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媒体迁徙录:韭菜财经等新一代平台究竟有多大魔力?

摘要:金融媒体大迁移是一次行业间的调整重组,从整个格局上看,这将促进区块链金融健康成长,甚至是推动整个中国乃至世界金融行业裂变升级。

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这不是投机取巧,只是趋利避害罢了。

趋利避害是生物的本能,每年动物都会进行迁徙,寻找对自身更有利、更适合生存的环境,人莫不是如此?

如今在金融行业,人工智能、区块链这两股风势必要革金融的命,在行业转型升级期间,金融媒体便开始了一场浩浩荡荡的迁徙。有些资深媒体人自立门户,迁徙到韭菜财经、火星财经等新一代区块链金融热门平台;有的在机器人的冲击下,被迫转行;有的则谋求变种,和自家平台一起探索传统媒体行业升级之大势......

一、自立门户

当金融媒体是有一定门槛的,业内资深媒体人一般都具有较大的行业知名度和社会影响力。近几年随着新媒体行业和金融科技的不断发展,越来越多的资深媒体人投入到自立门户的迁徙大军中。

腾讯的《未来地图:2017中国新媒体趋势报告》显示:中国网民每天用在新闻资讯上的时长2017年约为67分钟,其中使用新媒体的用户比例高达78%,这表现出人们对于新媒体的需求较为旺盛,这种需求刺激市场涌现出一批影响力颇大的新媒体平台。

到了2018年,新媒体平台的运作模式已然成熟,它们的出现在某种程度上降低了资深媒体人自立门户的难度。一方面媒体平台的多样性提高了媒体的曝光率,间接提高了资深媒体人自立门户的成功率,另一方面人们对媒体需求的刚需扩大则为资深媒体人自立门户提供了市场。

如今区块链金融又成为新风口,导致金融行业对媒体的需求剧增,出现了“僧多粥少”的局面。据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统计,中国去年申请225项区块链技术专利,占了全球(406项)的一大半,其次是美国(91项)和澳大利亚(13项),其中区块链金融占据44.3%的比重,排在区块链技术应用场景榜首。

而区块链的发展离不开优质媒体的造势,IT桔子数据显示,区块链媒体里尚未获得投资的比例占据50.31%,获天使轮融资的比例占据25.16%,获A轮融资的更少,仅为8.81%。BIMG高级研究员齐稚提到,区块链媒体处于“良莠不齐,泥沙俱下”的情况。

区块链金融领域迫切需要优质媒体的宣传以刺激区块链金融领域持续发展和增加自身的曝光率,基于此资深媒体人由于具备较高的名气和影响力,也具备较高的专业素质,深感自立门户的时机已经成熟,故纷纷自立门户以求有更好的发展空间。

以海南为例,目前海南已经孵化出火星财经、韭菜财经等区块链金融平台,数据显示自立门户的资深媒体人更愿意迁徙到在这些平台上。

首先本身这些平台就有媒体基因,韭菜财经的创始人是知名科技专栏作家刘旷,刘旷先后四次从事团购、购物分享、社交、媒体、未来汽车等领域创业,目前公司旗下业务涵盖新媒体、金融科技、未来汽车新零售、未来汽车研发等领域。如今再做韭菜财经,似乎也是水到渠成的事情,据悉连香港资深媒体人创建的“链吧财经”都已入驻到韭菜财经平台。

再者这类平台具有两大优势:其一,平台具有资源优势,能够形成集聚效应,促使媒体迅速迭代升级。在有先天媒体矩阵资源的帮助下,韭菜财经能够提供优质读者,通过微信公众号以及各大媒体平台等众多渠道提升入驻媒体关注量,让内容价值最大化,从而加快媒体迭代升级的步伐;

其二,平台能为媒体带来更大的收益,为媒体迭代升级提供物资保障。媒体迭代升级除了硬件设备升级和理论升级外,还离不开对从业者的培训,这些都离不开资金的支持,而媒体平台一般来说都有一套成熟的收益机制,以保障平台上媒体的收益。

这显然是金融媒体迁徙的绝佳目的地,没有之一。

二、被迫转行

今年5月19日,微软小冰举办了第一部原创诗集《阳光失了玻璃窗》新书发布会,“小冰”将寂寞、悲伤、期待、喜悦等1亿用户教会她的人类情感,通过10个章节以诗词的形式展现在诗集里,再一次证明科技变革行业的无限潜力。

然行业升级背后,总会伴随一些人黯然离场。如今的媒体人,开始被机器人抢饭碗了,此情此景,在以时效性取胜的金融领域更加明显。

目前金融媒体大致可划分为高、中、低端三阶,高端媒体人如“千万年薪泽平宏观”,在宏观经济分析、金融市场动向方面,能够准确洞察到行业发展趋势,自然无可取代;中端媒体如证券机构分析师以及排名腰部的一些自媒体,他们能够审时度势,是金融行业微创新的代表。这两类媒体人时刻把握着经济脉搏,机器人还不足以构成威胁。

这里说的被迫转行者,是那些只会ctrl+c的低端媒体,是那些熬夜提供实时报道的媒体,喊得最苦最累的这群人,机器人将他们解放。

前段时间世界杯俄罗斯与沙特的比赛结束后,华西都市报第一时间发表一篇名为《切里舍夫梅开二度世界杯揭幕战俄罗斯5:0大胜沙特》的新闻稿,据华西都市报称此篇文章名为“小封”的机器人撰稿,目前这条新闻24小时阅读量超20万,同时也获得大量的转发和评论。

论时效性和热点数据收集能力,写稿机器人比起人显然有过之而不及。从原理上看,写稿机器人通过可以瞬间完成海量阅读、分析并根据互联网活跃点击量数据,瞬时筛选出下一个热点新闻,然后通过后台算法快速合成新闻,这种时效上的优势已经成为压倒低端媒体人的最后一根稻草。

再者在学习效率方面,机器人每秒能够计算速度是100亿次,基本上是一秒10本新华字典的速度,学习效率高得离谱。腾讯写稿机器人DreamWriter每天写稿数量为2500篇,这几乎是职业3个记者一年的写稿量,不仅速度快而且成本也仅是人工的四分之一。只会跟在别人后面亦步亦趋的媒体,凭什么争得过机器人?

比不过机器人,那些处于低端位置的小编,最终成为了第一批金融媒体迁徙大军。

这部分低端媒体又迁徙到何处去了呢?据某知名独立调查人统计数据显示,这部分被迫转行的媒体人有47%迁徙到区块链货币领域,40%专业到销售领域,剩下的分布在地产、医疗等行业。

三、迭代升级

生物存在的两种充分条件是:一、活着(求生);二、避免死亡(畏死)。趋利使生物习得更强的生存能力,避害使得个体的生命得到延续,进而保证了物种的延续,优胜者在大自然的优胜劣汰中生存下来,并促使物种不断向高级进化。

面对来势汹汹的机器人大举取代低端媒体时,那些暂未被取代的,面前只有一条路:走优胜者的进化路径,向价值的高地迁移。

让我们换个角度思考,未被取代的那部分媒体,借助平台力量媒体人反而得以更好的发展,迭代升级成为了金融媒体人另一种形式的迁徙。国内一些像腾讯、头条和新华社等媒体巨头也正是基于这种考量正在积极布局写稿机器人领域。

据人民网2017年不完全统计,至少有10家新闻媒体推出了13个智能新闻机器人产品或应用,进行线上线下融合创新报道。而相比于国内近几年才关注到机器人写稿,国外早已成立多家知名公司,例如ARRIA、AI、NARRATIVE SCIENCE,这些机器人主要应用于天气预报、空气质量、医疗报告、财经、体育等领域的写作。

在2015年11月7日,新华社正式推出了机器人写稿项目——“快笔小新”,应用于新华社体育部、经济信息部和中国证券报,可以写体育赛事中英文稿件和财经信息稿件。在同年,腾讯也推出了自己的写稿机器人DreamWriter,并且在财经和科技应用领域的发稿量超过2000篇/天,体育稿量500篇/天,包括每天行情报盘、上市公司公告精要报道,以及体育赛事每轮每场的消息。

各大媒体平台竞相布局写稿机器人,媒体人能够从繁琐的低端媒体工作中解放出来,有更多时间和精力投入到更深层次的思考、情感诉求的挖掘中去;还能极大的提高媒体的能效比,降低创作成本并提高工作效率,最后促进媒体生产更加智能化。

媒体结合机器人的产业,这是一个新的机遇,也是平台为媒体留出的一片价值高地。

金融媒体的大迁移并不只是像动物一样,只是受求生本能的驱使做出的应激反应,而是经历过理想之光的洗涤,做出的趋利避害的行为。金融媒体大迁移是一次行业间的调整重组,从整个格局上看,这将促进区块链金融健康成长,甚至是推动整个中国乃至世界金融行业裂变升级。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金融外参 的原创作品,责编:苏厚倍。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