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沧海一声笑!

摘要:马云,是阿里人的马云,是乡村教育的马云,是中国人的马云,更是全世界的马云。

2019开年似乎是很多互联网大佬的高光时刻,自从罗振宇用一场跨年演讲拉开了新年的序幕之后,互联网大佬们就像是下饺子一样挣着把聚光灯往自己身上揽。

当然,罗振宇的跨年演讲虽然被质疑,但那多少算是“幸福的烦恼”;而这之后张小龙的一次“走光”瞬间就成为了互联网人的榜样,像这样“认真、严谨、傲娇”的互联网人真的很稀罕;张小龙还没走远,第二天雷军就宣战华为放话“生死看淡、不服就干”;雷军余怒未消迅速就被张一鸣、王欣和罗永浩接过了“五色棒”,虽然“声势浩大”,但遭遇了微信的“壁咚”撞上南墙之后终究无法“力挽狂澜”;三国联军委顿之后就是被5G推到风口浪尖的任正非,他用一个半小时教这个世界重新认识了华为。

当然,在这一群人高光的背后,还有一部分人在与阴影同行:许家印的梦醒时分、库克的栽赃嫁祸(苹果的表现不好,全怪中国)、杨元庆的世界和平、贝索斯的婚事巨变、马斯克的中国工厂、李想的飞来横祸、董明珠的负重前行以及李彦宏愿景十分。

看看,短短的十几天,这些互联网大佬就像是过眼云烟一般从我们眼前“暴走”,向前一步壁立千仞,退后一步悬崖万丈;但不管怎么说在2018年这场席卷全球93%资产的互联网经济寒冬还未散去的时候,互联网人,尤其是创业者,总得发出一点声音,搞出一点“大动作”证明你还活着,不然是怎么死的都没人知道。

而在这些互联网大佬“颅内高潮”,在这个生死攸关的“大时刻”,我们的马云、马爸爸,却只有四个“道法自然”的“小动作”:

1月3日,马云发表了他新年的第一个演讲。

马云又出金句:“你连你妈都改变不了,你只能改变你自己”。

1月6日,马云的酒吧“HHB”(HHB MUSIC HOUSE;平头哥)开业。

马云说HHB“不以挣钱为目的,大家纯粹是帮助好音乐、好酒、好朋友聚的地方,这就是我们的出发点。”

1月12日,马云建言海南对标香港且必须超过香港。

马云提出一个观点:海南不需要做中国的夏威夷,而是应该做二十一世纪的夏威夷或者二十二世纪的夏威夷;另外一个定位是要对标香港,且必须超越香港。

1月13日,马云的朋友们齐聚三亚,为马云的公益和教育事业助威。

马云说:“我们14亿人,很多人的教育营养是严重营养不足,而农村是教育营养非常不足的地方。”

当然,马云的“小动作”远远不止以上这些,比如向总理建议、支付宝进军监狱、在某论坛发表金句……如果说HHB酒吧是马云给自己开的,是他这么多年来送给自己的“养老”的小小礼物,属于玩票的性质;那么他在1月3日的演讲、在1月12日的建言以及1月13日的饭局都切切实实是在通过自己的言行影响整个世界。

而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这几代人罢黜百家,独尊马云的缘故。

天工开物

电子商务最早源于美国,Amazon、eBay都是各自领域的先行者。

当然,这和美日历史悠久的传统零售有一定的关系,在美国有沃尔玛为代表的超市体系,其中沃尔玛多年来雄踞世界500强第一,在全世界拥有超过11000家门店;而日本则有全家罗森7-11、无印良品、优衣库、吉之岛等各行各业的零售范本;这是电子商务的温床,也是电子商务的法外之地,于是,美国1995年有了亚马逊,但日本却因为国情互联网经济一直发展缓慢。

在这里还有一个大背景:直到1994年4月20日中国才获准接入互联网国际专线。

很长时间以来,中国的传统零售业基本都在学习美日零售巨头的玩法。

1995年贝佐斯创立亚马逊(一开始叫Cadabra,性质是网络书店),同一年马云第一次前往西雅图,与DaveSelig和DoloresSelig在一起,马云第一次接触了互联网,回国后便开始创业;他说,现在互联网上没有中国的信息,“我们的工作就是把中国的贸易信息介绍给全世界”。

但就像高举“中国人离信息高速公路还有多远?向北1500米。”的瀛海威一样,张树新的互联网接驳业务和马云早期创办的公司“黄页”都是那个时代的“布道者”,也是那个时代的“悲歌”。

直到1999年春节马云离开北京回杭州之后,在那间还没装修好的房子中创办了阿里巴巴,历史的车轮才被马云“撼动”。

阿里巴巴的名字源自马云在旧金山街头看到的英文的 alibaba 得来的灵感——在童话故事中,“阿里巴巴打开宝藏的咒语就是芝麻开门”,这和马云当时想做全球电子商务的想法不谋而合,马云觉得“阿里巴巴”这个名字就像咒语一样能够打开电子商务的财富之门。

阿里巴巴作为中国电子商务的起点,立足于中国不仅打败了像是eBay这样的国际巨头,在电子商务领域还有很多中国式的思考和创新:比如支付宝、天猫商城、菜鸟物流;阿里巴巴不仅诞生出像是支付宝这样的杀手级应用、还孵化出像是蚂蚁金服这样的金融独角兽;而且在互联网因为2008年iPhone首创 App 生态颠覆PC端的时候,阿里巴巴深度参与到移动互联网的浪潮,屡败屡战之后终于有了钉钉这款企业级应用打穿了微信的社交垄断。

2016年10月,马云在年度的云栖大会上提出“新零售”这一概念,用盒马鲜生这种零售新物种瞬间开启了下一个战场,并把老牌电子商务苏宁、京东、国美和新生电子商务蘑菇街、每日优鲜,以及三江购物、联华超市、银泰、大润发等传统零售拖入战局。

到目前为止已经不仅仅只是国内,很多国际品牌也争先恐后加入战场:意大利著名餐饮连锁超市Eately的FICO的美食主题公园、印度初创饮品公司GOODNESS的打通线上线下之后登陆各大零售店、美国珠宝公司Tiffany&Co2018年7月在伦敦开设了其全球首家Style Studio新零售概念店、星巴克美国总部为环节订单超载测试无收银员店、雅诗兰黛在英国推出AR服务、日本7-11、 全家、罗森等便利店拟普及自助收银……

虽然电子商务和连锁零售都是“舶来品”,但马云的“新零售”却已然开始“攻城略地”。

1月13日,在全球零售业最重要的大会全美零售联合会(NRF)年度展会上,阿里巴巴获得全球零售业最大奖,被评为“未来零售创造者”。

这意味至少在电子商务这一领域,中国模式正在从Copy to China变成Copy from China。

功成身退

2018年9月10日,阿里巴巴发布公告:在明年的9月10日,马云(风清扬)将不再担任董事局主席,由现任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逍遥子)来接任董事局主席一职。在那之后,马云则继续担任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成员,直至2020年阿里巴巴年度股东大会。

对于,马云要离开阿里巴巴这件事情,我想大多数人和我一样,我们的内心都是拒绝的。

不管马云和张勇之间的关系有多“铁”,不管张勇个人的综合实力有多“强”,又或者是张勇那张脸相比于马云而言又有多“帅”,对于阿里巴巴的认知,我相信很多人依旧会而且只会停留在马云时代;就像李彦宏之于百度,马化腾之于腾讯,盖茨之于微软、扎克伯格之于脸书,乔布斯之于苹果。

不管陆奇有多优秀、纳德拉有多卓绝、库克有多出色、张小龙有多温柔,我们对于一个品牌的记忆往往是和它的创始人绑定的;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甚至只有品牌的创始人才更能代表一个品牌,决定企业和消费者的未来;这也就是盖茨之后微软失去市场、乔布斯之后苹果失去消费者的原因,这也大概是互联网经济之下互联网品牌有可能成为爆款却无法一直长青的部分原因。

我们把目光拉回马云身上,马云的颜值、财气和魄力真的很具有识别性,虽然在BAT三巨头马云的颜值垫底,但他所处的社会层次、接见的人,说的话和李彦宏、马化腾根本就不在同一个层次;虽然他们相差不超过7岁,马云1964年、李彦宏1968年、马化腾1971年。

作为BAT曾经的核心业务:百度的竞价排名、阿里巴巴的电子商务、腾讯的社交和游戏其实都有不少诟病;百度竞价滋生了莆田系、腾讯游戏对下一代产生了不良影响,就社会舆论而言阿里巴巴的社会影响相对较小,虽然它填满了女人的购物车掏空了男人的口袋,但买买买毕竟是人之天性;竞价和游戏本身自然没有太大问题,我们无法容忍的是百度和腾讯成为了帮凶。

纵观中国互联网三巨头,李彦宏鞠躬尽瘁忙着“重塑人设”忙着给百度“擦屁股”,马化腾无心插柳忙着“养蛊”忙着给微信“商业化”,只有马云有心栽树带出了一支能征善战的“铁军”:蚂蚁森林、捐步、余额宝以及亦正亦邪的花呗,这些都是当下年轻人最主流的生活方式。

而这些都是马云时代的阿里巴巴带给我们的。

只不过这一次马云大概是真的要退休了。

其实最早马云的第一次“退休”是在2006年,他把公司总裁的位置让给了卫哲。

2013年,48岁的马云又退后一步,把集团CEO的位置让给了陆兆禧。

2019年,马云连最后董事局主席的位置也不要了,继任者张勇。

但此时此刻的马云还有最后一个身份:阿里巴巴的“永久合伙人”。

功守道

马云说过,阿里巴巴要做一家102年的企业。

而想做一家百年企业就必须让公司脱离创始人,把公司的管理交给制度和系统;盖茨完成这个过程花了25年,而马云时至今日的第三次退休,花了19年。

不考虑其他因素,马云退场的时机刚刚是互联网硬件遇见天花板,三星撤出中国、苹果在中国业绩滑坡,只有华米OV还在用为数不多的创新继续抢占中国市场,但外观和硬件都没有太大突破;与此同时,国际市场的软件生态也几乎黔驴技穷,由iPhone制定的App生态正在面临facebook、谷歌、Netflix和微信的围攻,国内市场也逐渐红热化,要不然也不会出现“三英战吕布”高开低走的冷笑话。

当然,更大背景还有国与国之间的贸易战,以及波及全球的互联网经济寒冬。

在硬件上阿里巴巴没有太多城府,平头哥半导体成为那个科技巨头界闯入大门口的“野蛮人”,在软件上有了支付宝的杀手锏以及钉钉的护城河,阿里终于能够喘一口气。

而马云这次“退居幕后”,也给阿里巴巴留下了铁打的电商市场、武装的蚂蚁金服、依旧还有想象空间的企业级应用钉钉、物流界的新巨头菜鸟……

可以说马云给张勇留下的局势一片大好,没必要像李彦宏“孤注一掷”,也无需像马化腾“内心纠结”二选一;但是阿里巴巴也面临着“巨大”的危机。

一方面是2019年蚂蚁金服已经过了“躺赢”的年纪,银行被马云改变了反过来成为了掣肘。

另一方面就是马云的电子商务让传统企业认命之后,又被国外奢侈品巨头给盯上了:越来越多奢侈品高管们意识到,大举进军奢侈品行业的美国与中国科技巨头将真正危及欧洲奢侈品行业老大地位。

但这影响不了阿里巴巴鲸吞国际电商市场的决心。

回顾阿里巴巴的发家史:以前马云的创新受制于中国的政治体制,但它敢于站出来与当时并不怎么良好的中国商业信用体系,创立出了“芝麻信用”这个孤品;而阿里巴巴又是在阿里的这套信用体制之上建立的高楼大厦,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它就代表了中国互联网的商业信用。

但现在中国社会已经形成了比较有竞争力、创新力和良好信用体系的商业环境,比之欧美也不差。

既然阿里巴巴已经失去了再一次定义中国商业生态(信用)的契机,那么,现阶段面临的要务就是融入中国这个大的商业生态,形成一套属于自己并且更加高效的商业引擎,只有像华为一样不但让自己变得更好更有优势,才能完成在这次中美商业生态“大对战”中的“生态跃迁”。

而这,或许就是马云之后阿里巴巴的核心命题。

虽然马云和阿里巴巴渐行渐远,但马云“不服就干的平头哥”的精神将会融入阿里巴巴的基因。

马云,是阿里人的马云,是乡村教育的马云,是中国人的马云,更是全世界的马云。

对于还依旧恋栈不去的60、70、80后创业者,马云的离开或许会成为一个榜样。

作为阿里巴巴的马云快要离开了,但作为“乡村教师代言人”的马云还在“言传身教”。

同样都是马云,或许,我们会对重新认识自己作为“教师”的马云更感兴趣。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幻梦邪魂 的原创作品,责编:矫薇。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