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茶的姑妈》预估票房从23.21亿跌至6.62亿,开心麻花2018国庆档冠军梦碎了

摘要:作为国庆档常客的开心麻花,在2018年十一假期听到的大概都是破碎的声音。票房破碎,口碑破碎,头号喜剧工厂神话破碎。开心麻花的第五部电影《李茶的姑妈》出师不利,上映前一天预售票房仅仅只有4000万。

文 | 风间澈

作为国庆档常客的开心麻花,在2018年十一假期听到的大概都是破碎的声音。

票房破碎,口碑破碎,头号喜剧工厂神话破碎。

开心麻花的第五部电影《李茶的姑妈》出师不利,上映前一天预售票房仅仅只有4000万,要知道之前《西虹市首富》预售为8000万,《羞羞的铁拳》预售近一亿。

上映后,更是成为麻花系列口碑最差,豆瓣评分仅为5.1,“低俗烂梗”“土尬油腻”的差评火速攻占了热门短评。

市场的反应如此现实,虽然首日票房勇猛破亿,但口碑发酵后显然后继无力,猫眼专业版已经把预估票房从23.21亿调为6.62亿,堪称断崖式跌落。

被誉为国内顶尖喜剧团队的开心麻花,过往战绩赫赫,从2015年第一部麻花电影便是以黑马之姿逆风翻盘,碾杀同侪。

除了《驴得水》属于文艺电影,麻花电影一律是将搞笑喜剧进行到底,卖座招牌是包袱多,笑点密,解压放松有奇效。同样是“话剧IP改编喜剧电影”,为何《李茶的姑妈》口碑崩塌票房乏力?

缘何成开心麻花口碑最差电影?

开心麻花之所以在电影界异军突起成为爆款,主要靠两大法宝:剧情+模式。

麻花电影剧情套路很简单,归结起来无非四个字:实现梦想。《夏洛特烦恼》实现了重活一回的梦想,《羞羞的铁拳》实现了失败逆袭的梦想,《西虹市首富》实现了一夜暴富的梦想,基本上属于小人物白日梦系列,满足普通人的意淫需求,故事主角完全不需要任何奋斗门槛,就能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巅峰,花天酒地挥金如土彻底爽过以后,又会幡然领悟“情比钱重要”的人生箴言,重回现实。

麻花电影模式也很统一:话剧IP搬上银幕。观众有哪些笑点,哪些泪点,主创们在上百场的演出中早就了若指掌,从舞台搬到大荧幕具有先天优势,不但如此,电影和话剧和呼应还能实现IP增值。

正是因为有以上两个杀手锏,麻花电影三年时间已经打造了搞笑电影的黄金招牌。

然而始料未及的是,《李茶的姑妈》在满足以上两个条件的情况下,作为一部喜剧电影还是崩的一塌糊涂。

性与低俗尺度拿捏不当。其实麻花电影里直男癌的思想一直贯穿其中,只是被笑声和长在观众笑点上的沈腾用插科打诨遮掩过去了,但是《李茶的姑妈》里没有沈腾,低俗梗就成了这部电影最刺眼的存在。

如果说下流玩笑只是为了抖包袱,那影片结尾,因为春药激情一夜,李茶未婚妻从抵死不婚变成小鸟依人,仅仅是因为被“睡服”了。男女发生关系之后女性就心甘情愿被征服,hello,导演,现在是都8012年了,这种设定真的不在乎冒犯女性观众吗?

缺乏对电影镜头语言的掌握。麻花的传统是,改编电影一般都以原创话剧的班底为主,无论是导演还是演员。但该片新人导演吴昱翰似乎对于如何将话剧舞台的调度改编为电影时空缺乏基本的经验,镜头语言照搬话剧模式,而且影片节奏拖沓,10分钟内切入电影主线情节是最基本的要求,假姑妈的登场竟然花费了半个小时做铺垫,充分挑战了观众的耐性。

人物塑造失败。《李茶的姑妈》三个男主角中,除了艾伦之外,黄才伦和宋阳都可谓是籍籍无名。尤其是作为大男主的黄才伦,他饰演的黄沧海是个无根的人物,单薄又扁平,所作所为与其说没有逻辑性,不如说充满了功能性,剧情需要他扮姑妈他就扮姑妈,剧情需要他跟两个男人结婚就跟两个男人结婚,他的所有荒谬背后没有人物的真实情感。

饶是像《夏洛特烦恼》那样荒诞的角色,夏洛重生之后见到妈妈第一反应就是让她别抽烟了,他怕她病怕她死,怕重蹈覆辙,戏是假的,情感是真的,有血有肉人物方能打动观众,男主角的塑造都没立住,《李茶的姑妈》的其他人物更是全面崩盘。

事实上,《李茶的姑妈》的口碑危机似乎并不是偶然的意外,某种程度而言,它像是麻花正面临的困境的一次外化。

开心麻花的窘境

开心麻花的喜剧王朝始于话剧舞台,兴盛于电影银幕。

2015年开心麻花的第一部电影《夏洛特烦恼》票房14,41亿元,年底正式挂牌新三板。2015年,开心麻花年度营收3.83亿,净利润1.31亿元。2017年6月开始寻求A股市场,最终以失败告终。

喜剧版图越扩越大的麻花虽然再一路狂奔,但是隐忧却一直都在,窘境也愈发凸显。

核心成员独立。沈腾、马丽与麻花彼时是互相成就,先是一拳一脚在春晚舞台占据欢乐制造器地位,将麻花品牌立足于主流媒体。再开疆辟土用《夏洛特烦恼》和《羞羞的铁拳》攻城略地,毫不讳言,对于外界而言,沈腾和马丽就是麻花的灵魂人物,同时也是金字招牌。譬如,沈腾在《李茶的姑妈》出现不过2分钟,但是宣传海报上却赫然有他的位置。

但翅膀硬了总是要有更多发展空间,诸如马丽之前拥有双经纪约,经纪业务分属于麻花和喜天两个公司。其他已成腕儿的沈腾、艾伦、常远等也有自己独立工作室,王宁甚至在成名后也已离开麻花。

除了艺人独立,幕后主创人员的独立更是不容小觑,勇夺25.46亿票房的《西虹市首富》虽然麻花是出品方之一,但它其实是由西虹市影视文化有限公司主控,公司的法人和第一大股东是导演闫非,某种意义上,西虹市影视文化有限公司更像开心麻花孵化出来的子公司。

人才断层。麻花每部电影都尝试着捧新人上位,《李茶的姑妈》就可见一斑,几乎动用了全新人的阵容,然而效果不容乐观,无论是黄才伦还是宋阳,都没有贡献亮眼的演技,再加上单薄贫瘠的剧本和没有调度能力的导演,《李茶的姑妈》的失败表现的恰恰就是麻花内部人才断层的事实。

路径依赖成软肋。成功的话剧=成功的电影,屡试屡灵就成了金科玉律,从而形成舞台剧电影化的路径依赖,然而这条路从《李茶的姑妈》口碑溃败就应该引起麻花反思。话剧文本与影视文本到底有何区别?电影化的视听语言应该如何运用?喜剧污和低俗的界限在哪里?

要指出,暑期档大热的《西虹市首富》并没有话剧打底,而是完全脱胎于乔治·巴尔·麦卡奇翁的《酿酒师的百万横财》,闫非和彭大魔对其进行了再创造,只取了基本构架,但仍旧取得了成功。证明了其实如果麻花仅把戏剧改编当做唯一选择,不仅局限了影片的内容,也阻挡了电影的创新,路径依赖从法宝沦为软肋也未可知。

重量不重质。一年主推一部爆款喜剧已经满足不了麻花的野心,2018年加大了步伐,一年陡然增至三部,除了《西虹市首富》《李茶的姑妈》,年底抢占春节档的还有一部《日不落酒店》,主演依旧是《李茶》的男主角黄才伦,虽然量上去了,但质堪忧,尤其是《李茶的姑妈》口碑上的滑铁卢似乎注定了如果黄才伦继续挑大梁票房或将失利,毕竟观众不会再上第二回当了。

结尾:搞笑是对喜剧电影的唯一要求,虽然亦有人在里面寻求思想表征,也有人进行道德批判,谈论政治正确,但能让大多数人对一个喜剧电影给予差评的原因只有一个——不好笑。《李茶的姑妈》口碑的滑落,除了让想要大笑的观众败兴而归,破坏的更是麻花喜剧帝国的信誉。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读娱 的原创作品,责编:司马渔。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