割肉还在路上, “公募一哥”王亚伟的风投冒险

摘要:目前来看,情况不容乐观,多数项目亏损,有些甚至亏了个底掉。看来无论在二级市场如何呼风唤雨,跨界玩转一级市场不会是件容易的事。

近日,王亚伟旗下私募基金提起清盘的消息又一次点燃了市场,这位曾经的“公募一哥”跨入私募界之后新闻是层出不穷。

除了在二级市场上的表现备受关注之外,2015年前后,王亚伟的千合投资、千合资本后,在一级市场也曾活跃过一段时间,投资了至少十多家公司,涉及在线教育、广告营销、母婴、在线医疗、移动社交等多个领域。

经过两三年的时间,这些投资也到了交出答卷的时候。目前来看,情况不容乐观,多数项目亏损,有些甚至亏了个底掉。看来无论在二级市场如何呼风唤雨,跨界玩转一级市场不会是件容易的事。

与经纬一起投资图片社交,现已资不抵债

11月14日,新三板挂牌公司九言科技的主办券商华泰证券公告称,决议终止挂牌的临时股东大会存在瑕疵,“对相关公告持保留意见”,且“尚未发现公司持续经营能力改善的情形”。

此时距离九言科技因未发布半年报而被终止交易,已经三个月时间。九言科技很可能将是王亚伟在一级市场踩的下一个雷。

2015年4月,千合投资旗下的北京伟创富通互联网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与经纬创投一道,以8.3元/股的价格认购了九言科技842.68万股,金额7000万元。九言科技当时还是一家正处在烧钱阶段的图片社交公司,王亚伟甫一入局,就挑战高难度。

这笔投资一开始看似很成功。2016年4月九言科技在新三板挂牌并定增融资,投资方为PE机构东方富海等,价格是26.67元/股,融资额1.2亿元。短短一年时间,千和投资的持股价值账面翻了3倍多。

但好景不长,在随后的互联网寒冬中,九言科技似乎未能成功突围。

九言科技2016年4月定增融资时,卖点是即将启动商业化。九言科技旗下的主力产品是图片社交app、对标instgram的“In”。据称“In”的用户数量过亿,80%为女性用户,是国内最大的图片社交app之一。九言科技给“In”规划的主要变现方式是定向广告,合作品牌以化妆品、奢侈品为主。

2016年全年,九言科技实现营业收入3700余万元,净亏损1.3亿元。相比于2015年净亏损2亿,亏损幅度有所缩小。但九言科技的商业化速度还不够快,距离规模化还十分遥远。2017年,九言科技营业收入7000余万元,净亏损1.1亿元。

2017年九言科技上线了同城活动撮合平台“同城趴”APP、在全国商场布设拍照终端时光喵,烧钱仍在继续。

但2016年4月之后再无融资的九言科技,现金流已经非常紧张。财报显示,到2017年底,九言科技账上已经只有456万元现金,1.2亿元的融资已经基本烧完。九言科技流动资产合计只有1500多万元,而流动负债则高达3500万元,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

目前九言科技已经在负债经营。2018年4月,创始人孙颖、谢旭夫妇,投资方经纬创投、千合投资等各方向九言科技提供了3000万元的借款。

2018年8月底,九言科技没有如期发布半年报,目前股票已被暂停交易,且面临摘牌的风险。8月24日,九言科技曾公告称拟申请终止挂牌。但主办券商华泰证券在11月14日却表示,相关临时股东大会存在瑕疵,“对相关公告持保留意见”,且“尚未发现公司持续经营能力改善的情形”。

在这个资本寒冬,九言科技顶着超过40亿元的超高估值而看不到盈利前景,下一步融资恐怕不会容易。2017年年报显示,到2017年底,王亚伟的千合投资尚一股未退。

刚投资就业绩变脸,重组失败股价跌去95%

王亚伟最近的坏消息还不只是九言科技。另一家千合资本投资的新三板挂牌公司随视传媒,因为做市商不足两家,10月11日被强制从做市交易改为集合竞价交易。

11月23日,随视传媒的最近交易价为1.49元/股,与千合资本当年的投资价格相比,已经跌去了95%。2015年6月,千合资本参与随视传媒的定增,以30元/股的价格认购32万股,总计960万元。该轮定增中,随视传媒总估值达12亿元。

王亚伟的这笔投资可用祸不单行来形容。

随视传媒是一家互联网营销公司,其投资方阵容也很强大,包括英特尔、百度、浙江日报、华谊兄弟等一系列知名企业。在千合资本投资的2015年,随视传媒业绩相当不错,营收大增48%,达到9700余万元。虽然尚未摆脱亏损,但亏损额大幅收窄至800万元,眼看盈利在望。

没想到,接下来的2016年随视传媒就来了个业绩大变脸,营收下跌20%,亏损额扩大一倍,至1600多万元。业绩变脸的原因,主要是随视传媒集中全公司之力打造的微信营销产品“趣摇”全盘失败,同时又失去了来自奇虎360的广告代理合作。

更糟糕的是,王亚伟投资后不久,随视传媒就筹划重大资产重组停牌。停牌持续了一年时间之后,重组宣告失败。2016年7月随视传媒复牌,股价暴跌50%。

如今三年过去了,随视传媒一直在亏损。2017年和2018年上半年公司,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分别亏损2425万元和711万元。股价也跌的只剩零头。

由于千合资本持股比例较小,年报未予披露持股情况,是否已经割肉也就不得而知。


重注中科招商,净亏超过4亿

王亚伟最为人所知的滑铁卢,无疑是中科招商了。

2015年王亚伟的昀沣3号基金参与中科招商的定增,以18元/股的价格认购2777万股,总交易额高达5亿元,并位列中科招商第十大股东。2016年中科招商分配利润,每10股转增50股,昀沣3号的持股数增至1.67亿股。

随后的两年间昀沣3号有少量减持。但截至2017年9月底,昀沣3号仍为中科招商第十大股东,持有1.38亿股。2017年12月,中科招商遭到强制摘牌,最后的三个月交易时间,昀沣3号有没有参与“夺路出逃”就不得而知了。

在中科招商摘牌前曾有大批股东出逃,仅最后一周成交量就达8亿股,但交易价格仅为0.5元/股左右。按这样的价格,昀沣3号的持股价值仅剩7000余万元,净亏4亿多。而随着中科招商被摘牌,剩下的残值回收也遥遥无期了。

翡翠教育被并购2700%,回报宝宝树即将IPO

不过王亚伟也有一些成功的投资案例,

2017年年底,A股上市公司文化长城以3392万元现金购买千合资本旗下“瑞元千合木槿1号”持有的翡翠教育2.49%股权。翡翠教育是一家致力于互联网新兴领域的职业技术培训的公司,2015年12月,王亚伟管理的“瑞元千合木槿1号”以120万投资翡翠教育。因此,王亚伟对翡翠教育的投资两年赚到了2700%的收益。不过,这笔交易中由于一半的对价是用文化长城的股票支付的,随着今年以来股市大跌,王亚伟收益也有所缩水。

另一个案例是母婴电商平台宝宝树。2015年6月,千合资本领投了宝宝树的上亿元D轮战略投资。2016年,复星领投了宝宝树约30亿元人民币融资。宝宝树寻求国内上市未果后转投港股,将于11月27日登陆港交所,IPO定价6.8港元,成为港股的母婴平台第一股。当然,王亚伟的收益如何还要看宝宝树后市表现。

此外,王亚伟投资的百程旅行网、合创科技在新三板上有不错的账面浮盈。

王亚伟股权投资收益

(来源:相关公告 截止时间:11月23日)


作者:陶辉东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投中信息 的原创作品,责编:苏厚倍。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