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2B,马化腾公开信里的新“宴席”

摘要:在去中心化的时代,所有的企业都试图将自己的触角伸向终端用户,建立与用户更直接、更紧密的连接。从这一角度来看,在C端市场上称雄的腾讯无疑拥有着天然优势。

2011年到2018年,从“开放·共赢”到“开放·共生”。

八年的时间里,腾讯一年一度的全球合作伙伴大会,开发的主题,八年未变。但今天不同的是,在同样的开放心态下,腾讯正在开辟ToB的新赛道。

“接下来,腾讯将扎根消费互联网,拥抱产业互联网。”10月31日,大会前夕,马化腾按惯例发布的公开信,明示了它的这一转变。

20岁的腾讯,希望凭借自己在消费互联网的积累,织好又一张产业互联网,为未来20年的增长寻找新的支点。在这一场从C到B的迁移中,腾讯胜算几何?

01|腾讯拥抱C2B

10月31日,腾讯控股股价上涨5.87%;11月1日,其股价收涨4.05%。11月2日中午,重回股价300。

连涨背后,是腾讯正式的ToB宣言。10月31日下午,2018全球合作伙伴大会召开前夕,马化腾在给合作伙伴的公开信中表示:“接下来,腾讯将扎根消费互联网,拥抱产业互联网。”

就在一个月前,腾讯时隔六年宣布对组织架构进行调整,整合成立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CSIG),已向外界传递出明确的ToB转向信号。

其实,从2015年提出“互联网+”开始,腾讯就已开始探索ToB领域,涉足零售、医疗、汽车、旅游等产业。2018年二季报显示,“其他业务”(支付及云服务)收入同比增长81%至174.96亿元,首次超过社交网络,排在第二位。

直到最近的组织架构调整、公开信,腾讯正式宣布跨向另一条跑道。

数字化浪潮全面席卷而来,在掠过个人与消费端后,正在纵深向企业、产业、政府铺开。中国信息化百人会披露的数据直观地展现了这种转变。

数据显示,以信息技术、软件等为代表的基础型数字经济,在经过早期的高速增长后,于2007年开始增长放缓。当年,基础数字经济在数字经济中的占比大幅下滑至47.1%,此后一路下滑。

相反,随着数字化与农业、生产制造、旅游服务等传统产业的结合,融合型数字经济近年来呈现高速增长态势,并逐渐占据主导地位。2016年,融合型数字经济在数字经济中的比例已高达77.2%。

在融合型数字经济快速背后,是一二三产业仍然旺盛的数字化诉求,是对互联网、对技术的更深层次渴求。对每一家ToC、有一定技术积累的互联网企业来说,这也正意味着广阔的ToB市场。

 “伴随数字化进程,移动互联网的主战场,正在从上半场的消费互联网,向下半场的产业互联网方向发展”,马化腾在公开信中做了这样的判断。

在移动互联网上半场,腾讯凭借着10亿流量,以社交、支付、游戏在消费互联网领域横行江湖。随着下半场的到来,在消费互联网之外,腾讯想给自己构建另一个网络,即产业互联网。

“互联网与产业的融合是大势所趋。腾讯决心集全公司之力,迎接产业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在11月1日的大会上,作为新近组建的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CSIG)的负责人,腾讯高级执行副总裁汤道生做了开幕致辞。

如果说,过去20年,互联网的增长主要来自ToC领域,那么未来20年,互联网的重要发展将来自To B领域。

而对想要“连接一切”的腾讯来说,它之前主要是在C端,连接人与人。而现在,对腾讯来说,简单的连接时代已经过去,人与物、人与服务的连接也已经开始。

在通过构建人与人的连接,腾讯积累了大量的数据和技术。随着产业互联网的来临,通过实现人与物、人与服务的连接,它正在将这些数据与技术更大限度地开放给外界。

通过这些数据、技术,企业打通从生产制造到终端消费服务全链条,触达用户,从单纯地提供产品到向用户提供服务,节省成本、提高效率,甚至找到新的商业模式和盈利增长点。

这就是腾讯的C2B,即从消费到产业。

02|从“食材提供”到“满汉全席”

今年6月,“游云南”APP和七个相关小程序上线,用户可在线找景点、找厕所、识别植物……

它由云南省旅游委联合腾讯推出,腾讯旗下小程序、微信支付、腾讯云、腾讯AI Lab、腾讯优图实验室等参与其中。

“游云南”开发试推时,腾讯参与的这些部门还分散在各事业部里。而到了9月末的那次组织架构调整,这些部门大部分被汇聚到了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CSIG)。

CSIG以腾讯云为根基,整合了医疗、出行、教育等产业平台,集中了腾讯在安全、AI、LBS等领域的技术力量。

这正是腾讯此次组织架构调整对其发展ToB业务的意义所在。与ToC需求个性化、专注的打法不同,ToB需求多而杂,需要一支能集中面向B端的团队。显然,整合多项资源与技术的CSIG更有利于ToB业务的开展。

在公开信中,马化腾也强调称,希望未来在与客户的合作中,腾讯的业务接口更加集中,合作规则更加清晰,资源能力更能形成合力。

当然,在发展ToB业务的过程中,企业微信、音视频、小程序等腾讯优势资源和能力,也将发挥重要作用。比如“数字广东”下的“粤省事”,腾讯开放了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提供微信入口,当地市民在小程序上完成身份认证后可办理近300项公共民生服务。

资源的整合,为腾讯提供模块化的解决方案提供了基础。针对不同需求,以马化腾的话来说,腾讯能提供“食材”,能“炒菜”,能做“宴席”。

其中,“食材”指的是基础工具和能力,主要面向的是有自身数字化方案的企业(政府),比如腾讯向大众点评、58同城、摩拜等提供云服务;

“炒菜”指的是多种食材搭配,针对的是有一定数字化、数据积累的企业(政府),比如“粤省事”;

“宴席”指的是多样化、系统化、安全可控的商业解决方案(BaaS,即Business as a Service),比如“游云南”背后的“一部手机游云南”项目。

通过提供多样、模块化的解决方案,腾讯的的定位也是多重的,“连接器”、“工具箱”、“生态共建者”。但总的来看,它是数字化基础服务提供商。

03|共生者的自觉

这场ToB的竞争,其实早在“互联网+”时就已出现了苗头,那时更多的是像腾讯一样的默默探索者。如今,大幕才刚刚拉开,一切仍是未知,毕竟,先行一步只是策略,不是目标。

其实,从历史来看,腾讯曾有过多次“后发先至”,比如它的游戏、门户、视频和支付,出现时均已有先发者,但仍然后来居上。

在这次的产业互联网竞争中,腾讯是否也能延续上述行业的命运,目前还无法下定论。不过,在这个赛场上,它无疑是一个目标清晰、有实力的竞争者。

腾讯一直拥有的是ToC的基因,这是外界对其ToB业务产生质疑的根源所在。但是从腾讯自身的理解来看,它发展产业互联网最终服务的对象依然是人,依然强调终端的体验。

产业互联网不仅仅是ToB、ToG,归根结底也是ToC。“腾讯将利用服务C端用户的经验,帮助B端伙伴实现生产制造与消费服务的价值链打通,以独特的C2B方式连接智能产业,服务产业,也服务于人。”

对于活跃用户体量达到10亿的腾讯来说,巨大的流量,以及此前与企业、政府的合作经验,无疑为它奠定了ToB基础。汤道生透露的一组数据显示,在过去八年的开放中,腾讯为10亿用户提供了支付便利,成就2000多万的合作伙伴获得数百亿收益,帮助一万多项在线政务覆盖5亿人群。

在C端积累的、多样化的生态,同样为腾讯ToB业务提供了支撑。从支付、社交、小程序视频到云,腾讯的这些产品在行业中均处于数一数二的位置。马化腾在公开信中也强调称,腾讯“具有连接国内最丰富场景和互联网产品的生态服务能力”。

新时代下,所有的竞争都需要依靠技术来实现,而经过20年的积累,腾讯完成了一定的技术积累,包括大数据、AI算法、云技术等。

三一重工是国内制造业的典型代表之一,每5分钟生产一台挖掘机,每1小时生产生产一个风车。通过与腾讯合作的“根云”,它可以在全球范围内实现,机器出现工程设备故障时,2小时到场,24小时检修完工。

数字化时代,数据与安全是重中之重。2016年,腾讯就成立了七大联合实验室,其中云鼎实验室重点关注云主机与云内流量的安全研究和安全运营。通过天御反欺诈系统,腾讯云已累计发现恶意互联网金融行为超过四千万次,挽回损失超过一千亿元。

当然,正如马化腾在公开信中特意强调的那样,腾讯对To B业务的清晰认知还在于它对自身“助手”的定位:“腾讯并不是要到各行各业的跑道上去赛跑争冠军,而是要立足做好‘助手’,帮助实体产业在各自的赛道上成长出更多的世界冠军。”

在与外界合作中,腾讯的形象似乎一直是温和的,不主导,不控制。到了产业互联网时代更是如此,正如此次合作伙伴大会的主题那样,它与合作伙伴的关系是共生——“两种不同生物之间所形成的紧密互利关系”。

04|结语

国际象棋大师卡帕布兰卡说过,要想赢,首要工作就是研究残局。当然,现在的产业互联网仅仅刚开局,还远未到“残局”的地步。

在这场产业互联网的竞赛场上,互联网和技术玩家无疑占有优势。虽然行业头部的企业已相继形成了自己的数字化储备,但仍然有大量的企业急需外援。

在去中心化的时代,所有的企业都试图将自己的触角伸向终端用户,建立与用户更直接、更紧密的连接。从这一角度来看,在C端市场上称雄的腾讯无疑拥有着天然优势。


作者:邱   韵

编辑:刘   煜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一点财经 的原创作品,责编:苏厚倍。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