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懒”却意外探得AI视觉新象——访GAAC参赛者王铮、蒙胜宇

摘要:“GAAC”项目是清华大学艺术与科学研究中心,联合清华大学艺术与科技创新基地、艺评网、英诺天使基金,面向“AI艺术”这样一个全新命题,所做出的大胆尝试与探索。

这不仅是一篇选手专访

也不仅是一篇参赛作品赏析

更可能是一场用实践去定义“AI艺术”的伟大尝试

“…这幅AI视觉作品,能否被定义为艺术创作?与手工PS相比,算法的运用是有本质不同的艺术创作,还是仅仅为一种工具的强化?…”

参赛者介绍

参赛者:王铮

王铮:毕业于伦敦大学学院(建筑学硕士)与中央美术学院(建筑学学士)。在校期间担任中央美术学院学生会主席,东伦敦大学研究生院CNC工作坊助教。曾就职于畏研吾事务所与CCDI,担任职业建筑师。2016与校友共同组建DreamDeck梦想甲板(国高新技术企业),专注于研究3D打印技术、人工智能与虚拟现实的实际应用。

参赛者:蒙胜宇

蒙胜宇:伦敦大学学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建筑学硕士,DreamDeck北京甲板智慧科技有限公司AI产品经理;建筑师,曾就职于丹麦JDS、荷兰MLA+事务所上海联合工作室。现从事建筑与人工智能、GIS与仿生城市等相关方面的跨界研究。

1、俯仰所拾  算法绘就

一张是哈勃太空望远镜所摄的星云图,一张是颇能引发“密集恐惧症”满是人眼的素材图,由两位年轻建筑师——王铮和蒙胜宇,慧眼选出。再经由人工智能算法运算操作,最终成就了本届GAAC参赛作品之一AI视觉艺术作品《黑暗森林中的眼睛》系列:星云中隐藏千万只黑洞般的眼睛,绚烂景象里渗透被无名源头“注视”的阵阵寒意。

两位创作者之一的蒙胜宇说:“创作灵感来自刘慈欣的小说《三体》,书里描述了宇宙中的黑暗森林状态,每个文明都在这个森林里小心翼翼隐藏自己,并消灭被发现的其他文明。这与人类一直想象的温暖宇宙图景大相径庭。我由此猜想,人类仰视绚烂星空的背后,是否也被无数冰冷的眼睛虎视眈眈。”

蒙胜宇和他的合作者王铮基于Google Deep Dream将两幅素材进行叠加,再使用Neural Style Transfer算法进行风格调整,最后手工PS进行微调。

除了这幅作品,他们还提交了另外一副视觉艺术作品《城市中的森林/森林中的城市》。这幅创作则是源自建筑师的日常思考。

“从几何结构上看,城市和森林是很相似的……在两者之间不断比较学习……最后形成了一系列非城市非森林又既是城市又是森林的视觉影像”

“城市和森林的关系既矛盾又密切相关。城市里的人希望自己的城市像森林,希望接近自然,而城外的人又希望进入城市或自己居住的地方成为城市。于是,我们可以看到,所有的城市不停地做绿化,另一方面,森林又被不断占用和砍伐,成为城市。”王铮说。

“从几何结构上看,城市和森林是很相似的。”蒙胜宇补充说。

图:城市中的森林

这种相似又矛盾的特质启发了他们。他们使用了CycleGAN算法,把互联网上开放使用的城市和森林的图片组成算法的训练库,在两者之间不断比较学习,将森林的图片转化为城市,将城市的图片转化为森林,最后形成了一系列非城市非森林又既是城市又是森林的视觉影像。

图:深林中的城市

2、面向过程  开放结果

回想创作过程,王铮和蒙胜宇都觉得,用AI创作听起来很炫酷,其实找到符合创作形式的算法工具,创作过程不算复杂,费时也不长。

以《黑暗森林中的眼睛》为例,原图叠加用了不到一分钟,风格调整取决于算法是否学习过这个风格,短则数秒,长则几个小时。

与绘画或摄影这样的传统艺术创作相比,这幅作品是否能定义为艺术创作?与手工PS相比,算法的运用是有本质不同的艺术创作还是仅仅是工具的强化?

图:马塞尔·杜尚(1887~1968年)

王铮和蒙胜宇认为,他们的视觉艺术创作继承了20世纪初以杜尚为代表的“观念艺术”和50年代以来理查德·汉密尔顿提出的“波普艺术”。

图:理查德·汉密尔顿(1922~2011)的拼贴画

《究竟是什么使今日家庭如此不同,如此吸引人呢?》

1917年纽约独立艺术家展览上,马塞尔·杜尚把一个小便池倒立签名作为作品展出,引发了“观念艺术”的思潮。

图:《泉》

标志着现成品艺术成为杜尚最重要的艺术观念

王铮和蒙胜宇认为,观念艺术提出的“观念”,乃艺术创作的直接动力;有主观意识的主体以艺术的形式对客体进行创作或鉴赏,使用“外来物”,比如工业生产的小便池,相当于艺术家把创作主权出让,只有在观众的怀疑和思索中,整个艺术创作才算完成。而波普艺术则大量使用现成的杂志报纸和商业标志进行创作。

图:安迪·沃霍尔的的《玛丽莲·梦露》

批量化直接引用流行文化中的符号

和杜尚一样,王铮和蒙胜宇的两幅视觉作品都运用了外来物,即他人提供的影像资料,同时,和波普艺术相似,他们选择的基础影像更接近日常影像而非有知识产权的艺术作品。

图:来源于网络开放版权的摄影图片

由于AI算法的加入,王铮和蒙胜宇认为,他们的作品又与前人不同。

蒙胜宇借用了计算机编程里的概念“面向过程”来解释这种不同。“传统艺术的创作过程,是‘面向对象’的,比如绘画,画家直接在画布上进行绘画创作,面对的是不断变化的结果;而我们用了AI算法,基于创作需求调整素材、工具以及创作过程,但是并不直接控制结果,结果在相当程度上是算法的‘黑箱’操作决定的。

城中林,林中城

以《城市中的森林/森林中的城市》为例,这组影像是由算法学习生成,创作者所做的是建立训练库,决定往里面放什么原图进行训练,以及最后判断生成的哪些图像更符合创作意图。

他们把自己的创作称为“开源艺术”,即,除了创作本身的思考和过程操作,素材和工具都借用“外来物”,许多AI算法也都是开源的。“与传统艺术相比,创作者学习创作技能的时间减少了,掌握创作工具更容易,因而有更多的精力和时间可以放在创意上。进入艺术创作的门槛降低了,这是一种艺术的民主化。”蒙胜宇说。

他们也承认目前的创作仍然是创作者更为主动,AI的参与是相对被动的。“随着AI技术的发展,未来AI是不是能更为主动地创作,甚至作为创作主体,我觉得也是很有可能的。”王铮说。

3、无心插柳  探索新象

两位参赛选手:王铮和蒙胜宇

同为伦敦大学学院(UCL)的同学,王铮和蒙胜宇一开始没打算尝试先锋艺术。他们与AI联手颇有点无心插柳。

左效果图比右效果图光影感更强,更写实

建筑师做设计要出效果图,用建模软件直接导出的预览图平面感较强,光影不明显,缺乏很多信息,因此,常常需要繁琐费时的后期渲染与制作。王铮和蒙胜宇接触了GAN算法以后,一开始打算“偷偷懒”,通过建立效果图和原图的训练库,借助算法来做效果图,直接跳过设置灯光、赋予材质这些手工操作,减少传统渲染过程所花费的时间,降低后期渲染对电脑配置的要求,提高出图效率。

图:AI建筑效果图优化

他们还尝试了让算法给线稿上色。

瞬间生成多种上色方案

“结果发现,算法的表现不太稳定,有时候做得不好,而有时候却有惊人之处,是我们完全没有预料到的效果,仿佛算法自己有了些想法。”蒙胜宇说。得知GAAC大赛的消息,他们由此萌发了用AI算法来创作的想法。

对于有志于探索AI艺术的创作者,王铮和蒙胜宇认为,这是个全新未被定义的领域,有无限可能性。“不过,目前创作者需要一定的计算机技术基础,AI算法还在发展,现有基于最新算法的AI艺术创作的软件界面不是太友好。”

Dream  Deck

两人同属的Dream Deck公司,与前沿技术一直颇有渊源,此前尝试了3D打印旗袍和首饰等多个科技与艺术结合的项目。

3D打印旗袍—基于生物算法的参数化设计与3D打印

大赛简况及如何参赛?

全球AI艺术大赛

“AI艺术”是新技术革命下,科学与艺术之间必然要进行的一次碰撞与融合,“AI艺术”既是人工智能技术本身的一次深度迭代,又是人类艺术面向未来的一次全新开拓。今年是人工智能技术在各细分领域全面进行落地应用,走向商业化深度发展的关键一年,“GAAC”项目则是清华大学艺术与科学研究中心,联合清华大学艺术与科技创新基地、艺评网、英诺天使基金,站在这一重要历史关口,把握技术变革与艺术创新的历史机遇,面向“AI艺术”这样一个全新命题,所做出的大胆尝试与探索。

“GAAC”项目专注于“AI艺术”这一命题,提出了“三位一体”的战略举措。其中“三位”,即以作品评选为中心的赛事运作,以商业巡展为主体的成果推介,以创投落地为目标的平台搭建,“一体”即建设“AI艺术”的垂直社群与产业联盟。

参赛报名通道

作品提交及合作洽谈

大赛邮箱:gaac@gaac.world

联系电话:177-4087-7025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原创作品,作者: 品途商业评论,责编:吴佳煊。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