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沃斯人”之死和无需领导的区块链浪潮

摘要:近期法国民众的动乱,使得法国现任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成为了达沃斯人的海报人物。与达沃斯人不同,区块链浪潮的角色不是统治世界,而是拥护一个确保没有人能够统治世界的计划。


(图片来自:pexels.com)

前言:近期法国民众的动乱,使得法国现任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成为了达沃斯人的海报人物。与达沃斯人不同,区块链浪潮的角色不是统治世界,而是拥护一个确保没有人能够统治世界的计划。

Roger McNamee, 一名亿万富翁、科技投资者、迷幻摇滚明星,同时他也是即将出版书籍《醒醒吧,Facebook灾难来了》的作者,在几十年前,他就给了我一些非常简单但明智的的建议,“最终,消费者总能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McNamee先生说。

言下之意便是:如果你想要挑选出能够获胜的公司,那就押注那些给予人们所想东西的人。

红杉资本创始人唐·瓦伦丁(Don Valentine)则更直白地说:

“在看一家新公司时,只有一个问题是真正重要的,谁是在乎者?”1

 PC的力量

回到过去,我记得人们拥抱个人电脑,这样他们就可以扔掉打字机、计算器、幻灯片规则和“秘书”(感谢Woz、史蒂夫·乔布斯、亚当·奥斯本和其他早期个人电脑先驱以及家酿计算机俱乐部(the Homebrew Computer Club)的成员)。

当个人电脑用户开始感觉到他们的新力量时,人们便想要分享他们的工作。鲍勃·梅特卡夫认识到了这种愿望,他发明了以太网,允许人们通过同轴电缆连接办公室计算机、传真和打印机。到上世纪90年代初,真正的消费者“信息高速公路”的梦想,终于通过将现有的互联网基础设施与名为万维网(World Wide Web)的新内容发布平台(由英国科学家蒂姆·伯纳斯·李(Tim Berners-Lee)于1989年发明)的融合而变成了现实,然后在1994年10月,由于Netscape网络浏览器的加入,互联网如服用了类固醇般而快速增长,而Netscape公司上市仅3个月就获得了90%的市场份额。

(红杉资本创始人Don Valentine)

我们这一代人最大的梦想,就是拥有自己的《星际迷航》手机。年轻人,我们得到《星际迷航》手机了(再次感谢史蒂夫·乔布斯和苹果团队)虽然我们的智能手机还不能称得上完美,但它们通过无数的应用程序为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提供了超乎想象的帮助。智能手机在2017年的增长首次持平(尽管平均单价下跌),但当前已有20多亿人幸福地拥有了一部智能手机。

当你将所有这些产品创新结合到一起时,结果就会令人惊叹。 联合国刚刚宣布,全球超过一半的人口(高达39亿人 )正在使用互联网,这是史上最大的全球市场份额 !我们都想被赋予权力,建立联系,我们获得了比我们想要的更多的东西。回顾过去,相对少数的企业家察觉到我们新生的愿望,实现并创造了数万亿美元的新财富。

公众对机构信任的下降

我们来谈谈吧,消费者们今天想要的是什么?西方最大的消费趋势是对我们历史最悠久,信任度最高机构(政府、媒体、学术界和金融机构)信心的大幅下降。 Gallup最近的民意调查询问了美国人对15个社会机构的信心水平,其中只有三个(军队,小企业和警察)赢得了多数人的信任。

(美国民众对15个社会机构的信心水平)

消费者对银行和大众媒体的信任正在崩塌, 2000年末的金融危机,打击了我们对大银行的大部分信任,而这些机构自那以后未能重拾我们对它们的信心(如插图所示)。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创造比特币的灵感是来自于银行未能保护普通人。

大众媒体也因在线和社交媒体内容的冲击而被边缘化。在1981年,传奇的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晚间新闻主播Walter Cronkite(沃尔特克朗凯特),其在6:30-7:00的半小时晚间新闻节目中拥有着高达5000万的夜间观众,而他在ABC和NBC的竞争对手,也有着类似的结果,这在今天是很难想象的,今天,尽管美国人口在过去30年中增长了35%,但同样的新闻节目目前只有600万到800万的夜间观众。即便你算上前三个有线电视新闻节目(Fox 3.8M,MSNBC 2.8M和CNN 1.1M),与过去相比,这些数字仍是不够看的。来自Pew研究中心的一项新研究显示,超过三分之二的美国成年人(68%)是在社交媒体上获得新闻的,但在这些人群当中,超过一半(57%)的群众表示,他们在社交媒体上看到的新闻在很大程度上是不准确的。

 (超过一半的人表示,从社交媒体上获得新闻在很大程度上是不准确的)

民粹主义与区块链革命

我们对机构和中央政权日益增长的不信任,现在正在全球政治舞台上表现出来。英国退欧运动、特朗普和伯尼桑德斯运动,最近在意大利、墨西哥、巴西等地取得的民粹主义胜利,以及法国日益壮大的“黄背心”运动,这些都是人们对静态工资增长感到沮丧,对承诺对此有所作为的中央集权缺乏信心的例子。越来越多的人也愿意承担一些相当大的风险来撼动权力,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唐纳德·特朗普的获选,他既没有在军队服役,也没有担任公职。如果有人能够以他的背景,在2016年大选之前当选美国总统,那将是不可思议的。为了取得这一成就,特朗普和他的民粹主义追随者击败了共和党机构、民主党、克林顿机器、好莱坞、学术界和主流媒体。正如自由派记者约翰海勒曼在2016年选举之夜所观察到的那样,“这就像美国工人们如此沮丧,以至于他们决定向华盛顿特区投入一堆炸药并炸毁它!”

(法国的黄背心运动)

作为一名硅谷OG,我学到的一件事是,创新总是会出人意料。虽然消费者对机构的不信任已经爆炸,但越来越多的企业家在努力为互联网开发新的安全基础设施,以免我们受到我们现在所鄙视的歌利亚人的伤害。这一切始于2008年10月,当时匿名为Satoshi Nakamoto(中本聪)的作者发表了题为《比特币:一种对等式电子现金系统》的论文,而这一系统的使命就是解决数字货币的双重支付问题,由此,第一个区块链应用便这样诞生了。

中本聪所建立的数字货币安全基础设施,其无需政府的支持和验证,它也提供了解决更大社会问题的方法。例如,多年来,消费者一直在被谷歌所利用,其一直以收集用户个人信息而不让他们知道其所收集信息的程度而臭名昭著,谷歌将这些数据(作为商品)出售给任何愿意支付广告费的商家。不断出现的安全漏洞加剧了这种消费者入侵,这包括刚刚宣布的涉及5300万人的Google Plus社交媒体实验事件。

消费者滥用的另一个例子是Facebook的“客户即产品”模式,这是一种非常公开的策略,并且被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所严厉谴责,他表示:

“如果我们把苹果的客户货币化,如果我们的客户是我们的产品,我们可以赚很多钱。但我们选择不这样做。我们不打算把客户的私人生活当作买卖。对我们来说,隐私是一项人权,一项公民自由。”

而现在,反对Facebook的声音越来越多(又称“删除Facebook运动”),国会当局对Facebook的关注也犹如家常便饭。

比特币、区块链和智能合约的力量

正当我们都认为,计算将集中在谷歌和Facebook这样的大型“围墙花园”手中,这种局势将是不可阻挡的时候,企业家们再一次感受到了我们的痛苦,并创造了解决这种假定必然性的解决方案。

比特币这个项目表明,一套技术可以实现一种新型的无需信任的去中心化经济网络,消费者将越来越多地收回其对个人数据的控制权,并在他们想要进行特定的,甚至是匿名的交易时有选择地将其分发出来。我们最终将能够可靠地与IRS、检察官、DMV或任何人分享我们的交易和行为,这些人可能希望了解我们希望出售的任何资产的购买和维护历史。

正如硅谷风险投资家和自由意志主义活动家帕特里·弗里德曼(诺贝尔奖获得者米尔顿的孙子)所言:

“我们相信密码货币的潜力远远超出了钱的最初用途范围,并将稳步地将世界上流动性差、不透明、以纸为基础的资产带到网上,这种理论我们称之为‘市场正在吞噬世界’。”

最重要的是数据存储的去中心化和所有权承诺将大大改变现状,削减中介机构和集中式平台,并代之以“智能合同”执行的对等式交易。在未来几年内,目前被大型中心化系统所占有的很大一部分资金和资源,将转移至区块链上,并通过来自印度、巴西和其他发展中国家的全球独立计算机工作者所维护。 虽然按照西方标准,d工人的收入可能看起来并不高,但对于生活在发展中国家的数百万人而言,这可能会改变游戏规则。

我们要认识到,当前全球区块链基础设施仍然处于“alpha”状态,随着时间的推移,数百万个独立的区块链应用也将从当前的经济中心(如美国的经济中心)汲取能量。Coinbase首席技术官巴拉吉·斯里尼瓦桑将这些地区统称为“纸带”(指战后最重要的工业和政治基础设施汇集的四个大都市地区:波士顿(教育)、纽约市(出版、金融)、洛杉矶(媒体、好莱坞)和华盛顿特区(政治、法律)),而这对发展中国家而言,这种趋势是好兆头。这些国家最终将能够承担加入现代经济的成本,以当前成本的一小部分(例如使用Ripple)跨境转移资金,取出小额贷款,甚至购买保险。最近,来自 Oxfam的一份报告指出,2017年创造的所有财富中,有82%是由全球1%的人所掌握的。也许这是一个大胆的声明,但我相信,通过提升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实力和平均工资水平,区块链革命将在未来20年内平衡这种财富集中问题。

“达沃斯人”之死

曾有10年(1996-2006),我兴高采烈地参加了在瑞士达沃斯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享有私人飞机、顶级香槟,与工业和政治巨头们共聚一堂。正如达沃斯论坛的使命所述,达沃斯人“致力于通过让商业、政治、学术和其他社会领袖参与制定全球、区域和产业议程来改善世界状况。”

我并没有自己的私人飞机,我在达沃斯的角色只是一个“媒体领导者”,这意味着我帮助报道了这次活动,并且很感激的是,我没有支付高达35000美元的入场券。而我的达沃斯生活亮点,是和Accel Partners的联合创始人、全球电力经纪人乔·勋多夫(Joe Schoendorf)联合在会议中心的基什内尔博物馆举办一年一度的“达沃斯会见硅谷”鸡尾酒会,这里拥有加州最好的十几种红酒和最好的法国香槟,这些派对可以说是史诗般的,多年来,参与这个酒会的成功人士,包括彼得·加布里埃尔、以色列总统西蒙·佩雷斯(已故)、比尔·盖茨,也有来自硅谷最优秀、最聪明的年轻企业家,其中包括谷歌创始人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Skype的Nicklas Zennstrm、YouTube创始人查德·赫利以及当年21岁的马克·扎克伯格。

(法国总统Emmanuel Macron在2018达沃斯经济论坛)

经过深思熟虑,正如上述论坛使命宣言所反映的那样,达沃斯每年都会召集曾经和未来的宇宙大师来“塑造”世界议程,将全球作为他们的棋盘。 我承认,除了喝大量的红葡萄酒外,我还喝了达沃斯的Kool-Aid速溶饮料。十年来,我感觉自己就像是宇宙大师之一。但只要这个节目一直在进行,民粹主义的地震就在酝酿之中。达沃斯的常客拉里·芬克(Larry Fink),是掌控6万亿美元资产管理公司贝莱德(BlackRock)的首席执行官,在去年的会议前,他就揭露称:

“公众对未来的沮丧和担忧同时达到了新的高度,我们看到了高回报和高焦虑的悖论。低工资增长、暗淡的退休前景和其他金融压力正挤压着全球太多的人。我相信,这些趋势是我们今天在世界各地看到的焦虑和两极分化的主要根源。”

答对了!

它也可能是很多人不想谈论的房间里的大象,但是开放的边界和涌入主要发展中国家的大量无证移民,也引起了社会的焦虑,并为民粹主义运动提供了进一步的饲料。种族主义和仇外心理并没有推动对移民的不满,正如全球精英们希望我们相信的那样,但从某种意义上说,因涌入各自国家的移民数量之大,人们会感到不知所措。 例如,美国拥有近25%的世界移民人口,总人口在4500万到6000万之间。而根据Gallop最近的民意调查显示,还有1.47亿潜在的移民希望来美国。

虽然普通美国人仍然相信“熔炉”的理想,但是如此大规模地注入新的人和文化,而想要成功地吸收和保证有报酬的就业已经成为了不可能。美国公民不是唯一有这些顾虑的人。Pew Research最近对来自27个国家(其中包括墨西哥,南非和瑞典)的人进行了调查,结果发现每个被调查国家的大多数人都不希望更多的移民进入他们的国家。

这一切都引出了一个问题:如果这些大规模涌入是如此地不受欢迎,人们没有投票支持他们,为什么还要继续?胡佛研究所的维克多·戴维斯·汉森是我们这个时代文化思想领袖团队的起步者之一,他在加利福尼亚州中部经营了一个杏仁农场,并雇用了数十名合法移民,他说:“不管是在加利福尼亚、内华达、巴黎还是在伦敦,行政进步派精英们都愿意在短期内受到民众的欢迎,因为其具有改变人口结构的长期能力。他们的目标是创造更多政府补贴、津贴的理由,并赢得新来者的忠诚,他们希望新来者能保住他们的权力。”

(戴维斯先生)

与此同时,精英们居住在封闭的社区,并将他们的孩子送到私立学校,每个人都说母语,完全不受他们自己意识形态的影响和不利影响。这些人基本上相信大多数人都是无知的,而且需要一位受膏的精英来指导他们。他们已成为奥威尔动物农场的猪。他们也忽略了存在主义的问题。为什么地球上有7亿人试图从非西方国家迁移到西方国家?为什么这些国家忙于将他们的公民散布到世界各地,比如ZG、印度、墨西哥和土耳其,而这些国家最不可能允许移民进入他们自己的国家。

戴维斯先生说:

“监督这一进程的精英们似乎从未认为移民会被拥有宪政政府的国家所吸引,他们提倡理性主义、宽容和自由市场经济。如果他们只是在西方世界之外提倡这一系列理想,人们就可以留在自己的祖国,这通常是他们的偏好。”

我或许能满怀希望的前提是,随着这些焦虑的增长,区块链和人工智能企业家努力开发出可用的技术,以平息全球的不满情绪。我们正在进入互联网商业化的第三次浪潮,我们的目标是最终实现分配经济和政治权力的最初承诺,而不是集中它们。如果我是发号施令者,我将发起的第一个公开密码货币项目,是将全球移民进程置于一个独立的区块链中。其目标是提供安全和隐私,并利用d-worker帮助验证好的朝圣者。这在今天是可能的。

与达沃斯人不同,区块链浪潮的角色不是统治世界,而是拥护一个确保没有人能够统治世界的计划。

可以肯定的是,达沃斯人和他们所代表的机构不会轻易被打败,正如Srinivasan先生警告的那样,“即使‘纸带’易受伤害,它们仍然具有令人难以置信的力量。这些是从字面上控制世界军队、信息、知识和经济系统的行业。像所有老牌企业一样,这些行业将利用自己的力量进行自我保护。”

(coinbase首席技术官Srinivasan)

近期法国民众的动乱,使得法国现任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成为了达沃斯人的海报人物。 由于马克龙在能源税问题上与“黄背心”作斗争,在Elabe的一项调查中,其民众支持率已下降到了23%。巴黎民意测验机构负责人伯纳德·萨纳尼斯(Bernard Sananes)解释了这项新发现:“马克龙不听人民的意见,不认识人民,也不了解人民。” 我预计,马克龙不可避免的垮台将是全世界听到的一声枪响,这将使他的精英同胞们纷纷寻求掩护。

熬过密码货币严冬,我们仍能够得到我们想要的

比特币亿万富翁蒂姆·德雷珀(Tim Draper)仍然看好区块链革命的潜力,尽管在过去的几个月里,他不得不在这个“密码货币冬天”航行。德雷珀说:

“比特币是我们正在经历的社会变革的象征,如果你想赢,你需要成为这个变化的一部分,你需要勇于面对。唯一的选择就是做一个路德派,他们灭亡了,不是吗?”

德雷珀先生认为政府支持的货币(特别是那些来自腐败国家的货币) 最终会离开并被密码货币所取代。

最后,根据Messieurs McNamee,Valentine和Draper的世界观,狡猾的企业家最终将创建一个更容易接近、自我授权、私人、安全和经济分布的在线世界,因为这是我们想要的! 与此同时,我们可以期待看到主流媒体谈话的头脑变得更加尖锐,华尔街的货币兑换商继续追逐比特币和token产品,政客们拼命试图重新启动社会主义,所有这一切,都是试图保住他们权力的尝试,但都将如沙子般从他们的爪子中滑落。正如我上面所说,这是'人民'时代的力量,这是区块链企业家正在努力为我们提供的力量。

文 | 洒脱喜    来源:巴比特资讯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转载作品,作者: 洒脱喜 ,责编:邢通。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