问题跟苹果正在进行着旷日持久的司法纠纷。

另一边三星公司已明确表态由于“产能不足”,拒绝了苹果方的5G基带芯片的采购意向。

而目前苹果自身的合作商英特尔,一方面已有报道称英特尔的 XMM 8160 5G 基带已经错过了苹果 2020 款iPhone 的采用窗口期,苹果已经对其失去了信心。另一方面,自从苹果选择英特尔基带芯片后,每年的iPhone在射频上都有出现若干问题,双方的合作并不顺利。

与此同时,华为的5G优势明显。在信通院发布的5G声明专利量统计名单中,华为的专利数量有近2000项,排名第一。而此次传闻中所提到的商用产品巴龙5000,是全球首款单芯片多模5G基带,而且采用了7nm工艺,处于行业领先地位。然而由于贸易摩擦等政治问题,华为和美国政府的关系微妙。

华为专利数据情况

这就是摆在苹果面前的选择。凑近了看,似乎苹果处境维艰,每一个选择都多少会让自己感到不快。但退一步,在冷冰冰的“供需法则”面前,面向中高端用户依然可以做到年出货量超2亿台的苹果,订单之大,根本不愁找不到一家5G芯片的供应商。

反观故事的另一边,从智能手机市场的竞争态势来看,三星,苹果,华为三足鼎立。老三和老二密谋干掉老大的故事,在这个星球上早就发生过无数次。

以上就是整个事件的基础背景。

 02 接下来,让我们一同讨论上一模块中所提出的问题。

首先是利弊问题。如果合作成功,就事件的主角双方而言必然是双赢格局,而华为或将成为最大赢家。

届时,华为5G芯片或将从此走出国门,华为也将成为高科技芯片企业中的一员,彻底打开相应的商业市场。另一边对苹果来说,首先在短期内将解决自己的燃眉之急,在保障质量的前提下不会因为供应问题而在5G战场上落后太多身位。另外,更开放自由的合作方式也将为苹果争取到足够的时间,用以研发自己的基带芯片。

据路透社报道,苹果正在由资深副总裁 Johny Srouji 带队开发自研 5G 基带芯片,由于基带涉及的专利技术的复杂性,这起码需要一到两年的时间。

当然也有一些观点对双赢格局提出了不同的看法。比如有人认为“华为扶持苹果,不利于自己的手机终端的发展。”

对于此我的反驳有两点:

1由于芯片市场是买方市场,苹果并非处于被“5G芯片扼住喉咙的阶段”,华为的质量不错,但也谈不上处于最高质量的垄断地位。因此,就算华为不挣这个钱,那么对苹果来说在最终结果上,也绝不会有质的影响。

2华为与苹果在品牌的价格策略上有一定差异化,竞争态势尚未进入白热化。以2018年为例,苹果iPhone的起售价为6499元,最高则到了万元以上;华为主打的Mate 20 Pro和Mate 20售价则都在6000元以下。华为定位于中低端,而苹果则定位于中高端,差异化明显。

白话翻译就是,就算苹果倒了,吃到绝大部分蛋糕的,也会是三星而不是华为。

另外一部分人则认为,“苹果用了华为的芯片,那么在以后可能会越来越依赖于华为,或许会重演与高通的专利之争。”

对于此,人们需要了解的是“供应商的多元化会降低买方成本”这一最基本的逻辑,抛开这点不说,苹果自身的研发计划也在试图从根本上打消这种可能性的发生。

以上,通过论述我们可以得出“如果合作成功将对双方双赢”的结论,但尽管如此,我依然认为此次合作的可能性并不大。

一方面,诉讼归诉讼,生意归生意。高通不可能坐视苹果这样级别的大客户就这样白白从手边溜走。

近日高通 CEO 莫伦科夫公开表示:“我们就在圣地亚哥,苹果有我们的电话,只要打个电话,那么我们将会支持他们。”

吃瓜群众表示这样的这种说法实在是太傲娇了,但如果从外交的角度来看,莫伦科夫的表态是十分精妙的,一方面准确传达了自己愿意合作的态度,另一方面又不显太过被动,避免了在日后的专利大战中被对方以此要挟。

说白了,如果没有华为的强势崛起来搅局,那么整个事件的看点则应该在苹果高通双方的博弈之上,一般来说这样微妙的场景下,往往会诞生许多精彩的外交表现,而在走向上,结果也几乎都是半推半就的达成了合作共识。

而现在,面对大客户流失,并且会放出下一个芯片领域的潜在对手的可能性,高通不可能没有任何对策。

另一方面,美国政府对华为的警惕从未放松过,从一开始就是如此。

2002年6月,华为在美国设立子公司Future Wei,宣告正式进军北美市场。多年来,华为从收购到合资甚至主动请求调查,都无法打消美国关于“国家安全”的疑虑。

2012年10月,美国国会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以一份52页的调查报告,指控华为威胁美国网络安全,贴出了禁止华为和中兴进入系统设备领域的封条。

2018年1月,华为原计划在CES期间宣布通过AT&T的渠道进入美国手机市场,却遭临时取消。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没有说明合作取消的原因,只是表示“这是华为的损失,是美国运营商的损失,更是美国消费者的损失。”

2018年4月,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提议禁止将提供给美国小城市和农村地区的补贴,用于购买华为的设备。

2019年3月,美国副总统彭斯和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欧洲慕尼黑安全会议上游说美国西方的盟友在5G网络中不要使用华为的设备,并明确表示“不能把西方的安全防卫交给东方来去负责。”

在这样的背景下,站在美国政府的立场,从通信安全的角度来说,基带芯片的重要性要远大于基站建设。此前华为在美的基站建设铺开都这么费劲,基带芯片?想想得了。

最后,华为内部似乎也没有达成一致。凤凰科技援引华为芯片业务内部人士消息称,此事是苹果的单相思,华为尚无这样的打算。

在2018年,华为营收为7212亿元人民币,其中消费者业务营收大涨45.1%,达到了3489亿元,超过了运营商业务和企业业务。任正非在内部讲话中也明确表示,要给消费者业务自主改革的权力。华为终端部门在整个集团中的话语权已经提升,他们的态度对苹果华为能否达成合作,会有关键的影响。

我前面说到,现阶段由于华为和苹果在定价上的差异化,二者之间并不构成短兵相接的竞争态势。但长远来看,没有一家企业不想横向发展,打破所谓的定价壁垒,在这一视角下,华为内部的终端部门或许会有不同意见。

至于三星,我并不认为这样局部的合作会对三者之间的竞争格局造成质的影响,事实上,我甚至不认为智能手机战场的三国演义会以某某某的一家独大而告终,随着5G基站的全面铺开和多屏化的进程,智能手机战场大概率会被旁刺里窜出来的多终端格局所消解。

正如过去十几年来在科技领域内反复发生过的一样:消灭你,与你无关。

 03一正一反

有人说,这个消息是华为方故意炒作起来的,想拉着苹果的大旗给自己脸上贴金。但我想说,没有实打实的巴龙5000,没有那一年150亿美金的科研投入,这个金,是无论如何都贴不到华为脸上去的。

还有人说,华为此举是想把5G先抬起来,是在培养和促进下一个新兴市场。

这个观点倒是有趣得很,尽管马克思说过新生事物是不可战胜的,而无论华为去不去推进,5G都终将成为下一个技术趋势。但就华为而言,现如今手握如此巨大的5G优势,那么早一天5G照进现实,自己也将早一天收获红利。

在这个逻辑下,华为推苹果一把,自然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至于此事之后的走向,鉴于美国政府的强力影响以及此次事件对主角双方利益之间的博弈,在最终极有可能会出现一个折中的方案,即华为拿下苹果的局部市场,比如只在国行版的iPhone中使用华为的5G基带。

实际上,这样的事情也早有先例。在2017款iPhone上,基带就是英特尔高通混用。在电池、屏幕等其他元器件上,苹果选择多家供应商就更不是新鲜事了。

至此,围绕着此次传闻的相关讨论便告一段落了。在最后,我更想聊一聊华为这家公司。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个人都对华为感到困惑,一方面这家公司在我看来是极其保守的,早在12年,全球化风潮最为饱满的时候,华为低着头要搞“防御战略”,一个是芯片的自主研发,还有一个是自主开发终端OS系统。

但另一边,在现如今“逆全球化”开始兴起的时候,华为又到处寻求合作,宣扬“从来不支持自主创新,科学技术是人类共同的财富。”

乍一看,这是两套完全不同的思路。但后来我想明白了,拥抱合作,是因为这是最优解。而战略防御,是因为“防人之心不可无”。

法国社会学家托利得曾说过:“ 测验一个人的智力是否属于上乘,只看脑子里能否同时容纳两种相反的思想,而无碍于其处世行事。”其实对企业来说也是如此。

做最坏的打算,修建防御工事,哪怕投入重金。抱最好的期待,向苹果递去橄榄枝,哪怕被美国政府阻挠。

相信“全球化的优越性”,也相信“逆全球化”的客观存在。

一正一反,是谓辩证,也叫阴阳。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互联网圈内事 的原创作品,责编:矫薇。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