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风的风暴

摘要:暴风今年以来股价从年初的每股21.88元,截至10月15日收盘,已经跌至每股8.75元,跌幅超过了60%。相较今年2季度末每股15.16元,每股已经跌去6.41元,三季度单季跌幅超过40%。

c5611edd-602a-4c79-a502-345f2aa525aa

10月15日,星期一。 

暴风集团(300431.SZ)发布了三季度的业绩预告:单季巨亏。

亏了多少呢?2018年前三季度,暴风集团预计亏损2.18亿-2.23亿。其中,三季度单季亏损在1.12亿-1.17亿元,超过了上半年的亏损总和。

关键是,跟去年同期对比太大,去年暴风集团好歹还是赚钱的,净赚451.73万。

心态崩了。在三季度,公司高管及持股平台似乎有预感一般,接连减持套现——这简直让股价更加雪上加霜。

暴风今年以来股价从年初的每股21.88元,截至10月15日收盘,已经跌至每股8.75元,跌幅超过了60%。相较今年2季度末每股15.16元,每股已经跌去6.41元,三季度单季跌幅超过40%。

从盈利到巨亏,从三年前的“明星股”,到今天的“问题股”,暴风集团经历了一场难以想象的过山车之旅。

01 暴风影音,一手缔造了中国股市涨停板的神话

暴风集团(原暴风科技)上市于公元2015年3月24日,发行价7.14元。上市后连续30多个涨停板,吸引了整个市场的目光,是2015年名副其实的“明星股”。

当然如大家所知,在我们神奇的大A股这片土地上,是经常发生各种不可思议的事情的。

整个2015全年,暴风科技总计收获了55个涨停板,也就是说,平均算起来,每周都会拉1-2次涨停。当时,暴风股价最高到每股327.01元,市值超过360亿元。

正是因为这波骚操作,暴风集团一上市之后被很多股民贴上了“妖股”的标签。

回顾一下当时的情况。彼时的暴风科技是一家比较典型的互联网公司,“暴风影音”系列软件也是最受国内视频用户喜爱的视频软件。

但谁让互联网行业就是这样一个“跑得慢就全盘皆输”的江湖?当时优酷和爱奇艺正在砸钱、各种砸钱,积极苦练内功,往内容上的延伸,布局整个生态。

就是暴风上市的当月,优酷土豆集团宣布组建新的组织架构,正式成立合一文化BU(事业部)和创新营销BU,形成优酷、土豆、合一影业、云娱乐、合一文化、创新营销六大BU,同时成立电影、游戏、动漫、音乐、教育以及电视剧、综艺、娱乐、资讯共9个内容中心。

2015年,爱艺奇也宣布100亿元投入内容版权,会在2016年推出包括版权、自制、垂直等多领域的192个顶级头部内容。

暴风的招股书显示,2014年度暴风营业收入3.86亿元,同比增长18.92%,净利润为4185.49万元,同比增长8.61%。2014年时,暴风的主要收入来源来自于广告,在2014年全年的收入中,广告业务收入3.43亿元,占到了销售总额的89%。

据艾瑞咨询的数据显示,2014年12月暴风影音PC端日均覆盖2700万人,暴风无限日均覆盖1500万人,但那个时候暴风正面临着用户从PC向移动迁移的大潮。除了广告业务和影音软件产品外,2014年12月还发布了第二代可穿戴设备暴风魔镜。

但可惜,移动迁移的大潮错过了,可穿戴设备的风口没等来,三年的时间让暴风失去了太多。暴风市值从最高的360亿元跌至如今的不足30亿元——虽然年年都过双十一,但是市值直接打一折这种促销力度,是不是太大了点儿?

究其根本无外乎几点:

1、首先公司定位变化,主营业务萎缩。

上市之初招股书描述的“免费+广告”的模式随后被逐渐抛弃,其广告业务从2014年占比89%,到2017年已经降至22%。且广告业务的规模也从2017年开始出现下降。

2018年上半年,暴风实现营收7.9亿元,其中,硬件收入6.4亿元。公司公告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下降,主要原因系公司互联网视频行业竞争日趋激烈,公司广告业务收入同比下降,影响了公司整体利润水平。

2、  暴风硬件业务迟迟不见盈利。

暴风旗下主营电视业务的暴风统帅在2017年就录得3.2亿元的亏损。最为致命的是电视业务始终处于“卖一台亏一台,卖越多亏越多”的尴尬状态。

长江商学院终身教授薛云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暴风“自上市以来,为了追求更快速的销售增长,开始转型硬件业务。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暴风集团已然变身为硬件提供商,尤其是电视机产品提供商,而非互联网平台提供商,这种做法完全脱离自己的主战场和核心优势,除大幅增加销售收入外,电视机市场的同质化竞争必然会导致该公司品牌与竞争力大幅下降”。

所以,暴风的问题,归根结底是战略错了,尤其是在核心业务的竞争中落於下风,错失机会,在视频大战和移动端的大战中逐渐被边缘化。

更为现实的掣肘,几大视频网站凭借雄厚的资本实力开始迅速崛起,腾讯视频、爱奇艺、优酷土豆等都开始打造自己的IP产品。相比之下,偏重于影音播放的暴风吸引力逐渐下降,尤其是版权购买、自制影视剧等需要重金面前,暴风融资造血能力明显是不够的。

显然,暴风的管理层对未来缺乏战略眼光,未能借助上市这么优质的融资渠道实现业务合理转型。

上市之初的市值暴增让暴风的管理层开始迷失,更没有好好利用股市这个便捷低成本的融资渠道,等到管理层意识到的时候,融资已经变得太难了。

2016年8月26日,暴风集团曾发布公告称,将为互联网娱乐综合平台项目和DT平台基础设施项目在A股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20亿元,结果事情拖了两年,今年撤回了募资计划。

今年6月5日,暴风集团发布公告称,计划通过创业板小额快速融资通道再融资不超过5000万元。分析人士指出,连5000万都要单独融资,可见暴风多么缺钱。随后不久,中信资本申请冻结冯鑫股份一事爆发。

如果时间可以倒回。上市之前,暴风曾差点被阿里收购,如果暴风被阿里收购了,现在会不会是另一番局面?

02 冯鑫3个月前的“深思”未能见效。

2018年7月6日,暴风集团的控制人冯鑫因为拿不出4000万元偿还中信资本的投资款,而被法院冻结了3,271,296 股,冻结的股份占冯鑫持有暴风公司股份总数的 4.65%,占暴风公司总股本的0.99%,冻结到期日为2021年6月25日。

一时舆论哗然,暴风再次登上舆论的风口浪尖。

在这一事件爆发后,许多人才愕然发现暴风已经不再是三年前的那个“明星股”了。暴风在2014年招股书中警示的风险大多已经应验。

当时,招股书提示暴风存在六大风险,包括:1,利润下滑甚至出现亏损的风险;2,成长性风险;3,互联网视频行业市场竞争风险;4,“免费+广告”盈利模式风险;5,影视剧版权采购风险;6,网络带宽服务成本上升风险。在这六大风险中,前四条已经成为打垮暴风股价的主要原因。

3天后,暴风集团官方订阅号发布了一篇题为 “三年大考,暴风雨中的暴风 —— 冯鑫的内部两小时长谈”的9000字长文,冯鑫对暴风的未来有过一次深入的反思。

在这篇长文中,冯鑫对暴风的问题总结了几点,包括管理团队在投融资方面零经验,能力差,所以没有完成任何一次的融资和并购。导致暴风上市后,最有价值的能力完全没有被释放;上市后个人膨胀,决策失误等。

对于暴风的未来,冯鑫给出的解决方案是,第一紧紧抓住暴风TV的发展,第二对暴风TV以外的其他业务下决心动大手术。也就是说是一个“All for TV”的战略。对于暴风TV的未来设想,冯鑫还提出了数字化的目标,一个是一年两百万台销量。第二个是六百万台。并预计暴风TV在2019年可以进入盈利期,2020和2021年至少有一二十亿利润的期望值,而且还会保持很高的增长速度。

如今3个月过去了,随着3季报预告的发布,市场似乎对暴风的这个战略一点都不感冒。

首先暴风TV的出货量并不稳定,据公开数据显示,5月暴风创出历史最高销量,也仅为月销12万台,而且“卖的越多亏得越多”的魔咒并没有被打破,据半年报和三季报预告推算,今年前三个季度,暴风TV净利润亏损预计在3亿元以上。

如今不仅是暴风TV亏损的问题这么简单,而是市场各方都不看好暴风“All for TV” 的战略。

薛云奎指出,“暴风集团已然变身为一家电视机产品提供商,而非互联网平台提供商。虽然暴风集团的电视产品销售可倚重以往的客户规模与信任,而且,在促销策略上还可以包装为‘AI助手战略’,加入人工智能概念,但在本质上却无法改变电视机产品的同质化竞争格局。因此,暴风集团的业务转型不仅未能强化公司核心优势,反而还彻底改变了公司的品牌定位与竞争力。”

除了外部分析人士不看好“All for TV” 战略外,暴风的高管团队似乎也对公司未来缺乏足够的信心,而且在三季度出现了集体套现的现象。

还是回过头来看下公告。

8月4日,公司三个首发股东瑞丰利永、融辉似锦和众翔宏泰拟以集中竞价的方式,减持不超过公司总股本0.78%的股份,即合计不超过258.64万股。资料显示,这三家公司减持前合计持有暴风集团5.23%股份,均为暴风集团高管持股的企业,为一致行动人,冯鑫担任三家公司唯一执行事务合伙人,分别持股6.64%、10.66%、8.27%。与此同时,公司董事崔天龙、助理总裁李媛萍、副总经理张鹏宇也计划4个月内减持股份数量合计不超过28.51万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为0.09%。

CEO冯鑫的日子就更不好过了。公司业务发展的不好,只能频繁的质押股权融资。

暴风上市三年来,冯鑫累计质押股权融资29次:其中2015年下半年质押5次,2016年共计质押10次,2017年13次,2018年3次。截至5月31日,冯鑫累计质押股份6705.1万股,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95.35%,占公司总股本的20.35%。可见如今冯鑫和他的暴风已经十分缺钱了。

曾几何时,冯鑫对乐视的“超级生态”模式非常推崇,提出了“暴风生态联邦”,暴风和乐视都是从视频服务作为起点,然后开始做硬件,走资本市场,玩概念,随后又搭上了VR和区块链的“风口”,暴风也因此曾被业界称为“小乐视”。如今贾跃亭跑路,乐视生态折戟,暴风也不再提乐视模式。

结语

主营业务持续亏损,公司战略不被看好,股东缺乏信心,CEO严重缺钱……暴风集团可谓是沉疴缠身,目前来看3个月前冯鑫的反思并没有给暴风带来起色。

据坊间传言,5年前小米成立三年的时候,雷军曾请冯鑫等几个旧金山的老同事吃饭,雷军给冯鑫指出的三个问题是“你找的方向不够大;你得找人帮你;你对钱的认识不深刻。”如今这三个问题似乎都应验了且一个也没能解决。

暴风的未来恐怕充满“风暴”。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来咖智库 的原创作品,责编:苏厚倍。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