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王兴百像,美团如何赢?

摘要:美团一直对标亚马逊,想做购买服务的电商平台,上市或许只是第一步,未来会怎样,很多人都在等待着王兴的惊喜。

今天,美团以每股70块开盘。9月20日,创立8年的美团在香港上市,开盘价就达到了74港元,市值达到了4000亿港元,如此庞大的体量超过了京东和小米市值,也超过了大部分人的预期,王兴这位还不到40岁的连续创业者在数十年的互联网江湖中也算是位传奇人物,去年互联网大会上以刘强东和王兴名字命名的“东兴”饭局成为一时的热点,也可以看出王兴在业内的影响力和美团的商业价值力。

按照王兴的主张,美团是打着"吃喝玩乐全都有"的旗号进入到了人们的视野当中,它的品牌力也可以追溯到团购火爆的年代,得到用户认可的美团逐渐从团购业务过度到外卖业务,之后又开始向电影、娱乐、餐饮、酒店等业务拓展,而且增长的势头强劲。

在上市的发布会上,王兴感谢了60万外卖骑手,也感谢了3.4亿的用户、470万合作商户、5万多员工及曾经付出的老员工、投资人以及今天及往后的投资人、港交所。很特别的是,王兴还感谢了苹果公司联合创始人乔布斯,理由是如果没有移动互联网、没有技术进步,就不会有今天的美团。

美团的成就,很大程度上因为王兴的性格,了解王兴的人都知道王兴不善言辞也不够世故,但严密的逻辑分析能力极强,《商业周刊中文版》也曾这样评价王兴,如果说,成功就是“优势积累”的结果,微小的优势带来的机遇,让微小的差距被越拉越大,那么极少评论时事和热点新闻王兴,用持之以恒的思维训练,让自己成为或靠近了“深度思考者”。

曾经,王兴在清华的一次演讲中说过几个观点,第一,别太不把自己当回事;第二,也别太把自己当回事;第三,也别太把别人当回事。现在看,这是王兴的创业经历也是对于处事哲学,也是美团能够走到今天的经营逻辑。

连续创业者王兴

虽然是连续创业者,王兴坚持认为自己延续一脉相承的创业思路,只是应用角度有所调整。

2003年,24岁的王兴与同学王慧文、赖斌强创办社交网站校内网,第一家类Twitter的网站饭否网;2006年,王兴将发展迅速的校内网以200万美元卖给陈一舟。 

2010年,团购风起,王兴又创办了美团网,因为王兴的创业经历,美团网上线多少也有些明星效应。“美团网不是国内首家团购2.0网站,但却是第一家引起较大关注的团购网站。”有业内人士说。

 

但据当时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底,国内共诞生了6246家团购网站,而到了2014年末,关闭的网站数量达5376家,倒闭率高达86%。按照当时的体量和资本实力,美团并不是最具优势的一个,但是确实能够存活并发展起来的一个。

美团点评高级副总裁王慧文在2017年接受《财经》回顾美团的创业历程认为,对于一个仍处在增速期的行业,不应该过早赚钱。他表示,美团要学习亚马逊,在高效率、大规模的基础上维持低毛利,让竞争对手失去生存空间。“能活下来的低毛利的大公司,本身就是最大的护城河。”

知名媒体人李志刚曾写过一本写王兴的书,叫《九败一胜》,讲述了王兴作为创业者失败和胜利的故事!王兴也表达过,自己并不觉得已经成功,而且也不喜欢一胜的说法。“我们只是在一个不断往前走的路上,这是一个非常真实的心态”王兴说。

王兴认为“到最后你会发现你在格局上完全输了,不管多么努力都是不可能赢的。”王兴格局一个很明显的反应就是,如此王兴多年来并没有一间独立的办公室,而是和所有人在一起办公。

前美团总监在接受品途商业评论(ID:pintu360)采访时,评价美团的成功来自高管的领导力、有高度凝聚力和极致执行力的企业文化,然后才是各个职能模块的高水准合作。

2014年,腾讯入股了美团的最大对手大众点评,持股20%。2015年10月8日,大众点评和美团宣布合并。2015年外卖成为了互联网行业风口。美团点评快速跟进,跟饿了么、百度外卖展开了数年的竞争。王兴似乎也从未落于下风。

有数据显示,2017年,美团点评年交易用户达到3.1亿,平台上的商户数量达到440万家,此外外卖业务收入支撑了美团点评整体营收,2017年收入210.32亿元,占总收入的比重的62%。

回顾一家企业的真实历程,招股说明书无疑是很好的资料。今年6月,美团点评提交了IPO招股说明书,从招股书来看,用户多、交易频次高、商业模式想象空间大是美团在资本市场上的优势。

招股书中,美团将自己定义为“中国领先的生活服务电子商务平台”,通过满足人们日常“吃”的需求,进一步扩展至多种生活和旅游服务。

8年的发展,美团业务分布在餐饮、外卖、旅游民宿、到店综合、出行、共享单车、泛娱乐、金融等多个领域,与盒马鲜生、饿了么、携程、滴滴、ofo等诸多对手过招,美团的底气也是王兴的勇气。

投资人说美团王兴

“既往不恋 纵情向前”这八个字在9月20日这天一共出现两次,一次是王兴自己说的,一次是红杉资本全球执行合伙人沈南鹏说的。

9月20日,因为出差在外,沈南鹏无法到港交所和王兴一起见证美团的奇迹,于是就写了《既往不恋 纵情向前——写在美团点评上市之际》的署名文章,回顾了与王兴的相识过程以及对美团未来的期许。

2010年美团获得红杉资本1200万美元风险投资。“第一次在红杉北京办公室见到他的时候,就没有生疏的感觉,那时的他已是一位连续创业者,理性而坚韧。8年前,移动互联网颇为喧嚣和浮躁,但我们见面时,基本没有聊具体运营情况,更多的是在讨论这个产业的远景与未来。那次见面后,红杉很快决定要跟王兴合作。快速拍板的背后,是基于我们对这个行业的判断以及对王兴本人的欣赏。红杉在2010年成为美团的A轮投资人,也是A轮唯一的投资人” 沈南鹏说。

纵观美团发展,也有人评价,王兴是少有的对野蛮生长的中国互联网格局有着清晰认知的思考者,是将思辨精神运用到企业管理中最好的企业家之一,这或许也是美团不断越过山丘,获得更大成功的原因。

前不久,品途商业评论(ID:pintu360)在采访同创伟业创始人郑伟鹤,他认为沈南鹏投美团,除了看到模式,很大原因是因为王兴这个人,举例,2012年美团B轮融资并不顺利,但是红杉资本选择继续加码。

美团上市当天,《中国企业家杂志》专访了今日资本创始人、总裁徐新。2015年10月,在美团、大众点评合并后启动的融资中,今日资本徐新入股,并且在此后持续跟投。徐新对王兴一直有着高度评价,在她看来,王兴这些年最大的变化,是从一个思想家,成长为一个有着很强行动力的执行者。

 

徐新评价王兴是个“非常聪明、知识渊博、洞察力很强”的人,她还讲王兴还有一个特点,就是“他在跟人聊天的时候总是瞪着个大眼睛,很好奇地看着你,比较愿意听你讲。所以跟他聊的人都恨不得把自己20年学到的东西用2个小时就给他讲光”。

对王兴和他的团队来说,上市只是一个重要里程碑,但不是终点。“他并不急于求胜,这种人挺可怕的”徐新说。

对于美团上市后的业务发展,品途商业评论(ID:pintu360)采访了创新工场投资总监周家骏。他认为:从大面上讲,美团点评是中国生活服务的绝对领导者,作为资本标的具备一定的稀缺性;这也是为什么基石投资者中除了战略联盟腾讯,还有Oppenheimer(奥本海默)这样的全球较大的长线基金入股。

对于美团的主要风险,周家俊也认为是当下不算乐观的成本结构与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要匹配其进一步的业务扩张;这意味着,对资本市场的依赖度较高。

“美团的打法,还有很多想象空间”朗然资本创始人潘育新对品途商业评论(ID:pintu360)说,他认为美团下一步肯定是利用积累的大数据做更有价值的业务,例如更高频的项目生鲜业务等。创新业务模式来改变商业结构,现在看来也是美团的基因。

行业看王兴

2018年9月20日,美团在香港上市后,王兴发表了内部信,他说上市意味着美团成为一家公众公司,意味着更大责任。他强调要践行美团的使命“帮大家吃得更好,生活更好”。

对于美团的现在和未来,行业内声音不断,品途商业评论专栏作者张贺飞认为美团的“Food+超级平台”应该是摸索多年总结出来的,核心竞争力是“吃”的入口,可以说是线下最重要的流量入口,风险和挑战在于美团和阿里围绕外卖市场的竞争。同时,他也认为如果美团能把“吃”的经济讲通,把流量逐渐转到旅游、出行等场景,估值肯定比500亿美元高。就上市时机来说,外卖已经占到美团营收的60%,和饿了么的竞争也越发激烈,上市对美团来说是快速融资,应对下一阶段竞争的时间点。

赞同者有之,但是也有不同的声音从商业模式以及资本运作的角度对于美团提出评价。

 周家俊认为美团点评有两点最为明显的优势:

一、它在O2O生活服务、酒店预订与在线旅行、共享单车这三个市场同时成为确定的领先者,且仍在持续增长。大众点评15年沉淀的46亿条用户评论(其中含15亿条深入评论&6.48亿张照片)、3.4亿的交易用户数、年均交易笔数由2015年的10.4笔发展到2018年的20.3笔。2018Q1美团外卖获取59%的市场份额,领先于对手饿了么(含百度外卖),以过去12个月2.35亿的国内酒店夜间量位列第二,且在Q1超过携程0.6%的相应份额成为第一(Q1达到33.6%);Mobike拥有710万辆活跃单车、4810万的活跃单车用户、2.3亿注册用户以及10亿次以上的用户骑行,国内排在前两位。

二、完成了品类扩展与交叉销售,并实现服务边界的扩张。当年美团在质疑声中扩展酒店预订及在线旅游业务,该业务不仅将货币化率大幅提升,而且与到店业务一起贡献了美团90%以上的毛利;此外还实现了交叉销售,超过80%的新增酒店预订用户分别从外卖和到店两个核心品类交易用户转化而来。服务的边界由外卖、点评拓展到用户信贷,供应链上游的商户软件与信贷服务,再到共享单车、美团专车、小象生鲜新零售等,以实现对用户时间的延伸占用、对用户生命周期的延长。

周也认为,伴随其横向扩张,它的风险主要体现在两方面:

一、并不乐观的成本结构。周家俊强调并不完全赞同其招股说明中规模效应的观点,美团外卖骑手成本增长过快,2017年较2016同比增长率超过300%,2018年1-4月较2017的同比增长率超100%,这是导致外卖业务毛利率为9.3%的主要原因,而外卖业务在总收入占比达61.2%,意味着将毛利率直接拉低。另外,美团的新业务属于长期有强战略价值,但中短期为负毛利的财务状态,这包括并购的mobike,仅在南京、上海试点的美团专车、以及还未发力的小象生鲜等,2018年1-4月,新业务的毛利率为-38.8%.

二、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为负数,需要依赖资本市场输血。2017年现金流净额为-3.1亿,而在2018年4月,达到了-34亿,当然后者与可转化可赎回优先股之公允价值变动有关;但也足以说明它无法脱离资本市场的融资而完成自我造血。

不管怎样,美团上市应该是近期商业发展中的标志性事件,在上市之际,创始人王兴强调美团的对标对象是亚马逊,是购买服务的电商平台。

“你所看到的美团覆盖了很多垂直领域,是因为这些用户群体或多或少地存在交集。想要下馆子的、点外卖的、看电影的、旅游的、租车的,基本上是同一个群体。”王兴对于美团跑过来的模式一直坚持不已。下一步会怎样,很多人都在等着王兴的惊喜。

作者:秦夕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原创作品,作者: 品途深度,责编:葛文。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