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腾讯扶持小程序电商傍身,微盟为什么还在资本市场崴脚?

摘要:2013年微盟成立时,还处于导购平台电商化的大潮之中,微商概念刚刚崛起,微盟押注微商算是起了个好头。

去年曾跟微盟搬进了同一栋写字楼,做了一年的邻居。

微盟在三楼我们在六楼,上下班时间经常看到一群做广告业务的小姑娘戴着微盟的工牌挤在电梯口,电梯到的时候里边已经挤得人贴人,小姑娘们一脸失望扭头就去走楼梯了。

这是过去一年我对微盟最直观的印象。

微盟在业内也没什么存在感,毕竟是做toB业务的企业,把自己宣传成中国版Salesforce没人关注很正常。不过2015年科技圈KOL万能的大熊加入微盟出任副总裁,让业界多少知道这家公司。大熊还在文章中多次提及微盟CEO孙涛勇有一个30岁之前打造一个上市公司的梦想。

现在微盟上市了,这位曾不遗余力宣传的副总裁也低调离职了。而上市前离职,也是一个让人觉得奇怪的事。

按大熊的说法是“感觉错过一个亿”,这话很虚。但看到微盟次日最高达30.46%的跌幅,隐隐约约感觉到背后有一部大戏。

再往前,微盟的资本之路也非常怪异。

时运不好,借壳也败北

除了常规的融资外,2017年8月,微盟主动卖身给A股上市公司天马股份,后者以近12亿的价格买下了微盟60.4223%股份。这是微盟借壳上市的尝试。

天马股份的全称为浙江天马轴承股份有限公司,其主业为各类轴承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属于toB业务,跟微盟的业务完全搭不上关系。不过微盟有互联网模式、小程序、新零售等去年最热火的概念附身,而且与微盟业务概念相似的猪八戒网刚刚融了26亿人民币。按道理来说,这是一次不可多得的操盘,借壳后股价应该像江南嘉捷一样嗖嗖上涨才对。

可奇怪的是,这次收购也未让天马股份的股价有任何明显上扬。到2018年2月,微盟借壳天马股份A股上市彻底告吹。

回顾这次失败的借壳,最核心的问题还是出在微盟自己身上。

彼时微盟与微商贴的太近,而微盟的V店(已更名萌店)爆出多级销售(传销)丑闻,市场对微商颇有微词,股民不看好的股票就没有继续炒的必要。同时所谓的新零售市场还未发展起来,在2017年看起来,微盟干的新零售跟美团类似,吃的是美团看不上的业务。而关于小程序领域,微盟一没做起来、二腾讯还极力否认小程序跟电商搭边。

最最重要的是,微盟既没有得到腾讯的资源也没有拿到阿里的特殊关照,当时网联正处于酝酿的关键期,美团因为违规上线美团支付被约谈,微盟这种没背景的小平台更是战战兢兢。而微盟着急上市的核心原因也是支付业务隐患大,要趁早上岸。

这种背景谁能看得上呢?

借壳失败后不久,微盟就又以独立的身份四处融资,接连拿到了8000万元D1轮融资、3.21亿美元PreIPO融资,连腾讯都成了战略投资人,甚至还拿到了国家队国和投资的钱。

卖身一年半后,也就是上周微盟轰轰烈烈的上市了!但随之而来的股价大跌30%以上,也让人脊背发凉,砸盘砸得散户欲哭无泪。

对于微盟背后曾经的资本操盘手来说,日子就更难过了。顺着公开资料最全的天马股份摸下去,一部资本运作大戏映入眼帘。

在天马股份收购微盟前的2016年10月,另一家上市公司星河互联集团以29亿元买下天马股份控制权。星河互联熟悉的人不多,不过他背后的董事长资本运作大佬徐茂栋,互联网从业者多有传闻。

徐茂栋曾出手投资过窝窝团,还抢到了阿里中供铁军出身的大将吕广渝,但窝窝团最终结局并不美好。

徐茂栋出身于零售行业,当年靠着鸡蛋业务获得第一桶金,近年来一直在布局产业互联网和新零售,通过天马股份收下微盟也算是合理的操作。甚至徐茂栋也帮微盟引来了腾讯的投资,虽然只是腾讯旗下的创业基金,投资占股也只有2.13%

微盟装入天马股份后股市愣是没有一丁点反应,徐茂栋的资本梦从此破裂。

然后微盟改道拿到腾讯、国和投资的投资,并在一年半内成功完成港股上市。而徐茂栋则因为星河互联的股权质押爆雷,处于严重危机之中。

徐茂栋现在自身难保。

微盟与有赞是怎么出现市值倒挂的?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与微盟A股借壳失败相对的是,其最大竞争对手有赞,成功与港交所上市公司中国创新支付合并,顺利借壳港股上市。2018年4月18日中国创新支付公司用55亿股股票换有赞51%的股份,有赞成为中国创新支付公司第一“大股东”。6月15日,港交所上市公司中国创新支付正式更名为中国有赞。正式完成借壳。

中国有赞完成借壳交易的第二天4月19日,股价开始直线拉升,连涨半月后的5月3日才出现机构抛售引发下跌,随后又连涨近一月时间。股价从4月19日最低点的0.57港币,一路涨到最高点1.19港币,翻了一倍有余。

不过现在的中国有赞,已经重新回到了0.58港币,总市值为77.97亿港币。

对比来看,微盟上市首日最高涨幅曾一度达到10.71%,市值一度达到67.38亿元港币。这一市值已经非常接近中国有赞当下的市值。只是次日股价跳崖式大跌30%、市值缩水至当下的56.32亿的表现,实在难以挽尊。毕竟微盟曾号称微信生态第一大股。

微盟创始人兼CEO孙涛勇

中国有赞的财报显示,2018年上半年总营收为2.74亿元人民币,毛利为1.16亿元人民币;微盟的招股书则透露,自己2018年上半年总营收为3.32亿元人民币,毛利为2.31亿元人民币。

对比下来,微盟的表现比中国有赞更好才对,然而现实是,中国有赞的市值远超微盟。

造成这种倒挂现象也不是没有依据可循。两家最大的不同就是,中国有赞通过中国创新支付拿到了支付牌照,第三方支付业务大幅提高了自己的毛利率。而微盟的支付牌照还遥遥无期,去年9月,微盟涉及两清问题,面临严监管问题,微信官方也在重点清理违规微商城的支付功能。

看看微盟IPO认购的细节:3亿的发行股中,为散户提供了3000万股本打新,但散户看不上认购不满80%,机构部分也只是略微超额认购。这样的表现,也就难免上市当日下午股价开始下滑,次日散户引发集体抛售了。

其实微盟团队从2016年就开始尝试上市,一开始将目标锁定新三板,而后搭上徐茂栋开始转向A股借壳。现在终于搭上腾讯、万达,选择港股独立上市,但最终的上市结果并不理想。跟竞争对手有赞的一步到位相比,实在是过于曲折。

只能说微盟运气太差,每一次的鼓点都踩错了。

第一次借壳上市,微商遇冷,主打的新零售概念被视为微商的变种;第二次港股上市,小程序电商潜力被拼多多吃干抹净,小程序开发进入瓶颈期,新零售则处于艰难推广和证伪过程没有任何爆发迹象。

而对比有赞,2018年4月借壳上市的时间点,正是腾讯宣传“提高toB能力”扶植产业生态的节点,小程序电商、小程序赛道成为市场最热概念。最关键的支付牌照问题,也靠着中国创新支付解决了。可以说从头顺利到尾。

中国版Salesforce还得靠电商续命?

当然,把一切问题归结为运气不好、腾讯不给力是不恰当的。毕竟自己已经拿到腾讯投资,而且当下腾讯全面转向产业互联网布局,2018年腾讯还放弃了扶持腾讯系独角兽路线,重点培养扎根于微信生态创业公司。即便每个行业都有自己的周期,总结到最后,微盟自己的业务水准还是自己运气的关键。

微盟自己的核心业务还是一个别扭的存在

2013年微盟成立时,还处于导购平台电商化的大潮之中,微商概念刚刚崛起,微盟押注微商算是起了个好头。但随后更有实力的低价导购平台口袋购物空降微商行业,还抢到了腾讯1.45亿美金,此后微信在用户资料界面给出了突出的“微店”标识,一把给微商赛道定了基调。这为微盟们的发展埋下了阴影。

微商赛道被占?那就做微商的送水人。所以,你看到现在的微盟声称自己是中国版的Salesforce,为商家提供CRM管理系统。

但中国互联网过往20年的发展史中,企业软件服务一直都是根基不稳营养不良的市场。阿里中供铁军曾到长三角珠三角地推过1688,但最终阿里回归到免费路线上,拿出了改变中国的淘宝。

中国更广阔的市场在中低层用户身上是不言而喻的事实,特别是在微信这样一个抹平三四线差距的产品上,微盟面向的用户使他的商业模式存在悖论。口袋购物以及众多扭曲成传销项目的产品的失败,已经说明了这条路有多难做。

最终一个从百度凤巢出来的创业团队,变成了腾讯社交广告的分销平台,在全国各地建立起分销公司。目前看起来,微盟最大的优势就是自己庞大的商务军团,这跟互联网行业讲究的扁平化、技术为王脱节。

成为腾讯广告分销平台的微盟,梦想也变成了在腾讯社交广告平台之上,再造一个阿里妈妈式的电商广告平台。原因也很简单,目前所有广告平台中,电商广告平台的客户量大、投放稳定、品类众多。

但阿里旗下的淘宝联盟官方发布的数据显示,社交流量带来的电商转化,只占整体电商业务的10%,腾讯社交平台只有6%。市场天花板过于明显。

所以微盟又跟着腾讯发力智慧零售、小程序风口、拼多多火爆的步伐,发力小程序电商和新零售服务。

经过多年的挣扎,微盟目前的业务涉及腾讯平台的广告分销、电商活动推广、CPS佣金推广、CRM电商管理系统等等。除了B2B电商货源服务、toC电商平台以外,微盟在电商市场已经做出了充足布局。

微盟是时候像拼多多一样打出独立toC的电商平台,组建中心化的流量平台。通过廉价的微信流量成长为新的电商平台才有未来,而不是依靠微信不甚明确的购物需求自生自灭。

这也是腾讯的需求。腾讯的流量只是用来培养潜力产品,想要获得高速成长走向成熟,还是需要自己独立出来自发获取流量。

有拼多多这样的优秀前辈在前,有赞已经在策划自己的独立电商平台,上了市的微盟在资本市场的压力下,注定与中国版Salesforce渐行渐远。

综合目前的消息来看,微盟有意通过收购来打造自己toC的电商平台。

上市前路演中,微盟创始人孙涛勇曾明确表示将从收购入手来扩张业务。同时,被微盟称作战略投资人的腾讯手中正好有一个标的需要卖身——就是曾经被视为微商未来的口袋购物。

去年7月,业界曾曝出腾讯有意1.5亿投资微商平台有赞,而这笔投资的交换条件是将有赞与口袋购物合并,随后有赞CEO白鸦亲自出面辟谣而不了了之。

这一事件透出的关键信息是,腾讯有意将陷入困境的口袋购物并入其他腾讯系公司,以期继续发光发热。

也就是在腾讯有赞爆出绯闻后不到一周时间,拿到腾讯投资的微盟开启大手笔资本运作。7月10日,腾讯、天堂硅谷、昆山悦村等十数家投资机构退出了微盟发展的股东名单,他们手中的股份也被高溢价转到微盟香港名下。微盟香港的实控人为微盟创始人孙涛勇。港股上市在当时就已经呼之欲出。

不过对于微盟来说,还有不少难题。

在微盟的基石投资者中,万达控股的丙晟科技、汇付颇为亮眼,万达还有个屡败屡战的电商平台飞凡网,主打新零售。其中的丙晟科技又是由万达、腾讯、高朋(Groupon中国,现改名高灯)合投的一家新零售企业。

微商OR小程序?电商还是新零售?这么多有背景的大佬,未来微盟该如何抉择,又是一个难题。

结语

回看踩乱所有鼓点的上市之路,真对微盟未来的选择捏一把汗。

我们也要注意微盟作为上海企业,在业务上的不同之处。上海最成功的互联网企业携程,其最为人称道的业务就是电话呼叫中心这个集广告效应和商务服务为一体的服务。上海诞生的企业无一例外都极度重视商务渠道的建设,这跟互联网流行的轻资产相违背。自从上海推出自贸区,大量与电商相关的企业都开始扎根上海。微盟也是在这一背景下,将总部从北京迁往上海。

相比竞争对手,微盟在全国各地有着完善的商务渠道团队,这在保证公司营收的同时,也限制了未来的发展路线。

从这样的业务构成上来看,微盟更适合背靠万达开拓新零售市场。不过在技术能力上,微盟又更适合顺应趋势开发toC的电商平台。当然,什么能赚钱就做什么业务,才是拉升公司各业务成长的重心。

最后,还是劝诫微盟团队别被资本市场迷花了眼,早日找到一块自己擅长且能够长期耕耘的业务,打造自己的核心优势。否则,即便拿到腾讯的重点扶持,微盟还是会被市场视为腾讯广告的分销商,错失一切风口。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科技新知 的原创作品,责编:矫薇。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