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旗下的互联网

摘要:从文娱、电商到出行,巨头的身影无处不在。独角兽榜单中估值超过 50 亿美元的公司达到 23 家,和 BAT 挂钩的有21家,占比 90%以上。而且估值越高,和 BAT 挂钩的关联性就更强。


24年前,崔健在《红旗下的蛋》中唱:“钱在空中飘荡,我们没有理想。虽然空气新鲜,可看不见更远地方。”

谁是互联网世界前行的引领者

2016年的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上,尚未“退休”的马云老师,科普了1865年的英国红旗法案。 

在英国政府当年的规定里,为行车安全,必须有一个人在车前50米摇动红旗,为机动车开道。汽车行驶不能越过红旗。

“这样的红旗法案今天在全世界各国依然存在。” 

可惜,世界互联网大会上,全世界的互联网巨头几乎都不在场。美国硅谷的代表没来,Google CEO劈柴哥没来,微软CEO纳德拉、苹果CEO库克、亚马逊创始人贝佐斯和特斯拉CEO马斯克,也不在。 

坐在台下的,是李彦宏、马化腾和国内新晋的独角兽们。 

这几面招摇的红旗,已经立在了互联网的车头。 

大会后的2017年,国内产生了124只独角兽。其中,50.8%的公司与BAT有直接或间接的股权关系。 

从文娱、电商到出行,巨头的身影无处不在。独角兽榜单中估值超过 50 亿美元的公司达到 23 家,和 BAT 挂钩的有21家,占比 90%以上。而且估值越高,和 BAT 挂钩的关联性就更强。 

那一年,进入“鲸鱼俱乐部”(估值超过百亿美金)的公司有 11 家。其中,蚂蚁金服、菜鸟网络属于阿里拆分业务;陆金所和京东金融,则有腾讯占股。小米科技和宁德时代背后都被云锋基金投资过,和阿里“沾亲”。 

而作为小独角兽的TMD,从头到尾都没逃得开。王兴想要独立,在阿里领投美团的那段期间,也不忘在写自己的《九败一胜》中标注:“2011年阿里巴巴领投美团网5000万美元,属于财务投资”。

随后,百度的糯米,腾讯的大众点评围攻上来。权衡之下,美团接受腾讯投资,而饿了么则划归到阿里旗下,如今与口碑合并成阿里的本地生活服务公司,对位美团。 

路有两条,拒绝投资,结局有可能是覆灭;接受投资,被冠以巨头之姓。相比前者,后者明显要轻松的多。 

所有人都看在眼里,置若罔闻。 

一篇《腾讯没有理想》的业界拷问,再犀利也不可能放缓巨头“插红旗”的步伐。 

强调“独立不站队”的今日头条,因多个板块被举报整改,而在年初以不正当竞争为由,对百度发起诉讼,六个月后诉讼对象多了一个腾讯。 

头条认为腾讯封杀抖音链接,腾讯则表示是算法问题。而彼时的微视,已经被放入微信的朋友圈入口。 

知情人士爆料称,在头条此前的融资中,腾讯本想直接投资,但未能如愿,最后曲线通过第三方基金间接投进去很少一点。 

看似独善其身的阿里,则早已通过占股30%的新浪微博,悄然接近了头条。 

独角兽不管怎么挣扎,身上总或多或少带着点BAT的痕迹。而那些真正独立成长和壮大的企业们,更是喜忧参半。他们既想继续壮大,又很清楚壮大到一定程度后,等在前方的会有什么。 

“我没有敌人,阿里巴巴没有竞争对手。” 

一年前参加美国中小企业论坛时,马老师放下了这样一句话。这句话他也对京东说过。那时他说要培养更多京东一样的企业。 

这次论坛上,“京东”被替换成了“亚马逊”。 

红旗继续招展。

被压制的互联网世界

互联网的语境下,所谓独角兽,都是手持红旗的存在。在阿里待了八年的程维深谙此道。

24亿资金消耗殆尽后,滴滴和快的握手言和,垄断的网约车市场份额在90%以上。 

滴滴背后的腾讯和快的背后的阿里纷纷表示:“可喜可贺,造福市场。” 

“大未必好,梦想并非金钱造”的不满,被庆祝的礼花淹没。神州、易到加起来不足10%市场份额,面对滴滴这尊庞然大物,只能绕路而行。 

可哪辆车能绕的到红旗前面? 

与快的合并后,滴滴迅速推出专车服务,瓜分高端用车市场。传统的出租车行业被挤压到临界点,补贴大战时,网约车司机的收入在出租车司机的两到四倍。不少出租车司机由此转行。 

快的之后,滴滴收购Uber中国,市场拓展到日本、墨西哥、澳大利亚等海外各地。在这时,程维遇到了同样插红旗的王兴。 

对程维而言,没人可以将网约车的红旗插在自己前面。 

美团打车落地南京后,新一轮补贴大战打响,用车费用一降再降,本来坐公交车回家的买菜大妈,拎着滴水的活鱼,打了辆网约车,“反正价钱差不多。” 

而上海打车一战后,程维在美团的外卖跑道上,插了另一面旗。 

这时,美团的红旗插向了共享单车,全资收购摩拜。滴滴复活小蓝单车,阿里力捧哈罗单车,红旗之间,ofo戴威彷徨四顾,“跪着也要活下去”。 

7月,三家供应商起诉ofo欠款的供应商,其中拖仍欠凤凰自行车货款及费用高达人民币6815万元。法院最终冻结了ofo主体东峡大通在某银行的112.9万元存款。从物钱供应到房屋纠纷,ofo钱荒已是不争的事实。 

朱啸虎一年前给ofo站台时曾说,ofo的单车3个月可赚回成本,6个月可结束共享单车之战。但几个月后,他将ofo股份转手阿里,套现30亿美元光速退出。 

马上入冬,路上骑车的人更少了,ofo能不能撑过这个冬天,是所有人都关心的问题。 

路边闲置的小黄车,意味着唯快不破、唯钱多不破的传说正在失灵。目光所及的前路,被巨头插满红旗,点燃烽火。 

谁都想把自己的红旗插在最前面。

风口是崛起的唯一机会

这一届的互联网大会上,马化腾讲道“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一提完之后,好像大家都非常清晰了,现在BAT都看上了产业互联网。”语毕,一旁的李彦宏欲言又止。 

这事儿本身就和百度无关,话中明里暗里地指向阿里,比如“赋能太高调”,“做着做着,你把我吃掉了”。 

随后的双十一,阿里张勇借媒体采访隔空怼了回去:“我不喜欢讲‘产业互联网’,今天核心应该是怎么让产业发生升级,发生本质的化学反应。” 

至于马化腾用“赋能”指代的“大鱼吃小鱼”,张勇索性说开。“它是自然衍生演化的,这个演化自然发生,所谓突破边界就能自然发生。像阿里它就是一个社会化平台,社会化生态的反应。” 

其实大家都知道,C端市场已经完成跑马圈地,五环外的生意都被分了个干净,只有B端和新技术,才可能孵化出下一个BAT。 

而每一个风口,巨头又会先到。没有人能越过红旗。 

作为全球最大的企业软件公司,甲骨文的B端优势已经不保,其合作伙伴亚马逊已经成为最大的竞争对手。 

知情人士透露,这家电子商务巨头已经在内部将大部分基础设施转移到自己的AWS(亚马逊网络服务),计划到2020年第一季度完全弃用甲骨文的专有数据库软件。 

此外,亚马逊云服务(AWS)首席执行官Andy Jassy在周三宣布,该公司将推出亚马逊区块链管理服务,以支持区块链网络交易。 

而在国内,BAT同样提前在区块链加快了布局。最早关注云计算的是阿里,腾讯和百度紧随其后。 

区块链作为颠覆BAT、亚马逊等国内外互联网公司的可能,最终成了他们手中的最新筹码。 

今年11月初,百度推出了中国首款具有量产能力的L4级自动驾驶乘用车,是一辆红旗。 

没过几天,乌镇互联网大会召开前夜,丁磊、张朝阳、周鸿祎和马云聚在一块聊天。丁磊感叹,“最后只能走自己的路了”。周鸿祎调侃,“让别人无路可走。结果还是被马化腾抄了后路”。 

而张朝阳愈加佛系,“还是要做一些公益,一个是全球变暖问题,一个是塑料污染问题”。 

最后,他们又聊起了减肥、养生和鸡汤,岁月静好。 

他们也知道,乌镇之外,旗手早已换人。

文|品途商业评论投稿作者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用户183293722 的原创作品,责编:邢通。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