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企到底该不该救?刚刚,“大嘴”曹德旺,说了别人不敢说的大实话

摘要:最近一行二会和地方政府纷纷行动帮助民企“资金链救急”,但也有人提出质疑。民营企业到底该不该救?该怎么救?

111224

最近一行二会和地方政府纷纷行动帮助民企“资金链救急”,但也有人提出质疑。

民营企业到底该不该救?该怎么救?

咱们中国的政策经常是走极端,还喜欢矫枉过正,我记得不久前一直在强调说要“坚定不移的去杠杆”,可是这段时间再也听不到“去杠杆”这三个字了,从坚定不移的去杠杆到去杠杆消失,总共才几个月的时间。 

对任何国家而言,加杠杆是欢欣的,而去杠杆都是充满痛苦的过程。给定资产价格泡沫和危险的杠杆率,去杠杆毫无疑问是必要的。自 2017年以来,企业部门去杠杆取得一定进展,杠杆率开始下降。

M2增速从2016年11.3%下降至2017年8.2%和2018年1-9月的8.3%。即使按照宽口径的社会融资规模来看,其增速也从2016年的12.8%下降至2017年的12%和2018年1-9月的10.6%。货币政策收缩效应明显,“货币政策中性化”真的来了。

现在不仅不要去杠杆,还要大力的加杠杆,银保监会的老大最近提出了一个很奇怪的“一二五”目标,那就是:大型银行对民营企业的贷款不低于1/3,中小型银行不低于2/3,争取三年以后,银行业对民营企业的贷款占新增公司类贷款的比例不低于50%。

消息一出,银行股大跌,因为大家觉得这简直是疯了,哪有规定贷款比例的?

规定银行要给民营企业贷款,就好比规定大学必须要招收一定比例的贫困生,问题是大学招生是按照分数来选拔的,跟贫困生有什么关系?就因为你贫困,所以你就能上大学?

这不就是当年的越穷越光荣吗?大学招贫困生还有那么一点道德理由,但给民营企业贷款算什么?我完全不觉得民营企业有什么道德优势啊。

其实民营企业现在的困境,跟当初的“去杠杆”有极大的关系,要不是当初“一刀切”的停贷,民营企业也不会这么惨。现在又变成了“一刀切”的借钱,这样银行感到无所适从。 

这让我想起一首歌的歌词:

当初是你要分开,分开就分开

现在又要用真爱把我哄回来

爱情不是你想卖,想买就能卖

让我挣开,让我明白,放手你的爱

民营企业到底该不该救?该怎么救?

前天我看到一段《新京报》对福耀玻璃集团创始人、董事长曹德旺的专访,“大嘴”曹德旺,说了别人不敢说的大实话!

曹德旺原本打算9月份退休,中美贸易摩擦出现之后,他决定将这一计划延后。“我为什么还赖在这里?我知道国家培养一个真正做事的人要花很大的代价。我是为中国做贡献。”

作为挺身而出介入现实的方式之一,曹德旺经常以犀利的言论而引发热议,这一个人风格并未因屡次被推向舆论风口而有所改变。

谈到中国经济问题时,曹德旺直言:“6%的GDP增速还是太快,中国要做的是针对客观的需求去补短板,要提高高科技方面的水平。”

谈到小微企业融资难,曹德旺称,比起解决融资的问题,帮助小微企业减税更重要。而在谈起自己一手创立的福耀时,曹德旺从宏大的忧虑中抽身而出:“一些企业家的烦恼我没有。现在福耀低负债经营,这是我这15年来最享受、最美好的事情。”

新京报:最近资本市场一度有“国进民退”的说法,你如何看待这一说法?

曹德旺:如果“国进民退”存在的话,我认为这是国资被动的行为。国资企业本身没有权力做出这个决定,是地方政府为了拯救这些民营企业,让国资出手把这些企业先收下来,国企不听不行,必须执行,这是“国进民退”真正的真相。

可以说,这种“进”是被动的“进”,不是主动的“进”。“进”的目的是为了救这个民营企业,不让民营企业倒下,这种“进”是善意的参与,而不是恶意的抄底。

现在国企托管一下,目的是不让民企倒下来。“国进”确实不是解决问题最好的办法,但在目前的情况下,地方政府也只能这样做,政府现在也处于两难的位置。

新京报:在你看来,政府应该出手“救”吗?

曹德旺:政府的做法不是解决问题的长久办法。短期可以,长期作用有限。

公平的做法是,谁做的事情谁承担责任。市场有进有退,有赢有亏,赚了是你的,亏了也是你的,不该政府来兜底。

新京报:民企面临目前这种困境的症结在哪里?

曹德旺:短贷长投是这次民企困境爆炸的导火索,但根本症结在企业家的“头脑”,民企负责人自身经营素质有待提高。

此前一段时期,银行有很多钱,民企跟银行签订一年的贷款合同,拿着这种短期融资去做长期投资,希望能够赚快钱。

但这无异于火中取栗。等银行贷款到期,企业放出去投资的钱收不回来,资金链断裂,企业陷入困境。据我的了解,出问题的企业中,大部分都是这样的状态。

很少有企业的老板意识到短贷不能拿去做长投。企业家你把企业的股票拿去抵押,抵押了做什么?拿去投资,知道投资有风险吗?企业现在崩盘了,政府拿钱去救,这公平吗?

我的企业也是民营企业,为什么此次福耀不受其害?因为之前福耀也犯过这方面的错误,1984年、1993年经历过两次资金链方面的危机,后来我们吸取了教训,知道不能这样做。

新京报:对处于困境中的民营企业,你有什么建议?

曹德旺:要自己救自己。要意识到,中国的企业家是中国精英人群的一分子,而在这1亿多的精英人群后面是12亿打工的人。如果要求国家来救这部分精英人群,谁来救精英人群后面十多亿人?

企业家必须面对宏观经济调整的现实,和国家去杠杆政策统一,最好的办法就是把自己企业的业务分为一、二、三、四、五等档次,留下最好的业务来经营,留下自己有能力、有把握、有兴趣挣钱的业务,其他的业务该重组的重组,该破产的破产,该卖掉还钱的卖掉。

新京报:目前看,民营企业发展环境还有哪些地方可以改善?

曹德旺:我建议,所有的民营企业家都要真正反思和检讨自己,这样才能进步,要自己检讨自己的差距在哪里。

目前最需要改善的还是,要提升企业家队伍的素质,发展、培养企业家自身的综合素质。比如,最近出现的“短贷长投”的问题就是因为我们企业家的素质不够,起码说明了企业家自身风险意识不够。如果把所有的问题都怪到国家和市场环境上,我认为是不公平的。

新京报:今年业界还很关心的一个问题是,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

曹德旺:小微企业融资难是全世界的难题。一方面,强制银行给小微企业贷款是没有道理的,因为银行也是企业,也要追求盈利。但小微企业要不要办下去?当然要办,而且非办不可。

那如何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问题?用财政手段帮助小微企业。什么是财政手段?国家首先把小微企业的定义定清楚了,比如雇工10人以下的企业是小微企业。对这些小微企业应该免征税。

马云也好、李书福也好、我也好,我们的企业都是从小微企业做起来的。等小微企业成长壮大之后,再让它们交税,到时它也会心甘情愿地交税的。比起解决融资的问题,帮助小微企业减税更重要。

曹德旺的这番话说得非常好,为什么他的头脑那么清晰?因为他不需要表决心,他本身就是民营企业家,他说实话没有风险,体制内的人就不行。 

按照我的观察,我感觉对民营企业的感情持续时间,最长不会超过3个月,到时候又会有新的热点吸引大家注意力了,然后就不会有人理现在这档子事儿了。

所以我的建议是,表态必须要热烈拥护,但真要干起来,就要耐心待机,万一到时候风向又变了可咋办呢?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转载作品,作者: 采编,责编:邢通。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