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用在危机中调头

摘要:电动化和自动驾驶的行业变革以及对经济周期的未知,促使博拉更加紧迫地前进,不断调整公司运营。

尽管面临内外部的严厉批评,博拉推动公司转型的意志非常坚定。

在“超级玛丽”的带领下,美国第一大汽车制造商正在转型的道路上快速奔跑。 

美国当地时间11月30日,通用汽车宣布重要人事任命。 

通用汽车公司总裁丹·阿曼(Dan Ammann)将担任旗下自动驾驶部门Cruise的首席执行官。

Cruise联合创始人兼首席运营官Daniel Kan(左),Cruise联合创始人、现任首席执行官Kyle Vogt(中),以及通用总裁Dan Ammann。

Cruise联合创始人、现任CEO凯尔·沃特(Kyle Vogt)则转而担任Cruise总裁兼首席技术官,领导技术开发,并与阿曼合作,共同制定Cruise的战略发展方向。 

新的任命将于2019年1月1日生效。 

这是通用加速转型公告后的第一次大动作。“丹·阿曼的加入将进一步推动我们实现自动驾驶商业化的进程。”通用汽车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玛丽·博拉(Mary Barra)表示。 

此前的11月27日,通用发布加速转型公告,表示要加强核心业务,实现零事故、零排放、零拥堵的公司愿景,并将进一步控制成本和优化资本支出。 

电动化和自动驾驶的行业变革以及对经济周期的未知,促使博拉更加紧迫地前进,不断调整公司运营。 

“我所知道的就是我们(离下一次经济衰退)又近了一天。”博拉再次唤起通用的危机意识。 

通用汽车在公告中称,将继续采取积极主动的措施改善整体业务绩效,包括重组全球产品开发人员、调整产能以及削减人员。预计通过这些举措,将在2020年底之前实现年度自由现金流增加60亿美元,其中包括成本降低贡献的45亿美元,以及年度运营费用节约的15亿美元。 

“我们认识到,我们需要走在不断变化的市场状况和客户偏好的前面,才能确保公司取得长期成功。”博拉说道。 

具体举措包括,实现人员配备的转型,确保员工拥有适合当前和未来发展的技能,同时通过一流的工具提高效率。通用汽车还计划减少15%的人员,其中包括25%的管理层,以简化决策过程。 

作为美国产能利用率最低的汽车制造商,通用将暂停2019年没有生产计划的北美三家组装厂和两家动力装置工厂。明年的生产任务将集中在少数几家工厂进行。

 

加拿大安大略省的奥沙瓦组装厂已经运营了半个多世纪

2019年暂无生产计划的组装厂包括,加拿大安大略省的奥沙瓦组装厂、美国密歇根州的底特律-汉姆川克组装厂以及美国俄亥俄州沃伦的劳德斯顿组装厂。两家动力装置工厂则是美国马里兰州怀特马什的巴尔的摩工厂以及美国密歇根州的沃伦变速箱工厂。 

通用还计划进一步优化产品组合,调整产品线。最近它已经在更新型且高效的汽车架构上进行了投资布局,尤其是皮卡、跨界车和SUV产品,并将优先考虑对下一代电动车架构的投资。预计到下一个10年初始,通用全球超过75%的销量将来自基于5种架构打造的车型。 

此外,电动车和自动驾驶领域的投入在未来两年内也将翻一番。 

博拉说,这些举措将继续推动公司转型,提高灵活性和持续的盈利能力,也让通用对未来的投资更加灵活。当然,这些举措也将增加公司的长期利润,创造更多的现金流,提高对经济周期的抵御能力。 

随着通用转型公告的发布,其股票价格应声而涨。显然,投资者们对博拉的行动给予支持。华尔街的分析师们不吝称赞,称通用汽车的重组是痛苦但必要的举动,玛丽·博拉“正推动通用汽车进入21世纪”。摩根士丹利称,投资者现在将通用汽车视为“汽车2.0的赢家”。 

Autotrader的执行分析师Michelle Krebs对博拉评价道,“目前,在可能出现经济衰退之前,通过正确调整公司规模,她在做正确的事情。在应对未来的准备方面,她也做得很好。” 

实际上,自2013年上任通用CEO以来,她一直在努力推进变革。

2014年,通过处理车辆点火开关问题引发的召回事件,博拉开始对公司工程部门进行大幅度整治,以提高质量和安全性。 

2015年,通用在很大程度上退出俄罗斯市场,并宣布停止在印度尼西亚生产通用品牌汽车,同时专注于其他新兴市场,投资50亿美元投资新车。 

2016年,收购Cruise Automation进入自动驾驶领域,推出Maven共享服务平台,并向Lyft投资5亿美元,通用开始积极拓展在移动性领域的发展。这一年,博拉被选为通用汽车董事长。

2017年,通用将欧宝和通用金融的欧洲业务出售给PSA集团

2017年,通用将欧宝和通用金融的欧洲业务出售给PSA集团,并重组国际业务;将南非业务出售给五十铃;结束在印度市场销售车辆;结束在澳大利亚的生产。此外,该公司宣布,计划在2019年实现自动驾驶车辆的商业布署,并在2023年前在全球发布20辆全新的纯电动车。 

2018年初,通用重组韩国子公司,关闭韩国群山组装厂,预计2019年该子公司将恢复盈利。5月,软银愿景基金宣布计划向通用Cruise投资22.5亿美元。随后,本田也宣布未来12年内将向Cruise投资27.5亿美元。 

现在,通用汽车被广泛认为是电动和自动驾驶等未来技术的快速推动者,并将利用储存的消费者和车辆数据来创造新的收入。 

这并不奇怪。2014年12月,也就是在担任通用CEO近一年后,博拉就曾表示,通用基本上就做了“一件事”,就是“制造轿车、卡车和跨界车”。因此,她一直试图挑战这家百年老店平淡无奇的标签。

转型并不容易,自动驾驶等新兴技术不但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而且这些技术的突破也还需要时间。

路透社10月曾报道,通用Cruise遭遇意外的技术挑战,车辆难以确定物体是否处于移动状态。这有可能使通用明年布署自动驾驶共享出行车队计划搁浅。 

除此之外,新兴技术的商业模式也未经证实,能不能赚钱都还是未知数。什么时候能获得回报是博拉所面临的一大挑战。 

不过,博拉和她的高管们一直坚称,所有的计划仍在按部就班进行,对于自动驾驶,安全性是推出服务的决定性因素。 

对未知世界的投资必定充满各种不确定性,即使博拉的转型计划得到投资人士的支持,而关闭工厂及人员削减仍有可能引发动荡。 

博拉曾于11月初在给员工的邮件中说道,“今天,我们的结构成本与市场现实不一致,也未能与未来转型的优先事项保持一致。我们现在必须采取重大行动来解决这个问题。”裁员成为行动的一部分。 

通用组装工厂的一名电工说,“我认为自从她担任CEO以来,已经毁了很多人和他们的家庭。” 

外部的批评也随之而来。美国汽车工人联盟(UAW)称,通用此举“对美国劳动力造成极大破坏”。

 

特朗普对通用关厂裁员非常不满

美国总统特朗普称:“对通用汽车及其CEO玛丽·博拉关闭在俄亥俄州、密歇根州和马里兰州的工厂我非常失望。美国拯救了通用汽车,但这就是我们得到的感谢!我们现在要考虑取消对通用汽车的所有补贴。” 

即使通用准备裁掉工厂工人,而另一边博拉也表示,公司还将继续在自动驾驶和电动车领域招聘工作人员。博拉向新兴领域的转向非常坚定。 

10月,通用发布第三季度财报,财务表现出人意料的强劲,博拉以此证明她及由她带领下的公司能够应对所有的挑战。但她也承认,还需要做更多的事情来证明她言行一致,行动力同样迅速。 

“很多人对我们失去了信心,因此我们必须加倍努力,赢得人们的尊重和信任,这样我们才能成为一家不仅创新、发展的公司,而且是领先的公司。”

文|柳雁笛   来源:汽车商业评论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转载作品,作者: 柳雁笛 ,责编:邢通。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