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博会现场 | 一场繁忙的客商供需对接会:3000多家国内客商来寻找合作机会

摘要:11月5日至10日,中国首届国际进口博览会在国家会展中心举办,媒体将此地称为“四叶草”。对接会就在“四叶草”2楼西南角的半片“叶子”6.2馆举行。

摄影:刘素楠

“我要牛肉,没有脂肪的,纯肌肉,不带一点儿脂肪的,行吗?”一名穿着皮衣的中国商人提出问题,他眼睛盯着外商那位中文说得极好的巴西翻译,身体往前探。

巴西翻译林肯把他的话翻译成葡萄牙语,两名巴西商人听后立即点头,伸出大拇指。“可以的,可以直接签约。”林肯说。

两分钟后,中国翻译志愿者和客户助理志愿者把这位中国商人和两位巴西商人请上了最前面的签约台,双方签下了40万美元的牛肉进口协议。这仅仅是一个初步的协议。

在他们身后的大广告牌上写着“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展商客商供需对接会”几个大字,下面有几个小一点儿的字体,标明主办单位为中国国际进口博览局、国家会展中心(上海),承办单位是中国银行。

11月5日至10日,中国首届国际进口博览会在国家会展中心举办,媒体将此地称为“四叶草”。对接会就在“四叶草”2楼西南角的半片“叶子”6.2馆举行。6.2馆有数个隔间,11月6日上午10时,上海市闵行交易团正在其中一个签约室举行集体签约,隔壁则是苏州工业园的集体签约仪式。

走过签约室,能看到“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展商客商供需对接会”的大展牌,两边各有一个入口,入口前,不少展商和客商在签到入场。

“您约的时间是今天上午吗?我给您看一下。”签到台的工作人员热情地上前询问。他们负责按照名单把展商和客商分在A-I区9个不同的区域,并标注对接时间。

对接会10点正式开始,8000平米的对接会现场,放置了320张洽谈桌。每个区域有约36张白色小长桌,每张桌子配了六把白色椅子,桌旁坐着一位穿黄颜色志愿者衣服的翻译。相应的,承办方中国银行配备了区长、客户助理和桌长,他们都是中国银行的员工。

中国银行在举办跨境撮合对接会方面富有经验,目前已在全球举办过49场对接会。跨境撮合服务通过信息收集、客户配对、在线互动、现场撮合、实地考察、金融服务六个步骤,中国银行自主研发跨境撮合GMS系统(GLOBAL MATCHMAKING SYSTEM),搭建多个面向用户的网络化端口,利用智能算法为客户进行“一对一”精准对接,该系统还具有即时通讯、即时翻译等功能,跨境撮合服务从“线下”延伸到“线上”。

进博会供需对接会翻译也是中国银行的员工,他们经过层层选拔,成为对接会的翻译助理候选人。成为候选人后,还要经历一对多口语面试,脱颖而出者集中参加了商务谈判、外交礼仪、国别国情、金融产品、撮合符合等方面的专项培训,才能坐在对接会的现场,提供翻译服务。他们来自北京市、河北省、江苏省、河南省和广东省中国银行的各分支机构。在日常工作中,他们的身份是网点柜员,是大堂经理,是客户经理,是理财经理,是产品经理,是中国银行各个岗位的员工。

位于I区19桌的陈祺来自中国银行广东省分行,职务是综合柜员,坐在她对面的展商来自巴西Gold Meat公司。穿格子西装的是CEO保罗(Paulo Cesar Barao Candido),穿黑色西装的是朱利奥(Julio Pores)。来自巴西出口投资促进局的工作人员林肯前来支援陈祺,他平时一半时间在中国,一半时间在巴西,中文说得极好。

巴西是肉类出口大国,稳坐世界最大牛肉出口国、最大鸡肉出口国和第四大猪肉出口国的交椅。巴西官方数据显示,巴西向约150个国家和地区出口肉制品,其中大部分为欧洲及亚洲国家;中国,则是全球最大的肉类进口国。

上午10:30左右,来自甘肃金佛农业综合开发有限公司的董事长聂大田和总经理黄杰坐在了保罗和朱利奥对面。他们的企业位于甘肃省武威市,经营范围是蔬菜、瓜果、海鲜、冷冻畜禽肉制品等的购销、储存、配送及进出口。

西北内陆地区的肉类市场往往以牛羊肉为主,近两年,随着生活水平提高,武威市里也逐渐出现了一些海鲜馆。金佛公司每年都从巴西、印度等地进口上百吨海鲜和冷冻肉。

“只要是海鲜和冷冻肉类的展商,我们都关注。以前也直接和外商沟通,但范围太小,这次政府举办的进博会,范围比较大。”黄杰说。

聂大田和黄杰身负重任,他们将代表两家企业,前来洽谈海鲜和肉类进口。上午第一场洽谈中,聂大田和来自巴拿马的展商洽谈了南美对虾的进口事宜。这是他参加的第二场洽谈。根据对接会的规则,展商固定不动,客商如流水般换座,一场30分钟,下午再换一批展商,像极了“相亲会”。由于原定接洽的巴西展商没有到场,客户助理临时帮他们调整了洽谈对象。

时间很宝贵。保罗和朱利奥提前准备了厚厚一叠产品图片和简介,发给中国客商看。

来自甘肃的聂大田和黄杰正在与巴西展商洽谈。摄影:刘素楠

聂大田对Gold Meat公司的牛肉比较满意。“有没有最少购买量的限制?”

“25吨。他们每个月的产量是1500吨。”林肯翻译道,他加了保罗和朱利奥的微信。

聂大田又把产品图片看了看,上面有牛腱、牛腩等,他又问:“四季都有货吗?”由于口音太重,陈祺向他确认了“四季”是什么意思,然后翻译成英文。

林肯用葡萄牙语问保罗和朱利奥,他们马上点头,冲聂大田竖起了大拇指。“对,全年都有!”

“价格会随时变化吗?”聂大田担心价格波动太大。

保罗解释,一般牛肉的价格不看季节,价格都差不多,不会太便宜。

“牛宰下来之后,冷冻温度是多少?”聂大田追问屠宰细节。

“零下18摄氏度,是速冻的,切完就冷冻。除了巴西,他们在美国也有公司。”林肯翻译得很顺畅。

“是第一次冷冻的温度吗?”聂大田还想问,随即他制止了陈祺追问:“不过巴西的牛肉品质相当不错,没问题。”

这时,下一家北京的客商已经在询问客户经理付魁汗:“这家展商卖牛肉和猪肉吗?”付魁汗给予了肯定的答复。他是中国银行上海分行南汇支行的客户经理,此次进博会充当客户助理的角色,负责I区1桌到22桌的洽谈服务。很显然,这两位巴西展商比较热门,不少国内客商都有兴趣。

聂大田和保罗、朱利奥互换了联系方式,笑着与他们告别,离开了洽谈桌。“不敢耽误人家时间。”聂大田解释,“这就是我们意向中的客户!对接其实是一件非常费时的事情,交易价格、支付方式、发货方式等等,都要一一详谈。我们留了联系方式,回去再确定采购数量。”

对接会将从6日持续到8日,他全部报了名,还将参加9日和10日的公众展。“来得值!好多年才有这么个机会,和外商面对面交流是最直接、最到位的!”

聂大田和黄杰刚离开,穿皮衣的北京客商就坐下了。

一行三人来自北京二商大红门肉类食品有限公司,汪贤龙是肉制品总经理。这家国企对进口肉类的迫切需求从他探身洽谈的姿势便能看出分毫。

“目前受国内猪肉疫情影响,我们进口猪肉的来源受限,这次来进博会就是想找到性价比比较高的猪肉。再一个,受国际贸易局势的影响,猪肉进口来源变紧张,导致国内肉类价格上涨,增加了企业的成本,削弱了我们公司的竞争优势。”

以往,北京大红门公司进口的肉类主要来自乌拉圭、丹麦、德国和智利等国,这次,他们将目光瞄准了这家巴西展商。

保罗给出的牛肉价格让汪贤龙感到十分惊喜,明显低于目前国内到岸进口肉类价格。“那猪肉呢?有没有猪肉?”汪贤龙追问。

“猪肉只能发到香港,没法直接发到中国大陆地区。”林肯翻译道。

“那让他们香港的贸易商跟我联系,请他帮忙牵个线。”汪贤龙表达了两次合作的意思。

保罗和朱利奥商量了一下,让林肯告知对方:“国际贸易有个文件叫PI,上面有货物名称、规格、价格、数量等信息。”

PI的英文全称是Proforma Invoice,外贸PI是指外贸的形式发票、估价发票和备考货单等,PI可作为数量化的报价、销售确认,还可以让买方用以申请输入许可、外汇许可及外贸业务证等。外贸PI主要包括出票人抬头、地址、印章、受票人名称、地址、货物名称、规格、运输码头、价格、数量、总价、起运地、抵达地、运输方式、交货日期、付款方式、付款路径等信息。

“没问题!回头我们有个专业人士跟你对接!”汪贤龙说,“My Brother!”巴西展商恍然大悟般大笑起来。

“我现在担心的就是牛肉报价是否靠谱。”汪贤龙迟疑了一下。“我要牛肉,没有脂肪的,纯肌肉,不带一点儿脂肪的,行吗?”他望向林肯,想再次确认一下。

保罗和朱利奥听了林肯翻译的问题,点点头。“可以的,很简单。”

“禽类有吗?”汪贤龙放下牛肉的问题,“鸡呀、鸭呀等等。”

“不做这些。”林肯翻译道。

“可以直接签约吗?”中国商人提出。

“可以直接签。”林肯再一次翻译。

中国商人的巴西商人都看向了穿黄色衣服的陈祺,她正在向更高一级的工作人员客户助理付魁汉询问:“可以直接签约吗?快一点儿好吗?他们的时间都很宝贵!”

汪贤龙和巴西展商签下40万美元的初步协议。摄影:刘素楠

两分钟后,陈祺和付魁汉把汪贤龙和保罗、朱利奥请上了对接会最前面的签约台,双方签下了40万美元的牛肉进口协议。当然,这还只是一个初步的协议。

“牛肉的价格确实便宜,比目前我们进口的价格低40%左右。如果巴西的牛肉真的能进来,估计能把国内牛肉的价格降下来。”汪贤龙说。

除了摄影师和签约主持人,少有人注意到他们。展商、客商和工作人员忙着洽谈对接,无暇理会其他。在一片嘈杂的声音中,保罗和朱利奥的洽谈时间也截止了,他们不得不把位置让出来,给下一位展商。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转载作品,作者: 刘素楠,责编:邢通。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