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的税与罚:诚实的成本最低

摘要:诚实的成本最低,最能经得起时间的检验

此次“明星纳税榜单”中最大的赢家是张艺兴,而张艺兴品质里的“诚实”为他赢得了这个市场与全社会的尊重。

正面形象直接影响星途

两天前,横店影视基地所在的东阳市公布了2018年企业纳税榜和纳税百强企业。张艺兴工作室进入百强,纳税1913万,位列明星法人工作室第一。杨幂以1553万位列明星法人代表工作室第二,榜单中还有景甜的1043万、华晨宇的792万、迪丽热巴的666万、鹿晗的634万、秦俊杰的567万、刘涛的548万、靳东的533万。值得注意的是,这不是补税,而是缴税榜单,那么明星日常的纳税意识谁强、谁弱,一目了然。

2018年5月29日,崔永元微博爆出范冰冰阴阳合同事件,“猜猜看:一个人演一出戏,为什么要签两份合同?行话,这叫一小一大双合同。小的不怕曝光,因本人号称值千万。而大合同是五千万元。”最初,围观群众还以为这是小崔与《手机》团队之间的个人恩怨,谁会想到这条微博之后,事件发酵成一次大规模文娱产业税务纠察行动,而崔永元揪出的范冰冰因为逃税缴纳8亿元罚款,冯小刚导演陷入长久的沉默,而华谊兄弟股票跌破发行价。最终,这次文娱行业自查自纠行动中,影视行业纳税人自查自纠申报税款117.47亿。

明星纳税一直是社会的聚焦问题。早在2002年6月20日,刘晓庆因其公司涉嫌偷税被依法逮捕,逃税金额高达1845万元人民币。从被捕审理随后转移秦城监狱,一直到2003年8月16日,刘晓庆前后度过了422天的牢狱生活。从风光的中国影后、亿万富婆沦为阶下囚,巨大的落差使得刘晓庆不得不从头开始打拼,一度沦为片场的龙套演员。

而刘晓庆之后,社会再次关注明星纳税问题的最大对象非范冰冰莫属,这个刚刚在一线阵营稳定地位,在国际上获得知名度的女演员,很快就被负面事件所影响,不仅商业价值成倍缩水,在影视圈里的机会也直线下降。从近期吴秀波、翟天临等明星人设崩塌事件可以看到,明星以及其背后的团队无论多么精心设计、营销,都难逃时间的检验,只要出现一次功德、私德负面事件,这个社会的容忍度都是零。

 

这次东阳市纳税第二名的杨幂工作室,因为以1553.33万元缴纳的税款,获得舆论积极的评价。虽然杨幂曾经受到“诈捐”和“离婚”等消息的影响,一度风评不够稳定,但在这次纳税名单的积极作用下,为她赢得不少正面评价。

尤其是明星纳税第一的张艺兴,价值官觉得这样的明星前途可观,经得起时间的检验,在无意中公开的纳税排行中显示出其诚实的本质,这样的“第一”,能够为一个“流量”做出其品质最好的背书,而那些启用张艺兴的节目、影视作品,也同样会得到积极的回报。

华谊7亿换来的金手铐

今年的春节黄金档中,国内最为知名的影视公司——华谊兄弟意外缺席。同时,春节前华谊兄弟还公布业绩称,预计2018年亏损10亿元。“商誉”成为华谊兄弟遭遇的最大难关,在2018年崔永元连续针对冯小刚、范冰冰、华谊兄弟的猛烈“炮轰”下,华谊的股价几次跌停。

发稿日华谊股价仍处于下跌趋势

“这是2008年华谊上市以来遭遇的最大一次冲击。”华谊兄弟董事长王忠军,在1月30日三亚面对机构调研时道出华谊遇到的危机:“实际上商誉是被投资企业成长潜力和未来价值的溢价体现,是投资并购的一种副产品,在每一个快速发展的行业里都会存在,只要控制好系统性风险,不让商誉过度消耗公司的未来成绩,也无需过度紧张。当然,商誉也并非只有减值或摊销两种处理方式,被并购企业经过孵化而更具价值的时候,商誉就可以通过稀释股权或者资本化来自然消解,说到底,还是价值主导。华谊兄弟对银汉科技的孵化过程就是很好的案例。”

在经历了长达半年之久的消沉期后,也因为在东阳市的纳税榜单上,纳税十强企业中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以约3.26亿元的纳税额位列第五,多少挽回了一些“声誉”。

从股市的一再跌停,到春节档期销声匿迹,崔永元“炮轰”事件中,华谊兄弟遭受的波及和打击可想而知。为了挽救公司,1月24日,华谊兄弟和阿里影业同日发布公告称,双方达成战略协议,双方将在华谊兄弟主控影视项目、艺人发展、衍生品开发、营销服务等领域建立全方位友好的业务合作关系。此外,阿里影业拟向华谊兄弟提供7亿元人民币借款,借款期限为五年,借款的年利率为中国人民银行同期五年期贷款基准利率。

为达成此次借款,华谊兄弟以旗下公司股权和高管及配偶进行担保,其中重要的担保标的是以知名导演冯小刚为重要IP的东阳美拉公司。华谊兄弟拟以持有的浙江东阳美拉传媒有限公司)70%的股权以及全资子公司华谊兄弟互娱(天津)投资有限公司享有的上海云锋新呈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合伙份额收益权提供质押担保;华谊兄弟全资子公司华谊兄弟电影有限公司、关联自然人王忠军、刘晓梅(王忠军配偶)、王忠磊、王晓蓉(王忠磊配偶)拟对上述借款提供连带责任保证,关联自然人提供本次担保不收取担保费用。

 

东阳美拉70%的股权,是华谊兄弟在2015年11月19日以价值10.5亿元的现金和股权获得的,目前华谊兄弟持有东阳美拉70%的股权,知名导演冯小刚持有30%的股权。冯小刚是该公司重要的IP,在被收购前冯小刚曾持有高达99%股权,被收购后该公司先后出品《我不是潘金莲》《芳华》《手机2》等影片,均与冯小刚有关。

而此前的1月8日,华谊兄弟连发多条公告,拟以持有的全资子公司华谊兄弟娱乐、英雄互娱、东阳浩瀚、华谊影城(苏州)股权、海南三套别墅等资产提供质押担保,共向浙商银行、平安银行、中信银行和民生银行4家银行申请23亿元的综合授信,并为2018年10月向招商银行申请的2亿元综合授信提供补充担保,5笔综合授信金额总计约25亿元。

华谊兄弟与阿里影业的战略合作,是一场传统电影公司与互联网电影公司的联姻,同时也是电影圈互联网基因与传统影业的结合,这中间折射了传统电影企业融资难的困境,也反映了新兴电影企业对原创内容的渴望。阿里影业之所以投资华谊兄弟,看重的是其IP资源,以及生产原创内容的能力。而这次7亿借款对华谊来说虽然解决了燃眉之急,但未来对企业的影响还有待时间的检验。

诚实的成本最低

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尹鸿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受流量影响,明星片酬有高有低属于正常现象,但目前的确存在个别演员片酬“奇高”的现象。虽然明星收入多,但是明星的税收也是比较高的。之所以有明星逃税,也是因为税收比例较高,例如:某演员如果片酬为1000万元,扣除20%之后是800万元,这些钱要缴税。800万显然超过5万元了,对应税率为40%,另外根据速算扣除数,最后还要减掉7000元,最终计算得出的个税为:8000000×40%-7000=3193000元,也就是将近320万元,最终拿到手的收入是为680万元左右。

在这样的缴税比例下,不少明星采用各种方式避税、逃税:

签订"阴阳合同":简单地说,用一份金额较小的合同向主管机关备案登记纳税,而双方的实际交易价格是另一份金额较高的合同。

虚假申报:明星以个人工作室名义采取不列或少列收入、多列支出、虚假申报等手段偷逃税款。

隐瞒收入:明星的收入来源比较广,方便隐蔽,所以有的明星会通过接商演、出席活动隐瞒收入。

移民逃避税收:为了躲避税收,有的明星会直接移民或者移居国外。

不得不说,明星偷税漏税的花样还真不少。不过,法网恢恢疏而不漏,违法的事情最后是会被抓到的。千万不要去冒险,作为高收入群体,该交的税还是要交的。

在2018年针对逃税的“铁腕”整治过程中,可以观察到有关部门对所有明星一视同仁的态度,在人民利益的前面无论有怎样的背景、资源支持,都要首先尽到一个公民应有的义务。

在张艺兴参加电影会议时,一位制片人曾说张艺兴是整个剧组性价比最高的演员。因为他来表演时自愿缴纳最高的税,这样国家的防御力量将会增强。有人说张艺兴是这样一个爱国的人,如果爱国主义也是一种人,那么价值官希望娱乐行业的明星企业家们,都缴纳依法缴税,而只有诚实的成本最低,也最能经得起时间的检验。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文娱价值官 的原创作品,责编:矫薇。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