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公益”的胡玮炜套现走了,戴威还在苦撑

摘要:我干了十几年互联网,共享单车这一役堪称单位时间内成长最高速、资本最密集、巨头最扎堆、形势最复杂、变化最诡谲。

当我写下这个标题之时,不由心生感慨。

这,便是现象级产品“共享单车”最近的至暗时刻。也许更确切地说,是生死时速。ofo小黄车面对1000万以上的用户排队退押金,这几乎占到中国总人口的1%!创始人戴威也被千夫所指“偏执”,连大哥大马化腾都忍不住暗示ofo崩盘的真正原因是有人行使了“一票否决权”。

与此同时,摩拜单车创始人、CEO胡玮炜则于今日宣布离职,距离摩拜卖给美团仅仅过去了8个月。

【胡玮炜完成8个月过渡期后离职创业】

今天(12月23日),摩拜创始人胡玮炜发布内部邮件----互联网圈的惯常套路,其实相当于抄送全国人民----因个人原因辞去摩拜单车CEO职位,由总裁刘禹接任CEO一职。

胡玮炜称,“自己已经完成阶段性任务,现在是“放手的最好时机。”胡玮炜回顾了过去8个月的工作重点,称把绝大部分精力放在修炼基本功,更加重视用户体验和对资产盘点、运营、维护的有效性,结果颇为喜人:不仅大规模削减了成本,也大大提升了收入和订单数。但这远远不够,接下来摩拜需要进行更加彻底的“基本功”修炼,这是非常艰巨的任务,必须上下同心。

她还专门强调,自己离开摩拜无关“宫斗”,也没有不和或者任何组织的纠葛,并特意加上一句“让媒体失望了”。这句有明显针对性的话,在我发起的科技财经媒体、自媒体云集的“红莓会”社群里,居然引发了几百条大讨论。不少人认为:“又没什么舆论传宫斗,离职了何必这么说,情商不高”;也有人认为:“真性情,无所谓”。

好聚好散。美团点评CEO王兴表示:“非常感谢胡玮炜,不仅创立和塑造了摩拜这个优秀的品牌,也打造了一个优秀的团队,优秀的业务基础。祝福玮炜再创佳绩,也相信摩拜会越来越好。”

王兴所谓“再创佳绩”,这是因为胡玮炜公开透露,“我仍然会在这个领域里面,投入我的时间和精力去创业。”据知情人士八卦,还是大出行项目。

【共赢只是公关话术,胡玮炜套现几何?】

讲真,胡玮炜过渡期后离职,我并不意外。

8个月前美团收购摩拜单车后宣布:王晓峰卸任CEO,由总裁胡玮炜接任,同时任命来自美团的刘禹为摩拜总裁。我当时就在社交网络公开评论称:“经理人终于套现(据说要创业),创始人终于熬到了。不胜唏嘘……目测核心高管都会像点评并入美团一样慢慢淡出。互联网就是大鱼吃小鱼,什么联席、共赢都是公关话术,只有一个吃掉一个。”

不少人还津津乐道胡玮炜的成功套现。当初一篇《摩拜创始人套现15亿背后,你的同龄人,正在抛弃你》的文章刷屏,文章称美团以35%美团股权和65%现金收购摩拜单车,按胡玮炜拥有的摩拜单车9%股份计算,胡已套现2亿美元,约合15亿人民币以上。

实际上,并购退出视同清算,而退出是有序列的,即最晚进入的投资人最先拿钱,创始人最后才能拿到钱。“美团以35%美团股权,65%现金。现金共计10.7亿美元,3.2亿美元作为未来流动性补充,A、B轮投资人及创始团队以7.5亿美金现金股权退出。”这是目前已披露的最详尽的摩拜创始团队退出方式,具体对应的金额不知。

换言之,要么拿了一部分现金,或者哪怕胡玮炜全部置换成了美团股票,“部分套现”说逻辑上也是成立的,也不能说是杠精。当然,这是她应得的,否则谁还创业?不必搞道德绑架。

只是,对比胡玮炜当年情怀四溢的“失败就当做公益了”的金句,这个结果有点过于现实。在此,我也想提醒大佬们:互联网是永久的档案馆,史料俱在,豪言当谨慎。

【中国互联网的三大元规则】

既然是复盘,这里就有必要简略回顾一下胡玮炜、戴威的出身背景和成长史。

胡玮炜,1982年出生于浙江,2004年从浙大新闻系毕业后进入《每日经济新闻》做汽车记者,后来又先后供职《新京报》、《商业价值》和《极客公园》做科技报道,2015年1月创办摩拜。

戴威,1991年出生于安徽,2013年从北大金融系毕业后跟随支教团在青海支教一年,2014年创办ofo。在校期间任北大学生会Chairman。网传其父为中铁公司董事,未知真假。

可以看出,二人对比鲜明。一个女人,一个男人;一个80后,一个90后;一个文科,一个经济科;一个有高人指点(出行教父李斌),创业伊始便引入职业经理人王晓峰,一个自己一股独大,自己干。

只是,两个行业第一、第二的领头羊错过了最佳整合时间点!正如前辈滴滴+快的、美团+点评、携程+去哪儿、58+赶集、百合+佳缘所做的一样。戴威“因为任性”错过了滴滴收购、而胡玮炜顺势推舟被美团收购。据王晓峰事后接受报道含蓄透露他对收购投了反对票,而坊间传言胡玮炜投了赞成票。

结局便是,一个是海水,一个是火焰。胡玮炜套现再次创业,戴威被天下围攻成了“老赖”!实在是让人扼腕叹息。

这也反应出中国互联网残酷的三大规则:市场说了算(产品创新和体验是一方面,还要看商业模式是否能跑通)、资本说了算(多次大并购均为资本推动),但归根结底是双马说了算(马化腾的腾讯、马云的阿里巴巴这两大超级垄断集团)!

【结束语】

我干了十几年互联网,共享单车这一役堪称单位时间内成长最高速、资本最密集、巨头最扎堆、形势最复杂、变化最诡谲。

现在看,结局也最凄凉,一声叹息。祝福离去的胡玮炜,也替坚持的戴威惋惜。

“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这是唐代大诗人杜牧在雄文《阿房宫赋》中的名句。性格决定命运,胡玮炜和戴威的不同结局,足以让后来的创业者甚至投资人刻骨铭心。

只是,江湖中这样的故事还会不断发生,直到下一次悲喜剧。


作者 | 王冠雄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王冠雄 的原创作品,责编:苏厚倍。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