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大讯飞再去魅:AI名义下的地产商?

摘要:有内部人士透露,科大讯飞所谓的高科技项目子公司或分公司,其实拿下项目后就关掉或撤掉,并未开展后续工作,而地方政府付出了土地和资源,却并未获得任何科研成果。

10月12日,央视报道了安徽省宣城市的扬子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被违规侵占的现象,其中科大讯飞的观塘培训基地正位于该自然保护区内。有内部人士透露,科大讯飞所谓的高科技项目子公司或分公司,其实拿下项目后就关掉或撤掉,并未开展后续工作,而地方政府付出了土地和资源,却并未获得任何科研成果。

科大讯飞作为国内领先的AI公司,近日活得并不舒心,可谓祸不单行,前阵子,科大讯飞被爆出同传造假,将人工翻译说成是自己家AI翻译。

TO B还是 TO C?都没有TO G来的立竿见影

据科大讯飞最新财报显示,上半年科大讯飞实现净利润1.31亿元,同比增长21.74%,其净利润收入的1.31亿元,政府补助高达0.88亿元,占据将近7成。不止今年,科大讯飞每年获得各项政府补助数额巨大,这些高额补助占其攀升的净利润的重要部分,扣除政府补助的份额,科大讯飞每年经营获得的利润并不像财报那样亮眼。

多家媒体报道显示,近十年来科大讯飞获政府补贴高达10亿。

政府补贴并不是科大讯飞的专长,很多公司的营收之中,政府补贴都占据了不小的比重。

浪潮每年都获取一定数量的政府补助,其中15年6200多万,16年5800多万(计入损益8000多万),17年8000多万。17年浪潮税前利润5.05亿,政府补助占比将近五分之一。

在新能源领域,政府重点扶持的板块,补贴力度同样够壕。我们以北汽新能源为例,北汽新能源在2015年、2016年和2017年1至10月的营收分别为34.71亿元、93.72亿元和73.77亿元;同期,净利润为负1.84亿元、1.08亿元和3924.40万元。不过,政府补助对公司扭亏为盈帮助不少。同期,公司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分别为5796.28万元、1.48亿元和2475.25万元。可以说,16年,17年的纯利润中,政府补贴占比极高,没有政府补助,盈利微乎其微。

在硬件领域,最绕不开的还是锤子。 2017 年 8 月,锤子科技锤子科技完成近10亿元融资,本轮融资成都市政府方面出资6亿元,一半为股权投资,一半为债权投资。对于当时风雨飘摇的锤子科技来说,这笔钱是救命钱。

翻开近几年新三板的上市公司,靠政府补贴生存的公司并非少数。2016年净利润3000万以上,并且营业外收入占净利润比例在50%以上的企业,共有36家。这些企业的营业外收入有三类:政府补助、退税和“卖房卖地”。据《证券日报》记者整理同花顺统计数据得知,2017年上半年,有2649家上市公司获得政府补助,其中,国泰君安获得7.04亿元的政府补助,是2017年上半年获得政府补助最高的A股上市公司。

政府补贴占据利润很高比例的行业,不止在高科技,能源行业,影视娱乐行业同样是占据着很高比例。我们翻开博纳前几年的招股上市书会发现,2014年至2016年,博纳归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贴占当年归属母公司净利润的比例分别达到90.41%、147.98%、208.09%。这一列数字逐渐递增,用一句白话来解释:博纳账面上显示的利润,大部分就是靠政府补贴在支撑着;假设没有政府补贴,很有可能2015年和2016年博纳实际上都是亏损的。2017年5月底,另外一家公司“时代院线”的IPO被否决,据媒体报道其中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对政府补贴依赖过于严重,持续盈利能力被证监会质疑。

因此,我们可以发现,靠政府补贴美化财报已司空见惯。那么,政府为何甘愿帮助企业美化财报?

上市企业的大致情况,获得政府补助的公司大致可以分为三类:一是业绩不佳濒临退市或者ST公司,二是与国计民生密切相关的公司,三是国家和地方政府政策扶持的公司,主要是国家重点发展的战略性产业或新兴产业。

如今,移动互联网创业以及人工智能火爆,这些热门领域大多集中在一线城市,很多二线城市,并不太多见,为了刺激创业,不少地方政府斥巨资引入新兴商业业态。以AI 为例,2018年各地方政府开始从幕后走向前台,热火朝天的争相办起了AI大会。办大会也成了各地政府PK AI能力的关键点,各地政府纷纷使出浑身解数,拉来高管政要与互联网大佬助阵,在嘉宾规格与影响力上一较高下。目前来看,重庆的智博会、贵州的数博会、天津的世界智能大会规格较高,马化腾、马云、李彦宏“三人组”也成了各地政府的常客,三人共赴一个大会也成为一大看点。

通过各地出台的AI政策可以发现,各地政府都制定了类似培育多少家重点AI企业,达到多少产值的AI产业规模。因此,培育AI企业,或者吸引AI企业落地,变成了各地政府工作的重要一步,那么各地对AI企业的扶持力度到底如何呢?除了各地政府纷纷出台AI政策、办AI大会、争抢AI企业外,各地政府也纷纷促成AI专业的开设,培育更多专业化AI人才;面向社会各界举办AI大赛,并设立奖金以及产业基金,培育优质AI项目。

此外,近年来各地政府也纷纷争抢在各地建起了AI产业园/研究院,以此聚合更多的AI项目,打造AI产业集群。比如2018年初,北京市政府将在北京西部投资138亿元,建设一个AI科技园区,预期落地400家AI公司,年产值达500亿元。但科技园更像是政府一个3~5年的中长期规划,现在论及还为时尚早。

政府补贴尤其是对新兴行业补贴,是地方政府的招商“引擎”,可以带动就业,提升整体附加值,但是这样做容易导致滥竽充数的企业获益,对于好的企业也容易陷入高福利陷阱,毕竟补贴这么多,靠补贴就能取得不错的收入,温水煮青蛙,从而对创新怠工,科大讯飞近年来的研发滞后就是典型案例。

盛名之下其实难副:科大讯飞卸妆后的真面目

科大讯飞典型的市值上的大公司,但是翻看其财报却又是一家小公司,可谓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2016年度,公司合并净利润为4.97亿,税前利润总额5.61亿,所得税0.64亿,实际所得税率11.43%。在其5.61亿的税前利润中,投资净收益1.47亿,营业外收支净额1.77亿,其中主要为政府补贴收入1.8亿。以上两项收入合计为3.24亿,对税前利润总额的贡献达到57.71%。由此可知,公司主营业务对利润的贡献度尚不足50%,仅为42.29%,这使得公司利润的含金量被大打折扣,而且不可持续,尤其是股权交易按公允价值估值产生的净收益只是一次性收益。所以,今年中报业绩大幅度滑坡,也在情理之中。

而科大讯飞的市值又是多少那,最新数据显示为437亿,顶峰时科大讯飞一度上涨至千亿市值。

市值的缩水并非毫无缘由,靠几次舆论危机,科大讯飞的危机是经营层面所致:科大讯飞在国内语音识别领域可谓老前辈,在AI不温不火之际,BAT等巨头,都是搭载科大讯飞的语音识别系统,可是如今AI发展如火如荼,大公司自己搞研发,不需要采购,因此其营收受阻。

另外,早在去年,百度就宣布语音技术全系列永久免费以来,“免费战争”就成为了人工智能行业的最大变量,进一步加剧了纯技术类公司的生存困境。

为了进一步扩大影响力,科大讯飞积极布局“讯飞全家桶”。比如翻译笔、AI机器人、智能音箱等等,有点小米的路子,但是很难走通,毕竟小米有智能手机做支撑,且布局较早,如今行业呈饱和状,很难立足。靠智能硬件很难提升估值,即便是做成了,对市值影响力也一般,毕竟小米都极力撇开智能硬件而往互联网公司的定位上凑热闹,由此可见一斑。

发力智能硬件全家桶短时间,甚者长时间内很难盈利,就拿智能音箱来讲,对于智能音箱来讲,如何快速占领市场才是关键,而要想快速占领市场,性价比甚至低价低配无疑是王道。于是,我们便看到了89元的阿里方糖、79元的京东叮咚mini2以及最近89元的小度智能音箱。一连串不足百元的智能音箱陆续上市,似乎也预示着在国内市场,智能音箱行业正式进入了价格战的阶段。去年双十一期间,阿里就宣布旗下的天猫精灵X1销量突破一百万台。

因此,“讯飞全家桶”面临着盈利难,做起来同样困难的尴尬处境,做智能硬件更像是跟风。

如果说,人类同传看到了科大讯飞的技术软肋,那么拿地,则折射的是科大讯飞的战略迷茫,不再是那个很炫酷的高科技企业,偶像包袱不再。AI第一股,“科大讯飞”的股票价格已经远远高出了它的实际价值,并且透支了未来相当年头的发展预期,且行且珍惜。


文:刘志刚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互联网江湖 的原创作品,责编:苏厚倍。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