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小白从小众到大众的突进,“小白精神”是其内核吗?

摘要:要想街头文化有更长远的发展,借用陶石泉的话来说,大概就是热爱街头文化的这群人,要永远保持年轻的价值观,保持对世界的好奇心,保持对美好生活的期待,多一些价值创造,多一些创新的力量,才会持续去推动它的进步

2017年被人们称作为说唱元年,也是新老两代rapper交替的关键节点。如今来看,两代之间的代沟和断层,表现得越来越明显。

这样的争执来源于文化与商业这个说唱圈老生常谈的话题。有人认为说唱就是一个小众的东西,它就应该存在于地下。也有观点认为时代不一样了,商业和文化和谐共处才能够产生更多精品化、流行化的东西。

那些喜欢说唱的人就这样站在这个十字路口,左转文化,右转商业。无论如何,潮流是一直向前的,我们只能不停追赶。说唱文化同商业模式之间的平衡关系究竟应该如何去把握?或许是值得我们讨论的话题。

这个月刚开始,《中国新说唱》比赛结束,艾热夺冠,全民欢呼。综艺节目让说唱又一次火遍了大江南北。商业化主动拥抱文化,似乎是街头文化“全民化”的重要支撑。

图片1

同月,江小白YOLO青年文化节在长沙激情献唱,献上一场上万人的音乐节,江小白JustBattle

国际街舞赛事的全国预热巡演第一站,也在北京中国电影导演中心成功举办。

图片2

我们感受到曾经小众又小众的街头文化,开始被越来越多的人熟知。这期间,有关说唱商业还是艺术的讨论,也始终没有停过。而正是这两股力量的交锋,投射出了中国说唱潮流从小众慢慢走向大众的变迁。

说唱自上世纪90年代进入中国,发展一直非常缓慢,甚至曾一度被大众误解。原因在于这种张扬的街头文化并不为人所普遍接受。那个时候,爱好说唱的rapper们仅凭兴趣聚集,他们在最多容纳几百人的酒吧或是live house里battle比赛。

图片4

二十世纪末的那几年,1000公里之外的北京,王波、马克、郑孑和贺忠创立了说唱组合“隐藏”。

隐藏火了之后,北京开始出现了大量说唱团体,重庆的GO$H、成都说唱会馆的前身也是在这个时期建立起来。

那时,唱说唱的人一个月不到一千块的固定收入,参加演出没钱坐飞机,只能挤火车,成员没钱就互相借……他们的梦想和目标,就只是出好歌。

2004年,隐藏与滑板厂牌“社会滑板”创办了Hip-hop Party Section 6。王波在Section 6身上花了不少的心思。

但现实是,尽管王波花费了大量精力,Section 6几乎没有收益。活动举办的次数越来越少,几年后,一年只剩下一两场活动。

说唱就必须underground吗?很多与王波经历相似的rapper开始思考这个问题。

来源于街头的说唱,总不能一直待在街头。

“从零几年开始吧,记不太清了”,派克特说,那几年国内说唱的状况都不好,“到处跑live house场子,全中国的跑。几十块钱一场也演,有时甚至不要钱、贴钱演出,就为了推广自己的音乐。”

图片5

他在2012年开始有了起色,圈子里有了名气,演出就慢慢多起来。“巡演加上自己给别人制作音乐的收入,慢慢也能负担家人的生活,我挺开心的。”

但真正赚大钱,还是从今年参加完比赛后开始。

派克特和王齐铭的商演明显更多了,在各地live house到处演出,按王齐铭的说法,“演出费起码比以前涨了5、6倍”;功夫胖和热狗合作了一首歌,并在筹备下一张专辑;刘柏辛在发新片和准备接下来的赛事之余,顺便上了个时尚杂志封面。

图片6

自从说唱文化进入大众视野之后,其实我们可以很明显地发现其中的变化。

“时代不一样了。从以前old school boombap的风格,到现在auto-tune,风格完全不同。”吴亦凡在节目中提到过说唱的变化。

像peace&love的出现,我们感受到rapper他们的勇敢、奋斗,体会到他们心中的坚持和纯粹。

所以我们可以在节目里听到艾热唱“想摘下星星给你,想摘下月亮给你……”这么浪漫的文字,也能听到周汤豪在歌里狂妄:“从今天开始,让我来开世,我踩得踏实,我准备开始放肆。”

与其说是说唱文化的主流化带动了它的变化,倒不如说是说唱内容表达的丰富,成就了它的今天。这其中的精神内核,就是说唱文化从小众走向大众过程中的平衡点。

先说年初GAI的一首《长河》。

图片7

很多人听这首歌听哭了,他们说这首歌唱出了人生。

成长的偏见不止一点点

嘉陵到湘江再走一遍

兄弟塞我包槟榔

分别时话记心上

孤独时候也经常

直到遇到我的新娘

懂GAI的人都知道这首歌在唱什么,那些年的经历坎坷和辛酸路,还好始终都有兄弟陪伴,看则说山河,实则讲兄弟。“荣华富贵不改初衷,手把手要力争上游。”GAI在微博中说道。

所以人们对这首歌的评价是,“意义大于了歌曲本身”。

当说唱主流化成为趋势,可能我们剩下要做的,就是回到说唱本身,拿出一直以来的热爱去表达我们的情绪。

江小白就干了一件挺让人佩服的事儿,一个酒企打破传统,把目光聚焦在新青年潮流文化。从江小白YOLO青年文化节到JustBattle国际街舞赛事,它把新青年文化有机调和在一起,产生了奇妙的化学反应。

 今年刚结束的第一场江小白YOLO青年文化节,被很多人称作是“说唱界的春晚”,微博话题讨论量破亿,甚至还登上了微博热搜,足以看出受欢迎的程度。

图片8图片9

在2016年的时候,江小白办了第一场音乐现场,那个时候只有几百人参加,当时的说唱是真正的小众文化,没几个人玩。所以到今天圈内很多人都不理解,江小白是怎么从一开始几百人的音乐现场,做到如今几万人的江小白YOLO青年文化节的?

陶石泉说的一句话道出了这背后的逻辑,“因为内心的热爱,才能努力做到数一数二。”

一开始江小白办音乐现场,就是纯粹因为公司里有很多热爱说唱、街舞、涂鸦的人,所以他们投入了很多热情去创造,花时间精力去研究如何做好这些活动,觉得这是一件很酷的事情。

图片10

只不过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这个音乐现场一办就是三年,到今年YOLO的万人盛况,创造了中文说唱的一个高峰。

所以江小白YOLO青年文化节结束,老陶发微博感慨江小白的成长史,总结了“小白精神”,他觉得认真、热爱、坚持是其中一个方面,“Live Young”是“小白精神”的世界观,就是把年轻化的内涵融入工作,注入创新,打破规则,保持好奇。

图片11

热爱是刻在骨子里的,peace&love是流淌在血液里的。那些勇敢、奋斗、纯粹、坚守的态度值得很多人去表达。

所以说唱文化才会有了今天的成就。它靠着一群喜欢它的年轻人成长,未来也一定是因为这一群人才能走得更远。年轻是街头文化的特点,创新、好奇、勇敢表达、释放情绪或许是街头文化的核心魅力。

要想街头文化有更长远的发展,借用陶石泉的话来说,大概就是,热爱街头文化的这群人,要永远保持年轻的价值观,保持对世界的好奇心,保持对美好生活的期待,多一些价值创造,多一些创新的力量,才会持续去推动它的进步。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索大喵 的原创作品,责编:苏厚倍。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