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轰炸》没有红与黑

摘要:2015年4月,《大轰炸》正式开拍,当时的预算只要八千万。资方爸爸敲黑板:亲,你这不行啊?我们叫什么?大!轰!炸!我们要做什么?大场面!大咖司!大制作!




话说那一年,刚知身世有异,尚未改名的萧峰被误认弑师,避走经菩提院,见殿内屏风上铜镜照其身影,油灯下依稀可见镜上镌着四句经偈:“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当作如是观。”

微信图片_20181027151645

萧峰一笑回头,正要举步,猛然间心头似被什么东西猛力一撞,登时呆了,他只知在这一霎时间,想起了一件异常重要之事。然而是什么事,却模模糊糊地捉摸不住。

2015年2月底,导演萧锋发了一则微博,说:我们总是得在最窄迫的时间缝隙中,和最不合适的心绪之下做出生命中也许最难回头的抉择,总是在最没知觉中做成多年之后才知道何其致命的决定。

一个月后,他进驻宁波象山影视城的摄影棚,执导筒开拍的那部电影,叫《大轰炸》。

萧锋对“重庆大轰炸”这个题材心念久已成执,2011年启动后,改剧本谈演员找投资一路命运多舛,还跟彼时炙手可热的乐视影业谈过投资,但未能出现在乐视当年的片单上。

2015年3月初,急于推进项目的萧锋,遇到了施建祥。

记住这个施建祥,在之前《黄晓明在2015》里,他就刷过脸:这是一位特别热爱艺术的金融大佬,是一位集艺术与商业之大成的跨界人才,上台可以导春晚,下台可以做金融,顺手还能投资几部电影的那种。

萧锋没有get到命运女神给他的暗示,不知道穿着一身白西装金光闪闪从天而降的,除了天使,还可能是鸟人。

又或者,他见多了四项全能兼四有新人的商人空降到他们这个圈,但他们只会在刘涛、张雨绮的生活里砸个大坑。

喝过很多鸡汤,见过多少跌倒,都拦不住人想傻B时犯傻B。

《大轰炸》的烽火连天没能照亮全部真相,照亮了傻B的每一个角落,是三年后的崔永元隔空一指,网民便跟着涌入他的微博,他们振臂高呼:“抵制大欺诈,还老百姓血汗钱!”

站在敌方阵营里的萧锋抬起头,“我是谁?我在干什么?为什么要酱紫对我?”。此时,为支撑《大轰炸》的拍摄,他已经把自己导成赤贫。

求生欲让他努力扑腾,开说明会,刷屏微博,试图切割电影本身和主创团队与洗钱传闻的关系,力陈《大轰炸》对民族记忆的重要意义。

据说包括范冰冰在内的一众跟资方关系错综复杂的演员,都被从成片里剪切出去。

他们甚至以一种暧昧的态度试图混入敌方阵营,《大轰炸》官微跪求崔永元:请崔老师告知洗钱内幕,一起揪出罪恶的黑手!

但群情依然浩浩汤汤:“一帮卖国的人演的爱国电影,谁要看!”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特别是在一些里外不是人的镜头上。

雁门关前的萧峰,把自己架在民族大义的烤火架上,我本将心照明月,奈何左边的明月喊他“辽狗”,右边的明月骂他“宋猪”。

刷屏的微博里,萧锋拗了一个为了艺术悲壮的造型,他说电影拍到2016年年初,资金链彻底断裂。但他不甘心8年的心血付诸东流,于是“豁出去了,存款没了,股票卖了,房子卖了”。到了2017年10月,萧锋身上仅剩1500多块钱,成了“中国最穷的导演”。萧锋说:“这8年我真的问心无愧。”

可是,真的问心无愧吗?

2015年4月,《大轰炸》正式开拍,当时的预算只要八千万。资方爸爸敲黑板:亲,你这不行啊?我们叫什么?大!轰!炸!我们要做什么?大场面!大咖司!大制作!

聪明人都算大账。就像吕不韦投资落魄的秦异人,看的出谁是奇货可居的坯子。

2015年,中国电影凯歌高奏,全年票房收入前所未有地超过了440亿元,《捉妖记》甚至打败了好莱坞大片《速度与激情7》,被爆造假前,公开票房收入超过24亿元。也是2015年,金融创新如火如荼,P2P网贷正式步入万亿时代,遍地都是XX宝,XX理财,形象还很高大上。

当电影遇到互联网金融,金风玉露一相逢。

8000万的《大轰炸》不好找投资,但大制作的《大轰炸》挂出去,哭喊着想投资的都是低级玩家,要是手里还有上市公司资源,资本运作一下,股市的韭菜也妥妥地割到手。

再说这又是大轰炸、又是战争的,搭几个大场景,最后都一把火烧掉,是不是特别方便说花了多少钱就花多少钱?

中外军民众志成城联手反法西斯的大群戏,还特别适合请豪华明星阵容刷脸,再越洋请个把好莱坞大明星,片酬就名正言顺地上去了。

当然是要配个阔气的营销排场的,买点票房造声势也是极好。毕竟这样特别方便借个道,把公司的、别人的钱,揣到自己兜里去。

2015年的快鹿集团半年总结大会上,作为总制片人的施建祥慷慨陈词:(《大轰炸》)为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献礼,投资不封顶!两个月后,他进一步表示:既然叫《大轰炸》,最起码投资要四个亿以上。

到2016年,媒体爆出的投资额越过了5亿关卡,2017年,这个数字上升至7亿。

到崔永元一声惊堂木,这个数字又创了新高——《大轰炸》至少涉及30亿使用不明的资金,仅拍摄中就用各种肮脏手段弄走了17亿。

至于用了各种肮脏手段的人,快鹿集团集资诈骗案发后,跑到美国的施建祥虽然成了红通人士,但床上躺着闪婚的小娇妻,账户上趴着早早转移出境的20多个亿。

萧锋给自己辩白,《大轰炸》跟跑出去的20多亿关系清清白白,你们见过这么惨、自找死路的坏人吗?

他再三声明,明星片酬归资方管,他只花了1.5亿的拍摄费,这部分支出不怕查账。是他通过一系列自毁程序,力撑《大轰炸》制作完成。

这样的悲情,却没能动人。围观群众表示,蠢和坏,你选一样吧。

他蠢吗?当然不,当时《大轰炸》剧组几乎成了快鹿的一个项目组,他心知肚明。他配合了施建祥讲的故事,也配合了车如流水马如龙的明星们来加一堆不知所谓的戏份,“很多东西加进来了完全没法用,但是还是要做。”

或许有各种被资本绑架的不得已理由,但对萧锋来说,面对那些被施建祥卷走了血汗钱的投资者,想一起拗个完美清白的受害者姿态,恐怕也没那么容易。

“如果可以,我只想做一个丐帮二三袋弟子”,电视剧版《天龙八部》里,萧峰老爱叨叨这句台词。

经过这些年的蹦跶折腾,抑郁症患者崔老师本来已经把当年小崔的公信力毁得差不多了。可当他瞄准《大轰炸》轰炸,一件神奇的事情发生了,飞起来的瓦片聚集成了一座一柱擎天的崔氏公信力建筑,上不封顶那种。

10月26日,是《大轰炸》本该在国内公映的日子。

10月17日,萧锋宣布,《大轰炸》取消登陆院线。他的微博声明颇有法场喊冤的既视感:“再多的清白都难挡抹黑“,“苍天有眼,报应定会终归其位”。

在1.6万条讨论报应究竟会落在谁身上的评论后,萧锋关闭了微博评论区。

他的苗头指着崔永元。

当初和施建祥称兄道弟有你,一起给《大轰炸》站台也有小崔你,肿么转眼我俩成了卖国贼,你却当了民族英雄?

早在2011年,崔永元发起新锐导演计划,被他称为“朋友”的施建祥就是资金捐赠者之一。2014年,崔永元担任了快鹿旗下“当天贷”的形象大使。2015年,两人更是亲密无间地共同出席了多场公开活动。施建祥参与录制了崔永元在东方卫视主持的节目《东方眼》,他亲自发微博宣传节目,并艾特了崔永元,称其为”好友"。《大轰炸》开机,崔永元成为其艺术顾问。当年上影节期间,两人共同组织举办了“星梦行动”……

除了互相站台给对方造势,2016年,两人的合作更是进入资本层面。2016年1月12日,崔永元文化传播工作室与快鹿集团作为共同股东注册成立了“上海永元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亿。

在快鹿集资诈骗案发,施建祥被红通后,2017年2月,施建祥儿媳周佳珏与崔永元妻子陈薇薇合伙成立了”上海崔永元品牌管理有限公司",崔永元是股东之一。

在把中国影视圈的天捅了一个窟窿后,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对于外界关于其和施建祥的这段渊源的质疑,一向眼里不揉沙子的崔永元却一直未予以正面回应。

10月22日,在范冰冰被罚了8个亿,萧锋宣布《大轰炸》取消公映后,崔永元首次在微博上回应了当初为快鹿站台的事儿:为快鹿站台的有市领导、区领导、警察局、金融办……操,谁也没看出快鹿有问题。

不过,崔老师依然没有解释,为何在快鹿事发、施建祥红通之后,依然和施建祥儿媳合伙开公司。

似乎他也没有那么嫉恶如仇,珍惜自己的名声羽毛。他认为《手机》影射自己,所以“想把刘震云和冯小刚灭掉”,“不能让那些臭流氓逍遥法外”,但卷走了无数无辜投资者血汗钱,仍在逍遥法外的施建祥似乎还不在“臭流氓”之列。

不过,都是自带黑点,相比于只会跟网民纠缠自己的清白的萧锋导演,崔老师就聪明得多。无论人民群众如何想把他拖上“为民请命、精忠报国”的神坛,他都坚决蹲在墙根底下“我才不想当民族英雄”。

文|林默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转载作品,作者: 林默,责编:邢通。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