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价跳水、变现受阻,美图做中国下一个Instagram有戏吗?

摘要:美图三大变现之路频频受阻,转型社交是否成为其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如今的美图大不如以前。

2018年以来,美图的股价一路暴跌,在去年12月24日,其收盘价只有2.09港元/股。与2017年3月20日,一度高达23.05港元/股的美图股价相比,可谓是一落千丈。而且在一年半前,美图的市值有近千亿港元,但截止到现在,美图市值已不足90亿港元,市值蒸发高达九百亿港元。

可见,美图在股市坐了一把跳楼机,而美图的股价又是为何频跌呢?

股价跳水的背后推手:连年亏损、用户流失

美图不论在上市前,还是在上市后,都一直处于亏损状态。

从美图历年年报的数据可知,2013年至2015年,美图在营收逐年递增的同时,亏损额也在逐步扩大,这三年的亏损额分别为2581万元、17.72亿元和22.18亿元。

2016年上市后,美图的亏损进一步扩大,亏损达到62.61亿元。而且,美图虽然在2017年度利润上的表现大有好转,亏损额大幅缩小,但仍有1.97亿元的亏损。也就是说,美图仍未实现盈利。

不过,进入2018年后,美图略有起色的业绩又开始恶化了。根据美图2018年8月公布的上半年业绩报道显示,美图营收仅有20.52亿元,同比下滑了5.9%;净亏损1.3亿元,同比基本持平。同时,美图官方曾表示,预计2018年全年美图将有9.5亿元至12亿元之间的净亏损。

美图常年亏损多多少少都会引起其股价的涨跌,就以上这些不理想的数据来看,美图并不能尝到盈利的甜头。加上近期各大媒体曾报道美图过度收集用户隐私的信息,在一定程度上这些都有可能导致部分股民对美图前景存疑。

除此之外,造成美图股价不振的另一大推手就是其用户的流失。美图2018年上半年的财报显示,美图的月活跃用户数3.499亿,较去年同期下降了15.9%。按产品划分,各项产品的月活跃用户数均有所下降,其中美图秀秀同比下降了1.2%,美颜相机下降了6.2%,而美拍则下降了56.4%。

对此,美图方曾表示,用户量减少的部分因素是2018年3月和6月各应用商店暂停美拍的下载。但是值得注意的一点是,美图在2017年用户量就已经出现流失现象。美图2017年财报指出,美图各个产品的月活跃总用户数为4.15亿,相比2016年下滑了7.6%,除了美图秀秀2017年月活跃用户较上一年增长了14.8%之外,美颜相机和美拍在2017年月活跃用户数都呈现下降的趋势。

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美图产品对用户的吸引力有限,同类产品出现的同时,美图产品的创新程度不足以留住用户,而用户的流失难免会动摇股民的军心,美图股价大幅下跌也是情理之中。

其实,美图上市后有三个商业变现方向,分别是智能硬件、软件广告和互联网增值服务,以及电商平台,但目前看来,似乎这三个变现之路都不畅通,造成美图连年亏损。

美图三大变现之路受阻

目前,美图推出了美图秀秀、美图手机、美拍、美图美妆等诸多软硬件产品,但是美图的发展表现却不尽如人意。而美图是如何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困境呢?

第一,对手在升级,入局者在增多,而美图手机却深陷更新换代的瓶颈。

美图手机的主要受众群体是爱自拍的年轻女性,其受众面相对于一般的智能手机受众面要小,意味着美图手机的产量不会太大,价格上的优势也不明显。

而且美图手机的主要功能就是拍照,而OPPO、小米、vivo等各大手机厂商纷纷都利用了新科技推出拍照技术更加优化的手机产品,抢占了大量的市场份额。由于其他手机的拍照功能不断优化,美图手机的竞争优势在一定程度上会有所削弱,那么美图手机就会被性价比高的华为、vivo等智能手机压缩其市场空间。

另外,市面上出现了越来越多的美颜app,如B612咔叽、无他等,这同样会稀释掉美图手机的核心竞争力,要知道用户只用免费下载美颜软件,就可拍出美图手机的效果,自然大多数人不愿花钱去购买美图手机。

还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美图手机的更新换代跟不上。2017年美图推出了5款智能手机,而2018年上半年仅推出了1款产品,原定于2018年底推出的V系列手机也将推迟到2019年发布。

种种不利的因素聚在一起,势必会影响到美图手机的销量。据了解,美图的主要收入来源是智能硬件的销售,而智能硬件产品主要是指美图手机。2018年上半年,美图的智能硬件营收占比为72.14%,但较去年同期相比,营收占比有所下降。可见,美图对美图手机依赖度较高,盈利点出现畸形,一旦美图手机的出货量出现问题,就会影响到其智能手机业务的发展,随之美图的智能硬件变现之路受到了阻碍。

第二,美拍在短视频擂台上遇到了不少武林好手。

美拍作为美图公司的一款短视频产品,目前其处境比较尴尬。随着抖音、微视等产品的出现,美拍在短视频领域的影响力逐渐减弱。2018年9月,美拍的渗透率只有2.8%,较去年同期的4.2%相比,有明显的下降。其实,产品的发展与其背后资金、流量的支持存在一定的关系。与美拍相比,抖音、微视等产品背后有互联网巨头强大的资源支撑,那么美拍被赶超也不足为奇。

同时,美拍此前因低俗短视频和未成年违法直播等内容被监管部门约谈,迫使其下架整顿,在一定程度上威胁到了其生存的问题,多多少少会阻碍到美拍短视频变现的步伐。

第三,美图的美妆自营电商变现结果不理想。

美图一开始的服务对象就偏向女性,加上大多数女性对美妆的青睐,那么美图确实能为其美妆带来一定的流量。但是美图做美妆电商业务并不顺利,要知道这需要强大的供应链支持,而且其运营、物流等环节也需要投入大量的资金,如果没有高的交易额,平台是很难实现盈利的。

据美图公布的2018年上半年的财报,美图互联网业务营业成本为3.4亿元,其中美图美妆相关的收入成本是9370万元,而去年同期并没有这项收入成本。另外,网易考拉、天猫国际、唯品会等平台的美妆业务也比美图美妆要更成熟,可以说美图美妆的盈利空间受到了一定的挤压。这就意味着,美图美妆不仅没有取得成效,反而还加大了美图的亏损。

而目前,美图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困境,开始断臂止损,但是有可能其困局还是难解。

转型美和社交,美图要做中国Instagram任重而道远

“美和社交”是美图接下来的主要发展方向,而美图要想社区化转型,除了在自身的app上加入一些社交功能,另外还需给自己“瘦身”,毕竟在2018年4月,即使美图秀秀上线了社交功能,也难以缩小美图的亏损,这从它2018年上半年的财报就可知晓。

不久前,美图频频开启了“大动作”。

一是美图将自己的手机“送”给了小米。2018年11月19日,美图与小米达成了战略合作伙伴,小米将负责硬件生产、系统研发与推广销售,而美图将提供影像技术及logo标志,就连类似美图皮肤检测仪beautymore等智能硬件也将交由小米及关联公司生产。

这就意味着,美图能够解决掉手机的制造成本,改善供应链的问题,进而回归到轻资产的道路。同时,这也表明了它从“工具”到“社交”演变的信心。

二是美图将自己的美妆“嫁”给了寺库。就在2018年11月22日,美图与寺库、寺库投资运营的TryTry达成了战略合作意向,美图美妆app将由寺库投资的美妆电商TryTry运营。

此次“联姻”确实能够让美图美妆拥有寺库完善的供应链,但是这与“断臂”的性质差不多,实际上,美图是将生产开发、运营管理的权利交出,而这对美图来说,算是不得已而为之。

可以看出,这两次动作都是美图在切割自己的非社交业务,不过,美图要想成功转型社交并非易事。

目前,国内的社交领域已经被微信、QQ、微博、知乎等社交产品瓜分得差不多了,短视频平台也有抖音、快手等强势玩家存在,所以现在美图只能在相对空白的图片社交中寻找自己的落脚点。

美图COO程昱曾表示,要进一步聚焦“美和社交”战略,需大力投入内容生态的建设,其对标的对象是Instagram。虽然近几年国外的图片社交产品Instagram十分流行,但是国内的图片社交领域并不热闹。

而美图巨大的用户基数确实能够为其图片社区引流,但是比美图用户量还大的支付宝也没能通过“校园日记”、“过年集五福”等活动强化其社交属性。另外,像微博、微信朋友圈同样可以充当图片社交的角色。简言之,美图要想做“中国Ins”,难度可想而知。

其实,在社交这条道上,早已是狼多肉少。美图现在才来插这一脚,似乎有点迟,而现在,美图要靠社交产品重振业绩仍任重而道远。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刘旷 的原创作品,责编:葛文。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