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黄车:生于2014,卒于2018?

摘要: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

近日,小黄车退押金事件愈演愈烈,从10月中下旬在线申请实时退,到申请退款后15个工作日到帐,随后与P2P理财剪不断理还乱,最后演变成现在的在线申请退押金逾期后仍然无人处理,这场危机不断升级,以至于不少用户如惊弓之鸟,在零度左右的冬日,冒着凛冽的寒风,换乘N次公共交通,穿越大半个北京城,蜂拥至OFO总部,再排上百米长龙,经历漫长的等待,只为讨回微薄的押金。

OFO的押金有99元与199元两种,这样的金额在今天并不是一个多么大的数字,可是,戴威却能让人们疯狂到如此地步,这位北大学生会主席出身的年轻人确实不是一般人物。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2014年,还在就读光华管理学院时,20来岁的戴威就与四位合伙人创立了OFO,资本的推波助澜,使一群创业者如同坐上了火箭,小黄车帝国从偏居一隅的北大校园起步,迅速复制到全国,甚至全球主要国家。在不到五年的时间里,OFO累计获得了超过150亿元资本的垂青。

小黄车也在数年内成功连接数千万辆共享单车,向全球20个国家,超250座城市、超过2亿用户提供了超过数十亿次的出行服务。戴威本人也曾被《财富》中文版评选为“中国40位40岁以下的商业精英”之一。

每一个快速膨胀的帝国背后都存在一些致命的隐忧。掌舵者们对此都心知肚明,绝大多数人都不会选择放慢速度,先解决问题再扩张,而是寄希望于更亮丽的数据来掩盖业已存在的问题,有些时候,这一招确实管用,不过,一旦进展未达预期,这些致命的隐忧就可能与其他各种各样也许原来并不那么严重的问题一道袭来,以摧枯拉朽之势压垮整个帝国。

用绿色低碳的方式解决人们最后一公里的出行问题,本来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好事,有人把共享单车与高铁、移动支付、电子商务一起誉为中国互联网业界的“新四大发明”,遗憾的是,做这件事的人在执行过程中却走了样。

共享单车商业模式:一道小学算术题

在没有找到更好的商业模式之前,共享单车的盈利模式并不复杂:用户每骑行半小时,OFO可以收费1元钱,一天内同一辆单车利用率越高,投放单车规模越大,戴威获取的收入越高,刨去各种运营成本,剩下的基本上都是净挣的。

作为小黄车帝国的掌舵者,戴威的基本工作就是寻找资本或通过自身滚动发展,不断扩大规模,尽可能在更广泛的有利可图的市场进行投放,通过各种营销手段,提高旗下单车的利用率,同时大力降低运营成本,最终确保收益的最大化。

从砸钱抢市场上来说,OFO不论在线下车辆投放还是品牌推广上都没什么可指责的,记得优信CMO王鑫说过一句话比较中肯,当市场费用很少时,使用水平高低相差很大,但达到10亿级规模时,所有可能利用的渠道都利用差不多了,就不存在显著差异了。

然而,运营成本方面的控制就是另一回事了。

不久前,OFO员工爆料称,在小黄车野蛮生长时,公司内部完全处于失控状态,官僚作风、贪腐严重。其实,这又算什么呢?外界所能目睹的怪现象就已经触目惊心了:数以万计、崭新的共享单车因违规停放被市政部门拉至郊外露天旷野存放,包括OFO在内的各大运营商却对此听之任之。动辄千万元级别的资产就这样化为乌有,戴威,你难道就真的没有心痛一下吗?想象一下,多少人次的骑行才能把这个本收回来?何况在惨烈的价格战期间,多少人次的骑行完全是免费的!

这一冪场景除了共享单车外,恐怕从此不会再现。资本是嗜血的,可以允许创业者大把地烧钱,但在一个可以容忍的期限之后,终究是要逐利的。

戴威离解脱不远了

每年冬天都是共享单车利用率最低的时候,天天大把烧钱,日活用户数(DAU)再不好看,投资人信心下滑自然不可避免。去年的这个时候,小黄车与主要竞争对手摩拜第一次感受到了寒意。

今年4月,聪明的胡玮炜凭借女性的直觉率先投入美团的怀抱,选择套现离场。戴威却执著于“创始团队的梦想”,靠抵押单车资产才好不容易从阿里等处获得8.66亿美元的救命钱,不料,这笔钱也成了OFO最后的绝唱,此后再没有传出任何融资成功的消息,又有谁愿意成为悲催的接盘侠呢?

按照戴威的玩法,不要说150个亿无法进行下去,恐怕再来一个150个亿也难以讲完这个故事。当OFO陷入空前困境时,这位创始人曾一度出走,试图眼不见为净,心不念不烦,员工有数月未见到自己的老板。这种做法进一步加剧了OFO运营状况的恶化。作为一个肩负广大员工、投资者与无数用户信任的CEO,不要说OFO陷入困境时应该坚守第一线,即便真正走到破产关门那一天,也应该坚持清算工作结束为止。

这一天似乎越来越近了。

这个冬天对OFO来说格外寒冷,资金链吃紧、官司不断,连戴威的衣食父母们也对其失去了最后一点信心,大家纷纷走上了退押金之路,当正当维权途径受阻后,他们便施展浑身解数,如冒充老外可享受押金秒退待遇,组团上门退押可获优先处理。

人们哑然失笑之余,也不由得陷入了深思:消费者真的需要绞尽脑汁或付出额外成本才有资格拿回自己的血汗钱吗?如果所有遇到困难的企业都效仿该举动,未来的创业者又如何取信于用户?每个创业者都要勇于为自己的失败买单,透支消费者对自己的信用就是透支社会对所有创业者的信用。

随着现场退押金的用户激增,今天,OFO宣布了退押金新政,用户必须按申请顺序处理。目前,排队用户已超900万人,若以每位用户99元押金计算,待退押金至少8.9亿元,何况几经调整后,多数用户的押金已提高至199元,这个窟窿究竟有多大很快就该见分晓。

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紫财经 的原创作品,责编:苏厚倍。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