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乳业正在沦为中国第二个大豆产业

摘要:如果真有那么一天,中国乳业成了今日中国的大豆产业的格局。我想,今天所有乳业的从业者都会感到耻辱。

 

2018年:荒唐的奶荒

历史是惊人的重复!无知和短视也是!

2013年的时候,中国牛奶奶源突然出现了“奶荒”,价格炒得最高的时候,普通牛奶的收购价甚至达到了6元/kg以上,明眼人一看,这就是奶粉杠杆使然。那时候,我关注这个行业正好10年,看到养殖行业在崩塌前的狂欢,我创造了一个词——“奶剩”。后来这个词语因为CCTV采用的传播成了当年乳品行业的一个网红热词。

“奶剩”就像一把利剑,刺破了中国奶源的短视和生产企业的漠视,但遗憾的是并没有改善行业的运营模式。

2017年辉山的危机,让全行业看到了奶源企业背后的危机,随后以奶源为核心的现代牧业和圣牧在2017年各亏损10亿左右,再次让行业对牛奶奶源重新审视。

在奶源一再被压制的情况下,我们看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中国牛奶消费是全球最有价值的市场,也是稳定增长的市场,从2000年的大约200亿,现在已经发展到了大约3700亿,而中国奶源养殖却一直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奶源企业亏损是普遍现象。更奇怪的是,我们从政府到协会,从企业到从业专家各个阶层对这个奇怪的现象视而不见。

时间到了2018年,中国再次出现了奶荒,北京周边,南方、上海等地的价格涨幅在15%以上,很多企业开始找不到鲜奶。羊奶奶源价格更是连续四次攀高,短短几个月时间从5元/kg左右攀升到9元/kg。

和以往不同的是,这次是牛、羊奶同时奶荒。

2018年4月上旬,普天盛道企业策划公司在陕西做了深入调研,看到了投入和产出、价格和价值、忧虑和欢喜的各种矛盾充斥着市场。

2013年,“奶荒”的时候,液态奶企业用不到一年时间淘汰了在农村市场具有更大量的低端产品——百利包,行业其他产品的终端价格上涨也在10%左右,这样一淘汰、一涨,再加上当年奶粉大包粉进口量超过90万吨(2008年大包粉进口大约10万吨,到2013年涨幅大约9倍),换来的是2014年到现在中国三四五线消费者的大量流失和当时持续两年多的倒奶杀牛。

现在,中国的奶牛存栏有多少头?乐观者说有600多万头;悲观者说有450多万头。

这和官方数字的2016年的官方数字1460万头相比,差距可是860万头到1000万头啊!我不知道是官方数字不准,还是中国的牛杀得够多。

2017年的时候,长期研究乳业的中国农业大学博士生导师李胜利老师公布的数据是大约800万头,如果他的数字可取,那说明,2017-2018年我们杀了200万头——350万头。

真可谓血流成河啊!这不仅是奶牛血,也是中国奶农的血!可以说,唱衰中国小规模养殖落后和大规模集约化养殖污染的专家、学者、媒体都得逞了。

2017年1-12月婴配粉进口29.6万吨;奶酪进口10.8万吨;包装牛奶进口66.76万吨;大包奶粉进口量为71.8万吨。除去乳清,婴配粉折合奶源约118万吨;奶酪折合奶源108万吨;包装牛奶折合奶源约66万吨;大包粉折合奶源约574万吨。合计进口产品折合奶源约866万吨牛奶。按照全国平均年奶产量5.5吨/头计算,大约是157万头以上产奶奶牛产量,影响养殖规模超过300多万头。

如果正如行业内主流提到的中国奶牛450-600万头计算,进口奶源占中国消费奶源的33%-40%的规模。

2018年第一季度,中国进口各类乳制品共35.88万吨,同比增加44%。具体如下:

A、大包粉进口18.57万吨,同比增加31.5%,进口额5.68亿美元,同比增长48.3%,价格3058美元/吨,同比增长12.8%,主要来自新西兰占94.6%;

B、乳清进口5万吨,同比增加44.6%,进口额0.55亿美元,同比增长26.5%,价格1103美元/吨,同比下降12.5%,主要来自,美国占53.3%,欧盟占36.9%;

C、包装牛奶进口6.57万吨,同比增加87.3%,进口额0.76亿美元,同比增长89%,价格1151美元/吨,同比增长0.9%,主要来自,欧盟占58.7%,新西兰占25.4%,澳大利亚占13.5%;

D、婴配粉进口2.0万吨,同比增加32.7%,进口额2.89亿美元,同比增长34%。主要来自,欧盟1.53万吨,占76.6%,,新西兰进口0.31万吨,占15.5%。

在强大的需求面前,中国的奶源企业却大面积亏损或被淘汰,这在全球都是奇葩。我想,无论是政策制定者,还是行业参与者,都需要静下心来思考这个问题了。

行业:我们患了短视症

在乳品行业,我们没有必要摸着石头过河。因为我们所处的时代环境不是1978年,而是2018年。40年了,我们应该有所长进。

根据普天盛道的观察:今天奶源的梦魇还没有结束,但是生产企业的梦魇却正在酝酿。普天盛道研究认为:从竞争的角度考虑,已经国际化布局的企业,除了个别企业的问题在过去一两年已经显现,而更多问题会在2020年前后集中爆发,因为如果不做调整,那个时候是中国奶源最为薄弱的时候。在利益面前,国际化会因此阵痛。

现在,中国奶源正在遭遇三股力量的绞杀:

第一股力量来自国内:地方政府利用环境问题粗暴执法,已经导致大量的中小牧场关闭或成本高企而面临倒闭。这是小牧场毁灭性打击之后对中型牧场的最大威胁;

第二股力量来自国外:原料奶粉和乳品衍生品以及成品产品进口量大幅度增长;

第三股力量来自行业:行业部分大企业缺乏长远眼光,仅仅关注眼前的一城一地的利益,而忘记了行业安全才是企业安身的最大保障。现在,无论中等企业还是大型企业,部分企业还没有被国际资本在未来几年抄底的可能。

在谈到奶源的时候,企业往往会把行业责任推卸给政府,说政策制定部门不懂行业。可我要说句公道话,因为过往的所有政策其实都是企业推动和企业内部妥协的产物,企业又如何逃脱得了政策错位的责任。

在2013年,我曾提出中国乳业需要“顶层设计”,很多朋友响应;

在2015年,我再次提出“中国羊奶”更需要顶层设计,也有不少羊奶朋友响应;

2018年年初,我再次提出:中国乳业需要顶层设计,而且刻不容缓。

原因是什么?

原因是中国的大门要彻底敞开了。关税如果再次下降,中国的奶源将遭遇重创。

一旦行业上游没有基本保障,中国乳业就一定会成为今天中国的大豆产业。到那个时候,伊利、蒙牛、光明等优秀国内企业将全部沦为进口奶源的打工仔。

2017年1-12月中国大豆进口数量为9553万吨,同比增长13.8%;2017年1-12月中国大豆进口金额为396.4亿美元,同比增长16.6%。现在,中国的所有大豆油、大豆蛋白类衍生品的生产企业,数千家蛋白类、油脂类企业沦落为进口大豆的打工仔。

中国要用开放的国策来影响世界,这没有错,但中国更需要顶层设计来保障和支持中国的民族产业的快速发展。很多人只看到了第一句,没有看到第二句,这是对中央政策的误解。

我坚信贸易的本质是利己的,但利己是通过利他来实现的,同时,利他不是通过毁灭自己来完成。

开放是中国的国策,但开放的主要目的是为了中国的发展,让中国企业做大做强参与世界竞争,而不是为了把中国的某个行业搞垮、搞死。这是政策制定部门要注意的问题,也是企业要注意的问题。

2008年中国遭遇了三聚氰胺,乳业遭遇巨大打击。随后在2009到现在的十年里,中国乳业在奶源问题上争论很多,争论的结果是:

我们引以为豪的奶源小区有70%以上关闭,散户养殖90%被扼杀,很多业内人士和媒体怀着一颗热爱乳业的心,上着理想主义的当,干着伤害中国乳业的事情。

当年大豆产业国营和民营的大企业在战略竞争上的不作为和在政策制定上的不重视,最终导致大豆产业集体失败的悲剧正在中国乳业上演。

战略:不要等到乳业成为大豆产业

没有产业的顶层设计,所有从业的只会以短期逐利作为经营目标。

顶层设计是什么?

我认为,顶层设计是保障未来的战略。未来有多长?我想,可以是10年,也可以是30年或者100年。

战略是什么?

我在2005年的时候提出过一个战略制定的模式,叫做元规则战略。这个战略由三个要点,分别是舆论权、定价权、标准权,而且是之间相互影响、相互制约、互为依存。

在乳业,2008年我们就失去了舆论权。当时舆论将三聚氰胺问题扩大了数十倍,导致三聚氰胺的负面影响时间拉长了近十年,这已经深刻影响了超过5亿的中国消费者;

随后,我们在2013年彻底失去了奶源定价权,今天,中国这头大牛,看上去牛逼,其实鼻子上已经被人穿了孔,而我们行业的大企业还躺在世界乳业前十强的温床上沾沾自喜;

现在,我们正在失去标准权,什么欧盟认证、什么莱茵认证、什么美国认证等等最近四、五年充斥在中国,正在成为中国消费者的选择。

明明是中国企业自己生下来的儿子,非要搞一个黄头发蓝眼睛的基因,来证明这不是自己的种,让人情何以堪。往小处说,这是个别企业的短视;往大处说,这是整个中国乳业的战略迷失。

没有顶层设计,所有的企业只会以短期逐利作为经营目标。

我一直认为,行业前几名企业有责任推动中国奶源的发展和政策出台,有责任建设中国乳业的战略性发展。可结果是行业大企业为了自身的短期利益成了中国奶源发展的最大瓶颈。

最近两年,奶源方面的冲突,让我们领略了生产企业对牧场奶农的压制的确已经到了让人忍无可忍的地步。

我不重复他们的手段和事例,我要分析的是,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我觉得,这是因为行业没有顶层设计,所以企业之间的竞争没有底线。今天,中国奶源和生产企业的割裂,与其说是奶源企业和生产企业的矛盾,不如说是政策和产业发展的矛盾。比如奶粉行业,2017年中国企业疯狂地改造或并购全世界的落后产能,几乎在世界形成了笑话,可是我们还在自话自说、自娱自乐。为什么?因为我们出台的政策是短期行为,没有顶层设计。

根据普天盛道研究我判断,中国乳业正在经历着一个质的蜕变过程,这个过程伴随的是中国乳品行业下一轮的大幅增长。

2000年,中国乳业总产值大约200亿,现在是接近3700亿左右,18年增长了18倍。在不远的将来,我们的产值总量可能达到7000亿以上,甚至更大。到那个时候,中国乳业就会和今天中国的大豆产业一样,成为更加重要的产业。但是,如果我们在攀登7000亿的过程中,我们没有远见、没有战略、没有智慧,那等待我们的就是今天的大豆产业格局。如果真有那么一天,中国乳业成了今天中国大豆产业的格局。我想,今天所有乳业的从业者都会感到耻辱。

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是:

向左走,中国乳业就会成为一个利国富民的好产业,成为解决中央头疼的农业、农民、农村问题的重要力量、成为彻底解决中国贫困的好抓手,但这需要我们的政府部门、协会、企业用大战略的眼光思考行业,把中国乳业推动到国家战略的国策级别。

向右走,中国乳品行业的企业,包括大企业就可能最终被外资控股,被进口卡住脖子,乳品行业成为一个大而空虚的行业。

最近中央在东北布局粮食产业,其实就是农业层面的顶层设计,相信会给中国粮食产业带来新气象。对乳业来说,我们也没有别的路可以走,只能走顶层设计的道路,只能在国家力量的国策下开放并发展,2018年-2019年,中国的很多政府机构和管理思想都在发生着深刻变化,这是中国发展的大好机会,也是中国乳业大战略制定的大好机会。

普天盛道研究判断:从2019年开始,中国乳业会进入新一轮的发展周期,我们可能迎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市场需求在新一轮的发展中有千亿之巨,这是我们新的历史机遇。

现在,进口乳制品折合中国奶价和我们国内的收奶3.5元/kg的价格差距仅仅15%,而我们实际上已经被玩弄在鼓掌之中了。

在当前情况下,中国乳业行业和企业现在还热衷于开会拿奖、聚会宣誓、论坛吹牛,完全不去研究行业战略和企业战略的关系,如果中国乳业的大战略上这两三年还没有顶层设计或政策,再连连失误,等待我们的将是历史的惩罚。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转载作品,作者: 雷永军,责编:苏厚倍。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