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没有C位

摘要:不出意外,未来数年这些企业还将会是科技狂奔路上重要的力量,只是市场一贯比想象中残酷,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没有谁能轻易一骑绝尘直冲云霄。然而,荆棘就是机遇。

22236

今年“C位”是全民视野中最高频的词,然而这一年,没有C位。

C位,是2018年的热词之一,缔造它的是腾讯年度综艺节目《创造101》。

101人中选11人组团出道,C位之争因为渴望而变得残酷,也因为艰难而令人想要征服。

Who is the winner?

这个问题《创造101》容易回答,但是腾讯自己恐怕难以言说。

比起综艺圈的C位之选,科技圈似乎走在了进退维谷一声叹息的路上。

距离1978年老人在南海划了一个圈已经过去四十年了,这四十年间“不尽狂澜走沧海,一拳天与压潮头”,中国经济在沧浪之中直挂云帆,1998年之后更是乘着互联网东风势如破竹。

倒退十年,是移动互联网和科技革命的十年,BAT领头高歌猛进,数十家科技公司各领风骚。创造了双11的阿里巴巴是2009年毫无争议的C位,打出“饥饿营销”策略的小米是2010年最受关注的新星,改变了全民出行方式的滴滴在2012年加冕上位……过去的十年,风水轮流转,C位年年换。

今年“C位”是全民视野中最高频的词,然而这一年,没有C位。

腾讯不是、阿里不是、百度不是、京东不是、华为也不是……他们离大满贯的C位都只差了一个“措手不及”的距离。

镁客网为2018年科技圈的“创造101”各自准备了一个关键词,而这些关键词可能是它们失去“C位”的那把钥匙。

腾讯:塞翁失马

今年的游戏行业遭遇了真正的凛冬。由于网络游戏版号的审批和备案被冻结,所有游戏公司都遭到了巨大的打击,一向以游戏为主要营收业务的腾讯更是如此,代理和自制的多款游戏也因为种种原因下架。股价从今年年初涨到最高点476.4港元后开始一路暴跌,最低时跌破了290港元,直接跌出了全球市值前十。

然而,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股价的持续走低将腾讯过于依赖游戏收入的短板清晰暴露于眼前,这无疑从另一方面警示腾讯尽快做出调整与改变。

于是9月腾讯迅速宣布进行组织架构调整,将原来7大事业群变成6大事业群,新成立了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平台与内容事业群。这意味着它将瞄准B端市场,同时更加重视发力于AI领域。

如今,网络游戏版号审批、备案恢复,腾讯股价大涨,小马哥重回首富之位,公司组织架构调整也走向落地。历经寒冬的钮祜禄鹅,离明年的C位不远了。

阿里巴巴:后院着火

如果优酷总裁杨伟东没有被带走接受调查的话,那么今年最具有资格站在C位的公司毫无疑问就是阿里巴巴了。

在去年成立达摩院后,今年的阿里又联合了全球社会学、经济学、心理学等多领域的顶尖学者们推出了“罗汉堂”人文研究机构。阿里的“武林梦”正在逐渐实现着,同时在其他领域也不逞多让。不仅全资收购了中天微、北京先声互联,云服务也做得有声有色。最后,还在云栖大会放了一个大招,宣布成立独立的芯片公司——平头哥。

“外功”蒸蒸日上,“内功”也准备就绪。阿里在今年宣布了张勇接棒马云,随后逍遥子雷厉风行地进行了组织架构调整。可惜,C位临门之时“后院着火”,旗下子公司优酷总裁杨伟东涉嫌贪腐,涉案金额可能超亿元因此被调查。于是,逼得阿里影业董事长樊路远亲自上任。

近期,还传出了阿里以50亿美元出售优酷,字节跳动接盘的“谣言”。尽管樊路远自己都下场辟谣,但可见该事件的影响之大。

不得不说,经历这一遭的阿里C位丢得太亏了。

百度:平淡无“奇”

曾经位列三大巨头之一的百度,近几年走得不太顺利。莆田系医院事件一度让百度的重要业务——搜索遭到重创,公众对百度的信任度在不断曝光的负面新闻中一次次降低。为了再次夺回原本的市场地位,技术乃其核心优势的百度选择了人工智能。

去年在李彦宏的多番说服之下,人工智能专家陆奇加入百度担任COO,负责产品、技术、营销和市场运营,而陆奇的加入也确实让市场的目光再度回到百度身上。然而就在6月,就职不到500天的陆奇宣布离职,百度AI之曙光再次黯淡。陆奇离职两天内,百度股价一跌再跌,市值损失800多亿元。

尽管痛失陆奇,百度还是在7月交出了首个L4级自动驾驶车阿波龙量产下线的成绩单,11月发布红旗L4级乘用车,高端AI芯片昆仑、百度城市大脑等,还在今年建了首个AI公园,一度引起不少话题。然而,尽管百度已经交出的成绩单值得鼓掌,但离市场对它的“技术期待”还有一段距离。

年末,百度宣布升级战略,并调整组织架构。以“夯实移动基础,决胜AI时代”为战略,百度表决心要推动AI时代产业智能化的格局。那么明年,AI赛道百度能占得C位吗?

京东:马失前蹄

2018年即将落幕之时,刘强东一案暂时告一段落,深陷泥潭之中的京东也可以松一口气了。因为性侵案件,今年的京东被措手不及地推入了阴影之中,而这种阴影在某种程度上直接桎梏了业务发展。

京东内忧外患。被刘强东轻视的拼多多,仅花了三年时间就完成了上市之举,市值在敲钟当日达到351亿美元,相当于2/3 个京东,而京东第三季度的财报显示,其季度用户出现了2.9%负增长,相当于流失了860万用户。

电商角色之外的京东,在过去几年内一直布局AI领域,甚至组建了一支被喻为“AI天团”的人才队伍,今年第二届JDD还正式发布了京东数科全新品牌,从里到外都在为新一轮科技赛道的竟跑而铺垫。然而刘强东此案不可避免地让京东受到了品牌声誉的损失,2017年719亿美元的高峰市值已成历史,京东股价一路下跌,损失不小。

马失前蹄的京东,想必在2018年的历史低谷之后,不得不加快变革的步伐了。

小米:出师不利

2018年,说不上市的雷军还是在港交所敲了种,小米成为港交所“同股不同权”第一股。然而“欲戴王冠,必承其重”,年轻人的第一支股票还是破发了。

准备了8年的小米,港股首次亮相虽然出师不利,但从上市后的首个财报来看,核心的手机业务今年发展还算稳定,只不过手机创新上乏善可陈,被华为抢先了磁动力滑盖全面屏,以及号称被联想抢了首发的搭载骁龙855的手机。高端市场表现平平的小米,不知道美图的影像技术能不能助力它脚底青云。

无独有偶,小米在欧洲市场的开局也颇有出师不利的意味。11月初小米正式宣布进入英国市场后,搞了“1英镑闪购”的线上营销活动,然而网友却从后台程序中发现小米在网页代码上做了手脚,这块“敲门砖”让小米砸了自己的脚。同时一马当先的智能硬件生态领域,小米虽然提出了市场叫好的AIoT概念,但是切蛋糕的人也不少,OPPO、Vivo、一加都在虎视眈眈。

华为:始料未及

年末的晚舟事件,对华为来说确实是不小的冲击。

从1月在CES上宣布实现跨品牌智能家居互联,到相继发布麒麟980、P/Mate系列手机、推出AI全栈解决方案,再到近日宣布年营收已超7000亿元,华为这一年在AI转型和市场扩张上,可谓是繁星耀眼。仅智能手机出货量,今年便已超2亿台,超越了苹果,直逼三星多年的霸主地位,令国内其他厂商望尘莫及。

然而,令华为始料未及的是,12月1日公司副董事长兼CFO突然在加拿大被捕,甚至还要被引渡到美国。在中美贸易谈判进入到相对缓和、“对未来可以期望”的非常时期,这一“非正常”逮捕无疑给了中美互动一记响棍,更是打了华为一个措手不及。

随后,华为一方面陷于“营救家人”的困境,一方面又被“华为在海外被 ‘封杀’”的传言弄得心力憔悴。“被逼无奈”之下,华为只得发布声明亲自辟谣,对海外业务当前进展做了简单介绍。无论是已拿到25个5G商用合同、5G基站发货量已超10000个,还是明年会发布搭载5G芯片的智能手机,都足以证明——即便身在困境,华为依旧势不可挡。

华大基因:作茧自缚

人类在生物医药的研究上,一直有着伦理限制,这也是科学家为人的底线。而今年突破这一底线的有两个,一个是肆意编辑婴儿基因的贺建奎,另一个便是华大基因的汪建。

华大今年上了三次热搜,无一例外都是负面新闻。

第一次,是汪建的一句狂言,“我们的员工不允许有出生缺陷。如果出生的时候就干不过人家,肯定永远都不干不过人家。”这样一套科学凌驾于伦理之上的说法,惹得网友纷纷怒怼,“恐怕即便是霍金,在华大都活不下去。”

第二次是“圈地”。一骗地、一盖楼,空手套白狼忽悠二、三、四线城市的相关资产。

数据统计显示,华大5年内共参建16个科技园项目,但只见楼房拔地而起,却没有科研项目实际落地,变相“圈地”赚钱嫌疑实在太大。科技公司不干正事,回馈它的便只有市值蒸发了154.08亿元。

最后一次,华大是倒在了素来引以为傲的“无创产前基因检测”上。

7月,媒体曝光了华大“有意引导”孕妇做“无创产前基因检测”,导致一位孕妇忽略正常产检而产下一个患有系列缺陷和疾病的婴儿。一时间,社会舆论一片哗然,华大股价接连跌停,市值只剩高峰时期的三分之一。

桩桩件件,都是华大自己埋下的雷。如此作茧自缚,怕是很难再找出第二家了。

格力:南柯一梦

2017年,收购新能源企业珠海银隆的提议被格力电器董事会拒绝后的董明珠,拉着王健林、刘强东一起,以个人名义拿出了10亿入股。2018年接近尾声时,这场持续一年的“新能源造车梦”终于醒了。

今年1月中旬,一场由电动汽车相关供应商引导的“讨债大戏”在银隆门口上演,并拉开了它这一年负面消息的序幕。之后IPO告吹、南京公司被查封(后已解封)、被指责骗取国家新能源汽车专项补贴、产品积压、大规模裁员……越来越多以“银隆”为主角的负面消息被曝出。到了11月,银隆自曝家丑,发布公告称公司原董事长魏银仓、原总裁孙国华涉嫌通过不法手段,侵占公司利益超过10亿元。接着,魏银仓以“起诉董明珠”作为回应。这时候,银隆的内部矛盾也正式被公开于公众面前。

如今,董明珠幡然醒悟,并将银隆形容为“一个真正的窟窿”。

今日头条:亡羊补牢

2018年上半年,今日头条一直在“上火”,而下半年,它则在专注“救火”。

今日头条创办之初,张一鸣就坚持单凭算法进行内容分发,不对内容做任何编辑,即他说的“技术是中立的,不干涉可能是最好的分发信息的原则,今日头条拒绝价值观先行。”

此话一出,今日头条就陷入了巨大舆论漩涡之中,利用人性弱点投其所好、最大化利益等评价一语戳中这家后起之秀逻辑中的漏洞,也令“不让价值观先行”演变为“原罪”的代名词,而这个拐点终于在今年到来了。

年初被有关部门约谈、媒体连续曝光、罚款并停顿整改后,作为内容分发平台的领航者,张一鸣终于放下“屠刀”,表示要承担起更多的责任。

尔后今日头条党员优先广招编辑,人为推动优质内容去平衡算法的漏洞,还启动了深耕粉丝生态、小程序、开放技术模型三大举措。如此看来,尝试做起社交也好,引入广告主、电商企业、设计公司、投资机构等多类成员全面赋能内容创业生态也罢,今日头条自始至终在做一件事:消除“原罪”的影响和弥补这一过程中的盈利损失。

亡羊补牢,不知晚不晚。

最后

不出意外,未来数年这些企业还将会是科技狂奔路上重要的力量,只是市场一贯比想象中残酷,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没有谁能轻易一骑绝尘直冲云霄。然而,荆棘就是机遇。

2019年C位虚席以待,各位,看你们的了!

来源: 镁客网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转载作品,作者: 综合编辑,责编:邢通。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