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金融申请上市,斗士周鸿祎的孤独旅行

摘要:除了搜狐系的落幕以外,互联网江湖最孤独的莫过于周鸿祎。


10月27日,360金融正式递交赴美IPO招股书。招股书显示,360公司创始人、360金融董事长周鸿祎持股14.1%,为第一大股东。一旦上市完成,这将是继360公司之后,周鸿祎系诞生的第二家上市公司。

不过,即便旗下拥有两家上市公司,但是周鸿祎的存在感却是一年不如一年。要知道,在金融科技这个领域,没上市的蚂蚁金服、京东数科、陆金所、微众银行等公司,体量之大远非360金融可比。

在互联网圈,曾经有人将改变行业格局的六大力量总结成“TABLES”,TAB自然是腾讯、阿里和百度,L代表雷军系,E代表周鸿祎系,S代表新浪及搜狐系。

如今再看,除了搜狐系的落幕以外,最孤独的就是周鸿祎了。因为即便是新浪,也依靠微博焕发了第二春,而周鸿祎的360公司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明显不如PC时代的统治力,仅依靠回归A股提升了数倍估值。

很难想象,周鸿祎最近的微博和微信朋友圈已经很久都不再充满火药味,而是怎么养生、关注健康和变得温情默默。

中秋节他发了一条:“祝每个在外打拼的人中秋节快乐,再忙也别忘了给家里人打个电话,说一句平安。”

前几天周鸿祎回了一趟母校西安交通大学,并更新了朋友圈,一张同学合照和周鸿祎手持“时光不返”字眼牌子的照片,并附加文字:“入学三十年,很多人都认不出三十年前入学表格上自己的照片”

 

虽然周鸿祎变了,但“红衣情节”依然常留心中,今年世界杯,周鸿祎就总结出了“红衣必胜定律”,俄罗斯球队惨遭败北后,周鸿祎说:“不过今天,红衣定律遇到普京大帝暂时失效了。”

在周鸿祎出演的电视剧《执行利剑》中,他是那位带着眼镜,穿着警服斯斯文文的体制内的安全专家,完全跟当年的“流氓软件之父”靠不上边。有道是,只要肯努力,什么都能改变,教主可谓是用心良苦啊。

电影《上帝也疯狂2》中有这样一个片段,一个飞行员意中踩了“平头哥”一脚,结果被“平头哥”咬着鞋子疯狂地追了大半个沙漠。

在非洲草原上,平头哥惹雄狮、斗老虎、吃毒蛇、捅蜂窝、单挑豪猪……虽尝败绩无数,却依旧孤独战斗,令所有对手都退避三舍,简直是无敌的存在。

平头哥座右铭:“我这一生太忙碌了,不是在打架,就是在去打架的路上。”

一袭红衣,用我红衣大炮,赐予江湖石破天惊。

在那片互联网的江湖里,也曾有这样一个无敌的存在。拳打深圳小马、脚踢京城彦宏、枪挑杭州马云、棍扫小米雷军……他就是江湖人称“红衣教主”的周鸿祎。

他也有类似于平头哥的座右铭:“在中国互联网江湖,这挺难的。你不进别人的地盘,别人就会进你的地盘。”

当年,互联网江湖乱不乱,红衣教主说了算。

八年前3Q大战白热化的时候,一天清晨,周鸿祎接到一个来自360内部的电话:“公司里来了30多个警察,你赶紧逃。”

接完这个电话,周鸿祎如受惊的麻雀,随即准备仓皇“出逃”,当翻遍了自己随身携带的所有护照,发现自己有去香港的有效签证时,他立马对司机说:“掉头,直接去机场。”

伴随着小马哥的壮士断腕,3Q大战结束,从此周鸿祎一骑绝尘,“红衣教主”之名冠绝天下,成为最大的赢家。360用户非但没有因为“战争”而减少,反而大幅度增加,周鸿祎借势更进一步,迅速启动上市计划,360在2011年3月纽交所上市的当日,融资1.75亿美元,巧合的市盈率也高达360倍,市值一度排名中国互联网上市公司前三。

周鸿祎万万没有想到,3Q大战一拳打出自己丰功伟绩的同时,也同时打出了一个开放的腾讯,与此同时,那个不问出身,不讲血统的PC互联网江湖一去不复返,新的移动互联网时代腾云驾雾而来。

张小龙团队的意外出现,微信平地一声惊雷,替腾讯抢到了移动互联网第一张“站台票”,小马哥幸运地实现了绝地反杀。以至于多年以后,周鸿祎用不信的口吻说:“真想不通是张小龙这样的人做出了微信”。

经此一役,在新的移动互联网江湖,“门户”之争变得更加深严,几乎每个有流量的山头,都插上了巨头的旗帜,腾讯跟阿里更是忙于合纵连横,“纳妾”、“收干儿子”、筑起了高高的护城河,其他新贵也忙于给自己的门派竖立一片大旗,不过让人意外的是,那大旗上面写的字,全是姓马。

喜欢指点江山的大强子曾说过:“现在互联网的创业,更多是和垄断者的战斗”。谁都知道他说的垄断者是谁。

相较于大强子的愤愤不平,周鸿祎反而看得开一些,“中国是马克思主义国家,本来就姓马。”幽默当中参杂着些许无奈,孤军奋战这么多年,这并不是周鸿祎想看到的结果,但他已无力回天,只有默许。

在俞敏洪眼中,周鸿祎是一个雷厉风行,敢说敢骂,不受任何固有世俗眼光约束的人。

“我和他一起参加过几次活动,每次他讲话我都替他捏把冷汗,他却神色自若,指点江山。他身上有着浓郁着一种企业家特色:在所不惜,勇往直前。”这与平头哥“生死已看淡,不服就是干”的精神何其神似。

早年,周鸿祎的办公室,挂满了自己征战十几年的成绩单,更是把微博头像换成了手持AK47的头像。

教主第一个“儿子”3721,名字取自谚语“不管三七二十一”,颇有我行我素、不服就干的意思,火药味十足。

因3721的存在,动了李彦宏的奶酪,周鸿祎和李彦宏从线上打到法院。据传闻,当两人走出法院时,仍面红耳赤的争论不休。

当年,互联网江湖流传一种说法,一怕腾讯“山寨”,二怕教主“两肋插刀”。

周鸿祎另一场草莽式的江湖约架,戏剧性地发生在他和雷军身上。周鸿祎带着360进入手机圈时,雷军做的小米手机正刮起互联网旋风,当时周鸿祎也表现得很谦逊:“对不起,这次我来给手机圈添堵了。”

2012年5月,周鸿祎在微博上宣布要和华为合作,随后余承东也回应称:“华为消费者BG将支持360为消费者提供性价比超过小米的特供机。”

虽然后来华为并未与360合作做特供机,但在雷军看来,360进军手机圈,是针对小米,新仇添上旧恨,终于变得一发不可收拾。最终,二人的口水战愈演愈烈,周鸿祎在朝阳公园约架雷军,但是雷军并未赴约。

平头哥的另一大人生信条:“从来不记仇,有仇当场就报。”虽然周鸿祎也不止一次说过不记仇的话,但是相对于平头哥的人生信条,周鸿祎显然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不是不记仇,而是坐等报仇的机会。

当初周鸿祎带着3721超过200人的团队加入雅虎时,为了新旧团队的磨合工作,可谓是煞费苦心。有传言称,周鸿祎不惜自掏腰包请公司上下到三亚玩了一次。在饭席上,他豪气地用酒跟所有人“打了一圈”,只要是酒,来者不拒,最后喝得不省人事,还掉进了游泳池,以至于两颗门牙光荣下岗。

周鸿祎似乎还没忘记跟李彦宏的“仇恨”,加入雅虎后,一直都想在搜索业务上和百度再一教高下,当他向杨致远索要大笔资金做搜索业务时,遭到杨致远的拒绝,后面另两人矛盾越来越激化,2015年8月,周鸿祎和杨致远分道扬镳,离开雅虎。

后来周鸿祎回忆说:“雅虎对中国区提出了不合实际的业绩要求,却又不肯投钱,典型的又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

坊间传言,杨致远给很多认识的风投机构写过信,请他们不要投钱给周鸿祎。而作为回应,360网站上他使用过这样的一个域名fuckyahoo.com。

后来,接盘雅虎中国的马云也与周鸿祎交恶。两人犹如泼妇骂街,从职业道德到个人品质,由挖苦到赌咒,尽辱骂之能事,并发誓两人老死不相往来,更是对簿公堂。

虽然周鸿祎败诉,但让他开心的是360安全卫士在这次“全民”运动中,站稳了脚跟,在战斗中俨然成为了安全防护领域的新军,自己也摇身一变成为了正义的化身,赚足了眼球。

后来传出雅虎快要倒闭的消息,周鸿祎此时不站出来炮轰一下雅虎,就显得很对不起曾经磕掉的那两颗门牙:“我认为上帝已经惩罚了它,企业都是被自己打败的,自己做了错误决定。”

显然,用上帝的名义,更能显示出雅虎的可恨,也更能解周鸿祎心头一口恶气,但就是不知道当时上帝是怎么想的。

类似的机会,周鸿祎自然一个都不会放过,《王者荣耀》大火后,他不忘记又去怼了一下腾讯:“王者荣耀的利润比贩毒还高”。

周鸿祎好像从生下来就是以怼雷军为乐,在乌镇的一次采访上,周鸿祎说:“我们是全球最大的网络安全公司,我们跟小米的不同,他从电饭锅到手机都做……”

当周鸿祎和酷派打得一片火热,准备在手机这条路上一展身手时,却被贾跃亭“两肋插刀”,周鸿祎怒了,在朋友圈里写道:“谁在我背后捅刀子试图screw我,我的原则是一定fuck回去。”

后来乐视资金链断裂,贾跃亭面临“乐视讨债风波”,周鸿祎表现得不亦乐乎,在360 媒体答谢会上,也不忘调侃:“今年,一些企业令自己意识到不能太贪心什么都做,否则就会落得没钱的下场。”

另一个遇见周鸿祎特别头疼的当属李彦宏了。就如平头哥驰骋非洲草原一样:“别让我再看见你,不然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3Q大战后,移动互联网来临,周鸿祎“搜索”之心不但未死,反而“死灰复燃”,从2011年带领360赴美上市后,整个2012年周鸿祎都在积蓄力量准备放“大招”——360搜索。

 

2012年8月,360搜索正式上线,沿袭了周鸿祎的“套路”,主要通过360浏览器和网址导航的庞大用户数为搜索倒流量。

这种捆绑效应很快见效,搜狗CEO王小川还没反应过来,搜狗的流量就被360搜索反超。一周后,来自多个网站的流量来源数据显示,360搜索已经成为百度之后的第二大搜索引擎。

百度随后发起反击,跟360开始了攻防战,打得一片火热,无视老三搜狗的存在,这让王小川很不爽。

王小川在搜狗内部邮件中称:“360此举在搜狗预期之内,国内搜索进入了百度、搜狗和360的“新三国时代”,我们与他们亦敌亦友。”随后张朝阳也在微博上为王小川助威:“搜狗必须参战!”

周鸿祎和李彦宏“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周鸿祎接连炮轰李彦宏,红衣大炮所到之处一片狼藉。

当百度和360还在为PC互联网时代留下的红利打得头破血流时,腾讯、阿里已拿着门票绝尘而去。

百度、360回过神来开始追赶时,才发现缺乏市场追捧的核心领域业务,已无力改变现状。

百度和360极其神似,这些年都是东一枪、西一炮,炮火声隆隆,拼命追着风口跑,累得气踹嘘嘘,却找不到敌人在哪。而腾讯和阿里已经筑起了高高的护城河,并笼络了一批有实力的“小弟”。

周鸿祎在自传《颠覆者》一书里写到“自己一上来就搞大平台,忘记了单点突破……”

BAT巨头阵营,百度已名存实亡。准巨头阵营也被新贵TMD替代。周鸿祎曾经看不上所谓的O2O、送外卖、卖电影票……这些风口,他说:“如果看见什么风口就去追,和猴子掰玉米没什么区别。”

出人意料的是,周鸿祎也变成了继李彦宏之后,另一只掰玉米的“猴子”。

张一鸣、王兴、程维等新人的崛起,舞台中央的束光灯也离张朝阳、周鸿祎等老人越来越远。周鸿祎不是以前那个周鸿祎,江湖也不是以前那个江湖了。

君不见,今年3月,周鸿祎那条朋友圈:“我的人生竟然如此失败,没有任何意义”,是何等感伤!

虽然周鸿祎事后也出面澄清此事,但依旧能引起不小波澜。

没社交、也没地图、更没支付,还错失了流量入口,这对于周鸿祎来说或许都不是最可怕的,大不了就当名利风吹过。

然则纵横江湖数十余栽,就算被BAT轮番吊打,都不曾见其低头,怼天怼地怼到最后,到最后周鸿祎发现身边没有朋友,孤独、寂寞才最可怕。

当《艾问人物》创始人艾诚采访他:“你最大的恐惧是什么?”

周鸿祎黯然神伤,答曰:“我最大的恐惧是有一天要是老了,一个人住在养老院里会孤独,这想想就会让人难受。”

当水滴直播事件发生,赖以起家的“安全”字眼惨遭打脸,关于360侵犯个人隐私的谴责不绝于耳,周鸿祎不再开枪发炮。

周鸿祎颇为郁闷地说:“最近这个事儿一出,过去打过仗的都问了一圈,很多人都主动发信息说,‘老周,这次不是我’,我相信不是他们。我冥思苦想到底是为什么。

不难想象,长年征战,“树敌”太多,以至于睡觉都不安宁。出了事首先想到的不是自身的问题,而是有人在搞他,这种孤独无人能懂。

周鸿祎自己也曾感叹:“我是唯一真正被三家轮流吊打,没有被打死,被吊打的滋味是很酸爽的,还是留了点心理阴影。”

周鸿祎想“沉寂”江湖,江湖却不让他清净,他心里比谁都明白:“其实我知道,大家也不是想念我,是想念互联网的炮火声……”

互联网江湖永远不缺演戏的主角和看戏的配角,轰隆隆的枪炮声带给吃瓜群众视听盛宴、无限欢乐的背后,更多的是周鸿祎“树敌”太多的无奈。

既然不能“沉寂”于江湖,那就来个华丽转身。17年11月,周鸿祎带着360回归A股,身价一度超越大强子,逼近李彦宏。

借壳上市虽然背负了很多骂名,但周鸿祎却给出了一个合理的解释:“360是一家安全公司,回归A股是为解决身份问题”。只不过吃瓜群众觉得这一解释很不“合理”。

红衣大炮入库,AK47子弹退膛,这几年周鸿祎变了,变得更温和了。

乌镇互联网大会,周鸿祎奔波在忙碌人群之间交朋结友,跟傅盛饭局上谈笑风生;跟李彦宏干了杯酒,相逢一笑泯恩仇。

“马化腾教我们行酒令,大家互相说‘我爱你’还说了好几圈,跟王小川同学还一块开了很多会”周鸿祎显得特别开心。

周鸿祎也曾在互联网大会上给丁磊的猪肉打过广告:“我是吃货,所以参加饭局的唯一标准就是是否好吃,丁磊的猪肉确实美味。”

“一言不合,炮火相向”的周鸿祎,变成了低调的创业导师。

“要悄悄地进村,打枪的不要,等巨头发现时,你们已经发展了,最怕事情没有做,天天来出席这个创客会、那个创客会,逢会必讲,已经在报纸上炒的沸沸扬扬了。”

“当你是小狗的时候,见到大狗时不要汪汪乱叫,不要摆出一副要向它扑击的样子,我原来就是叫的太响了,被痛咬了一口。”

虽然大炮入库子弹退膛,有时也依旧会“檫枪走火”,当听到360手机并入了锤子的传闻时,周鸿祎不由火冒三丈:“不知道这是什么傻帽网站在胡喷,也不怕被打脸”。

“知道的越多,就发现自己不知道的越多。”不知道周鸿祎是对自己坐井观天的虔诚感叹,还是带着一身回忆重新开始。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转载作品,作者: 汪小楼,责编:苏厚倍。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