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医首席医疗官和乌镇互联网医院院长张群华:“互联网医疗与人工智能的融合”

摘要:互联网医疗有四点巨大突破: 第一,互联网医院可以作为正式的公立医院或者医疗机构,这是一个巨大的突破;第二,互联网可以跨省医生多点执业;第三,互联网可以电子处方,电子处方可以到药房配药。第四,互联网医院

2018年8月8-9日,品途集团举办的2018·NBI夏季创新峰会在北京召开,本次峰会主题是“与创新节律同步”,旨在探讨商业领域的发展规划和创新趋势,并持续关注科技前沿、零售消费、泛文娱、大健康、教育、旅游等10大领域,品途集团希望通过峰会的交流与合作,让创新“更有价值 ”、“更易触达”、“更有用”。

在8日主会场中,中国电商委主任兼秘书长苏军、微软中国CTO韦青、阿里巴巴集团新零售研究中心主任崔瀚文等嘉宾,就产业创新等发表主题演讲。

分会场中,场景实验室创始人吴声、全时创始人兼CEO陈学军、Boss直聘创始人兼CEO赵鹏、《吐槽大会》卡司、笑友文化CEO史炎等嘉宾,分别发表了关于消费零售、企业服务、消费、文娱创新等领域的主题演讲。

760076868909729167

在9日关于《新政策环境下的大健康创新》的医疗创新专场中,微医首席医疗官和乌镇互联网医院院长张群华发表了题为《“互联网医疗与人工智能的融合”》的主题演讲,他认为:互联网医疗有四点巨大突破: 第一,互联网医院可以作为正式的公立医院或者医疗机构,这是一个巨大的突破;第二,互联网可以跨省医生多点执业;第三,互联网可以电子处方,电子处方可以到药房配药。第四,互联网医院可以看复诊病。

以下内容经品途商业评论精编整理:

张群华:乌镇互联网医院,是作为国家认定的医疗模式存在。一个企业的发展,能够产生一个一流模式得到国家认可,这是一个非常有价值的应用场景。人工智能和互联网有一个密切不可分的关系,最重要的是,互联网给了我们很多机器人,使我们的有效数据得以积累。互联网使医生和人工智能进行融合,让临床上很多问题得到解决。

乌镇互联网医院,从2015年12月7号开业。很多人问我,为什么在乌镇开互联网医院?因为乌镇是国家制定的世界互联网永久会址,也是国家认定的互联网先行先试地区。所以在政策层面上,有宽松的一流环境。

12月19号,习主席在第二次世界互联网大会当中就说“网上医院”,乌镇互联网医院就是乌镇的网上医院。同时他向全世界传达了这么一个信息,乌镇互联网医院的确开拓了很多新的创新,包括第一支电子处方。大家想一想。最近我一直参加国家卫计委的闭门会议,有三个文件,一个就是互联网诊疗,一个是互联网医疗,还有远程医疗。这次巨大突破有这么四点。

第一,互联网医院可以作为正式的公立医院或者医疗机构,这是一个巨大的突破。

第二,互联网可以跨省医生多点执业。

第三,互联网可以电子处方,电子处方的可以到药房配药。

第四,互联网医院可以看复诊病。我们对复诊病人的概念,下次看的病人是复诊病人,现在这个概念打破了,也就是当你的电子病例很明确这个疾病的时候,就可以在互联网上面进行复诊。这完全打开了互联网医疗的复诊概念,这些重大创新,都来自于乌镇互联网医院的三年探索。

我们实践了空中医院。空中医院很重要的一点,所有数据的传输是非常清晰的。马院长说,微医这个技术平台传输的所有核磁共振、CT,和在华山医院里面的所有影像是一样的清晰。这说明什么呢?

真正要做一个远程会诊的话,和技术平台是有关系的。我们微医有800个工程师,所以在技术平台上,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支撑因素。我们在华山办了华山医院,李克强总理到了华山医院,到了远程会议中心进行了调研。当时他提出了两点,第一,加速互联网医疗。第二,在边缘地区专门设专线,要提高速度。

5月21日孙春兰副总理来到物联网互联网医院,孙总理问我,沿海城市的医疗水平与边远的贫困山有很大差别。这说明什么问题?这说明了远程医疗的价值所在。为什么讲它是价值所在?远程医疗当中很多专家教授,可以通过远程医疗,对青海、甘肃、西藏、新疆、云南这些省份,进行帮助和传授.

所谓的互联网医疗最大的价值在什么地方呢?现在还是考虑到方便老百姓,对于远程贫困山区的医疗有所帮助。实际上真正的意义,就在于这里。我们和天坛医院建了一个平台,天坛医院有一个神经系统的专科联盟,有300家医院。王院长跟我说,我要的是把全国的神经疾病的大数据沉淀在天坛医院,有利于做人工智能的研发。所以第二天他成立了全球首家人工智能神经疾病研发中心。

大家想一想,上次我和国家卫计委一起讨论,卫计委说,我们搞互联网医疗最大的价值是什么呢?你们想,如果300家神经疾病医院都在天坛医院做大数据库,它只要搞一个脑胶质瘤治疗,我相信3到5年,可以作为脑胶质瘤的治疗指导方针。华山皮肤科在全国是老大,它有1000家皮肤科的连锁。上次找主任,说说1000家皮肤科的红斑狼疮,都在这家医院进行分析。这才是互联网医疗的真正价值所在,是大数据的积累。这样使我们对这个病的治疗,有了中国的指南,这就是互联网的价值。

我们要通过互联网做什么?就是要做这件事情。我们要在国际医疗界有我们的话语权。这是全国医联体联盟,我是秘书长,我也是全国互联网医疗峰会的副主委兼秘书长。实际上医联体并不新鲜的事,它20年前就有了。但是为什么20年前的医联体今天又重新提出来了呢?因为20年前所有医院的信息是孤岛。现在有了互联网,我们提出互联的医联体。微医互联网医院建了三年了,我们和全国各个省建了很多互联网医院,已经建了20家。别看20家,20家互联网医院价值有多大?

最近我们做更多的,和各个大医院进行互联网医院的共建。我们为什么和大医院共享共建呢?有一个信息可以告诉大家,一个是优化医疗资源均衡。我在上海碰到好多院长,好多院长讲,他希望把他大量的病人,在互联网上面进行复诊。现在好多医院有四五百万的门诊量,在外国这是不可想象的。但是可以把100万的患者,复诊病人在线上。未来的互联网,肯定会走这条路。

下面我讲一讲人工智能,这次浙大捐了1个亿给睿医人工智能研究中心,做视网膜研究、小孩生长激素等研究。过去的糖尿病,都是内分泌的医生做,他们不看眼底,看眼底的眼科医生不看糖尿病。正是通过糖尿病人工智能的视网膜的改变,使这两个学科有一个协同,这是价值所在。这样对糖尿病有了更深的研究,这是中医的人工智能,中医对我们来说,的确传统的治疗,到现在一说《黄帝内经》,这是几千年前的事了。但是通过人工智能,使我们的中医可以有更现代的发展。所以微医有华佗智能医生。

乌镇互联网医院在很多地方有新的发展,不管是人工智能,还是互联网医疗。我相信一点,今年如果是国家三个文件推出,互联网医疗就是以国家为主导,公立医院为主体,这样互联网强国在中国就诞生了。微医前几个月融资了5亿美金,成为了国家最大的互联网医疗独角兽。我相信互联网医疗,一定会更加美好。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原创作品,作者: 路畅,责编:燕姝辛。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