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军和罗振宇都不发好人卡了!

摘要:以前的公司喜欢家庭式的固定情感联系,但今天的青年人厌恶圣母,讨厌绿茶,反对一切政治正确,他们拥有承受残酷现实的能力,这大概也是一种进步。

​当一段感情即将划上句号时,很多人会选择发出好人卡,这不单是你好我好大家好,把缘尽的责任推给冥冥中的造化弄人,还可以强行送出一个完美人设,即令对方背叛这段关系也不得不承担道义责任。

但好人卡之于商场和职场,作用越来越微弱了。

雷军“挂味”华为很久了

小米和华为、联想那一辈公司互不服气由来已久,但彼时产品冲突并不激烈,多半还是互发好人卡,真正交恶是2014年,那一年华为开始全力做互联网手机荣耀,联想杨元庆猛批“互联网思维”,雷军来不及庆祝对魅族的胜利,就卷入了与华为的论战。

他在微博转发了一篇“小米4做工粗糙”的文章,发出“这样的黑稿是哪位友商杰作”的逼问,遭到华为高管的集体围攻,刘江峰说“贼喊捉贼”,张晓云骂“妄自猜疑和做贼心虚”。斗嘴到这种程度,雷军的人设就没法应对了。

为什么?因为他习惯的是低姿态,说话谦恭得体,地盘寸土必争,“我18岁就是乔粉,我从来没有奢望过自己能成为乔爷第二,小米也相对成不了苹果,由于乔爷是神,是我们顶礼膜拜的偶像,极简完善设计是我们无奈企及的高度。”就算是对万民diss的00后CEO,雷军也只是感叹“长江后浪推前浪”,前辈的长者气派很足。

所以他不能学罗永浩一句“傻X”直接怼回去,他只能继续给华为发好人卡。

雷军微博@了余承东,“华为是中国企业的骄傲,因为华为的原因,我们对华为终端一些做法一直容忍。华为终端本质上不等于华为,某些人无节操的做法严重抹黑了华为无比宝贵的品牌,让每个人心痛!

华为是否戴得起这顶高帽并不重要,雷军就是一边表达粉转黑的伤心和愤怒,一边间接暗示任正非清理门户,但大家都是明白人,岂是被文字罩住之辈?

余承东先撇清指控,“我询问了我们荣耀团队,并没有去黑小米!”然后反呛,“我们无法也不能去控制互联网上人们发表意见的自由。没有大气量,无以成大器。坚持做好自己,不要去在意别人怎么说吧!”

用轻品牌荣耀在线上和低端市场缠住小米就是华为的既定战略,雷军的控诉当然不会有任何结果,此后华为终端发力,2016年后的小米更无力吐槽了。

2017年初宋立新采访雷军,问“华为是否有互联网思维“,雷军避重就轻,“华为也是中国企业的骄傲,华为今天之所以做得很好,我认为也是小米的贡献”。

今天的雷军突然变得忍无可忍,背后大有深意

国内手机出货量的最高峰是2016年的5.22亿部,此后就掉头向下,2017年是4.61亿部,去年是4.14亿部,国产品牌之所以看起来“欣欣向荣”,很大程度上是吃掉了三星、苹果丢失的份额,但随着两家跨国巨头退回基本盘,这个红利早已消失,今年国产手机领跌就成了大概率事件,这使得两个因素变得特别重要。

其一,各家品牌越发需要死忠的购买力续命。

其二,2000-3000元区间,性价比合理的时尚手机会走红。

雷军不再给华为发好人卡,或者说抛下温文尔雅的预定人设,一方面是让拆分后的红米放手与荣耀肉搏,另一方面也是给米粉传递提前站队的心理暗示。

此外,罗永浩的经验也证明,攻击性人格远比老好人有用,极端化表达很容易形成抱团的集体认同,与之相应的是手机消费的粉化倾向会越发明显。

过去4年红米在小米总销量中的占比一直超过75%,也贡献了六成以上的营收,小米既然暂时没法与华为打营收和利润之战,当然就必须关门放红米,与荣耀打一场出货量之战,别说不发好人卡,就是让雷军露人鱼线,也是没办法的事。

罗振宇是另一种情况,他不但不发好人卡,还创造了一种全新的员工关系学。

以前罗胖比老罗克制,所谓克制,就是不会因为粉丝护体,就随意挑战公众情绪,用罗振宇的话说,“不怕被骂,就怕被嫌弃”,每次跨年演讲,他不是输出观点,也不是传播知识,他是塑造一种人格信任。

在得到内部,管理层向员工示好的方式很独特,“我们公司不允许有任何一条规矩,从上班时间打卡到团队的KPI一概没有。”但其实有一条规矩得到保留了,就是年景不好的时候要降薪,要裁员。

这种事谁碰上都不开心,但都能理解,只要先动手的一方碍着面子,念及旧情,大家还可以做到“君子交绝,不出恶声,忠臣去国,不洁其名。”

得到APP非要破例,就是拒绝按惯例给200人的产品技术团队发放1个月工资的年终奖。

这事的内情不得而知,我们假设这家公司已经有了一个让员工“共体时艰”的预设立场,但实操的选择其实也很多:

1、学董小姐逆势涨薪,发2个月年终奖,皆大欢喜;

2、可以邮件说明困难,然后再发出这笔钱,大家感恩戴德;

3、打悲情牌,高管先降薪,远在美国的贾老赖都懂这个道理,FF降薪,他只拿1美刀;

4、弄出一套新的人力KPI,让所有人不合格,名正言顺;

5、闷声不响,只字不提,让人产生这钱可能节后再发的错觉。

得到选择了第四招,这不是最糟的,最糟的是还讲了好几个大道理。

1、年终奖是行业“陋规”,因为有人拿了钱就离职;

2、公司有钱,但这个钱用来做技术沙龙了,这才是终身受益;

3、产品技术团队很多人滥竽充数,不该为他们浪费资源;

4、有自知之明、不愿尸位素餐的人可以拿年终奖;

四条道理对应着四个观察,说明在得到管理团队看来:

1、产品汪和程序猿没有节操,拿了年终奖就跳槽,而且不是个例;

2、这些人水平太低,只知道拿钱,却不知道学习比赚钱更重要;

3、只有很少人有资格拿钱,具体是什么人邮件中也提了,能够带领团队攻克最难项目,再就是扫地僧级别的大牛,邮件并没有说明这样的人才为何独爱得到,而不是去腾讯、阿里之类的公司谋求发展。

4、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给出路,不满意可以闪人。

罗振宇和他的小伙伴们史无前例的选择做恶人,而且理直气壮;员工拿不到钱,还被说得特别不堪。

降薪裁员这种事年年有,但以往至少会发好人卡。

我还记得当年金融危机公司降薪时,老板“执手相看泪眼,竞无语凝噎”的情景,那种愧疚很动人,我知道他不容易,卖了房子维持公司,所以也领情。

另一种是猛灌鸡汤,“只要好好努力就不会被裁员”,这听起来是一个主观标准,其实量化出来非常客观,能留下来的都是能创造收入,年轻肯拼命的,连任正非都说,“华为是没有钱的,大家不奋斗就垮了”,何况每家公司还有那么多左右逢源、长袖善舞、知情识趣的聪明人。

以前的公司拿走你的前途,清空你的钱包,但至少会留下尊严,现在的公司会把所有的东西一并拿走,顺便再给你讲一番大道理,所幸这堂人生课不收费,偷着乐吧。

为什么发好人卡过时了,或许是价值观变了。

中国互联网迭代了20多年,从产品到人设都到了推倒重来的时候;

以前的公司喜欢家庭式的固定情感联系,但今天的青年人厌恶圣母,讨厌绿茶,反对一切政治正确,他们拥有承受残酷现实的能力,这大概也是一种进步。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虫二 的原创作品,责编:矫薇。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